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九章 可怕的熔巖(上)
    第一千二十九章 可怕的熔巖(上)

    抬頭看去,就見洛若曦俏臉漲紅,氣的快要爆炸。∨雜∏志∏蟲∨

    別人都在考慮,如何尋找入口,這家伙倒好,死死盯住自己,上下打量,一看就知道沒想好事。

    “咳咳!”

    沒想到正在思索如此重要的事,被對方發現,張懸被口水嗆了一下,臉色一正,眉毛揚起:“我在想巖漿如此危險,肯定不是讓人直接鉆進去,而是一種考驗!”

    “考驗?”見他想的如此正直,而自己卻誤會,洛若曦滿是不好意思。

    “不錯!”

    張懸站在空中,眼睛看向前方,手掌揮舞,大有指點江山之意:“留下遺跡的人,如果不想讓后人進入,絕不會讓陣法出現漏洞,隔上一段時間,讓人能夠進來……既然這樣做了,說明遺跡是留給后人的,而這個巖漿極有可能是第一個考驗,只有解決了這個,才能越走越深!”

    “這……”愣了一下,洛若曦點了點頭。

    對方說的不錯,這個遺跡如果可以橫沖直闖就進去,這么多年,肯定早光臨不知多少人,不復存在了。

    “知道這些有何用?你可猜出了對方留下這片熔巖的目的?或者……能找到遺跡的真正入口在哪?”

    洛若曦看過來。

    “我在推敲……”

    轉過頭來,張懸心中松了口氣。

    幸虧他反應快,不然,要是給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肯定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算了,先不想這些了……”

    搖搖頭,將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拋開,張懸低頭看了過去。

    下方的熔巖,不停翻滾,像是燒開的沸水一般,還沒進入其中,就給人一種炙熱難耐,隨時都會燒焦之感。

    明理之眼開啟,張懸仔細看去。

    只見整個火山口,被熱氣籠罩,像是充滿蒸汽的桑拿房,讓人看不清楚。

    掃了一圈,并沒有發現陣法的蹤跡,甚至連靈氣的蹤跡,都看不清楚。

    “或許有折疊空間……”

    皺了皺眉,正打算將溝通千蟻蜂母,讓其查探一番,就聽到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這些好像不是普通熔巖……”

    轉頭看去,就見吳師和韓會長等人站在一起,后者一臉驚訝。

    眾人疑惑。

    “你們看!”

    韓會長手腕一翻,一柄靈品中期的兵器出現在掌心,真氣灌輸,筆直向下方激射而去。

    噗通!

    兵器和巖漿融合,頓時發出滋拉的聲音,不消片刻,就被融化成汁液,消失不見。

    “靈品中期……都能融化?”

    眾人全都嚇了一跳。

    之前只覺得下方溫度很高,但憑借他們圣域強者的戰斗力,應該可以抗衡許久,不會受到受到傷害,但看到這一幕,頓時明白,下面的熔巖比他們想象的更加可怕!

    “是……地心熔巖!”

    云虛學院院長烏天穹遲疑了一下,道。

    “地心熔巖?”眾人不解,看了過來。

    “我看過相關的書籍,據說熔巖,越往下的溫度越高,最厲害的是地心熔巖,一滴就可以融化靈器,甚至圣器!眼前這個,可能還沒有如此高溫,但已然超過了普通巖漿,所以……極有可能,下面連接的不是遺跡,而是地心!”

    烏天穹分析道。

    “這……”

    眾人皺眉。

    “不管是與不是,看看就知道了!”吳師眉毛一揚:“這樣,你們先在這里等著,我下去看看……”

    “這熔巖這么熱,下面肯定溫度更高,就算你實力強勁,想要下去也難吧?”

    韓會長忍不住道。

    “我剛才分析了一下,以我現在的實力,大約能潛進去一百米左右,一旦遇到危險,會直接出來,放心好了……”

    吳師點頭,目光凝重:“如果不進去,只在這里等著,我怕時間久了同樣堅持不住!”

    雖然他們在空中飛行,距離下面的熔巖還有一些距離,但上面有封印阻隔,這里面的溫度已然達到了駭人的地步,短時間內,眾人依靠真氣,還能抗衡,但時間長了,真氣耗盡,恐怕會同樣因為承受不住,活活被燒死。

    “這倒是,你要小心……”

    聽到他的話,韓會長知道說的是事實,忍不住點了點頭,交代一句。

    “嗯,放心吧!一旦遇到危險,肯定會直接出來!”

    笑了笑,吳師再不多說,神色變得異常凝重,體內真氣猛的升騰而起,整個人宛如一條游弋星空的巨龍,身體一轉,筆直向下沖去。

    嘩啦!

    真氣將下方的熔巖排開,整個人筆直鉆了進去。

    “呃……”

    沒想到他動作這么快,張懸遲疑了一下,還是將阻攔的話,咽了下去。

    說實話,到底怎么回事,他現在也沒想通,或許吳師下去,就能發現新的線索。

    咕咕咕咕!

