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十獸籠
    第四百一十五章 十獸籠

    你們什么意思?

    那個張懸是天才,我就不是嗎?

    為啥說起他,就一個個抱著期望,而我過來,反倒這種模樣?

    大家都是二星馴獸師,我似乎不比他差什么吧!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

    封堂主尷尬一笑:“馴獸大比匯聚封號王國范圍內的所有天才,不容小覷,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小心?有什么可小心的!上次比試的項目,我研究過,不就是馴服一頭至尊初期的蠻獸嗎?我現在的實力,雖然距離至尊還差了一些,但有自信可以成功!”

    青年雙臂一震,身上的修為,展露出來。八一81

    居然是宗師巔峰強者!

    三十多歲的宗師巔峰,就算在天武王國,都絕對算得上天才了,難怪有此自信。

    “比賽項目,每一屆都不太相同,這次具體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不過……之所以將大賽提前,聽說是因為軒轅獸堂抓住了一頭厲害的蠻獸,馴服了多次都沒成功,為了防止夜長夢多,這才匯聚天才前來!”

    遲疑了一下,封堂主將知道的消息說了出來:“我覺得……這次大比,肯定和這頭蠻獸有關!”

    “我也這樣認為,不然,五年一次的馴獸大賽,每次都時間準確,不可能突然提前!”王獸師也點點頭。

    這些消息是軒轅獸堂他們一個朋友悄悄傳遞過來的,具體是不是真的,還有待考證。

    不過,經過推敲,應該不假。

    否則,馴獸大賽五年一次,早已形成了規律,沒必要突然提前,讓人措手不及。

    “獸堂抓住了一頭厲害的蠻獸?什么級別的?”

    羅獸師一愣。

    “具體我也不太清楚!”封堂主搖頭。

    他雖然是掌管一方獸堂的大佬,但軒轅獸堂明顯高一個等級,不少事,還是沒資格知曉的。

    “連三品馴獸師都沒辦法,年輕一輩,誰能成功?就算與此相關,恐怕研究蠻獸習性、好惡,有助于馴服罷了!”

    羅獸師頭顱揚起,霸氣四方:“這點,我不輸任何人!”

    獸堂的馴獸大賽,考核的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一輩,比起那些活了不知多少年的馴獸師,他不敢說,但三十歲以下,馴獸一塊,能勝過他的,軒轅王國范圍,絕對不多。

    “你的實力我們知道,不過,我聽說,今年冒出了不少天才馴獸師,都很厲害!像濟北王國的魏有道,開雄王國的江南屏,洪泉山莊的嵇無信……這幾位,都不算弱,也都不足三十,達到了二星巔峰……”

    見他自信滿滿,和王獸師對望一眼,封堂主道。

    眼前這位,馴獸上的卻很有天賦,如果不算張懸,可以說是玄落山脈獸堂年輕一輩第一人。

    但是缺點也十分明顯,太自大,自以為是了,絲毫不懂得謙虛。

    要不是前者聯系不上,說實話,還真不愿意找他。

    馴獸,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能有絲毫傲慢,不然,非但不成功,弄不好還會深受其害。

    主持獸堂這么多年,見過不少厲害的馴獸師,就因為這點,激怒蠻獸,被活生生撕裂。

    “那幾個的確不錯,之前我們就交過手。當時的確不如。不過,我得到了新的傳承,學習了新的馴獸手法,他們想勝我,就沒那么容易了……”

    羅獸師雙手背在身后,正想繼續說下去,就聽到不遠處一個冷哼響起。

    “好大的口氣,還以為是什么厲害人物,原來是個自吹自擂的家伙!”

    一個青年走了過來,一聲嗤笑。

    “方進?怎么,想和我比試?來啊!”認了出來,羅獸師眉毛一揚。

    “比?羅塘,你也配?”

    輕輕一笑,方進身體一晃,氣息升騰而起。

    “半步……半步至尊?”

