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傳世天符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傳世天符

    “我將你單獨找過來,你應該明白,這件事,絕不能外泄,不然……人人都會產生惶恐,牽扯極大!”

    知道對方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張懸交代:“不過,人類的叛徒,必須查出來,不然,災禍不小!所以,你要暗地里追查,爭取將青田皇留下的根基,一股腦連根拔起,防患于未然!”

    “是!”吳師點頭。(免費全本小說щщщ.yznn.com)

    張師說的不錯,這件事牽扯名師堂的根基,絕不能掉以輕心。

    否則,青源帝國名師堂,將會毀于一旦。

    “這個尸體留給你了,你想辦法處置,等總部的人回來,當做證據,詳細將事情匯報一遍即可!”張懸擺了擺手。

    青田皇的尸體,雖然戰斗力極強,但對他來說,沒什么意義,不如用自己的身體靈活。

    最關鍵的是,還牽扯一位副堂主的身份,留給對方,能免去不少麻煩。

    “多謝……”

    吳師抱拳,將尸體收進戒指,再次看向青年,滿是感激。

    說實話,要不是眼前這位,根本不敢相信,當初在和異靈族人對戰中,戰功赫赫的田青副堂主,竟然是青田一脈的皇者!

    “你先回去吧,折騰了這么久,我也休息一下!”

    張懸不再多說。

    吳師轉身離開。

    他一走,張懸將眼前的祭壇收進戒指,同時將青田皇的儲物戒指取了出來。

    這家伙是青田一脈的皇者,必然有不少寶物。

    精神向其中蔓延。

    一副書畫出現在掌心,正是之前讓他鑒定的那副八境畫作。

    重新收回,張懸繼續看了過去。

    片刻后,一臉欣喜的取出幾個玉盒。

    輕輕打開,立刻感到一道精純的靈氣直沖腦海,讓人心曠神怡。

    精元上品靈石!

    “六個玉盒,每盒五枚,居然有……三十枚精元上品靈石!”

    張懸滿是激動。

    從青源皇帝手中,也只得到18枚靈石,沒想到這個青田皇,一口氣拿出30枚!

    可以說,比青田皇室,都要富有了。

    “有了這30枚,應該可以輕松突破到胎嬰境了!”

    張懸松了口氣。

    考核七星名師的目的就是為了賺取更多的精元上品靈石,現在靈石到手,也該提升實力了。

    不管做什么,實力才是王道。

    只有這種實力,才有資格得到去圣子殿的名額,才有機會,快速晉級,盡快擁有和張家談條件的資格!

    時間不等人。

    他可不想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戀人,嫁到什么圣人張家!

    嫁給一個,從小就裝逼著一直沒出現過的狗屁天才!

    找到靈石,不在繼續看下去,張懸身體一晃,進入千蟻蜂巢。

    這里比較安靜,不會有人打擾,能免去不少麻煩。

    盤膝坐好,張懸凌空一抓,剛才的三十枚精元上品靈石就出現在眼前,散發出濃郁的靈氣。

    “開始吧……”

    精神一動,靈魂再次來到元胎跟前,再沒有之前的桎梏,筆直鉆了進去。

    同一時刻,精元上品靈石中的靈氣,翻滾著進入經脈,急速向元胎沖擊而來。

    胎嬰境,是靈魂和元胎匯聚,胎破成嬰,功法之類,早就準備好了,差的就是靈石,現在靈石到手,急速運轉,濃郁的靈氣,頓時向元胎沖擊而來。

    轟隆!

    一陣劇烈轟鳴,精元上品靈石形成的靈氣,在他頭上形成了一個靈氣漩渦,元胎在劇烈沖擊下,突然裂開一個口子,緊接著,一個手掌,緩緩伸了出來。

    “給我破!”

    知道到了關鍵時刻,沒有絲毫停歇,張懸眉毛揚起,靈氣繼續沖擊。

    嘶啦!

    元胎炸開,伴隨手掌伸出,一個嬰孩緩緩爬出。

    “這是……胎嬰?”

    看到眼前自己的這個胎嬰,站選嘴角抽了抽。

    別人的胎嬰,都和嬰孩一樣,相差無幾,他的雖然也是嬰孩模樣,但身高足有……十米!

    十米大小的嬰孩……這也太恐怖了吧!

    “這……該需要多少能量?”

    眉毛一跳,張懸心中冒出不祥的預感。

    胎嬰這么大,對能量的需求必然也大……別人一枚精元上品靈石,就能修煉整個胎嬰境,甚至元神境……自己需要多少?

    急忙吸收精元上品靈石中的靈氣,提升實力。

    不知過了多久,最后一塊靈石碎裂,張懸緩緩睜開了眼睛,滿是無奈。

    “才剛到胎嬰境中期……”

    搖搖頭。

    本以為得到三十枚靈石,足可以讓自己沖擊巔峰了,做夢都沒想到……只達到胎嬰境中期,就全部消耗干凈了。

    “看來……想要沖擊巔峰,最少還需要五十枚……”

    揉揉眉心,張懸覺得心好累。

    找一枚精元上品靈石,都需要花費極大功夫,再找五十枚才只能達到胎嬰境巔峰……去哪里找這么多?

