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黃道圖書館
    第六百三十七章 黃道圖書館

    堂堂公主,萬里挑一的美女,找他談事情,居然理都不理,轉身就走,還是不是男人?

    “好,就在這里說!”

    一咬牙,生怕這二貨再次走了,飛兒公主停住腳步,直接傳音:“我不知道解讀石碑是你的強項,打賭輸了,沒什么話說,愿賭服輸……不過,我現在想再跟你打個賭,敢不敢?”

    上次誰想到這個其貌不揚的家伙,是位名師,還有這種本事!

    雖然輸就輸了,可想起對方的要求,就覺得憋氣。↑雜志蟲↑

    不趁早解除這個所謂的“主仆”關系,誰知這家伙以后會不會發瘋,再讓他倒酒、捏腿?

    真要那樣,她這個公主,也不用活了,自殺算了。

    “還打賭?”

    見這女人不死心,居然還敢打賭,張懸停住腳步,似笑非笑的看過來:“你一個婢女,有什么資格和我這個主人賭?又有什么資本?”

    “你……”秀目如冰,飛兒公主咬牙切齒。

    要不是這家伙也是名師,更是打賭贏了,恨不得當場就將其拍死。

    “好了,如果沒其他事,我就先走了,大半夜的,都快困死了,沒工夫跟你閑鬧!”

    擺了擺手,張懸繼續向鴻豐帝國在幻羽帝都的住處走去,剛走了兩步,一陣香風環繞,女孩再次擋在面前。

    因為憤怒,胸口急速欺負,飽滿圓潤的凸起,似乎快將漂亮的長裙擠破。

    “你給我站住!”

    手掌一擺,真氣狂涌在前面,形成了一道真氣墻壁。

    “怎么,不跟你打賭,想來硬的?做為一個婢女,敢對主人動手,有沒有點規矩?”見這丫頭氣急敗壞,張懸輕輕一笑。

    “我給了你七百靈石,買了十天,現在還不算……婢女!”

    冷哼一聲,飛兒公主手掌一翻:“你惹我生氣,做為學姐,教訓一下學弟,不算什么吧!”

    名師大比前十名,都有進入鴻遠名師學院學習的機會,飛兒公主是二年級學員,自然是學姐。

    按照這個身份的話,學姐教訓學弟,倒也不算違例。

    話音結束,飛兒公主玉手翻飛,對著周圍凌空一抓。

    她實在被這家伙氣著了。

    今天不管怎么樣,都要教訓一頓,讓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呼啦!

    化凡境六重橋天境的力量施展,周圍的靈氣像是被一座巨大的橋梁牽引,形成了一個密閉的屏障,將二人籠罩其中。

    很顯然,打賭輸了,對對方出手,也覺得不好意思,先將周圍封鎖起來,不讓人看到。

    “教訓學弟不算什么,不過……你確定要和我動手?”

    見這女人將周圍封鎖,張懸眼神怪異的看過來。

    他剛才太子府,揍的一群合靈境家伙哭爹喊娘,這女人應該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只是濁清境這么簡單,居然還敢動手,看來自信心不小!

    “少廢話!我會讓你乖乖跟我打賭!”

    一聲冷哼,飛兒公主嬌軀一晃,已經來到張懸跟前,手腕一抖一抖,劈了下來。

    嘩啦!

    掌心真氣,如同雨傘倒扣,將張懸可以躲避的一切方位,都封鎖起來,只要他敢移動,就會引起真氣碰撞,想逃都逃不掉。

    靈級上品武技,金傘鎖氣!

    這招不光能將人的退路封鎖,還能封鎖住人的真氣力量,讓人難以行動,甚至,還帶著靈魂攻擊能力,讓人昏昏欲睡,無法自拔。

    看來她也知道這位“學弟”,看起來實力不咋樣,其實修為不弱,一出手就施展出了最強的攻擊。

    “呵呵!”

    張懸的靈魂,專門修煉過巫魂功法,化凡八重強者,想要靈魂攻擊,讓他昏睡都不可能,又怎么可能害怕對方的攻擊。

    腦中輕呼缺陷,搖了搖頭,腳掌在地上猛地一踏。

    嘩啦!

    真氣的沖擊下,地面立刻出現了一道細長的裂痕,飛兒公主腳下立刻不穩,金傘鎖氣,出現了一絲破綻。

    身體一晃,已經從對方的攻擊中閃身而出,拳頭捏緊,一拳打了過來。

    對方雖然是橋天境強者,不過也就是初期罷了,他魂力、真氣全部加起來,力量遠勝對方,真正戰斗,誰勝誰負,還不一定。

    沒想到對方如此厲害,一腳踏在地上,就破了他的金傘鎖氣,成功逃脫,飛兒公主也是一愣,不過,隨即目光一揚,捏了個手印,迎了上來。

    硬碰硬!

