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你還在吃奶嗎?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你還在吃奶嗎?

    “噗!”

    一口鮮血噴出,宋軒身體一晃,硬生生氣暈過去。(免費全本小說щщщ.yznn.com)

    堂堂準八星名師,來到最弱的封號帝國,按照他的想法,應該是帶著絕對的權威,一言出,而萬人從……

    結果,所有名師不聽話,對他出手倒也罷了,被一個爐鼎揍廢了……最可氣的是,對方還一臉無辜的樣子……

    你給爐鼎指點,動作雖然很小,但身為對戰者,兼準八星名師,還是能輕松看出來的。

    指點兵器動手,打的我這么慘,裝出懵懂無知的樣子,跟你沒關系……

    能再無恥點嗎?

    切你妹啊!

    雖然廢了,也總比沒有好吧!

    見對方竟然暈過去,張懸搖了搖頭,將匕首收好,掐住人中,將其救醒,這才轉頭看向金源鼎,面容一沉:“真是胡鬧,還不過來道歉?”

    “是!”

    肥大的身體,鴨子一般走了過來,金源鼎看起來滿是誠懇:“宋師,是我不對,要不……我讓你踢兩腳!”

    說完將鼎足張開,如同劈開了腿。

    “噗!”

    宋軒再次鮮血吐出。

    你有個毛啊,讓我踢……

    再說,我堂堂準八星名師,被踢了要害,然后再讓人劈腿等著踢過來……臉還要不要了?

    “張懸,你公然劫獄,無視名師懲罰和規則,目無尊長,指使兵器,對我出手,我一定會將今天的事,如實上報……”

    臉色猙獰,宋軒甩手掙脫了張懸的攙扶。

    “如實上報?”

    “不錯!”宋軒咬牙。

    “那好吧!金源鼎,我將這位宋師,交給你了,好好照顧……”

    張懸擺手。

    “好嘞!”滿是興奮,金源鼎粗大的鼎足抬起,看樣子隨時都會再次踢出去。

    “你……”再次一晃,宋軒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正想運轉真氣,和對方魚死網破,就聽到天空一個圣獸的鳴叫,響徹云霄,緊接著看到一團火云從遠處飛了過來。

    “是圣域六重的圣獸,火云圣鳥!”

    宋軒瞳孔一縮,想到了什么,滿是激動:“是……帝國聯盟的姚漫天,姚師!”

    “姚漫天?”張懸皺眉,明理之眼蠕動,向火云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頭火云圣鳥的脊背上,果然站著一個人影,是個女子,四十來歲的樣子,一身素衣,容貌算不上太漂亮,比起衛冉雪差了不少,但氣質高雅,給人一種出塵脫俗的味道,宛如仙子。

    尤其是胸前的名師徽章,八顆星星閃爍,在陽光的照射下,十分耀眼。

    “八星名師?”

    居然是一位八星名師!

    也就說明,實力最低,都達到了圣域六重領域境,真正的無敵強者!

    震驚中,火云圣鳥就來到頭頂,這位姚師,身體一晃,從獸背上向下飛來,一步步踩著虛空向下走來。

    “在下帝國聯盟八星下品名師,姚漫天,奉總部命令,前來調查茍堂主被殺一事,青源帝國的吳副堂主可在?”

    還沒來到跟前,淡雅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調查茍堂主被殺?”

    愣了一下,張懸恍然大悟。

    自己闖堂成功,茍堂主向總部申請過一次,派了身邊這位準八星的宋軒,后來茍堂主死了,又死了好幾位七星名師,牽扯太大,吳師也申請了一次。

    這次潛沖帝國,也無法做主,稟報到帝國聯盟,請來了這位。

    因為時間差,二人乘坐的飛行圣獸,速度都很快,超過了普通傳訊玉牌能夠傳訊的距離,所以,之間并不知對方要來。

    “潛沖帝國七星名師,宋軒,見過姚師!”

    向前一步,宋軒急忙抱拳。

    準八星名師,只是民間的說法,對強者的一種敬畏和尊重,實際上,還屬于七星范疇,是一位七星名師。

    “我上次去潛沖帝國授課,見過你……”

    轉過身來,姚漫天有些疑惑:“你怎么在這里?身上的傷……”

    以她的眼力,立刻看出對方胯下受傷。

    堂堂準八星級別的名師,出竅巔峰強者,怎么會傷到這里?

    “回稟姚師,在下奉總部命令,前來調查闖堂的事,結果一來到就發現不光茍堂主、田青副堂主被人殺害,連帝國皇帝陛下楚天行,也被人斬殺。殺人兇手潛逃沒抓住……不過,幫其行兇的同伙,沒有逃掉,按照名師堂規矩,當眾處決!誰知,這位張懸張師,非但不遵守堂內的規定,反而將人劫走,以下犯上,將我打成重傷……”

    快速將事情詳細說了一遍,宋軒咬牙:“還請姚師為我做主!”

    “將人劫走?將你打傷?”

    皺了皺眉,姚漫天看向張懸:“你就是張懸?他說的可是事實?”

