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張懸乃我師
    第八百四十章 張懸乃我師

    “被蠱惑?誰?請你說出來,不用指桑罵槐!”

    衛冉雪脾氣暴躁,面容一沉,當先哼道。∪雜Ψ志Ψ蟲∪

    “不錯,我們十大長老在一起,最少也要數百年了,你的意思,是我會泄露秘密,還是趙院長、衛院長?還是在坐的各位?”

    糜院長也滿是不悅。

    對方的話,明顯有所指,不生氣才怪。

    “兩位院長不用著急,我又沒說你們,除非真和異靈族人,有某種親密關系……自己心虛!”陸封冷笑。

    “你說什么?”

    再也忍不住,衛冉雪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全身氣息猛地沖了出來:“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陸封,注意自己的嘴巴,在座的都是一院之長,所有名師公認的十大長老,你說誰和異靈族有親密關系?”

    趙丙戌也眼睛瞇起,強忍住憤怒。

    “我說的是誰,過一會真相大白,自會知曉!就怕是你們自己,到時候抬不起頭來!”眼皮一翻,陸封哼道。

    “不用過一會了,我現在就想領教一下你的大無言手!出招吧!”

    一聲長嘯,衛冉雪玉手翻滾,一道氣浪筆直射出,圣域一重巔峰的實力,毫無保留釋放出來。

    她雖然擅長驚鴻職業,自身的戰斗力也不容小覷,還沒出手,就將周圍的空氣擠壓的如同快要爆炸。

    “衛院長的實力又增長了?”

    看到她激蕩而出的氣息,眾人全都一凜。

    他們相處了數百年,各自知根知底,衛冉雪的實力底線在什么地方,知道的很多,沒想到,才幾天不見,又有了突破,甚至對驚鴻有了更深的理解,一舉一動,都讓人沉醉。

    “既然衛院長想要領教我的大無言手,如果我不答應,豈不顯得不好意思?”

    冷哼一聲,陸封手掌一抬,一個巨大的手印,懸空而立。

    大無言手,靈級巔峰武技,陸封最強的絕招!

    “來吧……”

    衛冉雪玉手一翻,精純的真氣匯聚成長虹,筆直攻擊過去。

    雖然房間不大,但達到圣域,對力量控制達到了毫發的境界,沒有絲毫多余的力量浪費,不用擔心傷到其他人,甚至摧毀房間。

    “哼!”

    見她主動攻擊,陸封冷冷一笑,也不起身,右手猛地一翻,面前懸浮的手印,筆直飛了過去。

    掌印和對方的長虹一碰,衛冉雪臉色一白,連續后退了幾步,瞳孔情不自禁的猛地收縮。

    “半步……神識境?”

    圣域二重神識境,能夠打開胎眼,產生神識,讓修煉者看的更遠,看的更加真切,戰斗更容易分析細節,立于不敗之地。

    眼前這個陸封雖然還沒達到這種境界,卻也相差不大了!

    “難怪……”趙丙戌等人也都全都一緊。

    難怪這家伙敢說出剛才那話,不怕得罪人,原來實力已經有了突破!

    “算你眼力不錯!”

    眼皮一抬,陸封一聲冷哼,身上展露出強大無敵的氣息:“你們誰還想試試我的大無言手?”

    “這……”眾人沉默。

    大家相處這么多年了,都對各自的手段知道很清楚,眼前這位突破到半步神識境,已然走到了他們前面,成了名師學院,不折不扣的第一人!

    “好了,都是學院名師,沒什么可爭吵的!”

    擺了擺手,木師手掌一抓,一道真氣激蕩四周,將整個房間都屏蔽起來。

    他用了特殊的手段,不光聲音傳遞不出去,就連傳訊玉符,都很難將消息泄露。

    “我已經下了禁制,有什么話說吧!”

    木師淡淡道。

    “回稟木師,在下還想做一件事……”

    見眾人都被自己震懾,木師冷冷一笑,站起身來,眉毛一揚:“為了防止意外,我還想請出鎮院圣器……金源鼎!”

    “金源鼎?”

    “名師堂賜予學院的護院圣器?”

    “這可是圣器,雖然只是一口器鼎,卻是真正的圣器,有了自己的精神和意志,一旦運轉,圣域二重、三重強者都能輕易斬殺,陸封要干什么?”

    “總部賜予器鼎的時候,曾說過,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動用,他難道真發現了什么?”

    金源鼎是名師學院最后的底牌,除非遇到異靈族人入侵,否則,絕不開啟,他現在要請出來,干什么?

    所有長老臉色同時凝重起來。

    “你可知道金源鼎代表了什么?”木師也眼睛瞇起。

    “自然知道,但我要說的事情,牽扯太大,而且那人有著匪夷所思的手段,為防止意外,先要提前作出準備,不然……怕咱們這么多長老,都難以抗衡!”

