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驚人的賭注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驚人的賭注

    地下黑市一個寬闊的房間。

    “坊主,不好了……”

    一個老者急匆匆跑了過來。

    “怎么了?”

    坐在主位上,正在喝茶的中年人眉毛一皺。

    正是這個地下黑市的坊主,一位出竅境巔峰強者!

    黑市魚龍混雜,這么多寶物,沒人敢覬覦,身為坊主,自然擁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實力。

    “是這樣的,剛來了一個叫張懸的挑戰者,連續戰斗了十場,成了十冠王……”

    老者忙道。

    “這有什么?十冠王很正常吧!”

    端起茶壺,再次倒了一杯開水,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茶葉,中年人毫不在意。

    十冠王盡管很難,但每年地下黑市,還是能出個七、八個的,不算什么。

    “是很正常,可成為十冠王之后,還要繼續挑戰百冠王的時候……洪洋上臺了!”

    老者接著道。

    “哦?”中年人微微一笑:“洪洋的實力,同級別無人能夠戰勝,只要他出手,基本都會被殺,準備一下,如何處理尸體就好了,你也算輕車熟路,為何這么慌張?”

    “是……之前,我也覺得洪洋上去,必然沒任何問題,可是……誰知道與對方戰斗了兩招,已經被抽了兩巴掌,而對方……好像一點傷都沒受……”

    將剛才看到的場景說了出來,老者有些不敢相信。

    “被抽了?難道,洪洋不是對手?”中年人一愣。

    “是!”老者點頭。

    “洪洋是我們的搖錢樹,一直不敗,雖然名頭很大,但總少了些噱頭……這樣也好,敗一次,知恥后勇,應該會變得更強。你只要看著,不要死人就好了……”

    放下茶杯,中年人手指點著桌面,沉思片刻道。

    洪洋盡管厲害,也不是不能敗,只要在擂臺上,沒被人殺死,就不算什么。

    “我知道這些,只是……這位張懸的同伴,一來到就瘋狂下注!十連勝過后,就已經將賭注,反倒一千八百靈石了,剛才洪洋出手,我覺得他不可能獲勝,想將損失贏回來,就定下的比例很大……誰知,這家伙將所有靈石都押了上去……”

    老者面露尷尬。

    “很大?有多大?”

    中年人一愣。

    “如果洪洋真輸了……差不多我們坊市這么多年的利潤,全部賠給對方都不夠……”

    “什么?”

    身體一晃,茶杯掉在地上,中年人眼前一黑,差點摔倒。

    這是弄了多大的賠率?

    “帶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再也忍不住,猛地站起身來,向擂臺的方向走去。

    生死擂臺,死一、兩個人,不算什么,但要是賠的傾家蕩產,他以后還怎么活?

    這種事情,必須制止!

    “我要殺了你……”

    擂臺上,連續被抽了兩巴掌,洪洋眼睛泛紅。

    雖然猜出對方的實力不弱,卻沒想到這么強!

    來地下黑市,戰斗接近十年,從未吃過這么大虧!

    最關鍵的是……這家伙得了這么大便宜,還不停晃悠,看起來馬上就會摔倒……晃悠個屁啊!該晃悠的是我,我都破相了……

    “閉鎖元神!”

    一聲咆哮,體內的元神,立刻閉鎖起來,全身穴道也緊緊封閉。

    之所以連續被抽了兩巴掌,是因為對方使用了驚鴻師天賦,只要不去看,不去想,就能抵抗,不被蠱惑!

    轟隆!

    做完這些,再次沖了過來,這次不是拳頭,也不是手掌,而是近身搏擊。

    他體型高大,力量兇猛,與人交戰,最擅長的就是這個,連續被抽了兩巴掌,盡管憤怒的快要爆炸,卻也知道,想要斬殺對方,報仇雪恨,只有這一條路可走。

    呼啦!

    來到跟前,手肘膝蓋,同時攻擊而來,如同暴風雨,讓人難以抵擋。

    “厲害!”

    依舊有氣無力,張懸身體輕輕一縮,看起來,是沒辦法躲避,卻不知為何,暴風雨般的攻擊,在這一團身之間,立刻失效,一下都沒打中。

    “他看出了我攻擊的路線?”

    瞳孔一縮,洪洋難以相信。

    對方這個縮身,看起來無奈,實際上卻算準了他進攻的路線,將所有攻擊的地方,全部躲避開來,動作難看,效果卻極為顯著。

    正想如何應對,就見團身的張懸,晃悠悠的再次伸出了手掌,對著自己的臉蛋,又一巴掌抽了過來。

    “還來?我已經閉鎖了元神,驚鴻師再想傷我,哪有這么容易……”

    仔細防備,正覺得對方沒有辦法,就聽到耳邊響起了一個淡淡的聲音。

    “別擋了,擋不住的……”

    聲音如同情人耳語,讓他全身情不自禁的酥軟,肌肉眨眼功夫放松下來。

    “不對,是魔音……”

    這種狀態持續了不到十分之一秒,立刻警覺,再次咬破舌尖,正想反抗,就見對方的手掌已然出現在眼前。

    聲音清脆,洪洋眼眶一紅,在原地轉了一圈,另外半個臉腫了起來。

    “請你相信我,我身體是真的堅持不住,沒辦法和你戰斗了……我打不過你!”