    “是我將人劫走,打傷他的是我的兵器,金源鼎!”張懸抱拳,并未否認。

    臺下這么多人親眼看到,否認也沒用,還不如爽快承認。

    “宋師奉命前來,不管身份如何,就是特使,代表了總部。不遵從特使的判決,劫法場,并且將人打傷,你可知……是多大的罪名?”

    姚漫天道。

    眼前這位張懸,來之前她聽說了,正是青源帝國闖堂成功的那位。

    如此年輕,挑戰整座名師堂成功,天賦之高,難以想象。

    這樣的人物,只要不隕落,以后前途無量……既然如此,怎么會做出如此魯莽不智的事情,自毀前程?

    “回稟姚師,這事牽扯極大,身為七星名師,罪名自然知曉,但是……這樣做,是被逼無奈,不愿意我們名師堂被人蒙蔽,受到嘲笑!”

    張懸躬身。

    “蒙蔽?”

    姚漫天疑惑。

    “是!”

    點了點頭,張懸解釋:“田青副堂主,是異靈族,青田一脈的青田皇,意念轉世而成,本質是異靈族人。和忠青王、青源皇帝楚天行勾結,肆意破壞人族安穩……”

    將田青以及異靈族人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不過,省略了關于狠人的部分。

    “這……”

    聽完解釋,滿是震驚,姚漫天忍不住看過來:“這件事,牽扯極大,你可有證據?”

    牽扯一位副堂主,和一個封號帝國的皇帝陛下,一旦出現差錯,整個名師堂都將名譽掃地,失去公信力。

    “這件事吳師等人已經上報到聯盟分部,姚師如果不信,可以與之聯系!有青田皇的尸體為證!”張懸道。

    青田皇和田青,雖然都死了,但意念是不是轉生的關系,名師堂總部,只要想查,還是肯定能夠查出的。

    見他如此自信,姚漫天點了點頭:“這件事,我會聯系總部,詳細詢問!是非曲直,會給個明確答復。不過,就算楚天行有問題,也需要提前報備總部,讓名師堂出手。你學生將其斬殺,并且伙同毒師,毒暈整個皇宮的人……宋師判處當眾斬殺,盡管有失偏頗,卻也為了穩定人心,無傷大雅!你沖過來,讓兵器將其打傷,未免有些太過無禮了吧!”

    名師堂目的是為了穩定整個人族。

    孫強等人,毒暈一座皇宮,弄死一個皇帝,就算殺得是人族叛徒,也違背了規定。

    就好像殺人犯,自有法律制裁一樣,就算再痛恨,也不能親自出手,否則,你也等于犯了罪。

    他們現在就是這樣。

    斬殺楚天行即便是做了好事,依舊不合規矩,為了穩定人心,將其斬殺,有失偏頗,卻也不算什么……結果,你一個七星名師,沖過來就將人家特使揍了……以下犯上,罪名也是極大。

    “姚師,這位張懸,恃才傲物,不僅是無禮,更目無法紀,根本就沒將名師堂的規矩,必須嚴懲,不然,如何服眾……”

    聽到姚師替他說話,宋軒咬牙。

    男人身份被廢,換做誰,都不共戴天。

    “閉嘴!”

    話音未落,就見一側的張懸臉色一沉。

    “你……”

    宋軒氣的差點炸開。

    “姚師沒讓你說話,輪到你插嘴了?面對八星名師,隨意插口,你這是有禮?”

    打斷對方的話,張懸手掌一擺。

    “我……”宋軒臉色一白。

    姚師沒讓他說話,貿然插口,的確是大不敬。

    見他無話可說,張懸不在理會,繼續抱拳:“姚師,這件事,并非宋師所說的那樣,而是別有隱情!”

    “宋師剛才口口聲聲說,孫強協同毒殿的毒師,偷襲皇城……實際上,許攸長老他們,早已不是毒殿的毒師,而是……戰師堂的戰師!”

    “戰師?”

    “不錯,許攸長老等人,以前是毒師,但一心向善,已被青源帝國戰師堂收編,這件事早已上報到了戰師堂總部,新任戰子,也已然同意,這件事,可以去查……”

    張懸義正言辭。

    戰子是鄭陽,同不同意,他一句話的事,再說,許長老等人,加入戰師堂,的確是上報過,而且得到批示了。

    早已不再是毒師,而是戰師堂,真真正正的戰師。

    “哦?”

    姚漫天看向宋軒:“宋師,這件事,你可有調查?”

    “我……他們是加入了戰師堂,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悄悄煉制毒藥,就是證明……”

    臉色一紅,宋軒忙道。

    對方被收編戰師的事,他知道一些,不過,并未當回事。

    “本性難移?身為名師,居然說出這話,宋師……你小時候吃奶,本性難移的話……現在是不是也在繼續吃?”

    張懸一甩衣袖。

    (繼續推薦老涯的老書《無盡丹田》,強者重生文的巔峰之作,至尊爽文,已完結,等更的朋友可以去看!另外,月底了,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