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我的命根子
    第一千章 我的命根子

    殿主所在的府邸,許長老坐在一側,一臉微笑。

    “你是說這次多虧了一位叫孫強的毒師,大仁大義,不計危險,將你救下,不然,可能就回不來了?”

    對面的一個老者看了過來。

    六、七十歲的樣子,一臉微笑,面容和藹,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哪里,可能做夢都想不出,如此模樣的人竟然是鴻遠毒殿殿主,七星級別的毒師!

    “是,這位孫毒師,急公好義,有勇有謀,不是他的話,我可能和薛長老一樣,早已離開了!”

    說到孫強,許長老滿是佩服。

    從圣域四重強者手中將他救出,單憑這份膽識和氣魄,就是不知多少人,無法比擬的。

    “一個從圣,面對如此強者,能夠面不改色,坦然應對,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好,我同意他考核毒師,加入我們毒殿!”

    微微一笑,老者捋著胡須。

    “多謝殿主了!”

    許長老站起身來,輕輕一笑,臉上帶著自信和篤定:“放心吧,你一定不會后悔今天的決定,這位孫強,絕對是一位值得信賴,讓人依靠的朋友!”

    “能得到你這樣贊譽,我都有些想看看這位孫毒師,到底是何種人物了……”

    殿主點點頭,正想繼續說話,就見房間外一個長老急匆匆走了進來。

    “殿主……”

    “風長老,你這是怎么了?”

    轉頭一看,認了出來,正是毒殿的一位長老,風平。

    只不過,此時的風長老,和往日不同,鼻青臉腫,身上也全都是血污,好像剛剛經歷過什么生死劫難一般,說不出的慘烈。

    “怎么了?你還好意思說怎么了?”看到許長老,風平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一聲咆哮,就要沖過來和他決斗。

    要不是這位許攸,帶那家伙過來,他們毒殿至于會如此慘烈?

    “堂堂長老,一來到就要出手,成何體統?風長老,發生了什么事?”

    眉毛一皺,殿主呵斥。

    “殿主……”

    聽到呵斥,風長老停了下來,牙齒咬緊,一臉悲憤的看了過來:“毒殿二十位長老,被人殺了……十四位!活下來的,只有我和杜長老等六人,就連明副殿主也被一劍劈掉了肩膀,危在旦夕……”

    “什么?長老被殺了十四位?怎么回事?”

    猛地站起身來,殿主瞳孔收縮。

    鴻遠毒殿,一共就二十二位長老,剛聽到薛長老被人殺了……怎么眨眼功夫,又死了十四個?

    這些長老,不都在毒殿沒出去嗎?難不成有敵人殺進來了?

    “是……許長老帶來的那位孫強干的!”風長老咬牙。

    “孫強?發生了什么?”許長老身體一晃。

    “是這樣的……”

    風長老將之前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包括段仁找麻煩,明副殿主大怒,以及……圍攻孫強,反被他連殺數人。

    “怎么會這樣……”

    聽完解釋,許長老眼前一黑。

    我是說過,毒殿的人佩服實力強的,讓你不要手下留情,可也……沒讓你將整個毒殿的長老連殺十四個啊!

    剛跟殿主說完,大仁大義,值得信賴,就搞出這個……還怎么交代?

    “過去看看!”

    冷冷看了他一眼,殿主一甩衣袖,急匆匆跟在風長老身后向外走去。

    許長老只好跟了過去。

    時間不長就來到張懸的住處,隨即看到滿地橫躺著的尸體。

    這些人,都達到了圣域一重巔峰,對毒的研究更是精通到了極點,到了外面,一人單挑三、四個同級別強者不在話下,而此刻……全都冷冰冰的躺在地上。

    急忙抬頭看去,就見罪魁禍首的孫強,依舊盤膝坐在地上,雙眼緊閉的修煉,好像所有事情和他無關一般。

    “黃長老、李長老、劉長老……”

    看著滿地的尸體,殿主臉皮不停抽搐,眼睛快要流出血來。

    這些都是陪了他幾百年的老人,沒想到,幾十個呼吸的功夫,就被這家伙殺光了!

    關鍵殺了人,非但沒有害怕,依舊在這里盤膝坐著修煉……未免太不把毒殿放在眼里了吧!

    “殿主,你一定要殺了這家伙,替我們報仇……”

    明副殿主急忙來到跟前,一聲咆哮。

    他的傷已經包扎好了,也服用了對應的藥物,只不過太嚴重了,已經元氣大損,就算治好,也差不多廢了。

    “是啊,殿主,這家伙太過囂張,和我們戰斗,連眼睛都不睜開,簡直目中無人到了極點……”

    “必須殺死,不然,如何對得起毒殿的列祖列宗!”

    剩下兩位副殿主和長老,也同時吼道。

    他們毒師出去,都是別人驚恐的逃走,啥時候受過這種委屈,被一個閉著眼睛的家伙,連殺十幾位長老。

    “放心吧,還沒人敢在毒殿搗亂后,還能逍遙法外!”

