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踏空而來
    第五百六十四章 踏空而來

    之前,對方明顯還有所忌憚,被他幾句話喝退,看現在的樣子,已然不管不顧。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能讓這群人連少爺四星名師的身份,都置之不理?

    “干什么?少揣著明白裝糊涂!”

    羅煌宗主冷笑:“張師呢?讓他馬上出來,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

    “不錯,雖然名師堂有規定,不允許對普通人隨意動手,但憑借我們的身份,廢掉一個管家,幾個學生……就算總部查下來,也不會說什么!”

    眉毛一揚,白宗主露出輕蔑之色。

    名師,并不是老好人,不然,也不可能滅掉巫魂師這個職業,眉毛都不眨一下,甚至還將異靈族趕出大陸。

    單這兩樣,就經歷了不至多少殺戮。

    如果這幾個人不配合,將其廢掉甚至斬殺,也不是什么大事,作為名師,還是有一定特權的,只是影響些名譽罷了。

    “少爺在閉關,不允許打擾,諸位……真想找他,明天再來吧!”

    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孫強還是一咬牙。

    少爺之前專門交代過,不能打擾,除非自己死在對方面前,否則,當他面沖進去……絕對不行!

    “既然找死,那就別怪我們!”

    沒想到這家伙骨頭還挺硬,白宗主眉毛一揚,屈指一彈。

    一道劍氣刺了過來,孫強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擊中胸口倒飛而出,鮮血噴出,身受重傷。

    連妖辰獸、薛一瑤都抵擋不住,他怎么可能抗衡,要不是自顧身份沒下殺手,恐怕就這一下,人已經死了。

    “可惡!”

    鄭陽等人眼睛赤紅,睚眥欲裂,一聲怒吼,沖了上來。

    不過,他們連半步化凡都沒達到,又怎么可能抵擋得住對方,白宗主手指連續彈了幾下,就全都受傷躺在地上。

    感到用盡全力,都無法傷害對方分毫,幾人才知道自己的實力,是多么微不足道。

    一直在老師的庇護下,無憂無慮,啥都不想的修煉,現在才明白,沒有老師,他們什么都算不上。

    面對真正的危險,除了拖后腿,啥都做不到。

    “我們的耐心有限,讓他趕快出來,可以饒你們性命!”

    雙手背在身后,羅煌宗主目光如電。

    “我說過,少爺在閉關,誰都不能打擾……”

    孫強掙扎著站起身來,鄭陽等人也擋在前面。

    雖然明知道抵擋不住,卻絕不會退縮。

    張懸是少爺、是老師,也是他們的生命,想找他麻煩,只能踏著他們的尸體。

    “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們,連續殺幾個人,我看他還藏不藏得住!”

    見這幾個螻蟻一般的家伙,居然無視他的威嚴,還要抵擋,羅煌宗主面容一沉,眼中露出殺機。

    你不是藏著不出來嗎?

    那好,我今天就殺幾個人看看,你還能不能忍得住。

    食指、中指并攏,一道劍氣從指間射出,羅煌宗主正想對眾人劈下去,就見兩個身影急速沖了過來。

    當先一個老者,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眉宇間露出焦急之色。

    “羅宗主,你這是什么意思?”

    還沒來到跟前,一聲長喝,響徹整個院落。

    “張師是我們萬國城的名師,你來到他的住處,打傷他的下人和學生,是公然要對萬國城開戰嗎?”

    語氣中帶著怒火,如同鋒利的刀芒。

    萬國城名師堂堂主,康敢!

    身后跟著的中年人,眉宇帶著威嚴,一看就知道久居高位……萬國聯盟趙盟主,趙飛舞的父親。

    這邊的事情鬧得這么大,想要隱瞞住他們也是不可能的。

    只是而二人,誰都沒想到,羅宗主這么多超級強者,會專門來找一個剛剛考核成功的四星名師麻煩。

    兩人可以說八竿子都打不著,就算張懸在選拔賽上表現的很突出,也只是萬國聯盟的水平,不至于讓這么多強者,一起過來吧!

    “開戰?”

    見康堂主來到,羅煌宗主輕輕一笑,收掉指尖的劍氣,雙手背在身后:“康堂主想多了,我們之所以來這,只是接到別人不公平的申訴,處理名師中的敗類罷了,和你們萬國城名師堂,沒有任何關系!”

    “處理敗類?你什么意思?”

    眼睛瞇起,康堂主眉毛皺成疙瘩。

    孫強等人也一頭霧水。

    這些家伙一來到就找張師,要干什么也不說,處理敗類……什么敗類?

    “很簡單,有人找到我們,說這位張師,搶奪了屬于他的寶物,不僅如此,還殺了他的親人,滅掉了他的王國!”

    羅煌宗主眼皮一抬:“做為名師,未經過名師堂同意,就對一方勢力大肆搗亂,違背秩序,怎么……做為半步五星名師,我們沒資格過來問問?”

