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悲慘的豐殿主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悲慘的豐殿主

    剛走進寬闊的通道,一個傀儡就站了起來。

    看起來和真人一般無二,大概六十歲的模樣,須發潔白。

    “應該是豐殿主以自己模樣煉制的。”

    張懸心中猜測。

    這位豐殿主,從名師堂而來,應該是精通天工職業,不然不可能煉制出如此惟妙惟肖的傀儡。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恐怕都以為是真人。

    “你選擇的是大星羅指力,以指破指,能夠接住我攻擊,過關!接不住,離開!”

    傀儡沒有任何表情。

    “好!”

    張懸點了點頭,向前一步。

    同級別施展相同武技,他有絕對的自信,明理之眼、不用,也可以輕松戰勝。

    “回稟堂主,魏殿主帶著孫老師去武技殿了?”

    邢堂主等人帶著齊老來到內息殿,并未發現張懸等人,忍不住問向不遠處的石浩,很快得到了回答。

    “去武技殿干什么?”

    邢堂主皺眉。

    “不知!”石浩搖搖頭。

    “等一下,你剛才說的是……孫老師?”一側的廖殿主聽出話語中的不對勁。

    稱呼孫師,是對名師的尊敬,而孫老師,關系則更進一步,有了授業之恩了。

    “是,孫老師,指點我們修煉,我等感激不盡!”石浩點頭。

    “這……”

    邢堂主等人對望了一眼,各自皺眉,一個啟靈師,指點戰師……而且讓這么多戰師同時拜師……發生了什么?

    很快,問清楚情況,三人目瞪口呆。

    一掌擊潰內息通道,一指讓石浩認輸……這位孫師,到底多渾厚的真氣修為?

    “去武技殿看看……”

    滿是好奇,急匆匆向武技殿趕了過來。

    很快來到武技通道外。

    “你們怎么來了?”

    魏殿主愣了一下,連忙抱拳,眼睛一亮:“齊老……你沒事?”

    “嗯!”

    齊老點了點頭,道:“孫強孫師呢?”

    “哦,剛進通道考核去了!”魏殿主笑了笑。

    “考核?”邢堂主皺眉。

    “孫師想要尋找圣域一重的功法秘籍,我們內息殿沒發現合適的,就來找豐殿主,剛巧不在,孫師決定通過武技通道考核,然后去藏書庫觀察!”

    魏殿主將剛才的事情,解釋了一下。

    “以他的實力,通過考核應該……不難!”

    想起青年與他們對戰,和剛才在內息殿見到的場景,邢堂主縷著胡須。

    如此天才人物,通過武技通道考核,應該沒太大問題,沒必要擔憂。

    “之前會議結束,豐殿主就回來了,沒和其他人一樣跑出去,這家伙一向足不出戶,怎么今天反倒不在?”

    不在擔心,邢堂主笑著問道。

    這位豐殿主,最喜歡的就是躲在家里研究武技,即便是他,邀請多次,都不會出門,這次沒和周殿主、吳殿主一樣,跑去懸懸會,怎么會不在殿內?

    “我也有些奇怪……”魏殿主搖頭。

    他剛來的時候也有些奇怪的,不過,對方這邊的人都說了,而且這樣說的是焦覃,也不好細查。

    “老豐也能舍得出去?我怎么覺得不相信呢?嗯?不對,難道……”

    一側的廖殿主,感慨一聲,突然想起什么,一下愣住。

    “怎么了?”

    見他這副模樣,邢堂主等人齊刷刷看過來。

    “我和老豐……關系很好,他經常來我這里,讓我幫忙化解心魔……曾和我說過,他有個特殊的癖好,會躲在武技通道,偽裝成傀儡,考核戰師……”

    嘴角一抽,廖殿主緩緩道。

    “偽裝傀儡?”眾人愣住。

    “是啊,武技通道,是傀儡施展武技,進行考核!可有時候,接二連三的運轉,傀儡會出現受損的情況……這時候,他經常會壓低修為,偽裝成對方的模樣,與戰師戰斗……”

    咽了口唾沫,廖殿主道:“這件事,他和我說過,我只當成玩笑聽聽,不會……來真的吧?”

    身為殿主,偽裝成傀儡去進行考核,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可能整個戰師堂,也就他這位心殿殿主知曉一二……

    豐殿主突然不在,又沒出去……該不會,真的跑到通道,裝成傀儡,去考驗戰師了吧!

    “孫師選的什么武技?”

    呆了一下,邢堂主急忙看向一側。

    以這家伙對武技的執著……弄不好還真干得出來。

    “他選的是大星羅指力……”魏殿主道。

    “這套武技威力極強,只是難以修煉,孫師年紀輕輕,竟然學會了?”邢堂主愣住。

    “其他武技不會,大星羅指力是剛學的……”魏殿主道。

    “剛學就要和豐殿主對抗?老豐是個瘋子,考核認真,要是知道剛學就過來闖關,絕對大怒,不會留情,糟了,孫師要遇到麻煩……快去阻止!”

