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板磚宗師養成記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板磚宗師養成記

    剛才對方,無論是布置聚靈陣增加火焰溫度,還是聚集火焰集中力量……都顯示出了對煉器的理解,已然達到了極其高深的境界,比起他,都絲毫不弱。

    可……器胎錘煉怎么如此草率?

    這可是一枚紫英天火石……對他來說都異常珍貴,就算不夠一柄大刀、長槍,錘煉成匕首之類的短兵,也綽綽有余,結果,硬生生弄成了板磚……

    面皮不停抖動,憋的有些喘不過來。

    做為煉器師圣子,對兵器的完美,有著近乎變態的要求,他自己煉制的時候,只要有一點尺寸不對,都會推翻重來,對方考核……煉制的哪怕丑了點,也能忍受,可這東西,和兵器,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吧?

    又不是建筑工人,弄這玩意干啥?

    “你檢驗一下吧,應該能達到上品級別!”

    不去管他的表情,張懸手掌一擺。

    “上品?”

    面皮一抖,吳有道再也按耐不住:“一塊板磚……就算達到上品又有什么用?”

    見他質疑,搖了搖頭,張懸伸手將桌上的板磚拿了起來:“用處大得很,堪稱最厲害的兵器都不為過!”

    吳有道怒極而笑:“你倒說說看,有多厲害……”

    撒謊也要有個限度吧,這玩意四方四正,連個鋒刃都沒有,怎么戰斗?

    “你可有同樣用紫英天火石煉制的兵器?強于不強,對抗一下,便可知曉!”

    張懸一臉淡然。

    “當然!”

    手腕一翻,取出三件兵器。

    刀、槍、劍!

    都是用紫英天火石煉制而成,寒氣逼人,一出現就給人一種刺破皮膚之感,宛如要將人的血液都吸出來。

    一看就知道級別不低,威力極強。

    這三件兵器,都是用紫英天火石煉制而成,每一件都花費了他極大的心血,耗費了不知多少功夫。

    “用你兵器來對抗我的這件,你能勝出的話,算我闖關失敗!”張懸輕輕一笑。

    “好,讓我看看你這個板磚,到底有什么威力!”

    沒想到眼前這位,居然口出狂言,吳有道冷哼,手腕一抖,長劍當先凌空飛起,筆直飛了過來。

    張懸也沒有動作,衣袖一甩,板磚迎上。

    咔嚓!

    板磚和長劍對碰,一聲脆響后者斷成兩截。

    “這……”

    吳有道嚇了一跳。

    這柄劍經過不知多少次的錘煉,鋒利無匹,堅固異常,與對方的板磚對碰,居然一下折斷,怎么做到的?

    擊斷長劍,板磚沒有停歇,對著大刀和長槍也沖了過去,咔嚓,咔嚓!再次兩聲脆響,吳有道辛辛苦苦煉制出來的兵器,全都斷成兩截,橫躺在地上。

    “你、你……”

    牙齒打顫,吳有道說不出話來。

    一件兵器對抗不了倒也罷了,連續三件,全都輕松被對方的板磚碰碎,再傻也知道,這個看起來顏值不咋樣的磚塊,比他煉制的兵器,高明太多了。

    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板磚,看起來沒有鋒刃,卻極為厚重,以勢壓人,以力進攻……”

    雙手背在身后,張懸淡淡看過來,帶著教育的味道:“兵器,是殺人的東西,目的為了更好的提升戰斗力,好看不好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威力!紫英天火石熔煉極難,煉制成的兵器盡管鋒利,本身卻太脆了,和水晶一樣,根本承受不住厚重兵器的攻擊!與其對碰,如何能贏?”

    “這……”

    吳有道呆住。

    他用紫英天火石煉制了不少兵器,但每一件都和對方所說的一樣,鋒利是鋒利,可本體太脆了,當然,這種脆,和其他上品圣器比,就算有差距,也不會太大,畢竟長劍,鋒利和柔韌,屬于兩個方面,本身就不可能同時兼得。

    本以為,紫英天火石煉制兵器,都有這個缺陷,做夢都沒想到,對方的一個板磚,立刻解決!

    “怎么樣?我可算通過考核?”

    見他震驚的難以恢復,張懸不再多說,微微一笑。

    他一向謙虛,這次的目的又是過關,并非打擊人,沒必要雪上加霜。

    “通過……”

    嘴唇哆嗦一下,吳有道滿是疑惑:“板磚不屬于兵器,無法雕刻陣紋,也沒看到你仔細錘煉,怎么可能煉制到這種級別?”

    盡管板磚厚重,但能如此簡單將他的三件兵器擊碎,級別絕對比他的只高不低。

    兵器想要提升級別,火候、淬煉極為重要,但錘煉、陣紋,卻是增加威力的主要手段。

    相同的礦石,錘煉的越多,越久,密度就越大,淬煉成功后,級別也就越高。

    對方煉制器胎的時候,他親眼看到,總共三、四個呼吸,鐵錘就敲擊了四個面,讓其成為磚的樣子……怎么能比他千錘百煉的級別還要高?

    “想學嗎?我可以教你!”

    張懸笑了起來。

    “還望指點!”

    不敢裝大,吳有道抱拳。

    “其實煉制板磚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卻有學問在內,每一下,都蘊含大道,并非簡單的錘煉……”

    將磚抓了過來,張懸詳細解釋。

    他對煉器的理解已經達到了八星級別,隨口指點,牽扯到了許多知識,只聽了一會,吳有道就佩服的五體投地。

    眼前這位,年紀盡管不大,但對煉器的理解,卻深入淺出,讓人聽了之后,茅塞頓開,有種恍然大悟的之感。

    很快,對方將煉制板磚的技巧全部講完。

    “告辭了……”

    說完,對方抬腳向第三層走去。

    “原來我之前的煉器方法都是錯的,以后再也不煉制長劍和大刀了,專心煉制板磚……”

    目送對方離開,回憶起剛才所學的知識吳有道雙眼放光。

    什么長劍、什么大刀,如何比得上磚頭?

    進可攻,退可守,這才是他畢生應該追求的目標!

    想到這,取出礦石,開始研究。

    “接近十分鐘才通過第二層,是不是有些太慢了?嗯,后面要加快一些了……”

    張懸心中感慨,向上走去,隨即看到了天機師公會的圣子。

    他暗暗嘀咕,卻不知道,無意中培育出了一個煉磚大宗師,以后終其一生,只煉制同一種兵器,無數強者都為能得到他親自煉制的板磚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