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來襲
    第五百六十三章 來襲

    將長香放在路沖眉心魂竅所在的位置,隨即點燃。

    一道悠揚的聲音從醒魂香漂浮的煙霧中響起,宛如神魔在舞動,唱出讓人沉醉的歌曲。盯著煙霧觀看,會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身穿長袍的人,跳著特殊的舞蹈,召喚靈魂。

    “魂兮歸來!去君之恒干,何為乎四方些?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魂兮歸來!東方不可以讬些。長人千仞,惟魂是索些。十日代出,流金鑠石些……”

    聲音如同在魂魄處響起,緩慢滲入路沖的眉心,滋潤著他陷入沉睡的魂魄。

    “能不能叫醒,就看著一步了!”

    見魂香的聲音悠揚,越來越響亮,張懸深吸一口氣,精神一動,巫魂再次離體,化作一道影子,筆直向路沖識海沖去。

    緊接著,就看到一片汪洋出現在眼前。

    “怎么這么大?”

    看到眼前的識海,張懸一愣,滿是不可思議。

    眼前的識海,宛如一片真正的海洋,給人一種悠遠深邃之感,就算是他化凡四重巔峰的巫魂,都一眼看不到盡頭。

    正常修煉者的識海,通常只有池塘般大小,路沖這副模樣,就算是他,都覺得不可思議。

    “路沖的靈魂呢?”

    震驚了一下,隨即急忙向四周看去。

    靈魂陷入沉睡的人,魂魄會藏在識海的個角落,無法清醒,現在借助醒魂香的力量,進入其中,應該可以將之喚醒了。

    沿著寬闊的識海,不停前行,飛行了一會,果然看到個巨大的身影平躺在迷霧之中。

    如同一座大山,橫躺在面前,雙眼緊閉,昏沉不醒。

    “這……未免太大了吧!”

    張懸眨巴眼睛。

    這個路沖,不光識海大,連魂魄也這么雄壯,甚至,比他現在化凡四重的魂力,都要強大……怎么可能?

    要知道他陷入昏迷的時候,只有宗師境,怎么會有如此強壯的魂魄?

    “難道是……后天巫魂體?”

    心中一動,一個名稱自腦海冒了出來。

    天下有先天體質,一旦激活,就能修為暴增,自然也有一種,很厲害的巫魂手段……后天巫魂體。

    這種魂魄,并非先天存在,因此,就算是名師,也看不出來。是經歷某種特殊的蛻變,才出現的變化。

    就好像有些人,摔了一跤,變成了陰陽眼,可以看得見鬼神。也有些人,腦部受到重擊,從而覺醒前生記憶,背誦整篇整篇的經文,擁有了不為人知的特殊能力……

    如果沒看錯,這個路沖極有可能就是這樣。

    本來只是個普通人,經歷了家族劇變,心性發生了變化,后來又為了救自己,陷入昏迷……

    兩次的特殊經歷,讓其靈魂,發生了蛻變。

    “如果是真的,這么大的靈魂體,一旦成功蘇醒,比我現在的修為,都只強不弱……”

    眼睛一亮。

    還以為路沖重傷之后,再想恢復,不知要何年何月,沒想到竟然得到了這種機緣。

    不過,如果不懂巫魂手段,就算明白他有這種機遇,也沒辦法,而現在……只要他清醒,傳授他天道巫魂訣,必然能修為大增。

    “路沖,我是張師,快點醒過來吧!”

    深吸一口氣,來到巨大的身影跟前,輕聲呼喊。

    這邊張懸在救治路沖,那邊羅煌宗主等人,得到了他回到府邸的消息。

    “既然他回來,也該過去問問了!”

    “不錯,孔師手札,他一個剛剛通過的四星名師,有什么資格占有?”

    “如果乖乖交出,倒也罷了,不交……就當場進行審判,查明手札的來歷!真要牽扯違背師德,強占豪奪,必須處置!”