    吳師鉆進去的地方不停冒著氣泡,熔巖再次匯聚起來,仿佛根本沒人下去一般。

    “他……不會有事吧?”

    看到下方的場景,感受到空中的炙熱,一個戰師忍不住道。

    “吳師的實力已然達到了圣域四重,再加上身為名師,保命手段極多,問題應該不大!”停頓了一下,韓會長道。

    雖然說的肯定,眼中卻情不自禁的露出擔憂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放心吧,吳師實力雖然在青源帝國名師堂,不是最強的,但逃命手段絕對是最高明的,正因如此,這次遺跡,才派他過來!”

    一側的木師笑了笑。

    “逃命手段?”

    眾人全都一愣。

    “不錯,吳師有一套獨門的法訣,叫蠶星步,一旦施展,速度直追圣域五重元神境強者,雖然一經施展,對真氣消耗極大,但卻是保命的無上絕招!”

    木師點了點頭:“下面的熔巖,盡管炙熱,憑借他的實力,和諸多手段,保命必然不是問題!再說,既然封印上留下了生門,就不可能一進來就變成死穴!”

    “這倒是……”眾人眼睛一亮,同時松了口氣。

    也對,堂堂七星巔峰級別的名師,如果進入個熔巖就被燒死了,這個遺跡,也實在太難了!

    真要這樣的話,那位尤虛,是如何活著出來的?

    留下遺跡的前輩,設計這些又有什么用?

    張懸點了點頭。

    和他之前的想法其實相差不大。

    既然這個遺跡,是讓人進入的,關卡可以會難一些,但絕不可能將人徹底拒之門外。

    等了七、八分鐘,就在眾人都有些焦急的時候,下方的熔巖,突然一聲轟鳴,一個人影,筆直竄了上來。

    “吳師……”

    眾人急忙看去,只看了一眼,全都眉毛一跳。

    此時的吳師,和之前的模樣完全不同,渾身衣服,都被燒的差不多了,渾身赤裸裸的,要不是用真氣形成巨龍擋住,估計丟人都會丟死。

    當然,衣服被燒毀,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大口喘著粗氣,整個人臉色煞白,好像丟了半條命一般。

    甚至身上有些裸露之處,留下了大塊的燒傷,漆黑一片,十分恐怖。

    “發生了什么事?”

    韓會長急忙來到跟前。

    連忙吞了一枚丹藥,恢復真氣,吳師取了一件衣服換上,這才松了口氣。

    “熔巖里面比我想象的溫度還高……”

    苦笑一聲,吳師解釋:“我剛才進去之后,就一路下行,本以為憑借我的體力和真氣,進入上百米,不成問題,誰知……三十米的時候,就感到溫度越來越高,有些扛不住了,真氣消耗的速度,也比之前,增加了一倍不止!”

    “勉強進入四十米,就發現,體內的真氣已經消耗了大半,知道再不敢進入,這才一路飛上……結果還是差點消耗光了真氣,死在里面!”

    “你只進入了四十米?”

    烏天穹滿是震驚。

    吳師的實力,為眾人之首,都只進入了這么淺,熔巖的可怕可想而知。

    “可有發現什么?”

    忍不住繼續問道。

    吳師搖了搖頭:“下面都是熔巖,什么都看不到,而且壓力極大,就算我的神識,也只能籠罩十多米的范圍,多了就力有不逮……四十米的下方,溫度更高,而且根據我觀察,距離盡頭,還不知多深……”

    “你的神識……只能蔓延十多米?”

    “不知多深?”

    眾人全都臉色變了。

    吳師的級別雖然不是眾人中最高的,但戰斗力絕對是最強的,韓會長肯定都不是對手。

    如此強者,連他都只能觀察十米范圍……直徑十多里的火山口,如何才能探查完?

    就算下面真的有遺跡入口,也進不去吧?

    “是啊,我的神識在上面的時候,蔓延的范圍還有數百米,向下越深,束縛越緊,四十米是我的極限,再往下就堅持不了了……”

    吳師搖頭。

    “你只能堅持四十米,而且下面還有不知多深……我們怎么辦?”

    眾人面面相覷。

    吳師戰斗這么強,都只能進入四十米,眾人肯定無法進入……難不成,封印終于開啟了,眾人卻被困在了這里,啥都做不了?

    “不好……封印關閉了……”

    就在大家被消息震驚的時候,突然人群中一個聲音響起,眾人齊刷刷向后看去,就見剛才通過的光膜,已然變回了之前白茫茫的顏色,其彩虹橋也消失不見,宛如入口徹底關閉。

    (快過年了,大家知道為啥今年情人節要在二十九不?因為,你要是處理不好情人節,年也別想過了!哈哈,求大家關注公眾號,給本書出的女子,弄了個美人榜,大家可以看一下,微信搜索“橫掃天涯”,添加關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