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不共戴天
    第一千零二章 不共戴天

    張懸有些生氣。

    這是哪里?毒殿啊!

    如此與世隔絕的地方,這么多厲害的毒師……不應該十分安靜,努力研究制毒,大家愉快玩耍嗎?

    “叮咣”、“轟隆!”的,又是陣法又是拆房子,搞什么鬼?

    本來安靜的看書,完全可以一鼓作氣,將剩下的幾層全部看完……這么吵,靜都靜不下來,還看什么?

    真是的,這么多毒師,怎么一點公德心都沒有?

    簡直太過分了!

    下次一定要和許長老反應一下。

    “算了!”

    停止了繼續看書的舉動,張懸搖了搖頭。

    反正他也是過客,待不多久就會離開,這些毒師有沒有素質,有沒有公德,和他關系不大,還是先回去再說。

    前面三層的書籍,全部收錄進腦海,對于毒師的理解,也達到了三星巔峰。

    雖然蘊含的內容十分豐富,卻沒有關于先天毒體的治療方法,只是側面介紹了這種體質的可怕,萬年不出一例,一旦出現,必然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

    根據這本書的記載,毒殿的創始人就是這種體質,與孔師戰斗,后者都忌憚三分。

    正因如此,毒師職業,雖然不討人喜歡,名師堂卻也沒徹底趕盡殺絕,像對付巫魂師一樣,將傳承直接抹去。

    “不著急,只要將書看完,應該總能找到方法……”

    將腦海中的內容,掃視了一遍,張懸自我安慰。

    外面這么吵,今天是看不成書了,還是先回去,等下次找機會再過來。

    身體一晃,沿著之前的門戶走了出去,巫魂回到空中,正打算回到住處,忍不住一下愣在原地。

    只見兩個多時辰前,還古色古香的諸多建筑,此刻全部變成了廢墟,眼前坍塌了一片又一片,方圓數十里的地方,都沒有半個人影。

    “這、這……”

    眼睛瞪圓。

    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這是強者對戰造成的。

    不是說,戰斗可以去比試殿的嗎?怎么就在城內打起來了?

    你看把這地方弄的……

    “果然沒有公德心!這可是古建筑,存在了不知幾千年……打來打去,一點保護文物的意識都沒有!”

    搖了搖頭,張懸感慨。

    毒師果然是毒師,一點都不斯文。

    看人家名師,就算戰斗,也要提前申請總部,然后進行各種決斗,他們倒好……直接在城內開戰,讓這么多美輪美奐的房屋遭了秧……真不知是什么人,這么缺德。

    邊感慨,邊向住處飛行,才飛行了不遠,突然心中一動。

    剛才藏書庫里有陣法籠罩,他沒有仔細感應,現在離開,打算回去了,頓時感到自己的肉身,貌似……換了位置,不在之前所在的地方。

    “怎么回事?”

    眼中生出警惕之色。

    按照正常情況,肉身應該待在院子里,一動不動才是,不在原地,難不成有人對他出手?

    真要這樣就糟了!

    雖然肉身已經領悟了,無念無想的能力,遇到危險會自動趨吉避兇,可……萬一引來高手,例如……毒殿殿主、副殿主類的,還是很危險的。

    畢竟,對方都是七星毒師,而他只有從圣的實力,對比之下,還是太弱了。

    萬一回去晚了,肉身被打廢,真就哭都來不及了。

    滿是焦急,忍不住向肉身所在的方位沖了過去,還沒來到跟前,就看到后者正坐在地上一動不動,而一個面目全非的家伙,正不懷好意的看過來,似乎有所圖謀。

    “幸虧來得及時……”

    見肉身沒受到太大傷害,張懸松了口氣,巫魂一動,鉆進了身體,同時心中疑惑生出。

    看他所在的位置正是廢墟的中心,難不成……這些建筑,是自己戰斗弄塌的?

    不應該呀?

    他的肉身,雖然遇到危險會逃走會反擊,可一向很靠譜的,至少比分身、狠人等家伙好多了,從未闖過什么禍事……真要是自己弄塌了這么多建筑,過一會該怎么向許長老交代?

    心中思索,靈魂很快和肉身完美契合,眼睛緩緩睜開。

    “他醒了……”

    “嗯,真的醒了……”

    “睜開眼睛了,沒睜眼,都這么厲害,現在……估計沒人能夠抗衡了吧?”

    看到他睜開眼睛,周圍一片喧鬧,所有人都嚇的臉色發白。

    這家伙閉著眼睛就斬殺了十幾位長老,更將殿主打得面目全非……現在睜開眼睛,會不會將他們毒殿直接全部屠殺干凈?

    “你、你……”

    見他睜眼,殿主也嚇得向后縮了一下。

    對這家伙,他心里都有陰影了。

    “咳咳,我這是在哪里?這是……怎么回事?”