    愣了一下,廖殿主炸毛。

    豐殿主,人如其姓,和瘋子一樣,考核極為認真,孫師才剛學大星羅指力,能有多高水平?遇到元神境的殿主,弄不好,會被狂揍一頓!

    “吱呀!”

    滿是著急,正打算沖到通道救人,就聽到開門的聲音響起,隨即就看到一個青年緩緩走了出來。

    一邊走,還一邊整理衣服。

    “孫師……你沒事吧?”

    見他完好無損的走出來,邢堂主等人急忙來到跟前。

    “沒事!”

    看清楚是他們,張懸微微一笑。

    “你……通過挑戰了?”

    魏殿主看過來,有些擔憂。

    “嗯,里面的那些傀儡,還真像……被我揍了一頓,居然還會吐血,要不是提前知道,都覺得是真人!”張懸贊嘆。

    “吐血?”

    眾人嘴角抽搐。

    “是啊,這家伙,同級別施展相同武技,沒勝過我,問他過關沒有,竟然不回答我!只好繼續戰斗,看他實力越提升越高,生怕戰勝不過,就先下手為強,先將他打暈了過去……打暈傀儡,應該算過關吧!”

    張懸問道。

    “打暈……”

    “實力越提升越高?”

    如果說剛才還不確認,是傀儡還是豐殿主,聽到這話,已經百分之百確認,肯定是后者無疑了。

    武技殿的傀儡雖然實力不弱,可……級別是固定的,不可能邊打邊提升實力……除非,是強者偽裝。

    “過去看看……”

    再不理會,戰勝傀儡一臉意猶未盡的張懸,邢堂主等人急匆匆向通道走去,進入其中,只看了一眼,全都面皮狂抖。

    只見豐殿主渾身是血的插在墻壁上,身上的衣服也被狂暴的力量,撕扯的宛如布條,說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果然是老豐……”

    來到跟前,魏殿主搭了一下,立刻確認出來,手腕一翻,取出一枚丹藥喂了下去,同時催動真氣,幫助煉化。

    時間不長,昏迷的豐殿主醒了過來。

    “你們怎么在這?”

    一臉迷茫,豐殿主道。

    “你剛才是不是考核一個青年,然后……被打了?”

    邢堂主道。

    “是啊,這個過來考核的人,對大星羅指力掌握的極為牢固,同級別的我,使用相同武技,戰勝不過!好奇之下,悄悄增加了力量……誰知這家伙,見我改變修為,突然沖過來,一指就將我打傷,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記得了……”

    豐殿主臉色一紅。

    看到有人能將大星羅指力修煉到如此境界,見獵心喜,想和對方多較量一番,發揮出指力的最大戰斗力,結果……還沒將對方的實力逼出來,人家就沖過來,先將他打暈了……

    想想都覺得慚愧。

    “你呀……”

    聽到解釋,邢堂主滿臉無奈。

    堂堂戰師堂殿主,被一個圣域一重的家伙揍成這樣……真夠悲催的。

    不過,一想到他們三人在心殿,同樣被狂揍……立刻平衡下來。

    “對了,你們怎么知道我昏迷了?那個青年是誰?好像不是我們戰師堂的人吧?”

    見堂主和兩位殿主親自過來,豐殿主有些好奇。

    戰師堂的人,雖不說全認識,卻也能認出七七八八,這位青年陌生的很,應該不是堂內的。

    “他是堂主請來幫忙穩固元神的啟靈師……”

    廖殿主解釋。

    “啟靈師?”

    豐殿主呆住:“啟靈師,對武技領悟這么高深?同級別我不是對手?”

    他可是戰師堂武技殿殿主,一身修為,整個青源帝國都排的上靠前。

    如此實力,就算壓低修為,必然也不會太弱……對方一個啟靈師,不光同級別碾壓他,提升修為,都沒擋住,被輕易打昏……

    “是真的……這位孫師,不光是啟靈師,還是一位名師,情況是這樣的……”見他滿臉不解,邢堂主只好將之前的發生的事,詳細介紹了一遍。

    “這……”

    豐殿主身體僵直,不敢相信:“學了十幾個呼吸的大星羅指力,比我這個研究幾百年的都要深刻?”

    “真正的天才,是不能用咱們的思維來衡量的,走,我帶你認識一下這個孫師,你們也算不打不相識!”

    見他快被打擊的喪失信心,邢堂主忙道。

    “嗯!”

    恢復了一下,豐殿主這才點點頭,幾人走出通道,剛離開房間,就看到眼前諸多武技殿的戰師,齊刷刷拜倒在地,一個個看向不遠處的青年,滿是虔誠和興奮。

    “感謝老師幫我們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