    耳邊再次響起了對方無奈的聲音。

    “啊啊啊……”

    不聽還好,聽到之后,更加抓狂,洪洋雙眼赤紅,剛到跟前,看到一巴掌又抽了過來。

    很快……

    另外一側的臉蛋再次腫了,對方的話,繼續響起:“我好累,堅持不住了,別再來了……”

    再次沖來。

    啪!啪!啪!

    “我堅持不住了……”

    對方的手掌,就好像有魔力一樣,每次都能準確無誤的抽在他的臉上,連續換了十幾種身法都沒有任何辦法躲避,最關鍵的是,每次抽完,對方都像是馬上暈倒一般,狼狽不已……

    堅持不住,你趕快暈啊……

    明明看著隨時都要掛掉,結果一沖上來,就一巴掌抽來……

    要不要這么不要臉?

    洪洋都要瘋了。

    不光他這副表情,看臺上的所有人也都一個個目瞪口呆,臉上寫滿了抓狂。

    洪洋的實力,他們都很清楚,同級別無敵,真真正正的百冠王……

    本以為,一旦出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會立刻被撕成好幾半……怎么都沒想到,出現這種結果……

    洪洋一沖過去,就被一巴掌抽回,然后,對方好像被抽光了力量,不停晃動,隨時都會摔倒……

    然后,沖過去,繼續被抽回,繼續滿是虛弱……

    周而復始。

    他們心中無敵的洪洋,被連續打了好多耳光之后,臉已經腫脹的沒有人樣。

    最關鍵的是,這個隨時都會暈倒的家伙,一招都沒挨上,半點傷都沒有!

    “剛才我們真的在和他戰斗?”

    刀疤青年等人,一個個面容發白,錢旭更是腦袋縮在脖子里,像是個受了驚的鵪鶉。

    那可是洪洋……整個地下市場,最無敵的存在,被他抽過來抽過去,跟玩小雞子一樣……真正的實力,到底該有多強?

    太夸張了吧!

    這種人,他都挑釁……幸虧人家沒跟他計較,否則……肯定早就被殺了。

    “別打了,我真的不是你的對手……住手吧!”

    擂臺上繼續響起清脆的耳光和無奈的呼喊。

    噗通!

    不知過了多久,洪洋再也堅持不住,躺在地上,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直到昏迷前,他都滿心的不甘。

    擂臺賽這么多年,第一次打的這么憋屈,這么沒有尊嚴。

    昏迷前,向眼前的對手看去,見這位十冠王比賽,就搖搖欲墜的家伙,此時,依舊和剛才一樣,似乎沒有太大區別。

    隨時都會摔倒,但就是不倒……

    “他勝了……洪洋?”

    “又輸了?”

    “那可是我的老婆本……”

    因為洪洋出手,不少人都下了大賭注,此刻見他躺在地上,徹底昏迷,一個個,臉色鐵青,快要哭了。

    之前連輸了好多次,本以為洪洋能夠幫忙賺回來,做夢都沒想到,一塌糊涂,血本無歸。

    早知道這種結果,就押這位張懸……一個啥名氣都沒有的家伙,到底從哪里冒出來的?

    一口氣將一位百冠王都輕松擊敗?

    “挑戰……張懸獲勝!”

    等了十幾個呼吸,洪洋一動不動,之前的聲音再次響起,似乎語氣中,也滿是不敢相信。

    “發財了,這回真發財了……”

    和眾人如喪考妣的表情不同,聽到確切獲勝的消息,張九霄興奮地直接跳了起來。

    這次比賽的賠率達到了一比十,也就是說,張懸只要獲勝,他押的1800枚靈石,一眨眼功夫,就變成了一萬八千,再加上本金的話,已然接近兩萬之多!

    這么多精元上品靈石,身為家族子弟,都從未見過!

    來黑市前,身上一分錢沒有,不到一個時辰,接近兩萬……

    張師簡直就是行走的靈礦,而且還是不用挖掘,直接就有人送的那種。

    “這么多,應該滿足張師的要求了吧……”

    知道賺了這么多,應該夠了,張九霄不再停歇,來到剛才押注的地方,將手中的憑證遞了過去:“我來取我贏的錢!不出意外,一共是一萬九千八百枚精元上品靈石!”

    “一萬九千八?”

    負責下注的人,還沒說話,一個冷哼響起,緊接著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你們涉嫌作弊,這次的下注,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