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徹底崩潰的吳長老(上)
    第五百三十四章 徹底崩潰的吳長老(上)

    這不可能啊!

    選拔一共五關,每一關都至關重要,關系著最后能不能得到名額,就算落花公子知道自己能夠通過考核,也不可能就此放棄吧!

    畢竟,他的目標是冠軍,而不單單通過選拔!

    滿臉疑惑,就見落花公子帶著微笑,來到張懸跟前,淡淡的看過來:“輪你了……”

    眾人這才意識到,終于輪到這位張師了。

    “能讓蘇師、凌師極力推薦,肯定有些本事!”

    “如此年輕,能有什么本領?我都擔心,這家伙能不能堅持一曲終了!”

    “要是堅持不住,真就丟人了!”

    “是啊!”

    看到這位姍姍來遲的張師,馬上要上場,眾人暫時放棄了對落花公子的疑惑,再次看過來。

    對于這位,所有人都充滿了好奇。

    名師堂選拔這么重要的事,都能來遲到,真不知道是心大,還是胸有成竹。

    懶得理會,想要看笑話的落花公子,張懸抬腳走上前來,拿起一個陣盤。

    他雖然是準四星陣法師,可唯一接觸的空白陣盤,是雕刻成聚靈陣的那個五級物品,這么低級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拿到手里,頓時感到上面的材質,比五級的要酥軟許多,材料也明顯差了一大截。

    根本不是同一個概念。

    轉身來到幾人坐下的地方,環顧了一圈,計算了一會,張懸撓撓頭:“不好意思,我能不能將這個陣盤固定住?”

    “固定?”

    吳長老一愣:“只要你方便刻畫,隨便!”

    瘋魔曲對靈魂沖擊,考驗的是心境,至于陣盤,只是計算清醒的標準,無論是固定,還是放在手心,都無所謂。

    “多謝了!”

    得到對方的首肯,輕輕一笑,張懸深吸一口氣,手腕一抖。

    轟隆!

    空白陣盤,立刻鑲嵌在不遠處的墻壁上。

    “我準備好了,開始吧!”張懸拍拍手。

    “他這是干什么?”

    “不知道,陣盤不是拿在手里刻畫,才能用上力量嗎?這家伙鑲嵌到墻上干什么?”

    “我也搞不清楚……”

    聽到他要固定,眾人還以為是什么特殊刻畫陣盤的方法,沒想到這家伙直接將這東西扔墻上去了……

    見過雕刻陣盤的,可沒見過這么雕刻的!

    再說,和墻面距離最少三、四米,刻刀能夠得著嗎?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家伙……腦子咋想的?”

    若歡公子和付笑塵對望了一眼,也全都一臉懵逼。

    將陣盤拿在手里,雕刻才能用得上力氣,才會方便,才能刻畫出細紋,直接砸在墻上……難不成是自認為比不過眾人,破罐子破摔了?

    “好了?”吳長老也是嘴角一抽:“你要知道,為了公平起見,只能站在現在這個位置,不能靠近墻面!”

    剛才的五個人都是坐在地面的蒲團上接受考核的,如果這家伙靠近墻面,就等于和眾人的距離不同,有作弊嫌疑,也就顯得不公平了。

    “我知道!”張懸笑著點頭。

    “那……刻刀夠不到,你怎么雕刻?”吳長老也有些忍不住。

    其他人同樣都有這個疑惑。

    站在原地不能動,距離墻面接近四米……刻刀不過半尺,就算手臂伸的再長,也夠不著啊!

    刻刀碰不到陣盤,怎么雕刻?

    康堂主、蘇長老、凌長老也各自對望,一個個滿臉疑惑。

    三人都知道這位張師是有大本事之人,肯定不會胡來,可……眼前這個場景,還是讓他們滿是迷惑,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

    “哦,我不用刻刀,用的是這個!”

    手腕一翻,一柄長槍出現在掌心。

    五級陣盤,需要靈品中級的兵器才能刻畫出紋路,而這個三級陣盤,不需要。

    鬼級圓滿兵器,就能留下痕跡,而這柄長槍,剛好是這個級別。

    長槍足有三米左右加上手臂,四米距離根本不算什么。

    “他說什么……要用槍刻畫?”

    “我沒看錯吧?”

    “尼瑪,這家伙是腦子有病嗎?刻刀刻畫都來不及,還用長槍……這玩意真能刻畫東西?”

    “我也不知道……”

    見青年取出的雕刻工具竟然是一柄長槍,所有人差點沒當場吐血。

    用槍在陣盤上雕刻?到底什么情況?

    見過扯的,可沒見過這么扯的!

    若歡公子、付笑塵等人也嘴角抽搐,一個個眼珠子快要掉出眼眶。

    蘇師、凌師更是身體顫抖,眼前發黑。

    早知道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可也……太他媽不按常理了!

    用槍雕刻?

    要不要這么狠?你敢在夸張一些嗎?

    “開始吧!”

