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楚翔煉器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楚翔煉器

    “好了,準備好工具,開始吧!”

    點燃地火,見楚翔嚇了一跳,有些發呆,張懸皺了皺眉,道。☆雜志蟲☆

    “是!”

    能如此年輕就達到圣域三重,更是七星煉器師,表面上紈绔,實際上卻絲毫不簡單。

    深吸一口氣,很快靜下心神。

    “小伙子,你放心,不是哥跟你吹,你嚴格按照主人的話去做,鼎爺我一點事都沒有,還會級別大增……”

    見楚翔畏手畏腳,金源鼎一聲大笑。

    聽到這話,林杰大師和秦會長對望了一眼,各自滿是擔憂。

    這個爐鼎到底是心大,還是腦子有問題……這樣煉制,掉級別是小事,最重要,你的意念也有可能會被活活弄死……

    真就一點都不擔心?

    “是!”

    楚翔應了一聲,轉頭看過來:“張師,不知要融合的礦石是什么……”

    “給!”

    手指一彈,一個石頭就飛了過去。

    “這……”瞳孔一縮,楚翔再次晃了晃:“金晶玄石?”

    金晶玄石,珍貴無比,融合一點,就能讓兵器威力大增……就算在封號帝國,都屬于很罕見的奇特礦石,做夢都沒想到,對方隨手拿了出來。

    “這東西很難融化吧……”

    秦會長皺了皺眉。

    金晶玄石盡管很稀少,但身為煉器師公會會長,還是有門路能夠弄來一些,但……這東西極難融化,就算是這個大廳的地火,想要化開,也都需要花費極大功夫。

    化不開,如何融到兵器之中,提升品質?

    “潛沖帝國的地火,想要融化,應該不難,這的……”

    林杰大師搖了搖頭。

    這個煉器廳的地火盡管是溫度最高的,但和潛沖帝國的比,還是差了一些,想要煉化金晶玄石,恐怕沒那么容易。

    正在好奇,對方如何將其融化,就聽青年吩咐了一聲,緊接著就見金源鼎爐蓋打開,直接將礦石吞了下去。

    “這……”

    而人眨巴眼睛,林杰大師一拍大腿,眼中放光:“我怎么沒想到,要煉制的這個爐鼎,是器鼎,地火的溫度雖然有限,但借助它中品圣器的力量,會變得更加炙熱……單獨融化的話很難,放在其中,就很容易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這樣是可以融化金晶玄石,也有缺陷,那就是神識無法進入其中,探查不出到底什么時候徹底融化,時間早了,時間晚了,對煉制兵器,都會有很大的影響……”

    林杰大師道。

    地火灼燒再加上爐鼎的加持,爐鼎內的溫度,連金晶玄石都能融化,神識進入其中的話,必然要被灼傷!進不去,就沒辦法確定狀態。

    對于金晶玄石這種高品質的礦石,錘煉兵器,用火的時間長短,有很大影響的,有時候,差上一兩個呼吸,就有可能導致失敗。

    “不錯……不僅如此,這個爐鼎一直在地火中灼燒,一旦時間出錯,礦石被浪費了不說,弄不好也會失去之前最佳的結構,從而級別大跌……”

    秦會長也明白過來。

    這件爐鼎,本身就是很多中礦石、金屬融合而成的,已經達到了一種特殊的平衡,這才讓其穩固在中品圣器級別。

    此刻,在地火中不停灼燒,這種平衡很容易打破,再加上金晶礦石不知什么時候能夠融化……這樣煉制,盡管解決了地火溫度不足的問題,難度卻再次增加了好幾倍不止。

    二人正在擔心,就聽到前方青年淡淡的聲音繼續響起。

    “向前兩步,真氣向東北方向灌輸,屈指用三葉煉器法,取開爐蓋!”

    聲音帶著師言天授的特殊韻律波動,沒有遲疑和猶豫,如同軍人命令一般,簡潔有力。

    聽到話語,楚翔嚴格遵守,移動了兩步,手指猛的一點。

    嘩啦!

    爐蓋瞬間打開,一團金黃色的液體頓時飛了出來,懸浮在半空。

    “融化了?而且是剛剛融化,誤差不超過十分之一個呼吸,這……”

    瞳孔一縮,秦會長滿是不敢相信。

    剛說完,時間把握不準,對方就確定下來,而且分毫不差……怎么做到的?

    “是結合了地火陣法,楚翔前進,移動了陣法的結構,真氣灌入東北方,讓火焰的溫度,瞬間升高,緊接著使用了三葉煉器法……這套手法,你應該知道,一指快過一指,力量兇猛不說,重要的是,能將火焰壓縮在一點,溫度更加集中劇烈……再結合剛才的陣法改變,這才一瞬間,融化了金晶玄石……這個煉器方法,這份計算……太精確了,太可怕了!”