    將青源城翻個底朝天也沒有吧!

    “雖然對靈石消耗極大,但戰斗力的增加也是十分恐怖的!”

    盡管三十枚精元上品靈石這么快就消耗干凈,但不得不說,實力進步,讓他非常滿意。

    之前和茍堂主戰斗,不是對手,只能依靠陣法之類的技巧才能獲勝,而現在,就算是達到真正出竅境的青田皇,也能一戰!

    也就是說,達到胎嬰境中期,實力已然堪比出竅境初期!

    這種實力,在整個青源城,恐怕都達到了最巔峰!

    剛來到青源城的時候,不過圣域一重巔峰的菜鳥,最多只能和圣域三重的人戰斗,遇到四重,都要躲開,而現在,邢堂主都不是對手……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想想都讓人覺得唏噓。

    “已經來青源城整整八天了……”

    一聲感慨。

    從來到青源城到現在,整整過去八天。

    八天時間,才晉升了不足兩個大級別,而且還是在擁有天道功法的前提下……一想到這點,張懸就羞愧的無地自容,滿是害羞……

    “看看那家伙能說些什么……”

    將郁悶的情緒拋開,手指向前一點,一頭巫魂,出現在眼前。

    此時的青田皇,被天道真氣消磨,實力最多只有一半,看起來病懨懨的,隨時都會死亡。

    不過,一看到張懸,立刻露出了濃烈的恨意。

    “我要你死……”

    咆哮一聲,立刻就要沖過來,還沒來到過跟前,就看到一根手指,碾壓而至。

    啪嗒!

    緊緊貼在地上,一動都不能動,無論如何掙扎,都沒有絲毫辦法。

    “你、你……怎么這么強?”

    瞳孔收縮,青田皇滿是不敢相信。

    這家伙一個時辰前,還遠不是對手,可以隨便收拾,怎么一眨眼這么強了?

    一根手指,就無法反抗……什么實力?

    “身為異靈族人,你是如何來到這里?又怎么認識了狠人,成了巫魂師!還有,名師堂一共有多少是你的人……仔細說,我可以給你個痛快,不然,應該知道我的恐怖……”

    懶得和對方廢話,眼皮一抬,張懸淡淡道。

    留對方的性命,沒讓狠人吞噬,就是想知道這些事。

    “想從我口中套話,做夢……我青田一脈的皇者,絕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頭顱揚起,青田皇咬牙,不過,話沒說完,就看到一個腳掌,砸了過來,將其腦袋踩到地下。

    緊接著就聽到一個自言自語的聲音響起:“狠人,你只要元神補給,死了的青田皇,也無所謂吧?”

    “那就好,我就不客氣了……”

    話音結束,就見對方手掌凌空一抓,一團灼燒靈魂的真氣,出現在掌心,對他就壓了下來。

    “你……啊……”

    一陣撕裂的般的疼痛在身上燃燒而起,青田皇頓時慘呼如雷。

    正想咬牙堅持,寧死不屈,隨即看到對方手指一彈,從他的魂體中拉出一道細線。

    “搜魂……”

    瞳孔一縮,青田皇臉色變了。

    身為巫魂師,自然知道,對方這招正是搜魂,過程痛苦不說,更重要的是,一旦完成,就算不魂飛魄散,也差不多要變成白癡。

    “我說……”

    青田皇連忙喊出聲來。

    “不好意思,已經晚了……”

    懶得和對方廢話,手指用力,張懸立刻將細線抽了出來。

    對方剛才要說,就懶得動手了,既然動手,也就不想聽了……還不如搜魂,來的快些,知道的也全面些。

    滋滋滋滋!

    從對方靈魂中將記憶抽了出來,仔細探查。

    一個時辰后。

    吐出一口氣,張懸揉了揉眉心。

    經過搜魂,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已然全部知曉。

    這位青田一脈的皇者,兩千多年前,進行祭祀,無意中溝通了狠人的意識。

    狠人用秘法,利用獻祭的力量,將其傳送到這里,并傳授他巫魂師的修煉法訣。

    知道現在的人類,已經不是當初的吳下阿蒙,可以隨意欺凌,為了能夠真正掌控力量,他不敢貿然行動,認真布局,讓自己奪舍嬰孩,進行重生。

    這個秘法,十分復雜,而且會對人造成很嚴重的傷勢。

    每十年才能使用一次,整整試驗了一百二十多次……這才成功了田青一人。

    如此辛苦的布局,為了什么,通過對方的記憶,也算是終于知道了。

    “是孔師的傳世天符!”

    張懸神色凝重。

    (兩更完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