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 菩提子
    第九百一十八章 菩提子

    “玉神清?”張懸皺眉。

    這家伙找自己干什么?

    “院長不收他的賀禮,這幾天一有空就過來,說要親自見你一面,怎么攔都攔不住,估計是怕你生氣吧……”

    想起什么,糜長老笑道。

    張院長繼位大典上鬧出的動靜這么大,萬獸來朝,一堂公開課,讓全校師生擁有了半師之誼……更是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可!

    單憑這兩點,就知道,以后前途無量,不然也不會送出如此珍貴的禮物,進行拉攏了。

    結果……人家沒收,再想起之前女兒生日,將對方攆出宴會廳……不害怕才怪!

    “過去看看吧!”這些人情世故,張懸很快想通,點了點頭。

    不收對方的禮物,是因為自己觀看了對方的煉魂功法,又借用了他們的菩提樹,不愿再占便宜。

    但是要因此讓對方誤會,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很快來到院長會客的廳堂,果然看到玉神清陛下,正坐在里面,滿臉著急。

    與玉神清一起的,還有三個中年人,其中兩個連坐都不敢坐,臉色發白的站在后面。

    “陛下,淮王爺!”

    看了一眼,這兩個中年人并不認識,另外一個倒是熟悉,正是送自己府邸的淮王爺。

    還沒成為院長的時候,此人就贈送府邸,對他還是有很大好感的。

    “見過張院長!”

    四人同時起身抱拳。

    他們的地位雖然在鴻遠帝國算是最巔峰了,可這個堂堂名師學院院長比,還是不如的。

    “不用客氣……”

    擺了擺手,張懸坐在主位上,向淮王爺看了過去:“王爺慷慨贈送府邸,在下還沒去當面道謝,反倒讓你來了,真是慚愧!”

    “院長說的哪里話!”淮王爺連忙起身:“第一次見到院長,我就知道必是人中龍鳳,沒想到這么快就成了院長……”

    淮王爺感慨不已。

    當初第一次看到這位,張懸張師的時候,并不覺得有什么,只是認為圣人門閥的袁濤,對他器重,才想著要去拉攏。

    誰知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一個剛來鴻遠城,無依無靠的,只有合靈境的小人物,已然變成了,整個名師學院最有權勢的人。

    想想都令人唏噓,難以相信。

    “淮王爺客氣了……”張懸搖了搖頭:“王爺如果不嫌棄,可否露上一手,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露一手?”

    先是一愣,淮王爺隨即狂喜。

    對方這樣說,自然是想給他指點!

    眼前這位的實力,目前可能不如他,但公開課能講的驢嘯狗鳴,對師道的理解,絕對不是普通六星名師能夠比擬的!

    能得到這種人的單獨指點,絕對能勝過無數年的苦修!

    “樂意之至!”

    不敢廢話,急忙來到大廳中間,拳頭捏緊,打了出來。

    一出手立刻展示出了實力,和糜長老等人絲毫不差,也達到了圣域一重巔峰。

    很快,一套武技打完,收手而立,如同小學生一樣,淮王爺大氣都不敢出。

    正想詢問,就聽上方的青年,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套流水拳法,已經被王爺修煉的爐火純青,的確不弱,不過……最近王爺是不是經常感到氣血凝滯,有些力不從心?”

    “這……院長如何得知?”

    淮王爺一愣,身體忍不住一僵。

    他最近的確經常感到氣血凝滯,真氣流淌不暢,只不過,消息隱瞞的很好,誰都沒說過,甚至玉神清陛下都不知情。

    畢竟,他位高權重,覬覦位置的不知多少,一旦傳出去身體有恙,必然會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誰都沒告訴,只打了一套武技,就看出來了,這是什么眼力?

    沒有回答他的話,張懸笑了笑:“如果我沒看錯,應該是以前的傷勢引起的吧!”

    淮王爺之所以能得到如今的地位,年輕的時候,為國征戰,立下不少汗馬功勞,更是受過幾次重傷,命在旦夕。

    病根應該就是那時候留下的。

    “是!”淮王爺點頭。

    “我這里有一壺美酒,你喝下,然后按照我傳授給你的疏導之法,進行修煉,頑疾便可解除,勤加努力,突破當前的境界,也未可知!”

    輕輕一笑,張懸遞來一葫蘆美酒,緊接著,取出紙筆,龍飛鳳舞,寫出一套功法。

    他現在雖然只有半圣初期,但看完了名師學院藏書庫的所有書籍,對修煉的理解,圣域二重以下,無人能比。

    幫對方指點,寫出一套針對體質的功法,簡單至極。

    “多謝……張院長!”

