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闖入迷陣
    第七百一十章 闖入迷陣

    雖然不是陣法師,想要破陣很難,但只要實力足夠,完全可以一力破之!

    就好像現在的在張懸就算被三級陣法困住,不用明理之眼、,一拳下去,陣法也會自動崩塌!

    再厲害的陣法,都有一定的承受范圍,超過了,就沒了任何效果。⊙雜志蟲⊙

    可以說,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這位名師提供的幻蹤迷陣,雖然達到了五級,卻只是初期左右,困住橋天境強者容易,想要困住更高級別就難了!

    這些靈獸,實力高的也就橋天境,但數量多,聯合在一起的攻擊力,就算是化凡七重歸一境強者都莫攖其鋒,全部加持在這個陣法上的話,幻蹤迷陣肯定抵抗不住,隨時都會炸開!

    “強力破陣?”

    聽到這話,眾人也明白過來,全都面容一白。

    剛覺得救人有望,陣法就要承受不住,這該怎么辦?

    難不成,要眼睜睜看到陣法崩塌,諸多名師,再次陷入危險?

    之前的努力全都付之流水?

    “你對這個陣法了解,難道沒什么補救之法?”

    羅璇忍不住看過來,其他人也齊刷刷將目光集中。

    這陣法是他提供的,陣旗也是他的,有沒有補救之法,讓陣法繼續維持?

    “補救之法?”

    這位名師搖了搖頭,苦笑一聲:“有是有,可惜,做不到!”

    “做不到?你說出來,到底是什么,我們這么多人,肯定能夠解決……”羅璇忙道。

    他們五十多位名師,輔修陣法的也有好幾位,只要有方法,這么多人肯定能夠完成的。

    “人多,在這個時候……一點用都沒有!”

    這位名師嘆息一聲:“實話跟你們說了吧,這個陣法,是五級初期,如果有五星陣法師,親自出手加固的話,完全可以讓其提升到中期,甚至后期!這樣以來,就算這些靈獸合力,也無法破開了。”

    “五星陣法師?張師對陣法的理解,不弱于五星陣法師吧,難道他不行?”

    若歡公子忍不住道。

    張師對陣法的理解,讓人驚嘆,連五星陣法都能輕松布置出來,維持住陣法,應該不難吧?

    “你沒聽懂我的意思,我說的五星陣法師,是指……實力達到橋天境!張師對陣法的理解,雖然不弱,可實力依舊是合靈境!實力不夠,無法激活老師留在陣旗上的力量,無論再怎么出手,都沒任何用處!”

    這位名師道。

    “這……”

    面容鐵青,眾人全都拳頭捏緊。

    換做其他事,眾人合力,肯定會做得更好,但橋天境……

    看陣法隨時都會崩潰,這么短的時間,是不可能有人突破到這種境界的!

    沒辦法成功,也就無法加固陣法。

    “之前那個余兄,達到了橋天境,但現在再去找,肯定來不及了……”

    羅璇咬牙。

    前來考核的新生,他就知道那個“余兄”達到了這種境界,但對方現在不知去了哪里,更和眾人有矛盾,讓他出手救人,幾乎不可能!

    “我看諸位不如離開,去請救兵救人吧,不然,陣法破碎,這些靈獸突圍而出,咱們也必然難逃劫難……”

    遲疑了一下,這位名師環顧一周,話沒說完,就見眾人突然停住了說話,一個個帶著瘋狂的向前方看去。

    “怎么了?”

    眉毛一皺,也抬頭看去,一看之下,嘴巴頓時張開,再難合攏。

    只見前方站在巖石上的張師,看著下面不停晃動隨時都會破開的陣法,突然深吸一口氣,全身的氣息節節攀升。

    轟隆隆!

    他的穴道打開,瘋狂吸收周圍的靈氣,因為速度太快,發出轟鳴的雷音,在他的頭上,形成了一個彩虹般的橋梁,直通天地,襯托的整個人高大、威嚴,如同一頭不可戰勝的魔神。

    “他……這是要突破橋天境?”

    這位名師嘴唇哆嗦,差點沒哭了。

    別的合靈境巔峰,突破橋天境,需要老師守護,各種資源準備充足,甚至還要不知多少天的艱苦磨練……這家伙倒好,看到陣法要崩塌,需要橋天境鎮壓,就直接突破……

    不帶這么玩的!

    正在驚顫,眼前的張懸一張口,將空中的橋梁吞入腹中,體內一陣響動,實力狂飆。

    濁氣吐出,青年睜開了眼睛,目光如電,舉手投足,暗合自然,宛如有橋梁相連。

    “橋天境……這、這就突破了?”

    “這也太……容易了吧……”

    所有人都咽了口唾沫。

    見過突破快的,沒見過這么快的。

    兩、三個呼吸功夫,從合靈境就突破到橋天境,大哥,你確定不是超級高手,過來鬧著玩的?

