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功法林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功法林

    “這里?”

    張懸愣住,滿是不敢相信。

    如果對方說,在哪個殿堂盛放,或者被封印在某種地方,都覺得正常,可在悝圣的雕像內……

    這怎么可能?

    悝圣是古圣,卜商古圣的親傳,孔師的徒孫,圣子殿的第一任殿主,對異靈族人,早已恨之入骨,恨不得將其屠滅干凈。

    狠人身為這個族內,最強者之一,哪怕身死,骨架之中,必然也蘊含著特殊的力量,為人族所不容,不封印,不隱藏,放在自己的雕像之中……

    就算是他,都覺得難以理解。

    最關鍵的是……融合了狠人的骨架,眼前的雕像非但沒有殺戮氣息,反倒給人一種溫潤儒雅之感,到底怎么做到的?

    “你會不會感應錯了?”

    忍不住心中問道。

    不是他不信,而是這種可能實在太微乎其微了。

    畢竟,悝圣不可能擁有,更不可能擁有天道之冊,將狠人的力量壓制的九星名師,都無法察覺,明理之眼都看不出來。

    “換做融合頭顱前,可能會感應錯,但現在……絕對不會!”

    狠人語氣中滿是肯定。

    沒融合頭顱,記憶力不全,不敢確定,而現在,百分之百肯定,他的胸骨,絕對在眼前的雕像之中,沒有任何猶疑。

    “這……”

    見他如此確定,張懸皺了皺眉:“我看看!”

    明理之眼蠕動,仔細看了過去。

    片刻后,搖了搖頭。

    歷代殿主都沒看出來,他明理之眼的境界更低,自然更是察覺不出什么。

    手掌伸過去,輕輕在石像的衣角碰了一下。

    一本書籍出現在腦海。

    “圣子殿內院石雕,由悝圣親自打造,天青石融合古圣意念及狠人胸骨而成,鎮壓內院空間,穩定靈氣……”

    書籍中詳細記載這雕像的由來和內容。

    “果然在里面……”

    張懸眉頭皺的更緊。

    不會出錯,說明狠人的肋骨,的確在這個雕像之內。

    融合異靈族強者的骨架,來穩定內院空間,卻沒有絲毫異靈族的氣息……讓他始終想不明白。

    “張師……”

    見他走神,詹師喊了出來。

    “哦,剛被悝圣的風姿震驚,有些走神,還望見諒!”

    張懸急忙抱拳。

    不管是狠人,還是骨架,都不能說出來,這件事,必須弄清楚再說。

    “無妨,第一次看到悝圣的這個雕像,我也震驚了好久,感覺像一位師長,站在面前,傳授我知識一般!”

    詹師并未發現異常,而是深有感觸的點了點頭。

    “嗯!”

    應了一聲,張懸突然愣住,心中一個想法冒了出來:“既然這個骨架被悝圣放在石像內,受到圣人的鎮壓,也就表明,沒辦法誕生新的意念……”

    之前無論心臟、指骨還是頭顱,都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意念,現在這個骨架被雕像籠罩在內,應該并未誕生屬于自己的意念,狠人真要吞噬會簡單不少。

    不過,相對應的,也更加麻煩。

    想要吞噬,就必須毀掉雕像,而雕像毀壞,整個內院都有可能崩塌。

    無論哪一樣,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對了,詹師,不知內院,可有功法殿之類的地方,我現在達到了半步領域境,還沒學過領域境的法訣!”

    “內院沒有這種地方,不過卻有功法林,其中蘊含了,無數先輩留下的傳承,所有新的內院學員,都會進入其中,能夠得到什么,將會得到什么,就要看造化和運氣了!”

    詹師輕輕一笑。

    “功法林?”

    “是啊,能收錄到內院的功法,基本都達到了圣域后期或者巔峰級別,但每個內院學子,體質不同,適合的法訣,也不盡相同,有些法訣,你修煉了,可以達到巔峰,同級別無敵,其他人修煉了,弄不好會走火入魔。教育不是復制,不是科版印刷,因此,功法并非越厲害越好,而是適合自己!”

    詹師解釋道:“功法林,正是這種讓人選擇的地方!只要是進入內院的學子,都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會給與一天時間進行尋找,一經選擇,再無法更改!”

    “原來如此!”

    張懸點頭。

    功法和職業一樣,有些人適合有些人不適合,需要選擇,而非生硬的灌輸。

    孔師主張因材施教,正是要求老師要根據每個人的不同,適當的更改教學方法,而非填鴨。

    “張師想要學習的話,我可以帶你過去!”

    見他明白,詹師道。

    “多謝了!”

    張師點頭。

    來到內院,也知道了狠人骨架所在,目前更重要的是,快速提升實力。

    洛若曦既然被洛家的人禁足,那就肯定不會在這里,與其白花費功夫尋找,還不如盡快提升,擁有解決這件事的力量。

    “請跟我來!”

    詹師帶路。

    不一會,來到了一個滿是石碑的地方,遠遠看去,宛如墓地。

    “這就是功法林,每一個石碑都代表了一種法訣,運轉體內的力量,緩步向前,走到盡頭,適合自己的功法就會自動跳出來,不適合的就算手段再多,實力再強,也無法強行練習,真要那么做,反而會對實力造成影響,得不償失。”

    詹師提醒一句。

    “自動跳出來?”

    張懸有些好奇。

    功法自己跳出還是第一次聽說。

    以前看到的,都是在書籍上記載的,只能主動學習。

    “是啊,功法林不光留下了功法,還留下了先祖的意念,和對法訣的理解,你從中走上一遍,這些意念就會感應到,你的體質和正在修煉的法訣,于自己契不契合,達不到條件就算想強行學習,也無法看得懂記住的內容。這也是為了防止,后輩的學員,貪功冒進,貪多嚼不爛。”

    詹師繼續道。

    雖然對方是八星名師,但還是太年輕了,忍不住再三提醒。

    知道這是所有老師都有的嘮叨,他也經常這樣說學生,張懸微笑著點了點頭。

    “我進去看看……”

    明白這個功法林是怎么回事,再不猶豫,深吸一口氣,抬腳向里走了進去。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