    見眾人一副見了殺人狂魔的表情,張懸有些郁悶,滿是無辜的看過來。

    我就看了一會書……到底發生了什么?讓這么多圍著?一個個嚇成這樣?

    “在哪里?怎么回事?”

    身體一晃,殿主再次鮮血噴出。

    尼瑪……還真是夢游啊!

    別人都是被圣域四重揍了,被圣域五重揍了,他被從圣夢游揍了……想想都覺得心酸。

    殿主做到他這個份上,也真是丟人了。

    “你先別激動,跟我說說,到底怎么回事,我剛來這里不久,一切都不清楚……”

    見眼前這個面目全非的家伙,看到自己清醒,激動地吐血,張懸忍不住勸慰。

    “你……噗!”

    激動,激動你妹啊!

    你不清楚?

    能要點臉不?

    這他媽都是你干的……我也是被你打的!

    將人家弄成這樣,吃干抹凈就不認賬……

    心情激蕩之下,殿主再次鮮血噴出,覺得整個人都快要炸了。

    “不清楚?剛才你和殿主戰斗,一路打到這里,摧毀了無數建筑……你都不知道?”

    見他的模樣不似作偽,一個長老鼓起勇氣,忍不住道。

    “我和殿主戰斗?”

    張懸眨巴著眼睛:“你們殿主是誰?我都沒見過,你們不會搞錯了吧……”

    來的路上,聽許長老專門說過,鴻遠毒殿的殿主是七星級別的毒師,修為更是達到了圣域三重巔峰,戰力驚人。

    他肉身無念無想,是能發揮一些戰斗力,面對普通的圣域二重或許還能勝過,對付三重強者……完全就是找死!

    根本就不可能出現所謂的戰斗。

    話沒說完,就見眼前,已經沒人樣的家伙憤怒的站了起來:“我就是殿主……”

    “你?”

    張懸嚇了一跳。

    剛見到這家伙的時候,還以為是什么不相干的人……沒想到居然是這個毒殿的最強者!

    “你這是……我打的?”

    張懸嘴角一抽。

    圣域三重巔峰強者,被自己打成這樣?

    難不成……無念無想發揮出來的戰斗力更強?

    “你……”

    殿主快要氣炸。

    “實在對不起,我剛才陷入特殊的修煉意境,就算戰斗也都是本能反應……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知道繼續說下去,肯定矛盾越鬧越大,張懸只好道歉。

    來這里是為了學習的,不是為了鬧矛盾,將鴻遠毒殿弄廢的,先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看看有沒有挽救的機會。

    畢竟許長老,之前就交代他要低調,他也一直貫徹這個想法,盡量做到息事寧人。

    最好是能將事情圓滿解決。

    “你……真不知道?”

    見他連說了幾遍一無所知,諸位長老,對望了一眼,只露出了疑惑之色。

    的確,這家伙從一開始戰斗,就沒睜開過眼睛,好像睡夢了一般,只有別人對他攻擊,才會自動做出反擊……

    會不會真和他說的一樣,并非故意為之,而是本能反應!

    真要這樣,就有些可笑了。

    對方沒用盡全力,只是靠本能反應,就鬧得他們整個毒殿人仰馬翻……傳出去,他們鴻遠毒殿,完全可以關門大吉了。

    “不知道!”張懸搖頭。

    他現在的確是一頭霧水。

    巫魂離體,跑到藏書殿看書,肉身沒有一點意識,整個人也滿是發懵的。

    “是這樣的,你在院子里修煉,明副殿主……也就是被你揍了的那個段仁的老師,覺得憤怒,去找你麻煩,結果你理都不理……然后就開始動手了……”

    見他的樣子不像說假話,問話的長老,再也忍不住,將之前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這、這……都是我干的?”

    嘴巴張開,張懸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

    就看書這一會,肉身居然一口氣殺了十四位長老,打廢了一位副殿主,更是將殿主弄成這樣,撞毀了無數建筑……

    這禍……闖的貌似有些大啊!

    “真是你干的!”

    這位長老點了點頭。

    “我……”

    張懸撓頭。

    他的本意真的只是想低調的看完書,抓緊離開,做夢都沒想到,肉身這么不靠譜……

    這下完了!

    如果只是將殿主揍了一頓,找個理由還能搪塞過去,大家好聚好散,大不了賠點錢……現在殺了十幾位長老,又將人家保存了這么多年的建筑,弄毀了這么多處……更是“毒”死了對方的命根子……

    就算將他身上全部東西都拿出來賠償也沒用了!

    已然不共戴天……

    “不行,一旦鬧大了,剩下四層的書,肯定再沒機會看了……萬一先天毒體需要這些毒師幫忙,也做不到了……”

    張懸眉頭皺成疙瘩。。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