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叫你一聲敢答應嗎?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叫你一聲敢答應嗎?

    圣域八重洞虛境,掌控洞天之力,領域展開,如同折疊空間,能夠隔絕精神傳遞,馴服的兵器,都無法聯系到,甚至打出的攻擊,進入其中,也會和泥牛入海一樣,失去掌控。

    如果說,領域境、入虛境是對空間的初步掌握,而洞虛境,已然達到了純熟的境界,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空間力量!

    一念出,而自成洞天!

    靈虛劍剛剛的蓄勢一劍,威力盡管極大,入虛境強者都要暫避其峰,但遇到洞虛境強者,就沒了任何用處!

    嗡嗡嗡嗡!

    長劍不停晃動,充滿了惶恐,不過,無論如何用力,都無法前進分毫,像是釘在墻上的釘子,一動都動不了。

    “狠人,準備出手吧!”

    知道此刻焦慮也無用,心境一轉,再次進入心如止水的狀態,精神一動,聯系了書冊中的狠人。

    說實話,狠人、分身、毒師的能力,不到萬不得已,不想使用,一旦使用,對手就必須斬殺,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本來想著,傀儡、靈虛劍,能夠對付,現在看來,偷襲他的家伙,已然超出了這些手段能夠抗衡的范疇,只能動用這最后的底牌了。

    “是,主人!”

    知道了危險,狠人應了一聲,伴隨張懸精神一動,一根手指突兀出現在身后。

    呼啦!

    輕輕一點,一股特殊的力量蔓延開來,前方的宛如洞天般的領域,頓時鏡子般破碎。

    狠人的實力,盡管只有圣域七重巔峰,想要勝過洛玄青,都沒那么容易,但畢竟是曾經站在大陸最巔峰的超絕人物,眼力和見識都在,再加上對方連續受到張懸的諸多手段攻擊,又在壓制躁動的靈虛劍……

    力量連平時的十分之一都沒有,一招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咔嚓!咔嚓!

    洞天維持不住,張懸立刻感到壓在身上的力量松了下來,急忙轉過身去。

    只見一頭直徑一米多粗,三十多米長的龍形巨獸懸浮在不遠處,通體青灰色,雙眼赤紅,帶著濃烈的威嚴。

    “地獄青龍獸?”

    拳頭一緊,張懸心中“咯噔!”一下。

    之前還以為是不是洛玄青等人敗了,那位張淳和他的同伴對自己出手,做夢都沒想到,居然是他要去尋找的那頭圣獸!

    既然它在這里……山洞里豈不什么都沒有?

    難怪袁曉這么長時間沒出來,應該是山洞空曠,四處尋找才耽誤了時間,并不知道,這家伙根本就不在里面!

    圣域八重的圣獸……

    難怪自己的諸多手段,都沒有任何辦法,面對這種強者,他的確沒有一點反抗能力。

    “想來馴服我,你們好大的膽子……”

    一聲冷哼,青龍獸緩緩開口。

    聲音不大,卻在腦海響起,如同鐘鼓敲擊。

    “馴服……就憑我這種實力?說笑了……”

    面皮一抽,張懸急忙開口,心中則一陣凜然。

    他們根本沒打算馴服,而是想禍水東引,這頭大家伙怎么這樣說?

    圣獸高傲,想要馴服極難,正因如此,八星級別的馴獸師,地位極高。

    正常馴獸,都需要準備各種禮物,想辦法交好,待徹底熟悉后,在以朋友身份邀請……一般情況下,一個八星巔峰馴獸師,想要馴服一頭圣域八重的圣獸,沒有數年功夫也做不到!

    此刻,啥都沒準備,就被對方察覺……

    本來就是簡單的拉怪,袁曉負責拉仇恨,他負責布置陷阱……怎么會變成這樣?

    圣獸最討厭屈服于人,實力比它強,無力反抗倒也罷了,一個出竅境巔峰也想出手……難怪生氣,一出手沒有絲毫留情,要不是手段極多,恐怕已然掛了。

    “那你過來干什么?已經有人和我說了,你們想要將我馴服,成為獸寵,為你們人類,打生打死!”

    青龍獸一聲咆哮,聲音震的塵土不停落下。

    “有人和你說了?”

    一下愣住,張懸瞳孔一縮。

    “一定是那位張淳……”

    剛才還覺得這位張淳,太傻了,這么容易就被洛玄青玩弄在股掌之間,現在看來,是自己等人被對方玩了……

    提前找到青龍獸,說有人要馴服它……一來,得到了對方的好感,二來,讓其對洛玄青產生惡感,再想馴服,就沒了任何希望!

    不愧是張家的天才,果然不是什么簡單角色。

    只是……你就算找,也要找洛玄青啊……找我干什么?

    一陣郁悶,張懸急忙擺手:“不是我想馴服你,而是和你說這件事的那位,他叫張淳,故意挑撥離間……”

    “哼,你們人類,都壞!”

