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住處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住處

    靈虛劍,一直都鎖在天工石臺上,后者也被他當成劍鞘。

    石臺是天工物品,沒有法寶的級別,真要說等級的話,的確不到上品,因此,使用出來,不算違規。

    只是……這東西奇重無比,領域境強者,都拿不起來,不然也不可能鎖住長劍,無法掙脫了。

    此刻,陡然祭出,硬生生砸在身上,沒當場死亡,就算命大了。

    “這是他的劍鞘?”

    “上面好像還真插了一柄劍!”

    “怎么會有這么大?”

    “張云峰完了……”

    臺下啞然,不少人都咽了口唾沫,眼皮亂跳。

    太無恥了吧!

    人家只是普通的東西,你用這么大的……誰承受得住?

    不少人暗自慶幸。

    幸虧沒過去挑戰,不然,絕對會被活活打死!

    不過,規矩是張云峰定的,他只是按照執行,也提前招呼了……被打成這樣,還真怪不了別人!

    不理會眾人的震驚,張懸手掌一抓,將“劍鞘”收回儲物戒指,幾步來到張云峰跟前,就見他舌頭伸出,眼皮泛白,身體扭成麻花,臉上還帶著驚恐的表情。

    模樣說不出的凄慘。

    手指一點,正打算將天道真氣注入體內幫忙療傷,再次風聲呼嘯,一個青年再次沖過來。

    “住手!”

    面容低沉,青年在張云峰的脈門摸了一下,知道只是短暫的昏厥,并無大礙,這才送了口氣,喂下一枚丹藥,手掌一抓,后者緩緩飛起,向臺下的人群落了過去。

    “多謝手下留情,在下張卓,張云峰是我堂弟,之前多有魯莽,還請見諒!”

    做完這些,張卓抱拳。

    臉上看不出是真心實意,還是憤怒。

    “客氣!”張懸回禮。

    這位張卓,剛才精英班的名單上看到過,排名第三十一位,也是張家的人。

    “張兄從青源帝國而來,卻能在如此年紀,擁有這種實力,在下佩服,希望有天也能領教高招,不過,今天是入門的大好日子,就不耽誤大家時間了,告辭!”

    目光一閃,張卓不再多說,身體一晃,從高臺飛了下去,動作輕盈,身法精妙。

    見他轉身就走,張懸也知道,繼續糾纏,并非好事,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戰斗結束,浩宇長老繼續詢問。

    緊接著挑戰賽,又戰斗了幾場。

    剛才張懸盡管用了類似作弊的手段,將張云峰打暈,但真正實力,其他人也看到了,再沒人不長眼,過來找麻煩。

    一個時辰后,再無人挑戰,浩宇長老這才輕輕一笑:“好了,各位的住處,已經安排完畢,可以在代表身份的玉牌上查詢,今天休息,明天去各自的班級報道,正式上課!”

    眾人應是,張懸將玉牌取出,果然看到上面浮現了自己住處的路線。

    “走吧!”

    招呼張九霄一聲,當先向圣子殿的方向走去。

    穿過廣場,是個高大的門戶,上方三個大字“圣子殿”,右側的墻壁上,則寫了個“儒”字。

    不知幾境作品,給人一種深邃之感,仿佛看這個字,在看一個完整的世界。

    “這些字,是當年圣子殿的第一位殿主,悝圣留下的,經常參悟,對書畫職業的進步,有極大的用處!”

    張九霄眼中滿是興奮。

    他是七星巔峰級別的書畫師,知道這四個字的珍貴。

    這種級別的書畫,一般是不輕易可以看到的。

    雖然矗立在這里,數萬年了,卻沒有絲毫損傷,光鮮奪目,如同剛剛書寫的一樣。

    “這些字,能夠自己吸收靈氣,維持墨跡不損……”

    張懸暗暗點頭。

    沒想到那個在幻境里磨鐵棒的家伙,對書畫理解的這么深,能寫出如此有意境的字體。

    早知道就不睡了,和對方學學書畫,或許三天時間,也能進步不少。

    “這就是大陸最高學府,我……終于算是進來了!”

    知道這些字,就懸浮在門口,不會逃走,早晚都有機會看,張九霄不在糾結,而是看向眼前寬闊的門戶,忍不住感慨,激動的眼眶泛紅。

    身為家族旁支子弟,他的付出,要比核心子弟還多,為了能夠來到這里,受到家族重視,多年前就背井離鄉,前往青源帝國,只是為了那一個……在家族永遠都得不到的名額!

    本以為,這輩子能進來是一種奢望,沒想到,最終還是完成了。

    “血脈只能讓你起始點比普通人高一些,真正想要走到巔峰,還需要自身努力!”

