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沖擊六星煉器師
    第七百四十四章 沖擊六星煉器師

    “肯定來不及……”

    器胎錘煉和煉丹一樣,需要不知多少寒暑的磨練,才能做到,現在只剩下半個多時辰,現學,肯定是來不及。÷雜∫志∫蟲÷

    “對了,實在不行,可以將鐵餅錘煉一下,改成鐵錘!這東西比刀劍等兵器簡單的多……”

    揉揉眉心,正愁著該怎么辦,突然眼睛一亮。

    兵器種類繁多,刀、劍等物受限形狀,錘煉起來很是復雜,但鐵錘這種兵器,煉制起來很簡單!

    只要將他之前弄成的“鐵餅”稍微錘煉幾下,就能成功!

    “就這么辦!”

    輕輕一笑,站起身來,繼續開口:“考核六星煉器師!”

    眼前的場景變化,一個更加寬闊的所在出現。

    無數現實中,很難找到的珍稀礦石、金屬,出現在不遠處。

    根據他對煉器的理解和見識,張懸選了幾十種,再次來到爐鼎跟前。

    熊熊!

    火焰灼燒,煉器開始!

    器海外面,元洪等人守候。

    連番折騰,已經到了深夜,不過,眾人似乎都沒有離開的打算。

    這位叫張懸的家伙將公會弄成這樣,元洪副院長非但沒責怪,還讓他考核煉器師等級,引起了所有名師的好奇。

    一個個都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讓以為六星巔峰煉器師,改變態度。

    “你們猜他能考核幾星?”

    “這還用猜嗎?只有兩個時辰,能考核一星成功就不錯了!”

    “就算有天賦,煉器特別快,真氣也渾厚,二星也到頂了,三星絕無可能!”

    “是啊,煉器不是其他職業,光一個器胎錘煉,就需要花費極長時間,不是能力強,就能速度快的!”

    眾人全都壓低了聲音。

    這家伙口口聲聲過來考核五星煉器師,應該具備煉制靈級中品巔峰兵器的能力,不過,器海考核有時間限制,兩個時辰實在太短,通過一星煉器師就不錯了,二星……極難!

    想要沖擊更高,更是沒有可能!

    因此,不光元洪覺得他今天不可能考核五星煉器師成功,就連在場的眾人,也有相同感覺。

    將一個鐵塊敲打成刀劍模樣,光這一項,兩個時辰就很難做到,更何況還有融合與淬火。

    一個從未考核過煉器的人,能夠一次考核提升兩星,就算是從未有過的壯舉了。

    “快看,院長來了……”

    “不光是院長,還有熊副院長他們……怎么都來了?”

    “估計知道這里的事情了吧,發生這么大事,肯定會過來看看的!”

    就在眾人都想看看,那家伙到底能不能考核二星成功的時候,一連串聲音響起,眾人抬頭看去,果然看到幾個老者大步走了過來。

    正是煉器學院的院長,十大名師之一的趙丙戌。

    身后跟著三個老者,則是學院的其他三位副院長。

    幫洛七七等人洗經伐髓完畢,幾人便走了過來,也想看看這位大公無私的“功臣”到底能不能考核五星煉器師成功。

    “院長!”

    早就猜到院長會來,元洪抱拳。

    “嗯,怎么樣?已經開始考核五星煉器師了?按照時間,應該快結束了吧!”趙丙戌笑著看過來。

    “考核五星,這……”

    元洪略帶尷尬。

    “怎么了?難道不是那位張師在考核?”趙丙戌疑惑。

    “是他在考核,不過……張師以前沒考核過等級,現在應該……在考核一星煉器師!”元洪道。

    “沒考核過煉器師?”

    不光趙丙戌愣了,其他三位副院長也是一呆。

    連一星煉器師都沒考核過,跑來考啥五星?

    “是!”元洪點頭:“他進去的時候,似乎是想在兩個時辰內,成功一星后,繼續考核二星,現在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剛才那家伙進去前專門詢問,可否考核二星,應該是做好了準備,就是不知能不能出如愿以償。

    “能不能成功……這個簡單,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趙丙戌笑了笑。

    “看一下?器海沒停止,怎么看?”

    元洪一愣。

    器海沒停止,里面的人沒出來前,是不知道結果的,不然,他們也不用在這干等著了。

    “想看他是否考核成功的確不可能,但……可以試著申請等級徽章啊!只要一星徽章出現,就代表,考核一星成功了!”

    趙丙戌捋著胡須。

    “這……對啊!我怎么沒想到……”

    元洪一拍大腿,也笑了起來。

    器海通過考核,并非在里面發等級徽章,而是在出來以后,在外面申請,只要之前在里面通過考核,經過申請后,就能在外面出現徽章。

    現在張懸不出來,他們的確不知道有沒有通過考核,但……可以用申請徽章的方法來檢測啊!

