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一指擊潰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一指擊潰

    “真一根手指?”

    馮師、羅師、洪師等人全都滿臉抓狂。

    對方這種實力,他們這幾位堂堂橋天境初期強者,都難以抗衡,你一個月前才剛剛達到濁清境,就一根手指迎戰,這是要瘋啊!

    而且,就算用一根手指,也要速度快些吧!

    這樣慢慢悠悠,顫顫巍巍,跟快要死的老太太一樣,真的是在戰斗?

    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這位風師兄,身影如電,整個人像是獵豹一般,就算你一個月不見,實力大進,一根手指能夠勝過對方,也要提前蓄勢,用更快的手法吧!

    一點武技都沒有,一點章法沒有倒也罷了,這根手指還這么慢,再弱小的人,也能輕松躲過啊!

    不光洪師等人嘴角亂抽快要暈過去,若歡公子、羅璇等人也覺得眼前發黑。

    剛才的賭約他們可是聽到了,如此大的賭注,你就不能認真點?

    這種速度,就算殺蒼蠅,恐怕都很難做到!

    “還以為是多強實力,沒想到居然是個棒槌!”

    看到張懸的動作,之前與眾人對戰的青年,也是冷哼。

    剛才這家伙口若懸河,說的多厲害,真以為擁有可以和風師兄戰斗的能力,做夢都沒想到,一出手就露餡了。

    這樣毫無力量,毫無攻擊力的一指,能對師兄產生什么影響?

    估計風師兄,一巴掌拍過去,就將其拍死了吧……

    心中正在冷笑,就聽到下面一陣嘩然。

    “不對,快看!”

    聽到眾人的呼吸急促,眉頭一皺忍不住看了過去,一看之下,青年眼睛也一下瞪圓。

    本以為,對方如此緩慢伸出的手指,風師兄會直接抽過去,讓其找不到東南西北,誰知,師兄卻像見到了大敵一般,面色凝重,前沖的速度停了下來,身體一晃,想要躲避。

    不過,才閃了半步,就見顫巍巍的手指,又指了過來,眉毛一跳,又向后面躲避。

    還沒躲開,手指再次指來。

    看到手指的方向,風師兄像是見鬼了一般,頭上冷汗不停往下流淌,再次跳開。

    對方的手指每晃動一下,他就跳一下,如同被遙控了一般,說不出的詭異。

    “這……這位風師兄抽風了?”

    “看起來像……”

    若歡公子、羅釗等人,一個個滿頭霧水。

    張師的手指看起來也沒什么攻擊力啊,為何隨便一指,這家伙就亂跳?而且還嚇得一頭冷汗?

    這是吃錯藥了,還是見鬼了?

    就算你想配合張師,也不至于這樣配合吧!

    “不是抽風,而是……張師找到了對方的缺陷,手指雖然速度不快,卻每次都能指向對方破綻所在,對方不攻擊還好,一旦攻擊,指尖真氣激射,必然能讓其當場敗北,甚至……死亡!”

    像是反應過來,洪師突然全身一僵。

    “不錯!”

    馮師、羅師等人也點了點頭。

    他們都是五星名師,眼力要高于羅璇等人,后者沒搞明白怎么回事,他們已然看出。

    很明顯,張師看出了對方的破綻,以指遙點,對方生怕被擊中,只能提前躲避。

    高手對攻,尤其是實力相仿,一旦被發現缺陷、命門,就等于生命陷入對方掌心,這位風師兄就算再強,陡然遇到這種事,也不敢應對!

    “師兄……”

    青年此時也覺察到不對勁了,拳頭捏緊,滿是擔心。

    風師兄的實力,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一般的橋天境初期強者,恐怕都不是對手,此刻居然在對方手指的遙控下,不停亂跳,足見對方的實力,果然不是假的!

    一出手看出師兄的破綻,讓他不得不回防,這是什么眼力?

    “可惡!”

    眾人震驚,風師兄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氣的快要炸了。

    和洪師猜測的一樣,對方的手指雖然很慢,卻實打實指在了他的命門所在之處。

    只要敢繼續向前,對方真氣涌出,肯定會被點在指下!

    他基礎扎實,剛剛已經換了五種身法和八套武技了,可對方每一次移動,都能準確指出這些招數的命門所在,眼力之強,之準,就算是他老師,五星巔峰級別的名師,都做不到!

    幻羽帝國,啥時候冒出來這樣厲害的家伙?

    “拼了!”

    又連續跳了好幾次,知道繼續跳下去,早晚都會敗北,一咬牙,風師兄身體一長,合身前撲。

    這一下狀如老虎捕食,是他所在宗門的一位前輩,觀察虎豹狩獵,揣摩出來的殺招,近身無敵,同級別交手,幾乎沒人能夠抗衡。

    靈級中品巔峰武技,熊虎嘯天!