    當先明白過來,林杰大師拳頭捏緊。

    剛才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其中牽扯了對陣法掌握,地火溫度,礦石熔點、真氣屬性,甚至煉器手法等諸多方面!只有對這些,都有一個明確的計算,才能做到現在這樣毫厘不差。

    別說六星煉器師,就算是他,這位準八星,想要完成,都做不到。

    這一瞬間的計算量……實在太恐怖了!

    “左移三寸,手中煉器錘舉起,對著爐鼎口擊打,用柳葉墜落手法,鍛造一百四十八下,三個呼吸一錘,不能多,不能少,勻速進行,然后……”

    青年的話語繼續響起。

    緊接著,就聽到叮叮當當的敲擊聲。

    “妙……太妙了!”

    看了一會,林杰大師突然驚呼。

    “大師……”秦會長有些不解。

    “你實力不到,沒看出問題在哪……柳葉墜落手法,是最普通的煉器手法,聽起來不算什么,如同柳葉落地,緩慢而又均勻……但是,用在這里,就太巧秒了。這個爐鼎,剛剛被地火灼燒,也有了融化的趨勢,此時用過快、過猛的手法,都會讓其內部產生裂痕。這種裂痕不大,卻會讓其品質降低,但用這種手法,就不會出現這種問題,甚至還能讓其質地更加縝密,實力再次增加……”

    林杰眼睛泛紅。

    眼前這位青年的指點,化腐朽為神奇,用的是最簡單的錘煉手法,卻讓整個爐鼎更好的與金晶玄石汁液融合。

    叮叮當當!

    楚翔敲擊了一百四十八下后,剛好將金源鼎爐口的位置,敲擊完成,緊接著在張懸吩咐下,鐵錘在空中一轉,對著爐鼎的鼎足,敲擊過去。

    “為何不直接敲擊鼎身?敲擊鼎足干什么?”

    秦會長依舊不解。

    按照正常情況,錘煉一件兵器,按順序敲打,才能更加穩固,剛敲完鼎口,直接鼎足……跨度有些太大了吧!

    “這……”

    林杰大師也皺了皺眉,沒想明白。

    嗡嗡嗡!

    正在奇怪,就聽到眼前的爐鼎,突然發出沉悶的音波聲,宛如浪濤。

    “這是……我明白了!”

    聽到這,林杰大師恍然大悟。

    秦會長急忙看來。

    “這是潮汐煉器法……據說是一位八星煉器師,聽到潮汐之音,創出的煉器手法,敲擊完鼎口,然后是鼎足,兩者相隔最遠,撞擊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特殊的共鳴,如同潮汐……這樣一來,鼎身上的金晶玄石,就算不用錘煉,也能徹底融合,甚至不破壞之前的結構,更勝一籌,最關鍵的是,經過這種潮汐般的震蕩,其中的靈性,也會得到提煉,變得更加強大……太厲害了,太厲害了!他怎么想出來的?”

    越說越覺得驚奇,林杰大師,感覺自己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潮汐煉器法,十分生僻,就算是他,都沒怎么用過,做夢都沒想到,居然被人施展在了這里……

    煉器手法很多,但用的合適,不但能更好的讓各種金屬融合,甚至對其中的靈性,也有很大裨益。

    很多人借助好的礦石提升兵器質量,兵器是更加堅固,韌性更足了,但其中的靈性,卻沒有太大增加……就好像小牛拉大車,對于兵器的整體實力來說,未必是好事。

    眼前這位,在關鍵時刻使用了潮汐煉器法,剛好解決了這個問題。

    不光兵器進步大,靈性也得到了增加……一舉兩得!

    “指點別人煉器,還能考慮到這點……對煉器要掌握到什么水平才能做到?”

    之前,他還覺得對方,指點別人出手煉器,想要成功極難,現在看來……十之八九能夠成功!

    對方在煉器的理解,比他高深的實在太多了!

    根本不在一個檔次。

    又看了一會,越看越驚訝。

    這位張師的指點,每一步,都精確的和縝密的天工之物一樣,沒有絲毫紕漏和錯誤,即便出手的不是自己,依舊將對方的實力,真氣屬性,都計算在內了。

    剛開始,對方的錘煉方法,還能看懂,伴隨時間推移,居然有好多,他都無法理解了。

    仔細思索,能夠弄明白,但……這個時候,對方又施展了不知多少手法,簡直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劇烈的轟鳴,楚翔在張師的吩咐下,后退了幾步。

    轟隆!

    緊接著,煉器廳的所有人,就感到一道輝煌的氣息直沖而起,天空猛地陰沉下來。

    “是出竅劫……”

    身體一緊,所有人都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