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挑戰拳法
    第五百八十八章 挑戰拳法

    伴隨他們上臺,洪師又宣布了剩下三個擂臺的選手。

    抽到乙一、丙一、丁一號的名師,也分別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比試雙方到齊,雙方商定比試的內容。

    這些就不由洪師決定了。

    很快,選擇完畢。

    四個擂臺,兩個選擇了教書育人,一個選擇心境刻度,只有一個選擇了比武。

    名師,牽扯輔助職業、心境刻度、師言天授、教書育人等諸多本領,自然不會和武者一樣,以單純武力決定高下,要是如此簡單,也就不需要組織如此盛大的比試了。

    因此,上的雖然是擂臺,實際上真正選擇用拳頭判定勝負的,數量并不多。

    “這才是真正的名師大比!”

    張懸感慨一句。

    之前經歷的都是選拔,而這才是名師之間的較量和比試。

    算是真正的名師大比。

    抬眼看去,四個場地,居然有一個老熟人在列。

    宋超!

    之前的選拔賽,雖然兇險,但他的成績似乎還不錯,過關斬將,走了上來。

    與他對陣的也是個宗門弟子,實力相差不大,選拔賽的成績遠遠不如,知道比其他項目,獲勝的幾率更小,才提出了比武。

    “開始吧!”

    伴隨比賽的銅鑼聲音響起,這位弟子一咬牙,筆直對宋超沖了過來。

    二人的實力相差無幾,一交手,就風聲呼嘯,整個擂臺都獵獵作響。

    這些擂臺雖然不大,上面卻布置有陣法,憑借二人的實力,無法破壞,可以盡情戰斗,不用擔心其他的事情。

    “看來……宋超還能前進一個名次!”

    看了一會,張懸就知道,宋超贏過對方應該沒太大問題。

    雖然二人的實力相差無幾,但他明顯身法上更靈活,以逸待勞,尋找時機。

    對方只要出現焦急情緒,就很容易被反擊成功,從而決定勝負。

    知道結果,再沒繼續看下去,向另外一個進行教書育人比試的擂臺看去。

    與真氣呼嘯,拳擊的場面比,這個看起來文雅多了。

    兩位比賽者,隨便從廣場找來了二十個修為各不相同的護衛,每人挑選十個,分成了兩組。

    分好之后,以傳音的方式授課,互不影響。

    一炷香為止,看授課后的效果和情況,效果好的,獲勝,提升不明顯的,失敗。

    這樣比試,比比武文雅多了,也更符合老師的氣質。

    見這個決出勝負,也需要不短的時間,看向另外一個比試心境刻度的。

    二人都使用了中品的紋理石,很快現實數字,一個14.7,一個14.9,后者獲勝。

    這個最為簡單,速度最快,也不用考慮。

    不過,心境刻度,是名師的依仗和資本,很多人不愿意公布出來,像這樣直接進行對比的,恐怕能見到一次,就算幸運了。

    很快,第一輪的比試結束,和張懸猜的一樣,宋超獲勝。

    選擇教書育人的兩個擂臺,也分出了結果,最好的一位,一炷香時間講解的一位修煉者當場突破,獲得勝利,另外一個也靠綜合評比,成功晉級。

    “第二輪,抽到甲三、乙三、丙三、丁二的選手,請上比試臺……”

    第一輪結束,幾家歡喜幾家愁,洪師毫不理會,宣布了第二輪比試。

    其中,乙二、丙二都是輪空者。

    聽到輪自己上場,張懸也不耽擱,筆直向標注“丁”的比試臺,走了過去。

    “張師……抽了丁二號?我咋這么倒霉?”

    看到他走出人群,一個青年臉色一變,差點哭了。

    很明顯,他也抽中了這個號碼,要和這位破壞狂魔進行第一輪的比試。

    “第一輪就和他比試,的確不太幸運……”他身旁的一個同伴也嘴角一抽。

    這個張師,選拔賽一路碾壓,將所有寶物都弄壞,各種手段匪夷所思,要說在場的所有人,最不愿和誰比,這家伙肯定排在第一位。

    現在的名氣之大,比起羅璇,都要高上一籌。

    一上來就遇到,點子真夠背的。

    “怎么辦,你說要不要棄權?不然,我怕……上去比試,他會把我給拆了……”青年哭喪著臉。

    以這家伙見什么拆什么的尿性,他上去,會不會也被大卸八塊?只參加個大比而已,還不想死無全尸……

    “咳咳,應該不會把人拆了吧!”同伴安慰。

    “我剛才也以為,不會把天星棋拆了……”青年道。

    “這……”同伴立刻啞住,不知如何回答。

    這家伙實在太嚇人了,如果說要他們重新面對一次,恐怕寧愿選擇異靈族人,也不會選擇他。

    也就是是說,和他比試的壓力,超過了直面異靈族人。

    “都走到這里來了,棄權肯定不行,別著急,就算這位張師很厲害,也未必真的無懈可擊!”