    “這……”

    康堂主一愣,一頭霧水。

    這些天一直準備名師大比的事,很多事情,并不清楚。再者,軒轅王國的事,被趙飛舞壓制下來,幾乎沒人泄露。而洛千紅等人,更覺得滿是恥辱,到現在都沒上報。

    即便是他,都不太清楚,發生了什么。

    “搶奪屬于他的寶物?這件事恐怕沒那么簡單吧!”

    趙盟主聽女兒說過一些,不過,具體事情,也一知半解,不是特別清楚。

    “沒那么簡單?人證在這,可以親自指正……”

    羅煌宗主一擺手,一個獨臂老者從人群后面走了過來。

    丁宏!

    知道張懸就住在和這個院落,他的眼中充滿了濃烈的恨意。

    “我孫兒丁牧,被這位張懸斬殺,我的軒轅王國,也被他派人霸占,甚至這條手臂,都是被他斬掉的,害得我如同喪家之犬,有國不能回,有家不能去……”

    一聲咆哮,丁宏吼出聲來:“他之所以這樣喪心病狂,就因為一件寶物……孔師手札!”

    “孔師手札?”

    康堂主眉毛一跳。

    雖然不知道這東西是什么,但只要牽扯孔師,就珍貴無比。

    “不錯,因為一件孔師手札,他害得我家破人亡,這可是名師所為?”丁宏吼道。

    他說的話,帶著極強的誘導性,讓不知情的人一聽,感覺是張懸為了孔師手札,將他害成這樣。

    其實剛才的話語也不錯,的確因為了一件手札造成這個結果,只不過故意將本末倒置罷了。

    “你……胡說,是你孫子強行豪奪……”

    聽對方指鹿為馬,顛倒黑白,鄭陽氣的肺快要炸開,一聲大喝。

    “放肆,我們這里說話,容得你一個小人物插嘴?”

    話還沒說完,羅煌宗主大手一擺。

    一股力量對鄭陽、孫強等人涌了過去,將他們的嘴巴封住,想要說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來。

    “你要干什么?”康堂主臉色一沉。

    “沒什么,只是不想在解釋事情的時候,聽到別人嘰嘰歪歪而已!”

    羅煌宗主淡淡看過來:“怎么,康堂主沒聽清剛才的話?做為四星巔峰名師,這位丁宏國王,有沒有說假話,你應該很簡單就能分辨出來吧!”

    名師,能夠察言觀色,辨別真偽,尤其達到四星級別,修為沒超過太多,想要說謊話不被發現,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正因如此,在場的眾人,只聽丁宏說了一遍孔師手札的事,就深信不疑。

    因為,他們可以輕易判斷出,在這個上面,這家伙沒說一句假話。

    “這……”

    康堂主無法反駁。

    這位斷臂的丁宏國王,雖然言辭激烈,可……說話的時候,他專門觀察了,怒火中燒,發自肺腑,絕不是作偽。

    張師斬殺他孫子,滅他王國?

    因為……要搶奪孔師手札?

    換做其他物品,肯定不信,畢竟和張師接觸的時間不短,人品也有所了解。

    將他送給的中品靈石都能隨手送給若歡公子一枚,一看就知道不是貪財之輩。

    可……孔師手札,這個牽扯實在太大了。

    只要是名師,沒人能夠拒絕,難不成……真因為這個?

    “張懸,不顧名師禮儀,肆意搶奪,甚至不惜殺人、滅國,違背了名師該有的禮儀。另外,我們這些半步五星名師前來,以正常方式拜訪,他非但不出來,還趨勢下人對我們進行辱罵,單憑這點,不尊師重道,就可以廢除名師級別,交給刑法殿發落!”

    見他疑惑,羅煌宗主向前一步,聲音朗朗。

    他的語氣中帶著合靈境強者的靈魂干擾,讓人情不自禁就相信說的是真的。

    “這件事肯定沒那么簡單,最好還是調查清楚再說……”

    康堂主還是不信,這位張師可以做出這種事。

    “調查清楚?還用調查嗎?你只要讓他出來,查明他身上有沒有孔師手札,不就一切都明白了?”

    羅煌宗主衣袖一甩。

    “這……”

    康堂主語塞。

    真要張懸身上有這個孔師手札,就算解釋也解釋不清了。

    “好了,還不快點把這位張師交出來,難道讓我們這么多人一直在這里耗著?”

    眉毛一揚,羅煌宗主正想繼續說話,突然感到一股強大到極點的氣息,筆直沖上云霄,緊接著一個冷漠如冰沒有絲毫感情的話語轟然響起。

    “公然搶奪,卻將理由說的如此冠冕堂皇,幻羽帝國下的名師,可真讓我見識到了!”

    聲音結束,一個人影踏空而來,衣袂飄飛,宛如神仙降臨。

    “飛行?圣、圣者?”

    羅煌宗主等人瞳孔一縮。

    (第三更到,為本書第32位盟主淫帝他爹加更,順便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