    大手一擺,殿主看了過來,目光陰冷如冰,交代一聲:“將許攸關押,待我處理了這家伙后,再進行審訊!”

    “是!”

    聽到吩咐,立刻幾位長老過來,將許長老圍在中間。

    “殿主……”

    許長老沒想到會出現這種結果,滿臉著急,卻沒有絲毫辦法。

    想要解釋,卻也不知如何開口。

    這位孫毒師,跟自己來的時候,還挺正常,說要低調……怎么找殿主匯報的功夫,就殺了十幾位長老,這他媽也叫低調?

    你過來不是考核毒師,是過來想將我們毒殿團滅的吧……

    雖然郁悶,但是一想到孫強是他的救命恩人,還是忍不住開口:“殿主,孫毒師不是濫殺無辜的人,我覺得其中肯定有誤會……”

    “將他的嘴給我封上!”

    見毒殿的長老都快死絕了,這家伙居然還說什么誤會,殿主氣的眉毛一揚。

    “是!”

    一個副殿主點點頭來到跟前,手指一點,就將許長老的嘴巴堵住,讓他再說不出話來。

    “孫強是吧,孤身一人,就敢來毒殿搗亂,膽子可真不小,不過……今天不管你是誰,又有什么目的,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讓見許長老再不會替這家伙說話,殿主這才轉過來頭來,一聲呵斥,來到張懸跟前,手指一點,指尖飛出一排指甲大小的甲蟲,不多不少,正好九個。

    這些甲蟲呈暗金色,翅膀反射著陽光,顯得分外猙獰。

    “是殿主的暗金毒蟲!”

    “這可是連圣域三重強者,都可以輕松毒殺的圣物!”

    “是啊,為了養這些暗金毒蟲,殿主花費了不知多少心血,光圣域藥材,就給吃了不下一百株……功夫不負有心人,雖然艱辛,卻也養出了整整九只出來!”

    “這九個毒蟲,每一個都能毒殺一位圣域三重,九個加起來,就算是圣域四重強者,都要躲避,將它們全部放出來,看來殿主真的生氣了!”

    “這家伙死定了,雖然不知服用了什么解毒藥,能夠抵擋一般的毒物,但肯定擋不住殿主的毒蟲……”

    看到殿主放出暗金毒蟲,所有人都眼睛一亮。

    雖然都豢養毒蟲、毒蛇之類的,但要說級別,殿主的暗金毒蟲絕對是最巔峰的存在。

    隨便一個飛出去,就能毒殺圣域三重強者,讓無數人為之忌憚!

    真要大開殺戒,九大毒蟲飛出,整個鴻遠帝國,都可能會因此滅絕。

    這就是七星毒師的可怕!

    眾人看來,這位孫強,就算服用了什么厲害的解毒藥物,能夠抵擋一些毒粉,但是面對這么厲害的毒蟲,也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死!

    “嗚嗚嗚……”

    和眾人的期待不同,許長老眼前一黑,不停的呼喊,可惜嘴巴卻被封上了,什么都說不出來,只能滿臉著急。

    不理會其他人的震驚,臉色凝重,殿主手指一彈,九滴鮮血飛出,九只暗金毒蟲,分別吞噬了血液,變得顏色更加艷麗。

    “去!”

    眉毛揚起,一指盤膝坐在地上的“孫強”,殿主殺意沸騰。

    嗡嗡嗡!

    聽到命令,九只毒蟲筆直向飛了過來,眨眼功夫來到跟前。

    張懸似乎沒意識到危險,依舊盤膝坐在地上,雙眼閉起,一動不動。

    見他不知躲避,殿主臉色一喜,控制著毒蟲,落在身上,頓時,張懸手臂、脖子等裸露在外的肌膚上,爬滿了甲蟲。

    咔嚓!咔嚓!咔嚓!

    毒蟲張口咬了過去,鮮血順著蟲子的嘴巴,向里灌輸。

    “咬上了……”

    “暗金毒蟲只要咬上,毒液就會沿著血液進入體內,不消三個呼吸,就會斃命!”

    “被這么多毒蟲同時咬上,我覺得他連一個呼吸都堅持不住……”

    本以為這家伙看到毒蟲過來,會嚇得逃走,沒想到,依舊坐在地上,被九頭毒蟲同時咬住,就算是神仙,也沒辦法救了。

    呼!呼!

    咬完張懸,九頭暗金毒蟲重新飛了起來,不過才飛了不多高,突然像是喝醉酒一般,一個個腦袋一歪。

    啪嗒!啪嗒!啪嗒!

    全都掉在了地上,六條腿抽搐了幾下,再沒了動靜。

    “噗!”

    臉色一白,殿主一口鮮血噴出,連續后退了七、八步,坐倒在地,像是見鬼一樣的表情向前方看過來。

    “我的命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