    同伴再次安慰:“反正萬國聯盟上次的成績不如咱們宗門,你提出一個最擅長的項目,讓他參加,或許就能獲勝,一旦成功,夾帶這個威勢,別說前十六,前八,也輕而易舉!”

    “這……倒是!”愣了一下,青年點了點頭。

    他與張懸的比試,肯定所有人都看著,如果能夠獲勝,無論自信心還是什么,都會有大幅度提升,或許就可以借此,一舉沖入前十。

    名師對戰,信心很重要的。

    “好,拼了!”

    明白這點,青年一咬牙。

    做為四星名師,就算畏懼,還是能很快調節過來。

    “那咱們就先分析一下,這位張師的弱點……”

    見他不打算放棄,同伴滿意的點頭,道:“第一關考核,張師破壞鬼域幻城,說明其中的奇門遁甲,對他造不成影響,心性很好只是其一,眼力必然也極佳!”

    “嗯!”

    青年點頭。

    鬼域幻城奇黑無比,四處都是靈性,沒有絕佳眼力,進入其中東南西北都找不清,就算想被破壞,也破壞不了啊!

    “這點,你肯定做不到,所以……不要和他比試眼力,甚至與眼力有關的。”

    “對!與眼力有關的,就是發現修煉錯誤,指點修為!”青年連忙開口。

    “嗯,第二關,他說的異靈族人自殺,說明心境刻度極強,對師言天授掌控的可怕……不要比試心境刻度和……教書育人!”

    同伴繼續分析。

    單憑說話就讓異靈族人自殺,說明不光心境刻度強大,師言天授也達到了極高水平,與他比這個,恐怕會重蹈異靈族人的覆轍。

    “第三關背誦書籍、第四關悟性考核……雖然看不出什么,但悟性高、人聰明,對修為的理解,必然也高,所以……綜合來看,我覺得你過去應該直接挑戰修為!”

    分析了一遍,同伴給出結論。

    “不錯,我直接挑戰實力,他不過陰陽境巔峰,而我濁清境四重中期,勝過他應該很簡單。”青年眼睛一亮。

    其他名師手段,都與之沒法比,既然如此,那就來最簡單,也最粗暴的……比武!

    他的實力比對方高,很明顯占有極大優勢。

    “不過……這個想法是不錯,但他……有一次拒絕的機會,萬一拒絕,怎么辦?”高興了一下,青年再次搖頭。

    萬國聯盟雖然上次大比墊底,沒有選擇比試項目的能力,可也有一次拒絕的權利。

    萬一自己提出比武,對方不同意,不還要進入那幾樣比試的怪圈?

    “你傻啊,比武是個統稱,你可以直接詢問他比試拳法,待他拒絕后,再開口比試劍法,這樣,拒絕了一次,就沒辦法再拒絕第二次了!真要比劍法,憑借你宗門第一的劍術,我不信他能比得過?”

    同伴笑道。

    “對啊!”

    眼睛一亮,青年再次恢復了信心,志得意滿:“多謝你的建議,等我擊敗他,進入前十,一定好好犒勞犒勞你。等著我獲勝的消息吧!”

    說完,滿是高興的向丁號擂臺走了過去。

    “在下飛云宗,吳天豪,請張師賜教!”

    在擂臺站好,青年抱拳。

    “萬國聯盟,張懸!”張懸也點點頭,看過來:“不知吳師要選擇什么樣的比試?”

    “我想挑戰你的拳法!”按照同伴的提示,吳天豪嘴角揚起。

    “拳法?”張懸點頭:“好!”

    “怎么,不同意,不同意,那咱們比試……啊?”

    興奮地正想把話說下去,吳天豪突然反應過來,一下愣住:“你說……你同意?”

    “是啊,比試拳法而已,開始吧!”張懸點頭。

    對方打的什么主意,猜也能猜出來,不過對他來說……無所謂!

    “……”吳天豪身體一晃。

    你怎么不安常理出牌啊?

    我提出比試拳法,不應該直接拒絕,然后最后進行劍法比試嗎?

    怎么會這么爽快的答應了?

    本來還想依仗超凡脫俗的劍法將其擊敗,現在看來,沒機會了……

    算了,拳法就算不如劍術,也不算太弱,大不了一出手,就用盡全力,一力降十會,我看你還能破解!

    對方和他差了整整兩個小級別,其中還牽扯元氣、濁清兩大境界的變化,不信還圣不過。

    “既然你同意,那就開始吧!”

    心中打定主意,一咬牙,吳天豪身上的氣勢瞬間提升起來,整個人宛如出林的老虎,雙全捏緊,一聲大小,合身沖了上來。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