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保釋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保釋

    “哎,還以為能有些挑戰……”

    離開煉心橋,張懸嘆息。

    還以為,這個橋,真和對方說的那樣,難以通行,對心境有極強的考驗作用,真正走過,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啥感覺都沒有,甚至精神連波瀾都不生一絲。

    去個心魔通道,心魔不出來,過個煉心橋,也沒感覺,想磨礪一下心境,都做不到……好寂寞,好孤獨啊!

    搖搖頭,張懸滿是惋惜的,來到剛才吳師說話的房間,敲門走了進去。

    進入其中,正看到吳師端坐在中間,臉色鐵青,有些不太好看。

    “發生了什么事?”張懸奇怪。

    和這位分別的時候,還一臉高興,怎么沒多長時間,這副模樣了?

    聽到詢問,吳師揉了揉眉心:“剛才那兩位是青源帝國的人,說奉了陛下的命令,希望能將忠青王帶走,剛被我攆出去了!”

    “將忠青王帶走?”張懸皺了皺眉:“難道這位皇帝陛下,不知道的構陷一位名師的罪名?”

    雖然他不是青源帝國的名師,也沒達到七星,但畢竟是名師學院的院長,身后站著十多萬名師……對方構陷自己被抓,還沒審訊,就要帶走,這位皇帝陛下,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真要讓其輕松接走,名師堂的臉面將置于何地?

    “這件事,將忠青王一抓,我就讓人過去解釋了!”吳師道。

    忠青王是青源帝國第一王爺,名師堂傾巢而出,將其抓捕,不知會一聲的話,難免會造成影響。

    “都說清楚了,這位皇帝陛下,還要過來要人,膽子未免有些太大了吧!”張懸奇怪。

    一個王爺,找到一位毒殿副殿主,就過來找自己麻煩,堂堂皇帝……知道會得罪名師堂,還要過來要人,青源帝國的權貴,腦子都怎么想的?

    難道不知道,就算是封號帝國皇室,失去了名師堂的庇佑,覆滅也只在頃刻之間嗎?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覺得根由肯定在田副堂主身上……”

    吳師也有些奇怪,搖了搖頭。

    名師堂主管權利的副堂主,沒調查清楚前,就和一個王爺,去構陷一位名師,明顯是不智的行為,說實話,就連吳師,也覺得,下了一招昏棋。

    當然,之所以沒事,還是他們趕到的及時,不然,只要被抓,就等于案板上的魚肉,對方一旦使用手段,恐怕再無法洗脫罪名。

    這種事見過的很多。

    洗脫罪名很難,栽贓罪名,還是很容易的,更何況,兩位青源帝國,最有權勢的人聯手。

    “嗯!”張懸點了點頭,正想將自己的推測說出來,就聽到門外響起敲門聲,緊接著一個名師走了進來。

    “老師,青源帝國,皇帝楚天行前來求見!”

    “這么快就來了?讓他進來!”

    眉毛一皺,吳師擺了擺手。

    剛攆走對方的使者,不足五分鐘,后者就親自過來拜訪,看樣子之前就已經在外面等候了。

    名師退了下去,時間不長,一個身穿黃袍的中年人,大步走了過來。

    這位中年人,實力和吳師一樣也達到了半步出竅,一雙眼睛,帶著如龍似虎的威勢,一看就知道常年身居高位,養成的獨特氣勢。

    “吳師!”

    一進門,連忙抱拳,態度恭敬。

    他盡管是青源帝國的一國之主,但和吳師這位名師堂副堂主比,地位還是差了一些。

    “嗯,坐!”

    吳師點了點頭,眼睛淡然的看過來:“陛下如果過來還是為了帶走忠青王,還請免開其口!構陷名師,罪大惡極,我已經將這件事上報到總部,不光是他,恐怕整個青源帝國都要受到審查,還請你三思!”

    話雖然不嚴厲,卻給人一種冷漠至極,公事公辦的感覺。

    一開口,就提前封堵了對方想要說的話語。

    “忠青王干出這種事,的確令我痛心,不過……吳師也知道,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早就死了,所以,不管他做了多大的錯事,我都愿意補償!還望名師堂給個機會,我過一會,會親自向受害的張師道歉,祈求他原諒……”

    楚天行并未坐下,而是抱拳,一臉誠懇。

    “道歉?道歉有用的話,要我們名師堂做什么?”吳師擺了擺手:“送客!”

    “是!”帶皇帝陛下進來的名師,點了點頭,來到跟前:“陛下,請吧!”

