第三百五十五章 約斗開始
    第三百五十五章 約斗開始

    “咳咳!”

    捂住額頭,一側的莫雨差點沒一口鮮血噴出暈在當場。

    張懸的毆打馴獸法,只適合蠻獸,你捆著躺在地上干什么?

    再說捆住金尾雄獅,是怕它被打急了奮起傷人,你一個人類,只要記住不還手就行了……

    最關鍵的是……來了一句,毆打我吧!

    要不是知道原因,還以為是受虐狂……

    “父王,快起來……”

    臉色臊的透紅,急忙來到跟前,將他扶起。

    其實也不能怪莫天雪鬼迷心竅,親眼看到無法突破的蠻獸在眼前成功晉級至尊,自然也想自己能不能突破。

    真要成功,絕對比蠻獸突破,影響力更大,國力也更加旺盛。

    這些年在林家和莫弘一的壓力下,整個人精神一直緊繃,看到突破的希望,如何按耐的住!

    “它已經突破至尊,我就不繼續叨擾,還有其他事,就此告辭!”

    解釋清楚,他的毆打馴獸法,只適合蠻獸,張懸這才抱拳,轉身向外走去。

    其實幫他突破,也能做到,只不過,那樣肯定會暴露張懸的身份,得不償失。

    再說,連靈石都沒有,自己哪有這么多閑工夫!

    剛走了幾步,就嗅到香氣撲鼻,莫雨公主追了上來。

    “張懸,我昨天說要帶你去看好戲,算算時間,已經差不多開始了,一起過去吧!”

    “好戲?到底何事?”

    張懸看過來。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莫雨公主像是個得意的小狐貍。

    “好吧!”

    見她不說,張懸不再詢問,二人并排向王宮外走去。

    天武學院。

    趙雅等人再次來到這里。

    上次過來,和那個大言不慚的女孩比了一場,最終平手,讓她十分郁悶。

    回去之后,向師祖學習了劍法,這些天不斷修煉,有百分之百的自信,肯定能將其擊敗,逼的她道歉!

    “那個女人也就仗著武技厲害,現在趙雅和師祖學習了劍法,肯定再不是對手!”

    “是啊,敢侮辱老師,不道歉,必須給她好看!”

    鄭陽、袁濤等人冷哼。

    張師一路指點,讓他們修為越來越強,在心中早已和神明一樣崇拜,居然有人當眾質疑,還說他們柳老師厲害,如何不生氣?

    什么柳老師……比得上張老師腳后跟的皮嗎?

    “嗯!”

    王穎也點點頭,嘴巴鼓起來。

    她雖柔弱,可誰敢侮辱張師,絕對第一個沖上去!

    很快來到之前約好比試的地方,只見之前冷清的比試臺,已經堆滿了人。

    不少學員都聞訊前來,想要看看張師,和最近名聲大噪的柳老師,到底誰的學生更加厲害。

    “那個女人來了!”

    鄭陽一指。

    眾人望去,就見人群一側,沐雪晴、孟濤等人走了過來。

    此刻的沐雪晴,也露出了濃濃的自信。

    柳老師傳授的刀法,她試驗了,精妙絕倫,比她之前修煉的武技,強大太多了。

    那個女孩,本來就不會什么武技,只依仗真氣渾厚才和她勉強打了個平手,這次學了這么厲害的武技,還怎么擋得住!

    “張師不在天武王城,就算在,也不可能短短兩三天,就讓她學成和我刀法一樣的武技,所以……她今天輸定了!”

    兩女目光碰撞,沐雪晴心中冷哼。

    “看來這兩位都很有自信!”

    人群之中,劉長巖早早就來后面,看到二女的表情,目光一緊。

    “三天時間,她們應該都學了更厲害的招數,打算一決雌雄!”不遠處的趙武星,也神色肅然。

    二人是年輕一輩最厲害的高手,眼力驚人。

    這兩個女孩,精力集中,帶有強大的自信,都有著驕人的傲氣,這點是可以輕易看出來的。

    “你說這次她們誰會獲勝?”

    劉長巖看過來。

    “我覺得是沐雪晴!”趙武星遲疑了一下道。

    “哦?”

    聽到這個結論,不光劉長巖,就連周圍幾個學生也忍不住看過來。

    想要聽聽這位學生第一人的解釋。

    “知道柳老師完美解決疑難墻,成為醫師公會會長后,我昨天專門去他課堂看了,恰巧看到沐雪晴施展刀法……”

    趙武星拳頭一緊,頭上冒出冷汗:“說實話,太厲害了,就算我遇上,都抵擋不過,俯首認輸!”

