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救治廖長老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救治廖長老

    震驚片刻,隨即明白過來。

    倒不是這位張懸的實力比他還強大,而是這個蓮花被他和青龍獸對攻一次,差不快要碎裂,對方的劍氣又剛好找到了最薄弱之處,這才四兩撥千斤,一舉擊潰。

    即便如此,也很厲害了。

    這朵突兀出現的蓮花,連他都沒找到薄弱處,對方卻一眼能夠看出,并且相隔這么遠用劍氣劈的分毫不差,不傷到里面的廖長老,眼力、對力量的控制……已然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心中佩服,低頭看去,就見地面上的張懸,并未因為劈開蓮花而興奮,反而臉色泛白,眉頭皺起。

    “嗯?怎么回事!”

    “這蓮花好詭異……”

    正想詢問一下,這個蓮花模樣的真氣,到底怎么回事,就聽到下面一陣驚訝的議論,急忙看去,隨即看到被劈開,變成霧氣的花朵,再次沿著廖長老的體表鉆入體內,宛如有生命一般。

    “哼!”

    一聲冷哼,張懸指尖多出幾十枚銀針,猛地一抖。

    嗚嗚嗚嗚!

    銀針破開空氣,落在了廖長老的諸多穴道上,正在向體內鉆的霧氣,遇到這些銀針,仿佛見到了克星,發出滋滋的聲音,停了下來,再無法進入。

    這才松了口氣,張懸大手一招,將空中的廖長老抓了下來,重新放在擔架上,同時手指在對方眉心輕輕一點。

    “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廖長老睜開眼睛,一口黑血吐出,從擔架上坐了起來,緊接著眾人就聽到他體內一陣“噼啪!”作響,宛如爆竹響起。

    “這是……”

    眉毛一跳,白羽瞪大了眼睛:“要突破?”

    自己這位老友的情況,他知道的很清楚,被火毒侵襲,體內生機斷絕,隨時都會死亡,就算他的醫術通玄,想要救治都做不到……沒想到,這家伙只扎了幾針,在眉心點了一下,就要突破……

    沒看錯吧?

    轟隆隆!

    震驚還沒結束,就聽到剛剛清醒的廖長老,體內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響起,隨即修為一層層突破,片刻后就從圣域七重中期,達到了巔峰。

    即便如此,速度依舊不減,入虛境巔峰的桎梏,十多個呼吸就直接破開,剎那間,風起云涌,洞虛境的領域從他身體周圍四散開來。

    這才緩慢停了下來,修為慢慢穩固。

    半步洞虛境!

    直接從入虛境中期,達到了半步洞虛,這種晉級速度,簡直從未見過。

    白羽嘴角抽搐。

    這位老友,自從中了毒后,修為就再沒進步過,數百年了,都停滯在入虛境中期,怎么都沒想到,現在直接突破,而且勢如破竹,如此兇猛!

    “我……”

    他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廖長老也坐在原地,看著體內沸騰的力量,滿臉發呆。

    昏迷前,體內生機潰散,隨時都會死亡,睜開眼睛,不光徹底恢復,還修為充盈,立刻突破……他都懷疑是不是在做夢。

    抽了自己一個耳光,臉上火辣辣的疼痛。

    “我還活著?”

    眼淚順著臉頰流淌下來,身體激動地不停顫抖。

    多少年了,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本以為,這次在劫難逃,做夢都想不到,不光解決隱患,還突破了修為。

    身體一晃,從擔架上飛了下來,幾步來到張懸跟前,膝蓋一軟,跪了下來。

    “感謝張師救命之恩……”

    雖然剛才一直處于昏迷,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看此刻的張師,面容發白,身體輕顫,就知道必然付出了極大代價,才讓其恢復。

    “不用客氣……我也是沒有太大把握,幸好成功了……”

    微微一笑,張懸再也承受不住,“噗通!”一聲摔倒在地。

    這次,倒不是偽裝的。

    剛施展完一劍破海,體內真氣消耗殆盡,還沒來得及恢復,就幫對方解決陰霜火毒的問題,即便有絕品靈石吸收,也覺得精氣神消耗的差不多了,隨時都會暈過去。

    “張師……”

    急忙沖了過來,將其扶住,廖長老滿是著急。

    白羽急匆匆從空中飛了下來:“不用擔心,只是損耗過度,只要有足夠靈氣和時間,應該不會留下隱患……”

    剛才動手,是因為誤會了眼前這位要害廖長老,現在知道非但不是害人,還在出手相救,自然沒了敵意。

    而且最關鍵的是,老友的情況,他都束手無策,對方短短不到三分鐘時間,不光將人治好,還讓其突破,沒吃藥也沒有過多手段,讓他滿是奇怪,實在想不通。

    “那就好……”

    聽他沒事,廖長老這才松了口氣。

    “張師,這……到底怎么回事?”

    白羽圣醫忍不住,看了過來。

    成為醫師這么多年了,還從未見過有人這樣治病,關鍵還手到病除的。

    “剛才為了救治廖長老,并非故意辱罵圣醫,還望不要見怪!”

    掙扎了一下,張懸抱拳,一臉歉意。

    “那都是小事……”

    白羽圣醫擺了擺手。

    別說挨罵,就算挨打,能夠親眼看到如此厲害的醫術,也絕對值了。

    正因為對醫術有這種研究,才能走的這么遠,醫術遠超其他人。

    “還望張師能夠為我解惑……”

    眼中滿是誠懇,白羽圣醫充滿了期待。

    其實不光是他,費師、馮子軼、張栩等人,聽到問話,也齊刷刷看來。

    如果是服用丹藥,各種真氣指點,讓人解決體內蘊含的劇毒,實力暴增,完全可以理解,可這種……將人打暈,罵了一會人,又把人往死里打……結果,就他媽變成救人了,實在理解不了,匪夷所思。

    真要救人、解毒這么簡單,也就天下沒那么多因病而死的病人了。

    “這……”

    見他滿是想要學習的目光,張懸苦笑一聲:“白羽圣醫可否容我恢復一些,再幫你解答?”

    現在虛弱的快要死了,實在沒精力說話。

    “對,是我的錯……”

    臉色一紅,白羽醫師滿是羞愧。

    光想著要學習了,將對方這種狀態忘了。

    “我這有一枚精元丹,你服用后,能快速恢復力氣……”

    手腕一翻,取出一個玉瓶低了過來。

    身為圣子殿最巔峰的醫師,求他治病的不計其數,身上寶物,倒是不少。

    伸手接過精元丹,張懸看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藥,的確很不錯,但對他來說,已經用處不大了。

    天道真氣,對靈氣的要求十分苛刻,伴隨修為越高,要求就越大,這種精元丹,對普通入虛境強者都有效果,對他卻和吃糖豆沒太大區別。

    “這枚藥物對我沒用,多謝了……”搖了搖頭,將丹藥重新遞了回去。

    “沒用?”

    白羽醫師一愣:“我這里還有……”

    “白圣醫的好意,心領了,我還是自己想辦法吧……”

    遲疑了一下,張懸沒舍得將絕品靈石拿出來,而是抬頭看向眼前的老者:“廖長老,可能要麻煩你一下了!”

    “張師哪里話,有事吩咐就是,只要我能做到,必不推辭!”廖長老點頭。

    “那就好……”

    點了點頭,張懸眼中閃過一道興奮:“廖長老,那就麻煩你……沖擊洞虛境吧!”

    “沖擊……洞虛境?”

    呆在原地,廖長老懵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