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八章 好大啊
    第一千三十八章 好大啊

    “這……”

    把這一幕看在眼里,韓會長像是想起什么,瞳孔一縮,聲音顫抖:“我明白了……”

    “明白?”

    “到底怎么回事?”

    他明白了,眾人還全都滿是迷惑,忍不住看了過來。

    連一圣域四重的吳師,全力攻擊,都不損傷分毫的強大封印,怎么灑了點……這東西,就煙消云散,開始崩塌?

    “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個封印應該是純陽屬性的,最見不得污濁性的東西和水……如果只是水的話,想要破開也是極難,可用了讓人難以承受的青泔靈液,就會防御不住,自動崩潰……”

    韓會長道。

    “純陽屬性的封印,也沒有這種特性吧?我之前怎么從來沒聽說過?”吳師皺眉。

    純陽封印,見過不少,可從未聽說過,用尿液就能破解的,如果這么簡單,這種陣法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單純的純陽封印,自然不會有這種特性,但……要是無瑕純陽封印,就不好說了。其實很多陣法,都害怕污穢的,就好像有的人被困陣法,怎么都破解不了,結果女子生產,就會讓靈氣潰散,陣法徹底崩塌!”

    韓會長道。

    “這……我好像聽說過……”

    一側的木師點頭。

    很多人都認為女子生產時流出的血是最污穢的,用來破解陣法穩定,最為合適不過,不少人就用這東西,淬煉了破陣利器,專門用來破解陣法。

    “看一眼,就弄清楚封印的缺陷,張院長對陣法的理解,的確駭人聽聞……”

    見眾人明白過來,韓會長再次看向不遠處懸浮的青年,一聲感慨。

    無瑕純陽封印,說起來簡單,實際上,根本沒那么容易,就算擁有尿液這種大污之物,找不到封印的節點,一旦澆上去,不光不能破解,弄不好還會遭到反擊。

    好像用力量進行攻擊一樣,施展出的越大,受到的反擊,就會變得更強,最后讓人抗衡不住。

    這個封印就是如此。

    看起來張院長的動作簡單,將木桶帶上天空,弄破就把封印解除了,實際上,木桶的高度,液體的沖擊力,落在封印上的節點……差一點都不行。

    對掌控力的要求極高。

    估計也只有這個變態,才能想出這種破解方法,而且一舉成功,沒出現任何差錯。

    “如此詭異的破解方法,那……當初鴻遠學院的章引邱等人,是如何進去的?”一個戰師忍不住看過來。

    其他人也都滿是奇怪。

    這種古怪的方法,估計也只有這個張院長才能想得出來,章引邱為人正直、古板,就算知道,估計也不愿意去做。

    “具體如何進去,我不清楚,不過……之前這么多年這個遺跡,都沒出現過,他們進入之后,咱們才能來到這里……恐怕,掌握了我們不知道的秘密,或者得到了進入這里的鑰匙!”

    思索了一下,韓會長道。

    任何遺跡,想讓后人進入,就肯定會有所謂的鑰匙,或者通行法寶,只要帶著這個東西,很多對他們來說,難以解決的封印就會變得十分簡單,肯定比他們這種,見陣破陣,硬闖要容易的多。

    “倒是有可能……”眾人同時點了點頭。

    也對,如果沒有所謂的“鑰匙”,想要進來,真的很難,沒有這位張院長的話,他們恐怕依舊困在熔巖小上方,一點辦法都沒有。

    咯吱!咯吱!

    對話的過程中,木桶中的尿液不停流淌,與之接觸的封印噼啪裂開,緩緩消散,不消片刻,巨大的門戶徹底出現在眾人面前。

    “可以進去了……”

    身體一晃,張懸飛了下來,將木桶扔了出去,松了口氣。

    圖書館顯示缺陷,就知道這是個無瑕的純陽陣法,尿液剛好與之相克,這才有了這個大膽的想法,沒想到果然可行!

    “好……”

    眾人同時點了點頭,齊刷刷向門戶飛了過去。

    依舊是吳師當先進入,見沒有危險后,這才招呼眾人走了進去。

    之前在封印外面感受到炙熱無比,而進入其中,卻發現這種熱量已經消失不見,反而從門戶中透露出絲絲清涼,就好像之前是錯覺一般。

    “難道之前感覺錯了?”一位戰師忍不住道。

    剛才在封印外面,還借助其中散發的熱量進行修煉,對修為有極大的好處……本以為進入其中會被灼燒的無法承受,怎么情況截然相反,非但沒感覺到熱,還感到清涼了?

    難不成之前經歷的一切,是假的?

    未免太過詭異了吧!

