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又見先天胎毒
    第七百四十七章 又見先天胎毒

    明理之眼照射下,巨大的魂魄之中,一道青灰色的細線,在里面游蕩,如同一條寄生蟲,給人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是……先天胎毒?”

    瞳孔一縮。

    他體內有先天胎毒的事,在天玄王國就知道了,只不過這東西在天道真氣的壓制下,無法反抗,暫時造不成任何影響,時間久了,也就不在意了。

    按照之前的想法,只要三十歲前達到九星名師,就肯定能夠解決,怎么都沒想到……這玩意,啥時候跑到靈魂里來了?

    之前在肉身,可以用天道真氣壓制,在靈魂中,怎么弄?

    眼皮跳動,張懸臉色難看。

    靈魂是一切的基礎,死了,就是真死了,一點生還的可能都沒有。

    本來還想著,好好修煉靈魂,實在解決不了,想辦法奪舍,總有辦法可尋。

    現在看來,根本沒用!

    這東西不知何時隱藏在了靈魂之中。

    之前靈魂太弱,發現不了,此刻魂體突破十米,無論力量還是能力,都大大提升,這才發現了不對勁。

    “或許……先天胎毒,一出生,就被種在了靈魂之中!”

    先天胎毒,是在娘胎中,被暗算形成的,當時靈魂都沒長成,很有可能,不光肉身有,靈魂早就有了。

    只是當時魂魄弱小,無法離體,沒辦法探查罷了。

    現在魂體達到十米,這家伙似乎也伴隨增長,這才被他輕而易舉的發現。

    也就是說,靈魂弱的時候,隱藏在靈魂中的先天胎毒也弱,而現在魂魄強了……也就強大了!

    “這該怎么辦?不會繼續修煉靈魂……這玩意提前把我毒死吧!”

    一臉郁悶。

    看這胎毒的樣子,沒有天道真氣壓制,很容易侵蝕魂魄,一旦徹底侵蝕,恐怕神仙都救不了。

    這叫啥事!

    別人穿越都是天才,自己成廢柴倒也罷了,還贈送了這個,怎么辦?

    天道巫魂,雖然逆天,卻無法匯聚天道真氣,沒有真氣,這個胎毒,就可以為所欲為,總不能生命被在這樣一個不可控制的東西掌控吧!

    “除非……有東西能夠侵入靈魂,將這東西壓制!”

    真氣無法進入靈魂,那就只能找,其他能侵入靈魂的東西,與之對抗。

    不然,這家伙一旦心情不好,亂搞一陣,真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就好像肉身,有天道真氣在,就算有先天胎毒,也沒太過擔心,只要不全面爆發,就能壓制。

    而現在靈魂,沒有可對抗的東西,就等于一直處在危險之中。

    這種情況,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巫魂職業,直接修煉魂魄,我得到了墨魂生的所有傳承,并沒有壓制這種胎毒的方法,而且,巫魂被名師堂所滅,傳承早就斷絕了。所以……這個職業對解決問題用處不大!”

    低頭沉思。

    沒有傳承,就沒有書籍,找不到關于靈魂的書籍,融合不成天道功法,對壓制這個胎毒,就等于沒啥作用。

    此刻的他,束手無策,只能寄希望一些對靈魂有影響的職業,而從中找到對應的書籍了。

    “名師學院十大院系,能對靈魂產生影響的,只有書畫院、魔音院、驚鴻院!書畫明智,靜心,讓人意境高遠,對靈魂無法造成攻擊。而魔音院和驚鴻院,能夠蠱惑人心,對人產生攻擊,如果要找書籍,應該也是這兩個學院。”

    名師學院中,煉丹、煉器、天工、馴獸……對靈魂用處都不大。

    唯一可能有關于靈魂書籍的,只有魔音學院和驚鴻學院。

    這兩個學院,以迷惑人心智為主,應該能有不少關于靈魂方面的秘籍。

    “嗯,天亮去看看!”

    時間不等人,他可不想等著被先天胎毒干死。

    不過,現在已經是后半夜,跑到魔音院或者驚鴻院,肯定也找不到東西,還不如天亮再說。

    雖然從明天考試,學校老師開始招收學生,但對他來說,去不去都行。

    如果想拜師,之前就答應趙丙戌院長當他師弟了,沒必要再去找普通老師。

    不拜師,可以上公共課堂,他來學院的目的是找書、看書,有沒有老師專門指點,都無所謂。

    “反正也睡不著,不如先回去看看,順便安排一下王穎、孫強等人!”

