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好大的坑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好大的坑

    齊刷刷沖到張懸跟前,就見剛才還意氣風發,實力強勁的青年,此時,已經昏了過去,嘴角鮮血溢出,一看就知道受了極重的傷勢。

    “我們要殺了你……”

    洛七七等人怒火中燒,齊刷刷擋在面前,看向不遠處的田青副堂主,恨不得將他刮著吃了。

    眾人這副態度,對面的田副堂主則滿臉發呆,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實力,雖然很強,可從這位青年,輕松碾壓忠青王的情況來看,應該可以很容易躲過自己的攻擊,因此,剛才的偷襲之中,還準備了許多后招……結果,什么都沒用上,就一掌拍飛……

    最關鍵的是,對方似乎還生怕自己擊不中,做了些細微調整,主動迎合……

    主動承受自己的掌力?

    這……

    他的掌力開碑裂石,力量無窮,被直接擊中,就算是元神四重巔峰強者,也難以幸免,這樣做,不是找死嗎?

    心中疑惑,正不知怎么回事,就聽到不遠處的忠青王一聲怒喝,轉頭看去,就見這位王爺身上的金魂鎖不知何時已經掉在地上,身上被扎的無數血口,肉眼可見的恢復,不到兩個呼吸,就完好如初,好像沒受過傷一般。

    “這家伙什么時候,有如此厲害的圣藥了?”

    他和對方十分熟悉,還從未聽說過有如此厲害的藥物,這種快速恢復能力,已經堪比,剛才張師給孫強使用的手段了。

    “我要殺了你……”

    身體恢復,想起剛才的羞辱,忠青王那還忍得住,一聲咆哮,猛地向昏迷的張懸沖了過來。

    凌空一抓,一柄長劍,破空而出,帶著凌厲的劍芒刺了過來。

    剛才戰斗倉促,一出手就被對方壓制,連兵器都沒取出來,現在知道對方可怕,沒有太多遲疑,直接施展出了最強的攻擊手段。

    滋滋滋!

    劍氣如電,發出破空之音,碾壓而至。長劍出竅,半步出竅境,都要暫時躲避。

    這是他的實力,也是資本。

    “住手……”

    洛七七、玉飛兒、孫強三人同時舉起兵器,迎了上來。

    嘭!嘭!嘭!

    三聲悶響,三人倒飛而出,撞在不遠處的墻壁上,全都一個個臉色泛紅,鮮血狂噴。

    他們和圣域四重差距實在太大了,根本無法抗衡。

    “死!”

    將三人打成重傷,忠青王的長劍繼續落了下來,眼見就要將張懸劈成兩半。

    “住手……”

    就在這時,一聲憤怒的咆哮響了起來,緊接著忠青王就感到一股渾厚的真氣,在張懸面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罩,將其籠罩其中。

    被氣罩阻擋,長劍就再也劈不下去。

    緊接著,全身一震,手中的長劍,“嗚!”的一下,筆直飛了起來,對他刺了過來。

    撲哧!

    刺入肩膀,巨大的沖擊帶著不停后退,扎在了墻上,稻草人一般,掛在半空。

    “啊……”

    劇烈的疼痛讓其一聲慘呼,眼中滿是不敢相信。

    手持長劍,積蓄大勢,戰斗力就算比不上半步出竅,也不會弱多少,對方倉促迎接,擋住攻擊不說,還將自己的長劍反把自己刺穿……這是什么實力?

    呼啦!

    正在震驚,就看到兩個人影出現在張懸面前,一臉焦急。

    “張師……張師!”

    正是名師堂的吳如峰吳長老和戰師堂的邢天明堂主!

    喊了兩聲,發現張懸傷勢太重,已經陷入了昏迷,邢堂主臉色鐵青,站起身來。

    “公然迫害名師,田青,你好大的膽子!”

    轟隆!

    邢堂主暴怒,反手為云,劈頭蓋臉砸了下來。

    “我……”

    田青副堂主想要解釋,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一掌拍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同級別的時候,他就不是對手,現在邢堂主更晉級到了出竅境,如何抵擋得住!

    “來人,將這兩個家伙給我拿下!”

    將其拍的重傷,邢堂主大喝。

    嘩啦啦!

    聽到吩咐,廖殿主、周殿主、陳殿主、閆殿主不知從哪里竄了過來,眨眼功夫,就封禁了二人的修為,抓了過來。

    雖然同屬于元神境巔峰,他們身為戰師堂的人,戰力更勝一籌,就算二人全盛期,都抗衡不住,更別說現在身受重傷了。

    “張師……”

    將行兇的二人控制住,邢堂主取出一枚療傷丹藥給張懸服了下去。

    用真氣幫忙催化了藥力,后者這才悠悠醒轉。

    “你們來了……”說完,看向田青和忠青王二人,有氣無力:“我們之間可能有些誤會,還望兩位不要傷害他們……噗!”