    一個個聲音響起。

    孔師手札,那可是任何名師都無法拒絕的寶貝,能成為一方勢力首腦,哪怕以前心腸再軟,伴隨時間推移,也會變得無比剛硬。

    因為,他后面不止一個人,而是有一個巨大的群體。

    犧牲這位張懸,如果能換來他們勢力的崛起,再大后果也愿意冒險。

    “大家先別著急,那個管家對我們的態度,絲毫不懼,甚至還帶著輕視,你們難道沒懷疑嗎?”

    羅煌宗主打斷了眾人的激動,神色淡然的看過來。

    “這……”眾人激動的情緒停了下來。

    帶著這么大的威勢,去找張懸,結果卻被一個小小的管家攆了出來,事后都覺得氣憤不已,不過,也很奇怪,那家伙是不怕死,還是有所依仗?

    “這家伙是依仗萬國城名師堂吧?”

    “他并不知道孔師手札的事情泄露,自然理直氣壯,一旦知道,肯定再沒這個膽子!”

    “我覺得是依仗那頭妖辰獸,這家伙實力的確很強,甚至化凡五重合靈境初期都能一戰!”

    “有這么厲害的獸寵,再加上身在萬國城,如果一點底氣都沒有,也不配做名師管家了。”

    議論紛紛。

    萬國城名師堂,雖然整體實力不如他們,畢竟有著東道主的威勢,眾人雖然氣勢洶洶的沖過去,可受限名師的規則,還是不敢太過分的。

    那個管家,應該就是看出了這點,才敢如此囂張。

    “看來大家對這位張懸,了解的不多,這幾天,我專門找人打聽了一下!”聽到眾人的話,羅煌宗主搖了搖頭。

    這些宗主、一方勢力的首腦,眼界太高,一直提防他們流云宗、落沙宗、寒氣宗這些超級大勢力,對萬國聯盟不屑一顧,也從未在意過這位張懸,所以對此人,并不清楚。

    這就好像,人不會在意螻蟻的想法一樣。

    需要什么東西,直接問這要就行了……從未考慮過,萬國聯盟冒出來的這位參賽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柔弱。

    “哦?”

    見他神色凝重,眾人齊刷刷看過來。

    “據說這位張懸,年紀還不超過二十,兩個多月前,才考核的二星名師,進步神速……”

    羅煌宗主緩緩道:“當然,這些并不重要,有可能是剛開始隱藏了實力,為了一鳴驚人……”

    不少名師,從未考核過,一經通過,就直接成了四星,甚至更高級別。

    因此,從二星直接突破到四星,算不上什么讓人震驚的事。

    “主要的是……能讓如此年輕的人,就達到四星名師,甚至在選拔賽中,碾壓康堂主的親傳弟子君若歡……他的師門來歷,諸位,不覺得奇怪嗎?”

    羅煌宗主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

    眾人沉思。

    之前,他們都沒將這位張懸放在心上,認為一個小小四星初級名師,只要過去,肯定會乖乖交出東西,不敢反駁。

    四星初級名師,在萬國城還算有一定地位,但在他們宗門、勢力,根本不算什么。

    此時,這樣一說,的確有些不對勁。

    萬國城資源落后,沒有半步五星名師,合靈境強者……也就沒有遠程課程玉符,做不到隨時隨地授課,這種情況下,培育出一個四星名師還是很困難的。

    如此條件下,不足二十就達到,的確不簡單。

    “據我得到的消息,這位張懸的老師,叫做楊玄,是一位半步五星的名師。”

    沒故弄玄虛,環顧一周,羅煌宗主將得到的消息說了出來。

    根據他知道的消息,那位楊玄,總共沒出來過幾次,而且都出現在低等王國,知道消息的人,受限于眼力,并不知道確切修為,因此也不好判斷。

    剛開始展露的實力,也就和三、四星名師差不多,這種實力,很顯然不可能教出張懸這種天才……

    而讓他做出判斷的依據是……蘇師、凌師專門拜訪過,然后恭敬的離開。

    能讓四星名師這樣對待,推敲起來,應該和們差不多,是個半步五星存在。

    這個級別,也就到頂了,如果更高,肯定會離開萬國聯盟這種小地方,去更高的帝國,而且,這種級別的強者,離開名師堂,去下等王國,肯定會報備,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什么都打聽不出來。

    最重要的是……接觸過這位楊玄的人,并未發現,他能“言聚靈氣,口吐蓮花!”。

    做不到這點,說明五星初期都沒到。

    “半步五星?和我們相仿,也沒什么可畏懼的!”

