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五章 名師,不容欺
    第一千二十五章 名師,不容欺

    身為六星巔峰煉器師,聽到這里,再結合孫晉之前的所做所作為,如果再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簡直可以當場自殺了。

    心中猜出,臉上卻依舊不敢相信,鐘會長再次看向不遠處的孫晉。

    這位,曾是他最喜歡的長老,甚至覺得可以繼承衣缽,成為會長……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

    可事實就擺在眼前,對方堂堂名師學院院長,如果沒調查清楚,不知道真偽,絕不可能自污身份,公然沖過來,鬧出這么大動靜!

    “到底怎么回事?”

    牙齒咬緊,冷冷看了過去,恨不得將眼前這家伙剝了。

    如果猜測是真的,不光這個孫晉,丟人現眼,整個火源城煉器師公會,都會成為總部的反面教材,甚至連他自己都要受到后人指責,一輩子抬不起頭來,遺臭萬年!

    “我……”嘴角一抽,孫晉連忙辯解:“會長,我沒做過,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鐘會長目光如電:“你應該知道對名師說假話的后果!現在說實話,或許還可以祈求網開一面,一旦徹底查出來,別說我,就算張師當場將你斬殺,我也說不出半個‘不’字!”

    名師,不容欺!

    對名師說假話,一旦被查出來,罪責加重,不光本人可以被當場格殺,有血緣關系的后輩,都會受到牽連,不允許考核上九流的任何職業!

    這并不是名師堂定下的規矩,而是諸多職業,對師者敬重,集合起來發下的誓言。

    連“師”都會欺,就好像連父母都欺騙一樣,已經沒了心中的準則,留著早晚都會成為禍害!

    “我……”

    臉色變得煞白,孫晉身體不停顫抖。

    這個規矩,他自然知曉,只是……內心深處,還有些期望,時間久了,對方查不出來。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

    鐘會長眼中的失望越來越濃郁。

    其實從對方遲疑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猜出來了,真的沒做過,必然會據理力爭,而不會滿臉糾結。

    現在的模樣,足以說明了問題。

    “不要做抱著時間久了,名師堂可能查不出來的僥幸心理……如果連這點事情都查不清楚,也就不叫名師堂了!”

    一側的馮益輝堂主,也將事情猜了出來,面容低沉。

    在他管轄的范圍內,出現了這種情況,自己沒有察覺,卻被來到這只有兩三天的張院長發現,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嚴重的失職。

    被猜中心事,孫晉全身僵直,不知如何回答。

    的確,只要愿意追查,還沒有名師堂查不出來的事情。

    自己做的事情,就算時間久了,三十多位學徒的家人,必然還在,只要細細尋訪肯定能找到蛛絲馬跡。

    一個學徒,無法通過考核,是天賦太差,這么多人,連一位都沒通過,再傻也能看出問題了。

    之前學徒的地位太低,而且流動性很大,沒人注意倒也罷了,現在集中調查,就肯定掩飾不住了。

    更何況……

    瞳孔一縮,另外一只手掌,悄悄摸向右手中指帶著的儲物戒指,體內真氣涌出,打算將其摧毀,還沒有動作,就看到一道劍芒呼嘯閃過。

    嘩啦!

    右手中指被直接切斷,戒指也掉在了地上。

    “如果猜的不錯,他傳授宋真的這套功法就應該在戒指之中!”

    斬斷了對方的舉動,張懸淡淡的道。

    “是!”

    鐘會長伸手一抓,將地上的儲物戒指,拿了過來。

    力量涌出,將上面的靈魂印記抹去,低頭看了一會,片刻后一本書籍突兀出現在眼前。

    輕輕翻開,臉色立刻變的鐵青,整個人都似乎快要炸了,牙齒咬緊,將其遞給不遠處的宋真。

    “這可是你修煉的法訣?”

    來到跟前,宋真看了一眼,忍不住點頭:“正是這個,當初就是他傳授給我們……”

    “你還有何話說?”

    捏住書籍,鐘會長再次看過來,眼神變得如同寒冰。

    “我……”孫晉再也忍不住,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如果說之前還能夠掩飾,盡量拖延時間,這本書從他的儲物戒指中被搜出來,說再多,都沒了意義!

    “是我一時鬼迷心竅……想著這里有如此多的礦石,只要能找出來,就能賺得更多,以后就算不做煉器師,也可以活的更好……”

    “為了你能夠活得更好,就害了這么多,無辜的修煉者……你不配做煉器師,更不配傳授子弟!”

