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兩位旁聽生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兩位旁聽生

    在一位名師的帶領下,很快來到一座大殿。

    房間里,吳堂主、姚漫天等人都在,客位上,坐著一位錦衣中年人,他身后,則站著兩位青年。

    悄悄看過去,中年人的氣息隱藏在體內,如同雷霆,深不可測,看不出具體實力。

    兩位青年,元神盤踞體內,力量如海,竟然全都是元神境中期的高手。

    看他們的年齡,應該也不超過三十歲,如此年輕就有這種實力,只能用“可怕”二字形容,比起張九霄,恐怕都只強不弱。

    “張師!”

    見他進來,吳堂主站起身來,笑著介紹:“這位是圣子殿的接引使者,趙興墨,趙師!趙師,這位就是我和你說過的張懸張師,天賦無雙,不光青源帝國,數得上第一,八大封號帝國,恐怕都有一席之地!”

    “嗯!”

    看了一眼,趙興墨點了點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似乎這樣的介紹,早已聽慣了,沒有半點波瀾。

    見對方對他,沒太大興趣,張懸也懶得理會,向四周看去。

    房間里不光有這幾位,張九霄和青源名師堂的十多位年輕天才也在。

    “既然人到齊了,那就開始吧!”

    等了一會,又有兩個人來到,趙興墨似乎在趕時間,皺了皺眉開口。

    應了一聲,吳堂主環顧一周:“諸位,這位趙師,想必不用和大家怎么介紹了,是這次的接引使者,負責圣子殿的選拔!下面請他給我們說一下,如何考核,需要準備什么。”

    眾人齊刷刷看了過來。

    “不需要準備,我直接說出要求,不合格的,不需要浪費時間!”

    眼皮一抬,趙興墨擺了擺手,面無表情:“能過來考核,想必對圣子殿已經有所了解,想進入其中,第一個硬性要求,就是三十歲的七星名師,修為達到圣域三重胎嬰境,極其以上……在場的諸位,看起來都合適,不過……以我來看,修為越高越好。目前,達到圣域四重的,有兩位,他們留下,其他人可以回去了……”

    “這……”

    “這就選拔完了?”

    “是不是太兒戲了?”

    沒想到看修為,直接淘汰的還剩兩個,所有人面面相覷。

    “圣子殿,不是名師學院,只要符合都會收,是整個大陸最高的學府,專門培育圣人的存在,實力不夠,就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

    趙興墨眉毛一皺:“我沒這么多空和你們耽誤!”

    “呃……”

    沒想到他的話這么直接,吳堂主有些尷尬:“以修為直接決定,是不是太武斷了?趙師,要不要再看看?有人多名師,修為可能不強,但其他方面不弱的。”

    “不用了,我只是初選,到了潛沖帝國,還需要再進行一次復選,進了圣子城,更要進行最終考核,修為連元神境都達不到,復選都過不了,帶著也是浪費時間!”

    隨意擺了擺手,趙興墨道。

    “也罷……”

    見對方這樣說,吳堂主只好苦笑著搖了搖頭,看向剩下的眾人:“諸位也不要氣餒,好好修煉,在什么地方,都會有很大進步,未必非要去圣子殿!”

    “是……”

    知道堂主這話帶著安慰,十多位天才,只好搖搖頭,轉身離開。

    實際上,他們也有自知之明,修為和天賦盡管不算太弱,可和張懸、張九霄二人比,還是差的有些遠。

    青源城,一個名額的話,肯定選不上他們。

    見眾人離開,只剩下張懸和張九霄,趙興墨目光集中過來。

    “圣子殿,選拔的都是人族最巔峰的精英,以后,統領一方,成為一方豪雄……想要別人臣服,說得再多都沒用,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實力是最大的評判標準。”

    張懸點頭。

    這點深有感觸,計謀、偽裝之類的盡管能夠短時間內讓人震懾,真正讓人信服,還是自身的實力!

    就好像現在的他,在青源帝國,無人能敵,有此依仗,什么都不畏懼。

    單靠偽裝的話,底氣就會減弱,早晚都會被戳破。

    因此,一方豪雄,從來不是靠的計謀,而是堂堂正正的拳頭。

    不服……碾壓就是,直打的你服為止!

