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似真似幻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似真似幻

    此時的張九霄,一身淺綠色的長袍,顯得十分儒雅,胸前掛著的不是名師的徽章,而是鑒寶師的,七顆星星閃耀放光,代表了身份。

    旁邊與其一起來的,是個老者,六十多歲的模樣,同樣帶著七星鑒寶師的徽章,一身修為已然達到了圣域四重,氣度不凡。

    “這家伙……還是鑒寶師?”

    張懸一愣。

    他親眼見過張九霄凌空書寫,知道在書畫上的造詣不低,沒想到鑒寶上也達到了七星級別。

    不愧是青源帝國第一天才,果然沒想象的那么簡單。

    “牧會長,好久不見!”

    看到老者,吳師笑著迎了上去。

    “吳如峰,不邀請你,也不知過來見我,是不是早已忘了老朋友的恩情了?”老者錘了對方下,笑罵一聲。

    “怎么可能,我也剛回來不久,處理了一些事情……”吳師來到跟前。

    “看來這位應該就是鑒寶師公會的會長了……”看二人低聲寒暄,關系熟稔,張懸點了點頭。

    身為七星鑒寶師,又被吳師稱呼“會長”很容易猜出身份。

    正想仔細觀察這位會長,隨即感到一道目光,緊盯過來,張懸抬頭,就見張九霄看著自己,眼中帶著絲絲敵意。

    雖然不是很強烈,但他心境達到25.1,堪比八星名師,還是很輕松就能感應出來。

    “敵意?沒得罪過他啊?”

    張懸疑惑。

    二人就見過一面,怕鬧出誤會,還專程喊出了“加油”以示鼓勵,如此友好的態度,不報之以李就算了,帶敵意……干什么?

    “在下張九霄,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正感慨好人難做,青年來到跟前,抱拳問道。

    “張懸!”

    “張懸?可是鴻遠名師學院的那位新任院長?我聽說過你的事跡,是個天才!”

    聽到名字,張九霄恍然大悟:“難怪在心境上,如此不凡,可以輕易通過煉心橋,統御一個學院,心境不強,的確做不到!”

    之前一直想遇到的那位六星名師是誰,此刻才終于明白。

    這位張懸的諸多事跡,他聽說過一些,的確稱得上天才中的天才。

    不過,再天才,也只是六星名師而已,和他一比,還是遠遠不如。

    “是學院的諸多師生抬愛,有些勉為其難,正打算辭職……”張懸擺了擺手。

    名師學院的院長,章引邱來了,他早就打算辭掉了,只是眾人不允許罷了。

    “辭職?也對,你這種年紀,缺少了歷練,直接當名師學院院長,的確會讓學院,名聲不太好!”

    張九霄點了點頭。

    “呃……”沒想到自己自謙的話,對方真當回事了,張懸無奈的搖頭,頓時失去了和對方聊天的興趣,正想離開,就聽到對方的聲音繼續響起。

    “吳師能帶你來這個品鑒會,看來十分重視……只是不知,張師可學過鑒寶?”

    “鑒寶……稍微學過一些!”張懸點頭。

    “不知達到了幾星?”聽到學過,張九霄愣了一下,看過來。

    “慚愧,只有五星!”張懸苦笑。

    對比其他職業,鑒寶師的書籍,看的較少,只達到了五星級別,算不上多高明。

    “五星?其實以你的年齡,也算不錯了……說明有這方面的天賦,以后好好學習,超過我也是有可能的!”

    點了點頭,張九霄哼道:“五星鑒寶師,按照道理,是沒資格來這次盛會的,不過,應該是吳師寵溺,帶你過來增長一下見識吧!”

    “算是吧!”張懸,隨口應了一聲。

    “嗯!”

    張九霄道:“這次品鑒大會,邀請了不少強者過來,都是一方職業的領軍人物,屆時,可能會拿出不少寶物,你我認識也算有緣,再說都姓張,這樣吧,過一會,跟在我身后,如果有什么不認識,或者看不懂的,可以直接詢問,大家都是名師,指點你幾句,順便讓你提升一些鑒寶的知識,也是應該的!或許這次之后,恍然大悟,趁機沖擊六星鑒寶師,也未可知。”

    “有勞了!”

    張懸點頭。

    “不用客氣!我雖然是名師,但在鑒寶職業上,也下了極大功夫,在青源帝國鑒寶師公會,算是小有名氣,還是有些臉面的!”張九霄神色淡然,語氣中透露出不漏痕跡的傲氣。

    之前闖煉心橋,被眼前這位打擊了一下,現在扳回了一城,念頭通達,說不出的舒暢。

    “嗯……”

    張懸點頭,正想繼續說下去,就見吳師和剛才的那位牧會長,齊刷刷看了過來,后者滿是笑意:“光顧著聊天了,忘了招呼一聲,這位張九霄,三年前跟我學習鑒寶,這么短時間,就達到七星,天賦之強,堪稱恐怖……你們都是名師,應該不用介紹了吧!”

    “張師天才絕頂,自然不用!”

    吳師點了點頭,招呼張懸一聲:“牧會長,這位是我的朋友,張懸張師,別看他年紀不大,卻也是一位少見的天才,本來打算去找你考核鑒寶師的,既然碰上了,就提前認識一下!”

    “朋友?我還以為是你的晚輩……”

    牧會長一愣。

    吳師年紀都七、八百歲了,本來以為帶了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是新收的弟子或者晚輩,沒想到是朋友。

    能這樣稱呼,說明是平輩交流,足見重視。

    “張師大才,稱呼朋友,都是我高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