    “來不及繼續了……”

    不去管發瘋的眾人,張懸低頭看向下面不停晃動的陣法。

    按照正常情況,現在已經有了橋天境的天道功法,應該一鼓作氣,沖擊到巔峰再說,但下面陣法隨時都會崩塌,顯然時間上來不及。

    “穩住!”

    眉毛揚起,手指一彈,一道真氣分成數百道,向真氣涌了過去。

    咯吱!咯吱!

    得到天道真氣的滋潤,下方原本已經變得有些稀薄的霧氣,再次大盛,眾獸瘋狂攻擊下,不停晃動的幻蹤迷陣,逐漸穩定了下來。

    “成功了……”

    “再次穩住了……”

    眾人興奮的雙眼放光,再次看向不遠處的青年,一個個充滿了欽佩。

    橋天境都能隨便突破……這還是人嘛!

    尤其是若歡公子、羅璇等人,不停咽著口水,快要嚇暈過去。

    萬國城名師大比的時候,他們親眼看到這位從陰陽境突破到濁清境,現在才過了多久,就變成橋天境強者了……

    以前還想著能夠與其一比,而現在,直接被打擊的毫無信心。

    “好了,迷陣穩住,雙方打不起來,想辦法救人吧!”

    做完這些松了口氣,張懸回到跟前。

    “理論上是可以,但里面都是靈獸……怎么救?”眾人看過來。

    迷陣困住戰斗的雙方,讓其無法戰斗,理論上諸多名師是安全了,但……想要救人,還是沒那么容易。

    靈獸只是被困在陣法,并不是死了,外面的人沖進去,很容易被圍住,難以逃脫。

    而里面的人想要出來,一樣會遇到它們,再次陷入苦戰。

    可以說,靈獸和諸多名師被圍住的地理位置不改變,就算是再強,也沒辦法將人救出來。

    除非……里面的人,能飛出來!

    而就算能飛,也要先能找到迷陣的生門再說,迷陣迷幻之下,上下左右都是假的,如果只是跳躍,就能出來,也不配做五級陣法了。

    “很簡單,你們在這里等著,我進去救人!”

    眼睛落在前方的迷陣之中,張懸神色淡然的道。

    “張師不可!你雖然是陣法師,但迷陣里面東西南北不分,一旦陷入其中,被靈獸圍住,就糟了……”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迷陣之中,不光有名師,還有數百頭靈獸,就算你剛突破了橋天境,遇到這么多大家伙,也不夠殺的!

    “困住我?”

    搖了搖頭,張懸也不回答,交代一句:“你們準備一下,等其他人出來之后,該療傷的療傷,該救治的救治!”

    說完不待眾人反應,身體一縱,筆直向前方的迷陣跳了下去。

    “張師……”

    眾人全都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

    直接跳入迷陣,一旦陷入靈獸的圍攻,不死也要死啊!

    “這可怎么辦?”

    人群中一位名師忍不住喊了出來。

    “先別著急,張師一向不做魯莽的事,敢跳下去,肯定有了打算!”若歡公子開口。

    別人不了解這位張師,他還是知道一些的,從不做無把握的事,現在直接跳下去,肯定早就有了想法。

    “不錯,張師剛才不是說了嗎?讓我們準備救人!既然敢這樣自信的說,一定是有辦法!”羅璇道。

    “有辦法?能有什么辦法?就算他對陣法了解,也要面對無數靈獸,根本無法抗衡的……”

    “除非他能繞過靈獸,將人救出來!”

    “張師既然能如此輕松的突破橋天境,又輕松布置出五級陣法,或許真的能夠辦到……”

    議論了幾句,眾人齊刷刷向下方的迷霧看去,就見落在地上的張懸進入其中,直接消失不見,失去了蹤跡。

    這么多靈獸,硬沖過去是不可能的,除非繞過,將人悄悄救出。

    但是……在迷陣中繞過數百頭靈獸,張師能做到嗎?

    吼!吼!吼!

    就在眾人滿是緊張,迷霧中突然響起了劇烈的嘶吼,似乎張懸與靈獸相遇。

    “不好,遇上了……”

    遇上就代表遇到了危險!

    “怎么辦?”

    所有人都滿是著急,恨不得馬上沖下去幫忙,不過,還沒來得動彈,就聽到剛才的吼聲再次響起,不過,這次不再是憤怒,而像是見到了什么詭異恐怖的事情。

    帶著驚恐和害怕。

    吼?吼?吼?

    緊接著一連串慘呼,宛如殺豬,宛如要將人的而耳膜刺破,仿佛迷霧之中,不是張師遇到了危險,而是……靈獸見到了怪物一般。

    “怎么回事?”

    眾人相互對望,一個個面面相覷,全都懵了。

    (月中了,求兩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