    “是啊,就算真是這種實力又如何?孔師手札,事關重要……就算是真正五星名師,該詢問的也不會遲疑,更何況半步!”

    “身為半步五星名師,明知道這東西如此重要,非但不上交,還私藏,上報總部,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還以為多強,聽到和他們實力相仿,眾人同時松了口氣。

    “羅煌宗主的意見是什么?”

    一個老者看過來。

    “根據我的打聽,這位楊玄,似乎不在萬國城,不過……為了免得麻煩,我的意見是,咱們直接過去,將手札拿到手,然后在決定分配的事。在此之前,最好要團結一致,不然……我怕竹籃打水一場空,誰都沒份。”

    羅煌宗主神色凝重道。

    是煮還是炒,也要先把雁打下來再說。

    雁還在天上飛,討論這些,未免太早。

    這個孔師手札,到底最后歸誰,還是大家一起觀看,也要等見到真正的東西再說,其他都是假的。

    不然,就算眾人不怕一位半步五星名師,但這種實力,也有了和眾人平起平坐的資格,真正面對,無法做得太過分的。

    “羅宗主放心,大家都不是三歲孩子,這點規矩還是懂的!”

    “孔師手札這種級別的寶貝,不是一個勢力能夠吞得下的,我們也都知道!”

    “先從這位張師手中得到寶貝再說吧,其他都是空話!”

    眾人點頭。

    能成為一方霸主,這種事情就算不說,也都明白,一個個同時點頭,表示贊同。

    “既然大家同意就好,那我就安排任務了!”見眾人同意,羅煌宗主點頭:“到了地方,希望胡宗主、白宗主兩位先壓制住那頭妖辰獸,讓它不要反抗!”

    “剩下的人,和我一起出手,先將這位張懸抓住,把孔師手札搜出來再說。不然,耽誤了時間,讓他轉移物品,就來不及了!”

    “好!”

    眾人點頭。

    既然動手,那就要用最快的速度,不然夜長夢多,誰都不能保證會發生什么。

    “出發!”

    提前說好了規矩,羅煌宗主大手一揮,眾人筆直向張懸居住的地方飛掠而去。

    空曠的院落,孫強眉頭皺起。

    少爺不擔心那群人,他還是有些憂心的。

    上次氣勢洶洶,明顯不懷好意,之前少爺不在,可以推脫,現在回府,一旦再來,恐怕沒那么好阻攔了。

    “張師呢?”

    薛園主走了上來。

    張師幫了她這么大忙,讓她的藥園免于災難,知道這些人找麻煩,自告奮勇的留了下來,這些天一直守在院落,并未離開。

    “少爺正在救治路沖小少爺,暫時不能打擾!”

    孫強點頭。

    “哦!”

    聽到不能打擾,薛園主搖了搖頭,有些擔憂的看過來:“張師不在,那群人也就沒動靜,我怕知道回來,會按耐不住!”

    “是啊……”孫強嘆息一聲:“要是老爺在就好了,這群魑魅魍魎,何足道哉!”

    “楊師……到底是幾星名師?”

    見他對這位老爺如此自信,薛園主忍不住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事,之前聽蘇師和凌師說過……好像最低不弱于六星!”

    孫強道。

    “不弱于六星?”

    薛園主瞳孔一縮。

    六星名師最低修為標準,是化凡九重。

    不弱于六星,豈不表示……實力超過了這個級別?