    話音未落,再次鮮血噴出。

    “張師……”

    見都傷成這樣了,還要替對方說話,吳師、邢堂主全都心中贊揚。

    早知道張師仁義,沒想到如此仁義!

    和二人的表情不同,忠青王和田副堂主都快瘋了。

    剛才還在奇怪為何這家伙躲都不躲,硬生生承受自己的攻擊,原來……在這里等著!

    現在重傷的是對方,邢堂主、吳師來的時候,他們正在揍人……有口也說不清了。

    “是這位張懸,對我們動手,用的是那個爐鼎……”

    一聲咆哮,田副堂主向身后一指,卻發現,那個剛才口口聲聲要將其燒成煤渣的爐鼎,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好像根本就沒出現過一般。

    竟然不知何時被人收進儲物戒指。

    “閉嘴!”

    押住他的廖殿主一巴掌抽了過去,當場將嘴巴抽歪。

    張師為戰師堂做出這么大貢獻,他們還沒來得及感激,就被這家伙打成這樣,要不是顧忌對方是名師身份,肯定當場殺了。

    簡直罪無可恕。

    “張師,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理會被抽的副殿主,吳師看過來。

    “先救他們……”張懸有氣無力的指向洛七七等人。

    “好!”

    邢堂主招呼一聲,一位殿主來到跟前,每人給了一枚丹藥。

    “吳師可還記得,章引邱老院長,遺跡消息被泄露的事情?”

    見幾人沒什么大礙,張懸這才松了口氣,神態萎靡,有氣無力的看過來。

    當初,章引邱老院長,發現了遺跡的消息,結果,被青源城分部的人騙走……這件事,逃出丘吾宮,就詳細和二人說了。

    “當然!”吳師點頭:“我回來后一直在調查,不過……沒有確鑿的證據……”

    “我之前也在追查這件事,結果……孫強就被這位田副堂主和忠青王聯手抓了,說他……替我勾結毒殿,有違名師身份!我不配做名師,還要懲罰進入地窟……咳咳!”

    說了幾句,情緒激動,張懸再次臉色漲紅。

    “罰你進入地窟?勾結毒殿?”

    一甩衣袖,吳師眼光一寒:“簡直放屁!構陷名師……真是好大的膽子!”

    別人不知道,他可是十分清楚。

    眼前這位張懸不光是天認名師,更天地封圣……如此人物,數萬年來只有孔師一人。

    說這種人勾結毒殿……還要送去地窟?

    簡直罪無可恕!

    “我不承認,他們就直接動手,打算嚴刑逼供……你也知道,我的實力,面對元神境,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幸虧,你們來的快,不然,恐怕我們都會死在這里……”

    張懸一臉劫后余生的慶幸。

    “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田青副堂主和忠青王對望了一眼,差點炸了。

    你這叫沒有還手之力?

    我們都快被你打死了……要說沒還手之力的,也是我們好不好?

    憋的快要背過氣去,想要反駁,可惜全身修為被禁錮,根本說不出半句。

    一側的孫強、洛七七等人也對望一眼,各自嘴角一抽。

    尤其是玉飛兒,滿頭的無語。

    她們剛才還擔心的要死,原來這家伙……在施展苦肉計!

    被吳師、邢堂主,和諸多殿主、名師,親眼看到行兇……估計這二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之前一直在想,張師公然對一個副堂主動手,后面如何善罷甘休,沒想到……早就設計好了圈套,挖好了坑,等著二人鉆進來。

    敢找張師的麻煩……就等著被坑死吧!

    三人十分同情的看過去。

    “你的實力我知道,的確不是元神境的對手!”聽到他的話,吳師和邢堂主同時點頭。

    吳師和張懸,在丘吾宮相處這么久,知道他的實力,連圣域三重強者戰勝都費勁,怎么可能是元神境的對手?

    至于邢堂主,也與其交過手,盡管這位戰斗時應變神速,可是……真正戰斗力還是差了一些。

    應該抗衡不過,堂堂名師堂副堂主,和一位身經百戰的王爺。

    至于洛七七等人……就更不用說了。

    “當時情景危急,才傳訊給你們……”

    解釋完到底怎么回事,張懸松了口氣,躺在地上,有氣無力。

    一看就知道,傷勢太過嚴重,就算服用了丹藥,短時間內,也沒辦法治好。

    “刑訊逼供,構陷名師……田青、忠青王,你們膽子真夠大的!”

    越聽越氣,吳師再也忍不住,轉頭看向一側的二人:“我會將今天的事情,立刻上報名師堂總部,讓總部進行處決!”

    說完,一聲冷喝。

    “構陷?”

    “刑訊逼供?上報總部?”

    田副堂主、忠青王臉色同時一白,這坑……貌似有些太大了……

    不只是坑,是天坑吧!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