    雙手一擺,陸封身上自帶氣魄。

    根據董欣的口述,這個張懸,掌控二十頭圣域一重級別的屬下,還能散發連紫陽獸前輩,都難以抗衡的殺戮之氣,一旦揭穿身份,對方原形畢露,大打出手的話,即便十大長老實力強勁,也未必能是對手!

    真要如此,整個名師學院,恐怕都要全軍覆沒了。

    “這……”眾人對望。

    到底什么事?連名師學院最后的底牌,都要拿出來?

    “知道就好,既然你說的如此嚴重,那就有請金源鼎!”木師點了點頭。

    他畢竟是外人,只是總部派來確定院長,不想插手太多。內部的事情,還是內部處理較好。

    “多謝木師!”

    見他同意,陸封點點頭,一抱拳向后走了兩步來到房間的一側,手掌在墻上一按,緊接著聲音郎朗響起。

    “在下陸封,名師學院代院長,有請金源鼎前輩!”

    轟隆!

    伴隨聲音響起,緊接著眾人感到房間一陣晃動,原本光滑的墻壁“吱呀!”打開,一個巨大的器鼎,“呼!”的飛了進來。

    落在房間最中間地方,發出轟然長鳴:“不知道我在休息嗎?什么事?”

    圣器,已然有了自己的靈智,可以和人類一樣思考。

    “學院出現了異靈族王者,還希望前輩,屆時出手鎮壓!”

    陸封抱拳。

    “異靈族王者?”

    “誰?”

    所有院長全都瞳孔一縮。

    異靈族王者……出現在名師學院?

    木師臉色也是一沉。

    真有這種可怕的存在,自己怎么沒覺察到?

    就算自己覺察不到……她應該可以吧?

    “異靈族王者?你確定?”金源鼎一愣。

    “千真萬確!”陸封點頭。

    “那好,如果真出現了這種家伙,我會立刻將他吞了煉化,如果不是……打擾我睡覺,信不信我把你吞進來,煉成煤渣?”

    金源鼎哼了一聲。

    “前輩放心,我一定不給你這個機會……”陸封笑了起來。

    “好了,金源前輩已經來了,到底怎么回事,快說吧!”

    趙丙戌再也忍不住,道。

    “不用著急!”

    點點頭,陸封手掌一擺,向眾人介紹:“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董欣,是學院五年級的學員,董欣會的會長,我剛收的親傳學生……好了,董欣,你和大家說說十天前看到的那一幕,如實說出來即可,不要緊張。”

    “是!”點點頭,董欣深吸一口氣,向前一步,臉色凝重。

    她知道這是一次機遇,不說其他,發現潛伏的異靈族王者,單這一條,就能讓她以后的名師之途,一帆風順。

    “在下董欣,名師學院五年級學員,六星下品名師,以名師名譽擔保,以下所說的,全部親眼看到,不敢渲染半點……”

    來到大廳中間,董欣舉起手掌,當先以名師身份,發下誓言。

    見她這樣說,眾人全都點了點頭。

    名師誓言至高無上,沒人敢撒謊,因為一旦違背內心,不用懲罰,心境就會崩塌。

    “十天前,我無意中去了校外的一座府邸,看到了一個封息陣,正好奇怎么回事,就看到紫陽獸前輩沖破了陣法,逃了出來……”

    董欣聲音清脆,條理清新,將那天遇到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房間里鴉雀無聲,所有人全都臉色難看。

    尤其是糜長老等人,眉頭皺起,眼中滿是不敢相信。

    “你說……張老師,掌控了二十個圣域級別的異靈族人屬下,將紫陽獸前輩狂毆?”蔣青琴院長忍不住站起身來。

    他聽過張老師演奏樂曲,心境純潔,志趣高雅,給人一種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覺,怎么可能是異靈族人?

    就算是異靈族王者能夠偽裝容貌,偽裝氣息,也不能將心境,也偽裝出來吧!

    要知道,琴能代表心境,這點是誰都無法遮掩的!

    “是!”董欣點頭。

    “這不可能!張老師為人豪邁,做事爽快,怎么可能是異靈族人?簡直無稽之談!反正我不信!”

    蔣青琴一甩衣袖:“陸封,你不會是故意公報私仇吧?”

    “你喊他什么?張老師?”見一向不理世事的蔣院長,突然發飆,陸封眉頭皺起,同時滿是奇怪。

    張師、張老師,雖然稱呼中只加了一個字,卻代表了完全不同的身份。

    前者是對名師的尊崇,而后者,則是學生的稱謂。

    “不錯,我現在是張老師的學生,你侮辱我師,說他是異靈族人,你覺得我會相信?”哼了一聲,蔣青琴眉毛揚起。

    “老師?你堂堂院長,認一個學生為老師?”

    陸封差點沒瘋了。

    這家伙有病吧?

    你不是啥都不理會嗎?

    不是世外高人嗎?

    怎么眨眼功夫,就認這位張懸為師了?

    沒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