    轟隆!

    張懸的話音未落,再次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碾壓而來,緊接著就看到青龍獸的尾巴,橫掃而至。

    呼啦!

    周圍的空間凝固起來,他像再次墜入了折疊空間,想要逃走,都做不到。

    “缺陷!”

    知道此刻誰都指望不上,雙眼緊盯著對方,腦中急忙呼喊。

    一本書籍出現,無數知識流入腦海。

    “它是圣獸,而且獨自修煉,對洞虛的領悟,不算太強……”

    看完書中的內容,張懸立刻松了口氣。

    這家伙盡管是圣域八重的圣獸,戰斗力強大到可怕,但也有很大缺陷!

    那就是,獨自修煉,沒接受過系統的修煉方法,攻擊方式和對洞虛的領悟,有些單一。

    “狠人……”

    知道這些,精神一動,將這些缺陷傳遞過去。

    狠人的指骨,輕輕一晃,像是穿梭空間般,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對方的一側。

    再次一點!

    咔嚓!

    地獄青龍獸洞天般的力量,再次潰散。

    “嗯?”

    沒想到一個出竅境巔峰,連續兩次破掉它的攻擊,地獄青龍獸巨大的眼睛中露出了疑惑。

    它盡管在這個山谷稱王稱霸,沒有圣獸敢惹,但和人類接觸太少,更沒想到,遇到了一個,一眨眼功夫,就能看穿它缺陷的怪胎。

    洞天破壞,張懸身體一松,知道不能距離太近,行者無疆再次施展,眨眼功夫出現在上百米開外。

    這頭大家伙,以他的實力,肯定是無法戰勝的,只能等著洛玄青等人回來。

    這些大少們,實力盡管不如對方,但只要自己告訴缺陷,聯合起來,想要戰勝,應該不會太難。

    “你這根手指很古怪!”

    哼了一聲,青龍獸巨大的頭顱歪了一下,再次一尾巴抽來。

    連續兩次破壞了它的洞虛之力,它想看看,到底對方是運氣還是實力。

    知道對方的攻擊,根本無法抵擋,張懸只好再次讓狠人過來,對準一處缺陷,點了過去。

    咔嚓!

    和剛才一樣,對方維持的洞虛境領域,再次破碎。

    “你能看出我領域中的缺陷?”

    直到此時,地獄青龍獸終于明白過來,滿是不敢相信。

    如果是同級別的強者,能做到這點,覺得沒什么,一個只有出竅境巔峰的小人物,連續三次擊潰它的領域,讓它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當然……我是一位名師,不光能看出來,如果給你指點的話,你的實力,絕對不止現在這樣,肯定還能走得更遠!”

    見它停止攻擊,張懸心中一動,急忙道。

    不管這么多了,如果能將這家伙忽悠成自己的獸寵,剩下的就簡單了,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將那個張淳暴揍一頓再說。

    早就看他丫不順眼了。

    “給我指點?”

    地獄青龍獸腦袋歪在一側,想了一下:“你能憑借自己的實力,打敗我,我就讓你指點!”

    “憑借自己的實力?”

    “不錯,這個手指和你的氣息截然不同,應該是一件法寶吧!至于傀儡、長劍,都屬于身外之物……不用這個,將我擊敗,別說讓你指點,認你為主也沒什么!”

    青龍獸道。

    眼前這位,只有出竅境巔峰,就能輕松看出它領域中的缺陷,讓他指點,或許真能有更大進步……

    不過,前提是,擁有讓它臣服的能力,否則,堂堂龍族血脈圣獸,怎么可能,輕易臣服于人?

    “將你擊敗?”

    張懸皺眉。

    說實話,不借助狠人,以及諸多手段,別說他,就算是分身,肯定也抗衡不住!

    圣域強者,元神境以后,每一個級別之間,都相差極大,洞虛境和入虛境更甚,可以說不能以里計。

    借助這么多手段,都擋不住對方,還是用圖書館的缺陷,才成功擊潰對方的洞虛……真要徒手戰斗,贏……怎么可能!

    “對了,那個……有沒有用?”

    心中一動,想起一件事,再也忍不住抬頭看來:“你叫地獄青龍獸,體內應該擁有極其濃郁的龍族血脈吧?”

    對方擁有龍族血脈,或許他真的能夠單憑實力戰勝。

    “不錯!”

    青龍獸一臉驕傲。

    “既然如此……”

    微微一笑,張懸懸浮空中,帶著高人的風度:“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

    “叫我一聲?”

    青龍獸疑惑。

    “不錯……”

    張懸點點頭,深吸一口氣。

    “吽!”

    “哞!”

    聲音陡然發出。

    天空中的地獄青龍獸,突然身體一抽。

    啪嗒!

    掉在地上,不停吐著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