    結果功法只看了一眼,淮王爺瞳孔收縮,全身不停的顫抖。

    以他的見識,自然可以看出這套功法,比皇室的修煉法訣,都要高明,而且更符合體質,認真修煉,頑疾只是小事,恐怕真和對方所說的一樣,突破當前的桎梏,沖擊更高境界!

    只贈送了一座府邸,就得到了一套可以傳承后世的功法……

    絕對是賺大發了!

    “這……”玉神清和剩下的二人對望了一眼,各自搖了搖頭。

    雖然不知道功法的內容,但能讓一向沉穩的淮王爺如此激動,足見不凡。

    對方沒成為院長之前,他們沒眼力,現在在想交好……已然來不及了!

    “不用客氣!”張懸笑了笑。

    一套功法而已,又不是天道功法的精簡版,信手為之不算什么。

    這樣做也算報答了對方贈送府邸的恩情,兩不相欠了。

    處理完淮王爺的事,張懸看向不遠處的玉神清:“不知陛下,今天過來找我所為何事?”

    玉神清急忙起身:“張院長,這次我過來,是有兩件事……”

    “哦?”

    “院長對我玉家恩情這么大,傳授小女修煉靈魂的方法不說,更是救活菩提樹……神清感激不盡,如果沒有表示,實在太過忘恩負義!”

    玉神清忙道。

    對方拒絕的他的禮物,讓其惶恐,這次過來,是再次送禮的。

    “客氣了!”張懸搖搖頭。

    “我知道院長大義,對錢財之類并不在意,這是菩提樹這么多年以來,誕生的唯一一粒菩提子……還望院長不要再推辭!”

    玉神清手腕一翻,取出一個玉盒遞了過來。

    打開盒子,里面一粒圓潤的種子,平躺其中。

    “菩提子?”張懸皺眉。

    這玩意有啥用?

    雖然他看了不知多少書,卻也不太明白。

    “這東西只要好好種植,可以再次成長出一株菩提樹,常在樹下修煉,能夠安靜心神,實力倍增,免除走火入魔的危險,對靈魂修煉者,有奇效……”

    玉神清忙道。

    “可以種植出菩提樹?”張懸眼睛亮了。

    對方的圣域菩提樹,他的確挺羨慕的,能這么快溫養魏如煙的靈魂,足見強大。

    如果能有一株,巫魂在其中修煉,實力絕對會成倍增加。

    “嗯!”玉神清遞了過來:“張師能創出如此厲害的靈魂修煉法訣,想必對靈魂的研究很深,所以,還望勿要推辭!”

    “那就多謝了!”

    點了點頭,張懸不再拒絕。

    其他貴重東西可以不收,不過,這顆菩提子,的確有用,完全可以留下。

    屆時,種植在千蟻蜂巢,隨身攜帶,巫魂可以隨時進入修煉,也不用擔心浪費。

    “第二件事……還是你們兩個說吧!”

    見他手下,玉神清松了口氣,尷尬一笑,看向身后的兩個中年人。

    二人走上前來,同時抱拳。

    “鴻遠城沈家當代家主沈萬廷,見過張院長!”

    “鴻遠城沈家當代家主柳在言,見過張院長!”

    “沈家?柳家?”

    鴻遠城四大家族,張懸之前就聽說過,只是從未有交集,這兩位家主過來找自己干什么?

    “是,犬子不識好歹,得罪張院長,我沈家特意過來賠罪……”

    “我家柳泉有眼不識泰山,我也是來特意賠罪的!這個不孝子,任你處置!”

    兩位家主一招手,兩個青年就被壓了上來。

    正是當初在玉飛兒宴會遇到的沈君、柳泉。

    此時的二人,哪還有翩翩公子的模樣,被揍的如同豬頭,面目全非,要不是眉宇間依稀有些痕跡,他都認不出來。

    可以說,太慘了!

    “這……”

    張懸眨巴眼睛。

    雖然這個沈君,在玉飛兒的宴會,和自己有過言語上的不快,可……也沒什么沖突啊,不至于給打成這樣吧!

    “這兩個家伙,居然敢找院長麻煩,是我們教子無方,甘愿受到懲罰,這是我們兩個家族,給出的賠償,還望院長收下!”

    一伸手,沈萬廷遞來一枚儲物戒指,態度誠懇。

    “這……”張懸呆住。

    這兩個家伙找自己麻煩?沒有啊……怎么自己一點都不記得?

    難道失憶了?

    “還望院長不要推辭,不然,我們兩大家族,必然惶恐的不敢在鴻遠城待下去了……”

    見張院長沒說收,也沒說不收,臉色奇怪,柳在言急忙道。

    張懸越來越迷惑了。

    到底怎么回事?

    見他臉上的疑惑不似作偽,玉神清和淮王爺對望了一眼,佩服的五體投地。

    對方找麻煩,要揍他,居然都不記得……

    院長就是院長,你看著心胸,這氣度……

    厲害啊!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