    只要能申請一星徽章成功,就代表考核一星成功了,現在還沒出來,肯定是在沖擊二星……

    就這么簡單!

    “我來試試!”

    確定了方法,元洪向前一步,來到器海申請徽章的門戶跟前,手掌在上面輕輕一按。

    光芒一閃,一陣晃動,一個徽章從門上的縫隙中立刻掉了出來。

    “哦?居然通過了一星考核……”

    接過徽章,元洪看了一眼,忍不住一愣。

    正是張懸的一星煉器師徽章。

    徽章能夠出來,說明里面的人,已然考核一星成功。

    “過了一星考核,那現在應該在考核二星……”趙丙戌點頭。

    “是啊,現在也快到兩個時辰了,我試試二星過了沒有……”

    見這家伙果然在兩個時辰內考核一星成功,元洪略帶驚訝,笑了笑,再次將手掌按了上去。

    光芒再次一閃,又一個徽章掉了出來。

    “這……這是二星?二星也通過了?”

    急忙接住,元洪一呆。

    在他看來,兩個時辰內,通過一次考核就不錯了,就算有時間沖擊,也很難完成,這家伙不但成功,連二星都考核完了……真的假的?

    “二星通過了?”

    不光他驚訝,趙丙戌也是一愣,來到跟前,拿起徽章看了一下,上面的確雕刻著張懸的名字,也就是說……兩個時辰內,這家伙不光沖擊一星成功,連二星都完成了!

    “考完二星了……還沒出來?難不成,他還想一鼓作氣沖擊三星?”

    瞪大眼睛。

    二星通過了,還沒出來,豈不表明,這家伙還在沖擊更高級別?

    兩個時辰內,考核兩星都成功了,還有精力去沖擊更高……這家伙怎么做到的?

    “有可能,不過,這么短時間,三星肯定不可能成功的……”

    元洪搖頭。

    煉器的復雜程度,他知道的很清楚。

    就算現在的他,去煉制鬼級下品兵器,也需要花費不短的時間,兩個時辰,能完成兩件,就已經很逆天了,更多……絕對做不到!

    對方考核一星、二星成功,說明最少煉制了兩件兵器,怎么可能比他速度還要快,煉制第三件兵器也能成功?

    “成不成功,試一下就知道了……”

    打斷他的話,趙丙戌走上前來,在門戶上一按。

    再次一閃,又一個徽章墜落。

    “這……是三星?”

    不光元洪嚇了一跳,就連趙丙戌都忍不住一呆。

    兩個時辰煉制出三件兵器,從學徒晉級到三星煉器師……這速度未免有些太夸張了吧?

    “難道……”

    二人對望一眼,各自一愣,元洪再也忍不住,再次按了一下。

    嘩啦!

    又一枚徽章掉落。

    “四星了……他果然打算兩個時辰內,沖擊五星煉器師……”

    咽了口唾沫,元洪聲音發干。

    這家伙說要考核五星煉器師,他本來當做無稽之談,覺得一天之內不可能成功,做夢都沒想到,居然真的做到了!

    徽章出現四星,都沒出來,也就表明,這家伙正在沖擊五星煉器師。

    不足兩個時辰,連續考核四次,煉制四件兵器都符合條件……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連續考核四個等級都成功……你們說,他會不會也考核五星成功了?”

    一側的熊柄忍不住道。

    “不可能!”聽到老友這樣說,元洪搖了搖頭:“如果考核五星成功,肯定早就出來了,怎么還在里面待著!”

    雖然嘴上說不可能,元洪還是伸出手掌按了一下。

    嘩啦!

    話音未落,又一個徽章墜落。

    急忙接住,看到上面的等級和名字,元洪情不自禁的晃了兩下。

    “五星徽章……他、他……考核五星煉器師也成功了?那……他現在在考核什么?”

    只覺得世界觀被摧毀,元洪整個人都快哭了。

    五星徽章都能申請了,人還不出來,豈不表明,這家伙不光通過了五次考核,還正在沖擊六星煉器師?

    這怎么可能成功?

    就算想沖擊……實力也不夠啊!

    想要成為六星名師,就要煉制出靈級絕品兵器,而想要成功,最少要有化凡九重蠶封境的實力!

    不然,體內經脈,容納不住精純靈力,如沙漏一般流淌出去,根本不可能煉制出達到絕品級別的靈器。

    絕品靈器,靈性飽滿,如同生命一樣,無漏、無缺,自身都控制不住,如何讓這種兵器,也達到如此級別?

    “嗡!”

    正在震驚,元洪手掌又情不自禁按在門上,再次一聲鳴響,又一個徽章掉落下來。

    “六星……”

    身體一晃,所有人呆在原地,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