    身體舒張,帶著虎熊之音,精氣神一瞬間積累到極點。

    “太好了!”

    看到師兄將絕招使出,青年松了口氣,正想著這次肯定大獲全勝,就聽到對面的家伙嘆息一聲,頗為無奈的而聲音響起。

    “瞎叫什么?嚇我一跳……”

    啪嗒!

    一聲悶哼,隨即看到風師兄已經被點中命門,直挺挺躺在地上,臉色發白,口吐白沫。

    “師兄……”

    瞳孔一縮,青年急忙沖了過來,將風師兄扶起。

    熊虎嘯天在宗門,都算得上最強的武技之一,也只有風師兄這種天資,才能做到,一招使出,體內真氣,在體內形成回旋之氣,整個人宛如熊虎,一聲吼出,橋天境初期,都要被震的神、膽破碎,再不敢對抗。

    本以為,這招施展,對面的家伙,肯定一招敗北,沒想到是有人敗北了,不過,不是對方而是師兄!

    對方一根手指,輕輕一點,就刺破了師兄的防御,擊在真氣交匯之處。

    到底怎么做到的?

    這招看起來簡單,但他知道其中的恐怖。

    先不說在如此快的攻擊中迅速找到缺陷所在,最重要的是,這個缺陷,風師兄專門修煉過,就算一般的刀劍,都難以擊破防御,一根顫巍巍的手指,不但輕易刺穿,還將其打成這樣……

    攻擊力該有多強?

    “如果他真下殺手,就算不找缺陷,也能一指將師兄彈飛!力量恐怕超過了五百萬鼎……”

    心中計算了一下,青年臉色一白,全身僵直,滿是不敢相信。

    風師兄對這招有極大的自信,曾經計算過,就算橋天境中期強者,正面攻擊,恰巧碰上命門,都能抵擋一、二,不至于落敗,而對方一根手指不但輕松擊破,還讓其口吐白沫,差點掛掉,力量之強已然超過了橋天境中期!

    橋天境中期,480萬鼎巨力。

    超過,也就說明,最少擁有500萬鼎以上的力量。

    有這種絕對力量,還用找什么缺陷,一巴掌抽過來,誰能擋得住?

    看來,對方說用一根手指,其實是給了面子,故意手下留情!

    否則,鐵拳砸來,一力降十會,絕對能讓風師兄當場掛掉,再無反抗能力。

    “多謝手下留情……”

    正在震驚,聽到聲音響起,低頭看去,就見風師兄已經強忍住疼痛,睜開眼睛。

    雖然被對方一指點中缺陷,但對方很明顯手下留情傷勢并不嚴重。

    “切磋而已!”張懸淡淡一笑。

    都是名師,沒必要殺生殺死,擊敗即可,也就沒下殺手。

    其實青年猜的不錯,如果真想動手,憑借超過一千萬鼎的力量,屈指一彈,就差不多將其殺了,那還費這么多功夫。

    “技不如人,聯盟之事就此作罷!”

    掙扎著站起身來,風師兄一咬牙,轉身向外走去。

    堂堂金海帝國天才第一,連對方一根手指都沒擋住,繼續留在這里,只會丟人現眼,還不如馬上離開。

    “贏了?”

    “這位牛氣哄哄的風師兄,居然連張師一根手指都沒擋住?”

    看到對方離開,臺下一陣嘩然。

    羅璇、畢江海對望一眼,各自苦笑。

    貌似……和對方差距更大了!

    當初在萬國城的時候,至少還能對戰,就算不敵,抵擋幾招還是能做到的,而現在,真要沖過去,肯定會和這位風師兄一樣,連一根手指都擋不住。

    “合靈境巔峰?張師……你突破到合靈境巔峰了?”

    洪師眼睛放光,迎了上來。

    剛才張師的攻擊雖然只在一瞬間,他還是捕捉到了對方的實力,已然達到合靈境巔峰!

    張師在萬國城突破的濁清境,到現在不過兩三個月的功夫,不光達到了合靈境,更是達到了巔峰……

    這進步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一個濁清境,不知要困死多少人,你不光突破,還一下增加了整整一個大級別……到底怎么修煉的?

    “合靈境巔峰?”

    之前張懸出手教訓的韓凌等人,本想著等他再次回來,再與之戰斗一場,聽到這話,也全都滿臉無奈。

    這還怎么打?就算嗑藥,也追不上啊!

    這種進步速度,以后恐怕將會越來越遠,再難企及。

    “僥幸突破而已!”

    張懸笑了笑,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洪師,我的幾個學生是不是跟你們來了,他們現在在哪?”

    鄭陽、王穎等人,跟他們提前來這里了,既然這群人都到了,應該也來了。

    “他們……”

    聽到問話,洪師看向馮師等人,說話立刻有些支支吾吾。

    “他們怎么了?”

    見他這副表情,張懸眉毛一皺,臉色不由沉了下來。rw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