    在她眼力,眼前這家伙,再強也只是濁清境巔峰而已,她可是橋天境強者,想要勝過,門都沒有。

    拳掌相擊,張懸身體一晃,連續后退了幾步,飛兒公主雖然沒后退,臉上卻像是見鬼一般的驚訝。

    她用盡了全力,還施展了武技,本以為對方至少要被打出幾十米,身受重傷,做夢都沒想到,只退了了幾步,便一點事沒有……

    這家伙真是濁清境?怎么比起她這位橋天境初期,都絲毫不弱?

    她覺得震驚,張懸則忍不住搖頭。

    “看來天道拳法,也要升級了……”

    他的天道拳法之類的武技,雖然沒有缺陷,同級別威力無窮,號稱無敵,但……搜集書籍的級別不高,威力也就有限。

    和靈級下品的武技對抗,還能占上風,與上品的比,就差了不止一截了。

    這就好像小學一年級的學霸,每次都能得一百分,沒有一點錯誤,但和一個哪怕不怎么厲害的初中生同樣考核初中試卷,就未必比得過。

    天道武技再厲害,搜集的秘籍級別低,和真正高級的武技比,還是差了一大截的。

    因此,他的力量雖然勝過對方,真正對抗,還是吃了些暗虧。

    不過,一招對戰,也讓他試出了對方的真正實力……想勝過他,也沒那么容易。

    “哼!”

    見這位比自己年齡還小的“學弟”居然與其勢均力敵,一聲冷哼,飛兒公主嬌軀再次一晃,又追了上來。

    “這女人……”

    看她越攻擊越快,有種要拼命的感覺,張懸搖搖頭,看好一個缺陷,腳掌一縮,筆直向對方懷中撞去。

    “你……無恥!”

    見他居然要撞自己的胸前,飛兒公主氣的哇哇亂叫,身體情不自禁的一縮,剛打出的招數,也隨之變形,再次出現漏洞。

    一掌擊空,急忙向前方看去,卻見青年已經失去了蹤跡。

    “嗯?去哪了?”

    對方一眨眼功夫消失,飛兒公主一愣,正想尋找,瞳孔突然一縮,急忙轉身。

    不過,已經晚了,只覺得屁股上一疼,被一腳狠狠踹中。

    慘呼一聲,筆直飛了起來,飛出二十多米,趴在地上,華貴美麗的衣服撕扯了破了好幾道口子,臉上也滿是泥土。

    哪還有半點公主模樣,活脫脫一個乞丐。

    “你流氓……”

    飛兒公主快要哭了。

    身帶皇室血脈,和別人戰斗,奪都來不及,誰敢對她不敬?

    這家伙倒好,先是撞胸,引得她不敢迎接,然后趁機突破自己的真氣封鎖,繞到背后,一腳踹了屁股……

    你妹!

    不知道女人的屁股和胸是不能打的嗎?

    不光打了,還一起施展……要不要臉?

    感到身后火辣辣的疼痛,飛兒公主又羞又怒,手掌在地面猛地一按,整個人凌空而起,如同發瘋一樣的再次沖了過來。

    之前只是發怒,現在都覺得有些瘋狂了。

    還沒來到對方跟前,再次看到,對方一腳踹了過來。

    看到這腳,飛兒公主嘴角一抽

    這腳的方位和時機把握的無比巧妙,封鎖了自己想要攻擊的范圍,如果還按照剛才的攻擊,不用對方發力,自己都會撞上去!

    而且……最最關鍵的是,裝上去的部位居然還是……胸前!

    “登徒子!”

    牙齒咬緊,手掌在面前猛地一拍,借助反推力,身體凌空轉了一圈,正想著下面如何攻擊,再次感到屁股一疼。

    “你……”

    又一個飛翔而出,嘴啃泥般的落在地上。

    這下摔得更狠,衣服劃破的更多,滿頭、滿臉都是塵土。

    “你……會不會打架?”

    飛兒公主哭了。

    欺負人不帶這么欺負的,連續兩次都踹在屁股上,以后還讓她怎么見人?

    跟女人打架,又是胸部,又是屁股的,有沒有點名師操守和道德?

    “我如果說,不是故意的……你信嗎?”

    她這邊欲哭無淚,張懸那邊也不停擦冷汗。

    對方橋天境實力,雖然力量上勝過對方,實際上,反應速度和意識,都遠遠跟不上的,沒辦法,只能根據中描述的缺陷位置攻擊……

    做夢都沒想到,圖書館里記錄的這些位置,不是胸部就是屁股……

    臉色難看,張懸撓頭……是不是這次用了個假的,而是黃道圖書館?

    “好了……我和你打賭還不行嗎?”

    一陣郁悶,張懸只好硬著頭皮道。

    打賭就打賭,不然再打下去,對方的衣服不光被撕扯干凈,恐怕屁股也走不成路,春光無限了。

    這叫啥事,堂堂名師,跟別人對戰卻跟調戲婦女一樣,傳出去,不用活了。

    “打賭……”

    飛兒公主嘴角一抽,眼淚嘩嘩的。

    這已經不是打賭的事了好不好……

    (今天老涯在公眾號上發了洛七七的圖片,大家可以看看,微信搜索“橫掃天涯”添加關注查看歷史記錄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