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考核煉器師
    第七百四十二章 考核煉器師

    “從未考過?”

    元洪身體一晃,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ぁ雜℡志℡蟲ぁ

    周圍跟過來的諸多名師也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

    還不是煉器師,就跑過來考五星……還說不是來搗亂的?

    煉器師,上九流,大陸最巔峰的職業之一,在場的每一個,為了成為其中一員,無不廢寢忘食的學習,哪一個不花費了數年的時光,才得以入門。

    就算最快的,都最少要十年以上的苦學、慢的,沒有三、五十年,不可能成功!

    你一個二十歲左右,連一星煉器師都不是的家伙,跑過來一開口就要考核五星?

    難道真以為……這是一種隨便可以完成的職業?

    太兒戲了吧!

    “我私下專門學過煉器,只是沒來得及考核等級……”

    看出了眾人的震驚,張懸連忙解釋一句,接著問道:“要不這樣吧,我從一星開始考!這里……可以考核一星嗎?還有,一星考核前,需要先考核學徒嗎?”

    雖然他對煉器的掌握比起吳陽子都只強不弱,但去從未考核過,仔細說起來,現在連一個學徒都不是,更別說,正式煉器師了。

    “學徒……”

    嘴角一抽,元洪捂著額頭。

    不是親眼所見,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一個連學徒都不是的人,跑到煉器學院,口口聲聲要考核五星煉器師,不僅如此,還弄的整個學院雞飛狗跳,記錄通道連同大殿都整廢了……

    最關鍵的是……堂堂院長,十大名師之一的趙丙戌,還要收他為學生!

    就算親身經歷,都覺得跟做夢似得。

    “學徒你不用考了,直接考核一星煉器師……爭取今天成功,至于五星……以后再說吧!”

    將心中的郁悶壓在心里,元洪轉頭看向眼前的一堆名師:“你們誰有學徒令牌?”

    他這種級別的煉器師,就算有人幫忙打雜,也不會低于五星,煉器學徒,級別太低,不可能使用,長時間不接觸,自然沒有這種令牌。

    “學徒令牌?”

    “給我幫忙的都是四星煉器師,這玩意太低級了,沒有!”

    周圍的眾人,全都搖了搖頭。

    在大殿的幾乎都是五星煉器師,最差都達到了四星,在這里找個學徒令牌,很難辦到。

    “這……”

    元洪滿臉尷尬。

    這叫啥事!

    自己堂堂六星巔峰煉器師,幫人找學徒令牌,結果……還找不到,想想也是醉了。

    “副院長,我這里……有一枚!”

    就在不知該怎么辦的時候,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張懸轉頭看去,正是之前接待他的那個李璇。

    她雖然在煉器學院打工,卻級別不高,身上剛好有一枚送給學徒的令牌。

    “太好了……”

    點點頭,元洪松了口氣,接過令牌精神一動,在上面印上張懸的名字,遞了過來。

    “張師,這是學徒令牌,你拿著,配合學分就能啟動器海,考核一星煉器師了!”

    “多謝!”

    接過令牌,張懸點點頭,向前走了幾步,突然想起什么,停了下來:“現在考核一星煉器師,那如果通過考核,想繼續考核二星的話,還需要繼續花費學分嗎?”

    “一直在器海里,是不需要的,不過,一旦出來,再想進去,還需要繼續消耗!”元洪道。

    學分是啟動器海的條件,一直待在里面不出來,兩個學分就夠,只要出來,再想進去,又需要花費兩個學分。

    就和一些景區的門票一樣,出來后再想進去,就需要重新購票。

    “不出來就行?那……我可否考完一星煉器師后,在里面繼續考核二星?”

    聽到出來后再想進去還需要繼續消耗學分,張懸有些頭大,忍不住道。

    他這兩個學分,還是這位老者,拿了自己學生的,為了考核五星煉器師,總不能一直讓別人送學分吧!

    如此珍貴的東西,先不說別人有沒有,就算有,老讓人送,恩情也占的太大了。

    恩情,就是因果。

    一路走來,張懸一向不欠人恩情,就是不想沾惹這些東西。

    “當然可以,只是……兩個學分啟動器海,不管考核哪個級別,最多只能在里面待兩個時辰,也就是說……兩個時辰內,無論你能不能練成兵器,都會被自動送出……這么短時間,我怕也就只夠考核一星煉器師的,就算想考核更高級別,也很難做到!”

    元洪解釋。

    器海被造出的目的,就是為了方便更多人考核煉器師,提高效率,既然如此,如果有人拿了兩個學分進去后,死活不出來,一待半年,還怎么提升效率?