    “大家不要慌張,如果我猜的不錯,之前經歷的事真的,現在也是真的!”

    韓會長神色凝重,道:“極有可能,這是一個寒暑交融的陣法,和控制氣候的陣法一樣,能夠隨意改變溫度,給人不同的感受。”

    很多陣法師公會,都會布置一些能夠控制氣溫的陣法,或許這個門戶就是這種情況。

    之前眾人在外面覺得難以承受,而進入其中,極有可能觸動某種特定的機關,變得氣溫適應,才有了這種感覺。

    “有可能……”聽到這個解釋,眾人同時點了點頭。

    雖然覺得單憑陣法就讓氣溫差距那么大,有些不可思議,但能將這個遺跡留下的人,不知是多高境界的強者,弄出這種陣法也無可厚非。

    畢竟受限于修為,他們覺得不可理解,并不代表不能完成,就和張院長用尿液破解封印一樣。

    “這不是陣法……”

    眾人點點頭,正想繼續向里面進,就聽到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說話的既不是吳師,也不是張懸,而是一向沉默的洛若曦。

    “不是陣法,那是什么?”

    見她說得如此肯定,眾人奇怪的看過來。

    “是空間的運用!”洛若曦道。

    “空間?”眾人對望,不明所以。

    “和折疊空間以及儲物戒指一樣,這個門戶通往了另外一個空間,和之前封印下遮掩的,不屬于同一個層面,自然給人的感覺也不相同!”

    洛若曦道。

    “通往另外一個空間?”眾人都覺得全身一震,滿是驚駭。

    牽扯到陣法,大家都能明白,上升的空間就有些難以理解了。

    留下遺跡的前輩,居然能夠牽扯到這個層面,該是多強大的高手?

    “據說,圣域九重強者,可以領悟空間法則,布置折疊空間,讓生命進入其中,都不覺得窒悶……難道,遺跡的主人,已然達到這種境界了?”

    吳師拳頭捏緊。

    身為七星上品級別的名師,知道的秘辛極多,圣域九重強者,雖然稀少,卻也看過相關的書籍,知道可怕。

    如此境界的強者,留下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可遇不可求,但隨便一個機關,一個陣法,就不是他們能夠理解的。

    洛若曦搖了搖頭,也不知是不知道,還是在否認他的回答。

    “圣域九重才能理解空間法則?”張懸眨了眨眼睛。

    說實話,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是很震撼的。

    在封圣臺,他進入過一個折疊空間,并讓千蟻蜂母將其收取了,這么說來……那個地方是圣域九重強者留下的?

    當時的孔師,才剛剛突破,必然不是親手布置,極有可能那時候,就有這種級別的強者跟隨在身后,忠心追隨。

    以孔師獨特的人格魅力和能力,收復幾個比他實力強的隨從,應該不難。

    “上次剛到名師學院上公開課的時候,見到洛若曦,她走在人群中,卻沒有一次碰撞,就和掌控了空間一樣……”

    一個想法冒了出來,不過隨即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不可能!她不過是個六星名師,實力就算比我強,也必然強不到哪里去,估計是一種特殊的秘法……”

    將名師學院的書籍看完,知道這個名師大陸,不光有特殊體質,還有血脈,很多厲害的家族,依仗血脈之力,催動秘法,威力之大,遠超武技。

    正因如此,圣域門閥才如此讓人驚懼,不敢違背。

    心中疑惑,忍不住看向眼前的女孩:“你怎么能確定,這不是陣法,而是牽扯空間?”

    烏天穹等人也疑惑的看過來。

    的確,牽扯空間,實在太深奧了,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很簡單,你們向前看看就知道了……”

    洛若曦眨了眨眼睛,向前一指。

    眾人抬頭,果然看到穿越門戶后,眼前的場景變了。

    門戶后面,是一片連綿起伏的高山,一眼看不到盡頭,上面都是綠油油的植被,溫潤的氣息傳遞過來,給人感覺已經遠離了火源城,而是到了一個宛如春天的城市。

    “這是……折疊空間?好大啊……”

    張懸一呆。

    從第一次見千蟻蜂巢開始,見過好幾處折疊空間了,甚至自己還有一個……可這么大的,別說沒見過,聽都沒聽過。

    他的折疊空間,直徑幾百米就不錯了,這里面還容納大山、大河……看不到盡頭,這就恐怖了!

    要知道折疊空間越大,外界的壓力就越大,其穩定性也就越差……

    這么大,到底怎么做到的?

    “不對,這不是折疊空間,而是……空間陣法!”

    正在震驚,就聽到一側的韓會長的聲音,響了起來,轉頭看去,就見他眉頭皺起,身體僵直。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