    名師堂,之所以鎮守天下,以理服人、做事公正,只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擁有其他職業,不敢反駁的絕對戰斗力。

    曾經有兩個跳騰的職業……巫魂師和毒師。

    前者直接滅掉……到現在傳承斷絕,鬼影都找不到;后者也被趕到角落,不敢以真實身份示人。

    這不是霸道,而是威權。

    同樣道理,圣域門閥讓人畏懼,并不是他們家族之前出過圣人,而是……到現在,都有著讓人敬畏的底蘊和力量。

    有拳頭,才有仁慈,力量不夠,說得再多,都是廢話。

    張九霄也應了一聲,滿是感觸。

    他盡管是旁支,如果現在修為已然達到圣域六重、七重,家族同樣會重視,不至于流落到一個小小的封號帝國,爭奪一個,很難得到的名額。

    見二人明白意思,趙興墨點點頭,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兩個青年。

    “這兩位,是圣子殿的旁聽學子,盡管不突出,卻也不弱,并且相互配合,能夠形成特殊的合擊陣法。你們之中,誰能在他們聯合下,撐過三招,就算通過!”

    嘩啦!

    伴隨他的話語,兩個青年走了出來,身上的力量釋放出來,整個大殿一瞬間,寒冷了下來,讓人感到了濃濃的壓迫。

    “好強……”

    雖然沒交手,但憑借氣勢,就可以感應出來,這二人盡管和他一樣,只是元神境中期,卻都有元神境巔峰的戰斗力,聯手形成陣法,恐怕普通的出竅境初期強者,都能一戰。

    也就是說,二人聯手,吳堂主這種渡過雷劫的出竅境強者,都未必能夠獲勝。

    這……只是旁聽?

    那圣子殿真正的學子,該有多強?

    “你們誰先來?”

    介紹完,趙興墨看過來。

    張九霄仔細看向眼前的二人,研究了半天,苦笑著搖了搖頭:“張師,我不知道你也打算進入圣子殿,既然你要去,我……還是棄權吧!”

    “棄權?”

    張懸一愣。

    還想著,有一場爭斗,沒想到這位張家的天才,居然直接認輸了。

    “是啊,與其自取其辱,還不如主動退出……”

    張九霄無奈。

    從家族來這里,爭取唯一的名額,自然對圣子殿充滿了渴望,本來,肯定能夠成功,誰知……來了這位張懸,無論從哪一方面,都打擊的他沒有信心。

    之前,自認有天賦,還覺得有一戰之力,自從知道對方是天認名師之后,就再不敢多想了。

    這種人,注定要被記載在史冊上的,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更何況,剛剛推算了一下,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在對方手中撐過三招的可能性不大。

    “這……”

    見他的表情,張懸遲疑了一下,抬頭看向眼前的趙興墨:“趙師,你剛才說,誰能在他們聯合下,接住三招,就能通過考核對嗎?”

    “不錯!”

    趙興墨點頭。

    “那好,如果我們二人,都能接住,是不是,青源帝國,可以有兩個進入圣子殿的名額?”張懸接著道。

    “都能接住?”嗤笑一聲,趙興墨面無表情:“也有可能,一個都沒有!”

    “那不一定!”張懸搖頭。

    之前,因為洛若曦的緣故,對張家充滿了成見,相處了一段時間,發現這位張九霄,也就心高氣傲了些,并沒有那么不堪。

    去圣子殿的名額,本來是對方的,為此,背井離鄉,在青源城待了好幾年,自己直接搶走,實在過意不去……要是能夠二人都去,就皆大歡喜了。

    “如果你們二人都能撐過三招,我會考慮……不過,不要高估了自己,這二人的三招,不是那么容易扛過的!”

    見這位張懸一臉自信,趙興墨提醒一句。

    只是考慮而已,他并不相信,一個小小封號帝國的名師,都能堅持三招。

    “只要考慮就好,能不能堅持三招,就看我們自己的實力了……”張懸笑了笑。

    “有自信是好事,但愿不是自大!”

    皺了皺眉,趙興墨道:“好了,你們到底誰先來?”

    “我來吧!”

    來到跟前,張懸身體一晃,釋放了實力,只有元神境中期,在兩個青年面前,看起來微不足道。

    “口氣不小,讓我們兄弟看看,能有什么樣的實力!”

    兩個青年冷笑,一左一右,一晃身,來到張懸兩側。

    雖然還沒動,卻將周圍的一切生機,全部封死,給人一種被封鎖,關進籠子的感覺。

    “還沒出手,就施展了心理暗示和壓力,有點實力……”

    張懸暗自點頭。

    不愧是圣子殿來的高手,還沒動手,就給與了心理暗示,心境弱的,恐怕會立刻產生慌亂。

    這種情緒,一旦發酵開來,對戰斗影響極大,稍有不慎,極有可能,還沒動手,就會直接認輸。

    “戰斗的方法很好,不過,和我比心境,你們還弱了些……”

    下巴一抬,張懸雙手背在身后,緩緩向前走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