    手持長槍,英姿颯爽,張懸如同不敗戰神,不理會眾人的疑惑,抬頭看向吳長老:“好了,開始吧!”

    “既然你堅持……那就好吧!”

    一臉發懵,擦擦頭上的汗水,吳長老點頭答應。

    對方執意如此,他也沒辦法。

    叮咚!

    手指輕輕在古琴上一撥,剛才的瘋魔曲再次響起。

    站在蒲團跟前,張懸立刻感到一股暴虐之氣,筆直涌來,刺激著靈魂,似乎要將腦袋撕裂。

    “果然和其他地方聽到的不同!”

    感受到這股詭異的力量不停刺激精神,讓人眩暈,和之前在外面聽到的完全不同,張懸忍不住搖頭。

    之前在外面,只聽到音樂,絲毫感受不到這種暴虐之氣,而在這個位置,像是小船,跌入了疾風暴雨的中心,無論如何掙扎,都有可能面臨隨時沉沒的命運。

    難怪若歡公子、馮莫生等人在這的時候,都這么吃力,能成為特殊職業,果然不凡!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知道硬扛下去,弄不好會被逼瘋,精神一轉,達到14.1的心境刻度,立刻運轉開來。

    去偽存真,心境通明!

    達到這種境界,可以從雜亂之中找出本質,心境更加通徹,分析事情,也會變得簡單許多。

    心境一運轉,剛才刺激靈魂的暴虐氣息,威力頓時減弱下來,已然幾乎感覺不到了。

    “這位吳長老的心境刻度與我相仿,瘋魔曲雖然厲害,對我卻也造不成太大影響!”

    環顧四周,見對方的樂曲并未停下,張懸知道,并非對方留手,而是對方的手段對他用處不大了。

    他的心境刻度,堪比四星巔峰名師,與康堂主比,都不弱太多,吳長老就算厲害,也就和他相差不大!相同的實力,再加上他還是魂師,靈魂強勁,單憑一首瘋魔曲,就想讓他陷入昏迷,絕無可能。

    “開始吧!”

    知道對他沒什么影響,手腕一抖,長槍立刻射出耀眼的白芒,筆直向墻壁上的空白陣盤飛去。

    槍尖和陣盤一碰,立刻發出一聲脆響,聲音不大,卻像鐘聲一般,響徹人心。

    被這個聲音影響,吳長老的琴音情不自禁停滯了一下,隨即再次行云流水般的響起。

    琴聲正流的順暢,尖銳的撞擊再次響起,剛好卡在瘋魔曲曲調不高不低的時候,被這個聲音一帶,流水般的曲調再次出現了錯亂。

    “嗯?”

    面容一沉,吳長老雙眉揚起。

    第一次可能是巧合,第二次就絕不可能這么巧了。

    兩次槍尖碰撞陣盤的聲音,都恰巧響在瘋魔曲新音未生,舊音結束的時候,不光打亂了正常的音調,就連他的真氣,在干擾下,也變得有些混亂。

    魔音師,是將真氣力量,轉化成音調,對修煉者進行攻擊,對方干擾了他的聲音,就等于打斷了真氣運行軌跡,一直這樣下去,非但無法完成曲子,弄不好還會因為真氣亂走,身受重傷。

    臉色凝重,站起身來,雙手撫住琴弦,真氣劇烈波動,琴音大作。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壓力,槍尖和陣盤接觸的速度陡然加快。

    叮叮叮叮!

    宛如也連成了樂章,聽起來像是雜音,可每一下,依舊響在瘋魔曲最別扭的地方。

    “不對!”

    他動用全力,對方的撞擊聲還能每一次都準確無誤的敲在他最別扭的地方,足以說明,對方絕對不是亂敲,而是想和他硬抗!

    “哼!我不信還對付不了你一個化凡一重巔峰!”

    連續被對方打亂,胸口有些發悶,吳長老哼了一聲,體內真氣鼓蕩,頭上像是冒出蒸汽,氣勢一瞬間達到巔峰。

    轟隆!

    狂暴的力量沖擊下,古琴下的桌子,再也承受不住,直接炸開。

    似乎早就知道會出這種情況,吳長老腳掌一勾,古琴飛了上來,左手環抱,右手撫琴,聲音沒有絲毫停頓。

    叮叮叮叮!

    這邊不停,對面的槍尖和陣盤撞擊聲,也沒有停止,甚至越來越響亮,宛如江水襲來,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

    如果說之前,他的琴音像是浪潮,讓人沒辦法躲閃,而此時,對方的聲音就像颶風,哪怕浪花再大,一旦遇上,也要避開鋒芒,立刻后退!

    “可惡!”

    臉色泛白,吳長老雙眉如劍,抱住古琴,右手如同閃電般的快速撫摸,保持瘋魔曲不斷,體內真氣運轉的太快,發出猶如雷鳴般的聲音。

    而他本人,則腳下踩著特殊的步法,不停游走。

    瑤琴八卦步!

    一種特殊陣法,與琴音配合,讓瘋魔曲,能一瞬間暴增一倍的攻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