    臉色一變,羅獸師羅塘后退了兩步,眼睛瞪圓。

    他宗師巔峰,本以為就很厲害了,沒想到這位已然突破。

    馴獸師,實力越高,對蠻獸的威脅越大,也越好收服。

    “兩年前大家同為宗師巔峰,以你的馴獸水平和能力,的確算得上年輕一輩一流。但魏有道、江南屏我們幾個都突破了,如果還只有這點實力,我勸你還是乖乖回去,別在這里丟人現眼!”

    方進淡淡看過來。

    “你……”羅塘臉色鐵青:“你的意思……魏有道他們,也突破了?”

    宗師巔峰和半步至尊,相差天地,不少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做到,怎么可能這些人都突破了?

    “不僅如此,魏有道還達到了至尊初期!”方進笑了笑。

    “至尊初期?”

    羅塘拳頭捏緊:“實力高又如何?馴獸大比,比的是馴獸水平,講究的是對蠻獸的理解,并不單純依靠實力,就算實力強,總不能打的蠻獸主動認可,徹底馴服吧……”

    正想繼續反駁幾句,給自己增添氣勢,突然獸堂的地面一陣劇烈晃動,一個雷鳴般的鐘聲響了起來。

    “鐘響?糟了,有大事生!”

    封堂主臉色一變。

    正在爭吵的羅塘、方進也停了下來,瞳孔同時一縮。

    獸堂豢養了不少蠻獸,為了防止驚擾,平時都以安靜為主,除非生了什么大事,才會敲響大鐘。

    一旦鳴響,所有馴獸師都要立刻集合,共同面對!

    到底什么事,能讓其突然響起?

    咚咚咚!

    鐘聲繼續。

    “快數數一共幾聲!”封堂主忙道。

    鐘聲響起的數量不同,要傳遞的意思也不相同。

    “一共……七聲!”

    很快,鐘聲結束,羅塘道。

    方進也看過來,他們雖然都是馴獸師,但對獸堂鐘聲幾聲代表的含義,了解的不多,遠不及這位玄落山脈的堂主。

    “鐘響七鳴,這是……”

    回憶了一下鐘鳴的規則,封堂主臉色一白,身體劇烈晃動:“有人要闖十獸籠?這……這到底怎么可能?”

    “十獸籠?”

    羅塘、方進對望了一眼,各自滿臉疑惑。

    這個名字,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

    “十獸籠,是指在一個細長的鐵籠里,放入上十頭蠻獸,級別依次增高……闖關之人,必須在一個時辰內從這頭,走到那頭……”

    封堂主嘴唇輕顫。

    “十頭蠻獸?獨自闖過去?這……怎么可能?”

    “蠻獸遇到生人就會攻擊,這是天性,不然馴獸師職業,也不會這么靠前了,一個時辰從這頭走到那頭,經歷十頭?”

    不光羅塘、方進驚呼,就連王獸師,也嚇了一跳。

    蠻獸多疑,與人類敵對,如果沒有特殊的方法,恐怕一過去,就會遭到攻擊!

    一個蠻獸可以對付,十頭,怎么對付?

    “對了,蠻獸的實力如何?”

    想到什么,羅塘急忙問道。

    如果實力比闖關者弱太多,就算實力遞增,足有十頭,也夠不成危險。

    “前四頭,比修煉者低一個小級別;中間三頭,實力相同;后面兩頭,要高一個小級別,而最后坐鎮的那個……則高兩個級別!”

    封堂主聲音顫抖。

    “什么?”

    其他三人也立刻臉色煞白。

    做為馴獸師,自然知道蠻獸的可怕。

    體型碩大,蠻力驚人,同級別的人類都不是對手,闖到后面居然還要高兩個級別?

    真的假的?

    “真要闖關,絕對找死……誰會這么干?這樣做又會有什么好處?”

    方進忍不住道。

    羅塘等人也看過來。

    無利不起早,這個十獸籠,闖入者絕對十死無生,既然如此……為何還有人要闖?

    難道是自尋死路?

    “當然有好處!”

    遲疑了一下,封堂主捏緊的拳頭,指甲都鉆入肉中:“成功者,可以得到一滴……”

    “靈獸之血!”

    (雙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