    知道他的感受,張懸笑了笑,安慰一句。

    精純的血脈,優秀的天賦,的確是人人都渴望的,不過,這些都只讓人起步高點而已,真正想要走到巔峰,需要的還是不懈努力和頑強拼搏。

    就像他,沒有特殊天賦,也沒有好的老師,和超強的血脈,可以說一窮二白……同樣從天玄王國一步步走過來,達到了現在的地步。

    不是他天賦高,也不是他運氣好,而是他有堅持奮進的心!

    沒有這種不斷標榜,不斷反省,渴望成長的意念,是絕不可能成為強者的。

    “是!”

    張九霄點頭。

    走進圣子殿,立刻感到其中的靈氣,比外面濃郁了好幾倍,最重要的是,其中蘊含著一種特殊的氣息,似乎在這里修煉,可以神清氣爽,思維更加清晰。

    “難怪能夠吸引這么多人過來,果然是修煉的圣地!”

    如此濃郁的靈氣,天道功法齊備的話,就算不用尋找靈石,修為也進步極快!

    不出意外,同樣能十年內成為九星名師,真正站在世界之巔。

    住的地方,不算太遠,按照玉牌上的地圖,很快就來到跟前,是個獨立的別院,靈氣比四周更加濃郁,行走其中,即使不修煉,也能讓身體康健,百病不生。

    張九霄還沒來到跟前,就和他分開了,他是普通班的學員,只能住集體宿舍,遠遠沒達到他這種待遇。

    和當初鴻遠名師學院一樣,巔峰的學子,居住的是別墅區,普通學子,只能住在宿舍。

    精英班的人住的地方,比對方要好的多,不過,自己排名最后,所在的別院,算是最邊緣,最差的。

    來到門前,取出玉牌,外面的封印立刻打開,張懸推門,正要走進去,就見一個婀娜的身影,來到自己旁邊的院落,停了下來。

    正是冰原宮的天才陳樂瑤!

    “多謝樂瑤仙子剛才在比試中的告知!”

    張懸抱拳。

    之前要不是對方傳音說,張家的血脈天賦是讓時間縮短,想要勝過激活血脈的張謙,可能還需要多花費一些功夫。

    “張師客氣了……”

    陳樂瑤連忙回禮:“這是我應該做的!”

    眼前這位可是少宮主的老師,更是對她有半師之誼,出現危險,沒沖過去幫忙,已經有些羞愧了。

    “這是你住的地方?”

    見女孩,解開了門前的封印,可以隨時走進去,張懸有些奇怪。

    他是闖山門考核的最后一名,住在最后一個別院,無可厚非,但是這位陳樂瑤,他仔細看了,大概是三十幾名,不應該和自己挨著住呀!

    “知道張師住在這里,我和別人換了一下!”陳樂瑤笑了笑。

    旁邊這個院落是第49名住的,她三十多名的別院,用來交換,自然欣然樂意。

    “換?”張懸一愣。

    “是,張師是少宮主的老師,更為冰原宮解決修煉上的難題,是樂瑤的大恩人,自然希望能夠住的近一些,什么需要照顧的,也能盡管趕過來!”

    陳樂瑤微微一笑。

    其實她是有些擔心張家的人會再過來找麻煩,住在跟前,也能相互照應。

    不管怎么說,張謙的事情都因她而起。

    “客氣了!”

    張懸恍然大悟。

    難怪眼前這位,態度大變,原來已經知道了自己是趙雅的老師。

    之前,不敢說出趙雅是自己的學生,生怕對方只是冰原宮的一個普通弟子,不知曉這種事,說出來麻煩更大,更難解釋……既然知道,就好辦了。

    “既然知道我和趙雅的關系,可有遠距離的傳訊玉牌,我想和她說上幾句,不知可否?”

    心中一動,想起件事,張懸滿帶希望的看了過來。

    當初趙雅離開的時候,他還沒有傳訊玉牌,再說,就算有,這么遠的距離,也無法傳遞訊息。

    眼前這位是冰原宮的人,肯定有聯絡宗門的方法,剛好可以和趙雅聯系一下。

    大半年未見,要說不想這位學生,那是假的。

    “我有遠距離的傳訊玉牌……不過,需要布置陣法進行加持,才能聯系到少宮主!這個陣法,布置起來比較麻煩,而且,我實力也略有不足,可能需要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陳樂瑤道。

    “三個月?”

    張懸皺了皺眉,看了過來:“不知道,你要布置的這個陣法是幾級的?我對陣法也略通一二,或許可以幫上忙!”

    三個月的時間對于別人來說,一個閉關就能做到,但對他來說,有些長,簡單陣法的話,倒是可以幫忙布置一下。

    “是個八級的陣法……”

    陳樂瑤道。

    “八級?”

    張懸點頭:“這種級別的陣法,只要不是太復雜,我可以布置,可否……給我看一下陣圖?”

    (為白銀盟煙雨紅塵雨加更三章,凌晨還有第四更。最后四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