    搖了搖頭,鐘會長牙齒咬緊。

    煉器師雖然不是名師,卻也有傳承,眼前這位,以培養學徒為名,實際上卻做著利己害人的事,嚴重違背了“師”存在的意義。

    “張院長、馮堂主,我管教屬下不嚴,自己更是有眼無珠,錯信了對方,才釀成如此大禍……愿意辭去煉器師公會會長的身份,尋找這三十位學徒的家人,用盡一生為其補償……”

    手掌一點,將孫晉的修為封印住,鐘會長看了過來。

    身為煉器公會會長,這家伙在他眼前做出如此事情,二十年了,毫無察覺,本身就是嚴重的瀆職,除了宋真以外的諸多學徒,人雖然死了,必然還有家人,愿意用一生,進行償還。

    “這件事雖然不怪你,卻有很大的責任!”

    雙手背在身后,張懸道。

    雖然罪責不在對方,但是身為孫晉的頂頭上司,沒有覺察屬下的品行,就給與長老身份,給與更大的方便,讓其肆無忌憚,害了這么多人,本身就無法抵賴。

    如果對方不是公會的長老,不是六星煉器師……又怎么可能,擁有力量,掩飾住幾十位學徒死亡,而不讓人懷疑。

    “我知道,可惜,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我做什么,都無法償還了……”

    看了宋真一眼,鐘會長滿臉失落。

    不說那些死者,就連眼前這位,即便用出最大的努力,也無法再改變結局了。

    對方修煉的功法,與煉器相沖,就算六星巔峰煉器大宗師,也不可能改變這些,讓命運走上正軌。

    “倒也不是無法改變……”

    見這位會長如此態度,張懸明白他心在想些什么,搖了搖頭,伸出手掌:“將這本書給我看看!”

    “是!”

    點了點頭,將從孫晉儲物戒指中,拿出來的修煉功法,遞了過去。

    張懸接過,隨手翻了一遍,低頭沉思。

    片刻后,取出紙筆,龍飛鳳舞,時間不長,重新寫了一套法訣,遞給不遠處的宋真:“按照這套法訣修煉!”

    此時的宋真終于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再次看向孫晉,沒有了之前的尊重,反而露出了濃烈的恨意。

    成為他的學徒,滿懷著巨大的希望,堅持了整整20年,結果還是等來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接過書籍,宋真一臉迷茫。

    雖然他很感激眼前這位張院長,但是一生的目標,被斷定再無可能,已經不知該干什么了。

    “我說過,會讓你成為真正的煉器師,自然要說到做到!”

    張懸輕輕一笑:“將這本功法修煉完,今天就可以考核五星煉器師,甚至……六星!”

    “考核五星?六星?”

    宋真一呆,嚇了一跳,不敢相信。

    “不錯!”

    張懸笑著點頭。

    宋真連忙將書籍翻開,上面的筆墨還沒有徹底干透,淡淡的墨香傳來,配合上隨時都會跳出紙面的字體,讓人心曠神怡。

    很快,將書籍看了一遍,宋真整個人身體僵直,不敢相信。

    沒有名師指點的情況下,能在三十歲左右,修煉到化凡九重,他修煉上的天賦毋庸置疑,雖然只是簡單的看了一遍書籍上的內容,卻已經知道,這套功法的可怕!

    和對方說的一樣,不光改變了他修煉上的癥結,還能讓修為更進一步,達到更高的境界!

    “開始吧!”

    見他有些發呆,張懸笑了笑。

    “是!”

    沒有猶豫,急忙盤膝坐在地上,按照秘籍上的內容,開始修煉起來。

    見他修煉,張懸轉頭看向不遠處的老者:“鐘會長,可能還要麻煩一下,幫他尋找三枚達到六級的丹藥,分別是開骨淬體丹、逆轉換經丹……”

    對方修煉那套功法,整整二十年了,就算他重新設計書籍,讓其逆轉經脈,讓真氣改變,想要做到能夠順利煉器,也沒那么容易。

    還需要一些丹藥的輔助。

    改經換脈,讓之前與地火相反的真氣,硬生生轉化成相近,換做任何人都做不到,也只有他擁有天道功法這種沒有彎路的秘籍,當做基礎,才能順利推演出來。

    “這種丹藥在其他地方很難找到,但是在火源城并不罕見……稍等一會!”

    鐘會長急匆匆離開。

    火源城,地火豐富,煉器和煉丹職業,最為流行,再加上各種珍稀藥材極多,其他地方沒有的丹藥,這里也都能找到,不會花費太多時間。

    沒過多久,就走了回來,張懸所說的三種丹藥,都拿了過來。

    將藥物遞給宋真,讓他邊吞服邊修煉,半個時辰后,突然體內一聲轟鳴,整個人的氣息瞬間暴增,經過一番修煉,不光將真氣的屬性改變,甚至還突破了桎梏,修為達到半圣級別!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