    “是啊,我和老爺接觸的時間雖然也不長,但卻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事,就像你的靈魂受損,只要老爺肯出手,絕對能輕易治好!”

    孫強滿臉篤定的道。

    老爺的手段,他親眼所見,一眼看出癥結所在,再困難的事,都不算什么。

    薛園主這些天待在這里,靈魂受損的事,也聽說了,這才感慨一句。

    “能治好?”

    臉色一紅,薛園主呼吸有些急促。

    她靈魂受損這么久,無法治愈,甚至還不惜吞噬藥材的靈性,想要修補……結果,都沒成功,如果真能修復,讓她干什么都行。

    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嗯,不過,你也別抱太大希望,老爺這種身份,一般不會輕易出手的!”孫強搖搖頭。

    “也是……”

    薛園主苦笑著搖搖頭。

    這位楊師什么人物?

    極有可能是超過六星的名師,想讓這種人出手,要付出的代價之大,不可限量。

    至少她,很難拿出這種級別的寶貝。

    “先別想這么多,老爺在哪都不知道,如果在這,我倒是可以為你求情,老爺雖然級別很高,人倒是十分和氣的……”

    感慨一聲,孫強正想繼續說話,就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直沖而來,瞬間將整個院落都鎖定在內。

    “張師,流云宗羅煌、白陽宗白凱之、落沙宗黃岐……十四位宗主、帝國陛下前來,還請出來一見!”

    轟隆!

    郎朗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就看到院落出現了數十個人影,每一個都實力強勁,帶著宛如江河般的力量。

    羅煌宗主等人……到了!

    嘩啦啦!

    聽到聲音響起,鄭陽、王穎等人也全從房間沖了過來,一個個一臉警惕的看向眾人。

    “我家少爺正在閉關,不方便見客,諸位請回吧!”

    一咬牙,孫強向前一步。

    “閉關?我看是……做出有違師德的事,不敢見人吧!”

    一個中年人冷哼一聲,向前一步。

    無形的壓力,席卷而來,孫強立刻感到眼前像是多出了一座大山,憑借他的實力,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撼動。

    合靈境強者!

    這種實力,已經能夠施展靈魂上的壓迫,別說是他,就算是康堂主,都不是對手。

    “張師,為人正直,急公好義,怎么可能有違背師德的事?還望不要信口雌黃!”

    見對方一來就亂扣帽子,薛園主眉頭一皺,擋在前面。

    “你算什么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份?”

    眉毛一揚,中年人手掌一翻,拍了過來。

    “糟了!”

    沒想到對方比上次強硬這么多,一言不合就動手,薛園主瞳孔一縮,雙手揚起急忙迎了過來。

    拳掌相擊,還沒反應過來,薛園主就覺得胸口一悶,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沖胸膛。

    鮮血噴出,倒飛而出,摔出十幾米遠。

    她在萬國城算得上最巔峰,可和對方一比,還是差的太多了。

    合靈境、濁清境,差了整整一個大級別。

    守護院子的妖辰獸,吼叫一聲沖了下來。

    “孽畜,還敢逞兇!”

    白宗主冷哼,和之前的這位中年人同時向前,手掌猛地一握。

    嘩啦!

    天空立刻出現了一個真氣形成的漁網,筆直向它頭上套了過去。

    被漁網罩住,妖辰獸瘋狂咆哮,想要掙脫,卻發現無能為力。

    這個真氣網,就好像鋼筋鐵骨一般,就算它的實力,也沒辦法掙脫。

    妖辰獸,靈獸中萬國聯盟無敵,但和這些大宗門的宗主比,無論寶物還是身價,都差了不止一個檔次,更何況兩人同時出手。

    “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見這些人過來如此果斷,幾個呼吸功夫,就打傷了薛園主,封住妖辰獸,孫強臉色一變,心臟沉入谷底。

    (到家了,先來個二合一,晚上還有更新,今晚上張師會以十分拉風的方式出場,嘿嘿。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