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六章 地圖融合
    第一千六十六章 地圖融合

    青田一脈十大王者,每一個都達到了圣域四重,可以獨當一面,任何一個放到鴻遠帝國,甚至青源帝國,都可以引起一陣腥風血雨,讓無數人類生靈涂炭。

    本以為只要他們出手,這個遺跡手到擒來,甚至青源封號帝國,都會因此受到重創,無數名師隕落……

    結果……八大王者派出去了,浪花都沒有一朵,就全群覆沒,本以為是名師堂或者戰師堂總部,派人來了,才讓他們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誰知都被這樣一個只有從圣的家伙弄死了……

    越想越覺得郁悶,越想越覺得想要發瘋。

    幸虧青田皇不知道,如果知道這個消息,會不會當場氣暈過去?

    什么仇什么怨?

    可得勁對我們十大王者禍禍?

    我不想找什么遺跡了,我想回家……

    心中滿是郁悶,不過,此時根本就不給他郁悶的時間。

    這個陣法大部分都是由他布置,已然達到了七級巔峰,威力無窮,就算他手段很多,現在被困其中也沒有任何辦法,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剛躲避幾次攻擊,想辦法從陣法中逃出去,就聽到上空青年的聲音響起。

    “韓會長,你來運轉陣法,盡快將這家伙殺了……”

    話音結束,陣法仿佛得到了更大力量的驅動,威力再次大增。

    “你……”

    紅葉王臉色變得煞白。

    這個陣法雖然是他布置,卻并不知曉,具體的類型,想要研究出來,找到生門,最少要半個時辰的時間。

    對方只有從圣的實力,驅動陣法十分吃力,拼著受傷,他還能夠堅持……可是驅動陣法的如果是韓緒,就真的抗衡不住了。

    這家伙本身就達到了圣域四重巔峰,更是陣法師公會會長,對陣法研究的十分透徹,由他驅動威力更大,看來逃走,已經變成不可能了!

    紅葉王絕望,陣法上面,韓會長等人眼睛放光。

    聽到喊聲,他們從藏的地方出來,這才發現紅葉王已經被困在一個厲害的殺陣之中!

    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動作,只要運轉殺陣,就肯定能將其活活斬殺。

    “張師……這個陣法如果沒看錯,應該是七級巔峰吧?這是……你布置出來的?”

    一邊運轉陣法,韓會長一邊忍不住看了過來。

    他們剛才藏了起來,并不知道張懸如何對付的紅葉王。

    這個殺陣,已然達到了七級巔峰,就算是他,想要布置出來,都需要花費極大代價和時間,這位張師只是從圣罷了,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完成了?

    “不是我布置的,是紅葉王……”張懸瑤了搖頭,不敢居功。

    “紅葉王?”眾人全都目瞪口呆。

    自己布置禁法,將自己困進去……這家伙有病吧?

    “可能他想不開,想要自殺吧……你也知道異靈族人腦子都不太好用的……”張懸笑著搖頭。

    忽悠紅葉王上當的事,不能多說,不然,偽裝紫葉王的事,也不太好解釋……

    讓韓會長和吳師配合著運轉陣法,斬殺下方的紅葉王,張懸則來到眾人身后,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意識沉浸在圖書館,看是研究從紅葉王手中得到的那本遺跡介紹。

    這本書,通篇用對方口中所說的“古神語”書寫,他一個都認不出來,隱隱約約可以看出,和之前吳陽子地圖上的很多文字,極為相似。

    手腕一翻,一件東西出現在掌心。

    是一張古舊的羊皮,不知多少年了,密密麻麻的用一種古怪的文字標注出了一份地圖。

    “這上面的地形和這里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啊……”

    低頭看了一眼,張懸滿是奇怪。

    羊皮上刻畫字體,他雖然不認識,但是地形地貌,卻是能夠看清楚的……和這里沒有一點相似之處。

    正因如此,他才沒想到,這個地圖,會和這處遺跡有關。

    “這個地圖距離現在大概有幾萬年了……難道繪制的時候是這種地形,而現在已經滄海桑田,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心中一動,張懸猜測。

    大陸、地形并非一成不變的,而是會伴隨時間推移進行變遷,會不會是因為時間久了,地形變了,才導致地圖和這里完全不同?

    “不對啊……這里是折疊空間,沒有地殼運動,也沒有流水侵襲,怎么會變化?”

    這個想法維持了沒多久,張懸就搖了搖頭。

    折疊空間和外界不同,沒有各種大自然的變化,而且這里到處都是陣法,就算變化,也不可能這么徹底,沒有一處相同。

    “嗯……”

    正在奇怪,突然發現,手中的書籍和眼前的羊皮,似乎有些相似之處。

    手指一動,將兩樣東西放在了一起。

    一聲輕鳴,地圖和介紹緩緩靠近,“呼啦!”一下,融合在一起,眨眼功夫,形成了一個嶄新的羊皮卷地圖。

    張懸嚇了一跳:“這……居然是同一個地圖一分為二?”