    恢復了體力,再加上先天胎毒鬧心,肯定是睡不著了,還不如趁現在回去看看孫強找的地方如何,順便指點一下幾個學生的修為,讓他們快點進步。

    不要被袁濤、趙雅、路沖等人拉的太遠。

    走出房間。

    夜色如水,繁星漫天。

    學院有圣者出沒,飛行很容易被發現,猶豫了一下,張懸將紫翼天雄獸召喚了過來。

    學院不少學生,都有馴獸師職業,飛行靈獸,可以自由在其中飛行降落,不會吸引太多人注意。

    跳上獸背,筆直向學院外飛去。

    去雷遠峰考核前,孫強就找到了住處,也告訴了他詳細的地址,驅使著天雄獸,一路飛行,十幾分鐘后,一個不大的小院落就出現在眼前。

    這個院子,只有幾百平米大小,和以前住的府邸比起來,差了很多。

    不過,能在寸土寸金的鴻遠城中找到這么大的院子,肯定也是下了一番苦工。

    身體一動,正打算從天雄獸的背上跳下,突然眉毛一皺。

    “明理之眼!”

    目光如電,筆直向下看去。

    隨即看到幾個黑影,安靜的站在院落的四周,不知要干什么。

    “居然都是踏虛境的強者!”

    雖然這幾個人,藏的很隱秘,但明理之眼可以看穿隱藏,根本躲避不過。

    透過隱藏,可以看出,這幾位體內力量隱隱,給人一種蟄伏的巨龍之感,竟然都是化凡八重踏虛境強者。

    如此強者,悄悄躲在自己院落周圍干什么?

    難不成,想要對孫強等人圖謀不軌?

    “孫強等人,剛到這里,一窮二白,到底什么東西,能讓這等高手覬覦?”

    踏虛境強者,雖然在鴻遠城算不上高手,但也絕對稱得上強者了。

    如此強者圍在小院周圍,到底要干什么?

    孫強、鄭陽等人,可以稱得上窮光蛋,也沒啥可讓人想要得到的啊!

    “剛好試試剛剛提升的修為!”

    目光一揚。

    在雷遠峰修為突破橋天境巔峰,真氣力量達到了800萬鼎;在地火通道五耀金身突破第二層,肉身力量也達到了800萬鼎,再配合魂力的320萬鼎,力量接近2000萬鼎,就算化凡八重踏虛境后期強者,也能一戰!

    既然這些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過來圖謀不軌,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身體一動,從天雄獸的背上,飛了下來。

    紫翼天雄獸飛的極高,那幾人藏在下面,根本沒有發覺。

    真氣運轉,紅塵踏天步托舉下,如同一根鴻毛,借助著夜幕緩緩飄了下來。

    “先從弱的開始!”

    藏在周圍的一共四個,實力最低的,只有踏虛境初期,人如枯葉,張懸隨風輕飄,來到跟前。

    天道真氣封鎖穴道,整個人好像是一頭暗夜幽靈,別說踏虛境,就算蠶封境強者過來,恐怕都難以發現。

    眉毛一揚,全身力量匯聚在手掌,輕輕一按。

    隱藏在一顆枯樹后面的黑衣人,只覺得后背一震,一股巨大的力量狂涌而來,緊接著全身經脈就被徹底封鎖。

    噗通!

    眼前一黑,躺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很簡單啊!”

    張懸雙眼放光。

    以前遇到踏虛境強者,躲都來不及,根本不敢靠前,而現在,已然可以隨手擊殺了。

    打暈一個,看了一眼第二個位置,再次來到跟前。

    這位是踏虛境中期強者,警惕性比較高,剛來到跟前就發現了了,正想驚呼,感到一股濃重的靈魂壓迫感狂涌而來,讓他說不出話來。

    巫魂攻擊!

    對方雖然是踏虛境強者,但在靈魂方面,比他還是差了很多,這樣的攻擊,足可以讓其呆滯半個呼吸。

    時間盡管不長,但戰斗講究一瞬,將其斬殺,已然足夠。

    再次一按,這位同樣趴在了地上暈過去,都不知道出手的是誰。

    “前兩個實力低,容易處理一些,剩下兩個就沒那么容易了……”

    拍暈兩個,張懸吐出一口濁氣。

    剛打趴下的兩個,一個是踏虛境初期,一個中期,按照力量推斷,都比他要弱。而剩下兩個,一個后期,一個巔峰,不光修為,力量也勝過自己。

    再想如此輕易的偷襲,顯然很難了。

    “速戰速決!”

    知道偷襲難以成功,一旦遲疑,麻煩更多,張懸也不糾結,腳掌在地上一踏。

    身影如同閃電,筆直向踏虛境后期的那個黑衣人沖了過去。

    天道身法!

    人影如電,宛如幻影。

    “什么?”

    聽到風聲,剩下兩人立刻警覺,被張懸偷襲的踏虛后期黑衣人,瞳孔更是一縮,全身汗毛炸起。

    不過,此時再反應已經晚了,剛剛起身,就看到一個拳頭已然來到跟前。

    狂暴兇猛的力量碾壓而至,配合身法,拳法,張懸這一招的力量大的驚人。

    還沒來得及應對,就被拳頭擊中,黑衣人鮮血狂噴,倒飛十幾米,一頭撞在一個巨大的巖石上,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