    因此,進去考核,有時間限制,通常為兩個時辰。

    也就是說,一個學分一個時辰,如果覺得自己很難通過,就需要花費更多學分購買。

    而在購買的時間段內,不管考核什么級別,無論成功與否,只要時間到了,都會被自動送出。

    成功,氣海會根據你之前提交令牌的訊息,生成新的令牌釋放出來,不成功,則等于白白浪費學分,無功而返。

    這位張師,有兩個學分,也就在里面能待兩個時辰,這么短的時間,能考核一星通過,就不錯了,繼續考二星……可能性不大!

    再說,煉器對真氣消耗極大,一個人體內的真氣數量有限,煉制完一件兵器,就會消耗大半氣力了,就算給出足夠時間,也未必能夠有精力繼續下去啊!

    因此,在他看來,這位張師想的雖然很好,卻很難做到。

    不說對方,就算他這種六星巔峰級別的煉器師,兩個時辰內,也最多煉制兩、三件兵器罷了,再多,也會堅持不住。

    兵器,和丹藥不一樣,就算再低級的,也需要無數次敲打、錘煉,不然,也不可能從啥樣子都沒有的器胎,變成兵器模樣!

    “兩個時辰,好吧!”

    聽到只有這么短時間,張懸點點頭,不再糾結,將學徒令牌和學分卡放在門前的石臺上,光芒一閃,眼前的器海緩緩打開。

    抬腳走了進去。

    器海的房間和之前的記錄通道有些類似,滿是漆黑,緊接著腳下晃動,傳送帶一樣的被送到一個大廳。

    廳內,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礦石和金屬,還有一個巨大的爐鼎,煉器的高臺。

    “這……都是假的?”

    左右看了一圈,發現眼前的場景,和真實別無二致,張懸忍不住贊嘆。

    之前,那個叫李璇的女孩就說了,器海是借助幻陣的功效,給人一種真實煉器的效果,而實際上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抬頭環顧一周,不遠處的桌子上放了一堆書籍,隨手翻開,上面寫著各種各樣兵器的煉制方法。

    前來考核的人,可以任選一種進行,只要成功,就算通過。

    “我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必須爭取考核完五星……”

    知道學分來之不易,好不容易有次機會,自然不滿足只考核一星就算了,最好能一口氣考核成五星煉器師,后面也就不用再來,免得麻煩。

    “所以……煉制的兵器越簡單越好,這樣節省的時間也就越多!”

    將器胎,錘煉成一柄長劍,和敲打出一個鐵錘,明顯難度不同,消耗的時間也不一樣。

    “考核煉器師,和考核煉丹師一樣,需要將特定的材料,煉制到一定級別,才可以過關,煉制的精細與否,最多只是增加些細微的級別,沒必要做得太過精美……”

    兵器的級別,從堅硬、柔韌、鋒利、對真氣的傳遞……等諸多方面考教。

    并非捶打的越華麗,越漂亮,就越高級。

    雖然煉制的工整,輕薄,對兵器有一定的加持作用,卻不是考核煉器師的關鍵。

    既然如此……就沒必要在器胎上多花費功夫。

    只需要融合比例合適,淬火成功,就算低級別的材質,肯定也能煉制出不弱的兵器。

    “這些兵器,錘煉起來太慢了……”

    很快將書籍翻了一遍,知道憑借他現在錘煉水平煉制不出倒也罷了,最關鍵的是,時間也耽誤不起。

    也就是說,隨便選擇一個煉制,哪怕他煉器水平再高,沒有一個多時辰也不可能完成。

    這樣以來,還怎么考核二星煉器師?

    “不管這么多,開始吧!”

    不選這些書籍,張懸沿著房間走了一圈,很快鎖定了七、八種金屬和礦石,一個想法在腦海形成。

    學習過天道煉器,對煉器的理解,已經超過了一些六星巔峰煉器師,眼前這些金屬和礦石,雖然只是很普通,煉制低級兵器的,在他手里,只要配合得當,也能起到不一樣的效果和作用。

    “就這樣吧!”

    嘴角揚起,手掌輕輕一抓,真氣流淌如水,剛才看好的七、八種金屬和礦石飛了起來,同時向不遠處的炙熱的爐火飛了過去。

    滋滋滋滋!

    真氣灌輸下,爐火燃燒的透紅,這些金屬和礦石頓時全部融化開來,變成了汁液,四處流淌。

    “融合!”

    雙眉一揚,張懸輕輕一笑,手掌猛地對這些汁液抓了過去,七、八種不同的液體,立刻分散開來,以不同的方式進行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