    難怪單獨的介紹看不懂,單獨的地圖也不明所以,原來都只是完整地圖的一部分。

    急忙將融合后的羊皮卷拿起來,低頭看了過去。

    只見上面和剛才看到的已經完全不同,是另外一幅情景。

    “這是不是我們剛才過來時的熔巖?這是雷霆之海,這是黑湮塵沙?”

    馮勛不知何時來到身后,指著地圖上出現的內容,忍不住出聲。

    “嗯!”

    不用他說,張懸也認了出來,融合后的羊皮卷,將這個遺跡的所有內容全部書畫在內,栩栩如生,甚至地圖里面的場景都宛如活了一般,自動運轉,好像隨時都會跳出來。

    “這條紅線難道是……正確的路徑?居然還有這條路,我們怎么之前從未發現過?”

    馮勛接著叫了出來。

    聽了這話,張懸看了過去,果然看到一條淺紅色的線條,從熔巖開始,貫穿整張圖紙。

    “這條線的確是正確的路徑,不過沒有這個羊皮卷的話,根本就不會出現……”張懸搖了搖頭。

    如果進入遺跡前,就有這東西,完全可以按照這條線上標明的路線前進,一路暢通無阻,不會遇到任何危險,之所以沒發現這條道路,并非他們眼力不好,而是沒有完整版的地圖,這條路根本不會出現。

    同樣牽扯了空間上的奧秘,不是此刻的他能夠理解的。

    沿著地圖看下來,很快就看到了天宮的位置。

    “原來遺跡的最深處,就在這個瀑布后面……”很快確認了方向和道路,張懸松了口氣,站起身來,看向韓會長等人。

    韓會長和吳師兩大圣域四重強者聯手,再配合七星巔峰級別的殺陣,紅葉王雖然強大,依舊沒有堅持住,此刻已經被硬生生斬殺。

    如果說之前的火葉王被金源鼎當場砸死,就夠憋屈了,他肯定猶有過之。

    被自己布置的陣法硬生生弄死,堂堂第二王者,的確慘的一塌糊涂。

    “走吧,有了地圖,后面的就安全了……”

    解決紅葉王這個隱患,眾人松了口氣,張懸笑了笑,手掌揚起掌心的羊皮卷就飛了起來,瞬間化作一條彩虹般的橋梁,越過天宮向瀑布的深處蔓延而去。

    “走吧!”

    招呼一聲,當先踏上橋梁,剛走了幾步,想起什么手掌一抓,將下面殺陣的陣旗收進戒指,同時輕輕一點,紅葉王指尖上的儲物戒指,就落入掌心。

    堂堂青田一脈的第二王者,手中好東西肯定不少,不要白不要。

    沿著橋梁一路向前,很快就通過了之前走不出來的天宮,緊接著進入了瀑布。

    剛才他們已經看出來了,這個瀑布和天宮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的畫卷,遮擋了某個世界,穿過瀑布,場景一換,立刻進入了一座巨大的宮殿。

    “好濃郁的靈氣……”

    一進入其中,頓時感到全身毛孔大開,真氣亂跳。

    這個宮殿內,靈氣濃郁到了極點,宛如隨時都會凝結成水,在這里修煉的話,就算不用上品靈石,都能讓人修為晉級的速度大增!

    “那個……是靈石雕刻的?”

    向前走了幾步,眾人呼吸頓時急促起來。

    只見眼前一個巨大的石碑,晶瑩剔透,散發耀眼的光芒,居然是用一整塊上品靈石雕刻。

    “世界上還有這么大塊的靈石?”所有人都咽了口唾沫,就連張懸,都眼睛瞪圓,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

    眼前這個石碑,高達五、六米,寬兩、三米,厚度也有半米多,如此巨大的東西,竟然全部用上品靈石雕刻而成,這未免太過駭人了。

    他見過最大的上品靈石,也不過嬰兒拳頭大小,這個足有上百噸……

    真要分割成一塊塊上品靈石的話,要有多少塊?

    幾十萬?幾百萬?

    這才剛進入遺跡深處就看到這個,里面到底有多少寶物?

    “丘吾宮……這里難道是丘吾古圣留下的遺跡?”

    看清楚石碑上雕刻的字跡,吳師一臉驚愕。

    張懸這時候也才注意,石碑上果然雕刻著三個大字“丘吾宮!”,字體和之前行者無疆秘籍上的,一模一樣。

    “看來……這的確是丘吾古圣留下的……”

    轉頭看了一眼洛若曦,二人同時點了點頭。

    之前只是猜測的話,現在已經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