    想起昨天看到的一幕,到現在依舊心悸不已。

    前天,聽到柳老師和莫天雪陛下的對話后,專門找人打聽,這才明白柳老師,一來到王城就闖出這么大名聲。

    心中佩服,昨天專門去課堂看了,正巧看到沐雪晴施展剛學會的刀法。

    一刀劈下,如羚羊掛角,找不到半點痕跡,研究了一晚上,無奈的發現,就算他用出渾身解數,都無法躲避。

    實在太強了!

    精妙之處,絕對超過了天武學院任何武技!

    本身實力就強,再學會這樣的招數,誰能勝過?

    “趙學長認輸?”

    “豈不表示,沐雪晴現在的實力,已經是天武學院,所有學子之首?”

    “這也太可怕了吧……”

    眾人嘩然。

    趙武星稱霸學院數年,一直是無數學生的目標和偶像,今天居然心甘情愿承認不如沐雪晴,一旦傳開,足可以引起軒然大波。

    “你的結論,我并不認同!”

    劉長巖搖了搖頭:“沐雪晴的刀法雖然厲害,但我覺的……今天未必能夠獲勝!”

    “為何?”

    見好友不同意他的觀點,趙武星看過來。

    “這個趙雅,三天內有沒有提升,我不知道,但這幾天專門打聽了張師的事情,創造出了無數奇跡,而這些奇跡,是任何人都沒辦法復制的!”

    劉長巖露出崇拜之色。

    “不到二十歲,考核名師,打破莫弘一的諸多記錄;年紀輕輕就成為三星書畫師,名震天下;本身修為更是達到了宗師境……最關鍵的是,我聽說趙雅這些學生,他一共教了不到兩個月時間,真正授課才五、六天左右!”

    “這么短的時間,就讓天玄王國出身的趙雅等人,和沐雪晴戰成平手……你們不覺得可怕嗎?”

    “教了不到兩個月?”

    “真正授課五、六天?”

    “你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不可靠?”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全都呆住。

    天玄王國什么地方?

    垃圾的不能再垃圾的偏遠角落!

    據說那里的學生,武者一重就能考入學院,達到真氣境,就算得上學生中最厲害的高手了!

    這種小地方的人,真正授課五、六天,就培養的可以和沐雪晴媲美……

    我沒聽錯吧?

    “我請教的是一位名師學徒,張師考核名師的過程,她恰巧在場,這件事聽張師親口所說,不可能有假!”劉長巖篤定的道。

    說這消息的,是他青梅竹馬的朋友,絕不會撒謊。

    “教授五、六天,就有這種實力,三天或許真能讓趙雅再次脫胎換骨……”

    趙武星點頭。

    “不對,不是說張老師考核二星名師,要出去試煉,不在天武王城嗎?”

    “對啊,他要是不在,沒有親自指點,趙雅再想要勝過沐雪晴,恐怕就有些難了!”

    人群中不知誰說了一句,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贊同。

    “張師就算不在,這種厲害的名師,未必不會留下厲害的招數……趙雅等人,是在幫他贏得榮譽,真要輸了,豈不表示,不如這位柳老師?”

    “張師堂堂名師,怎么可能不如柳老師?”

    “柳老師也不差好不好?年紀輕輕,就成為醫師公會會長,隨便指點,就讓學生的修為突飛猛進,要不是受限天賦,不能考核名師,不然,哪輪得著張師出風頭!”

    “我還是覺得張師更厲害……”

    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議論紛紛。

    學生中有些是張懸的粉絲,對他崇拜有嘉;也有些被這位柳老師征服,想讓自己學院的老師,大獲全勝。

    眾人各執一詞,互不相讓,趙雅、沐雪晴還沒打起來,下面已經如火如荼。

    “可惡!”

    “居然敢說什么柳老師比張老師還厲害,趙雅,今天你不把這個沐雪晴打的跟在豬頭一樣,我都瞧不起你!”

    聽到周圍的議論,鄭陽牙齒咬緊。

    他本來就火爆脾氣,不然也不可能當初在洪天學院聽到周天老師的不公平待遇,就直接挑戰學戰臺。

    和對方比試,本想給老師正名,讓他名氣更大,結果現在卻有一大半人,支持什么柳老師,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放心吧!不打的她認輸,不用你提醒,我也會自己去找張老師認錯!”

    身體一動,趙雅長劍握在手心,強大的氣息透體而出,給人一種冷艷之感。

    分開人流,一步步向比試臺走了過去,很快來到臺上,傲然站立,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她一個,沒人能夠抗衡。

    手長劍脫鞘而出,在空中發出嗚咽般的風鳴,向前一指,氣息如虹。

    “沐雪晴,你可敢用兵器與我一戰?”

    “有何不可!”

    一聲嬌叱,沐雪晴也跳上比試臺,長刀舞動,宛如巨龍,發出嗚咽之音,讓她的氣勢,瞬間拔升。

    戰斗……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