    “這……”

    楚天行臉色尷尬,想要說些什么,見對方根本不給回答的機會,只好嘆息一聲,正打算退出房間,就聽到一個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吳師,先別忙趕走,他不是要賠償嗎?讓我聽聽,能為這位忠青王拿出多大的額度!”

    轉頭看去,說話的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身穿六星名師的服飾,坐在吳師的不遠處的客位上。

    正是張懸。

    “張師……”

    沒想到他會這樣說,吳師奇怪的看了一眼,只好點了點頭:“既然張師這樣說了,你就說說如何賠償吧!”

    “張師?”

    楚天行立刻明白過來,來到跟前躬身:“忠青王得罪張師,有眼無珠,如果張師能夠原諒,我愿意為名師學院的諸多學子,修建一座新的府邸,無條件提供100年修煉資源!而且,從今以后,只要是鴻遠名師學院的學子,來到青源城,都可以領取一份功法和禮金,不會讓其空手而歸。”

    知道眼前這位,是張院長,楚天行一開口,就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不愧是做皇帝的人,知道什么條件對方無法拒絕。

    既然是院長,肯定要為學生考慮,這個條件,可以說十分優厚了。

    有堂堂封號帝國大力支持,鴻遠名師學院,成為四大學院之首,只是時間問題。

    “不夠!”

    張懸搖頭。

    “這……”楚天行愣了一下:“還望張師名言,只要我皇室能夠承受得住,絕對不皺半個眉頭!”

    “很簡單,剛才的條件,再加上100枚精元上品靈石!忠青王,你就可以直接帶走!”張懸看過來。

    他現在正缺修煉資源,如果能從對方手中得到,絕對比扣押一個王爺要好得多。

    反正想弄死這家伙,也就一瞬間的事,不算什么。

    “100枚?”楚天行一愣,隨即滿臉苦笑:“張師開玩笑了,這么多靈石我們皇室,就算將所有東西都賣了,也拿不出來……”

    精元上品靈石,本就稀少,連戰師堂,這種物資不缺的地方,也只有十枚左右,青源皇室,就算再強,也不可能一口氣拿出超出十倍的數量來。

    “那好,給你寬限一下,50枚!拿來,將忠青王帶走,拿不來,請回吧!”張懸擺手。

    他也知道對方肯定拿不出一百枚,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罷了。

    “這……”

    楚天行嘴角抽了一下。

    五十枚精元上品靈石,也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張師,實話和你說,我們青源皇室,積累了上萬年,也只有17枚精元上品靈石……本來有不少,不過,都賞賜給了皇子,或者有功的大臣……我將這17枚全部給你,然后其他的用珍稀藥材、礦石代替如何?”

    遲疑了一下,楚天行咬牙道。

    50枚精元上品靈石,肯定是拿不出來,不過……只要對方愿意,替代物品,倒是能夠拿出不少的。

    “可以,這是我需要的礦石和藥物的清單,你能夠全部找來,17枚精元上品靈石,也無妨。另外,我還要所有圣域三重、圣域四重的修煉功法,多多益善,將你們皇室藏書庫中的,全部抄錄一份給我!”

    取出毛筆,隨手寫了個清單,張懸道。

    他正打算有機會,幫金源鼎和冰雨劍提升一下級別,主材料有了,還缺少不少輔助物品,指著他尋找不知何年何月,眼前這位,能夠幫忙的話,最好不過。

    “好……”

    接過清單看了一眼,雖然有些物品很生僻,但憑借他們封號帝國的實力,應該短時間內,能夠湊齊,楚天行點了點頭,手腕一翻,先將精元上品靈石,遞了過來。

    “這是17枚精元上品靈石,還請張師查看!”

    神識一掃,張懸就已經知道,對方沒有撒謊,點了點頭,隨手收進戒指。

    “剩下的,請張師和吳師稍等!”

    說完,楚天行轉身吩咐了一句。

    不愧是青源帝國皇帝陛下,動作極快,用了不到兩個時辰,張懸所要的所有礦石、藥材就全部搜集完整。

    甚至,他要的書籍,也全都抄了一份。

    很多沒來得及抄的,將原本都拿了過來,密密麻麻加在一起,圣域三重的,足有幾十萬本,四重的,也有上萬本之多。

    將這些東西,全部收進儲物戒指,張懸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忠青王你可以帶走了!”

    “多謝張師!”

    松了口氣,楚天行急忙看向吳師,見他點頭,同意張師的話,這才跟在一位名師身后,向關押忠青王的地方走去。

    “張師……”

    對方一走,吳師滿是疑惑的看了過來,不知張懸到底打的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