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陪我去張家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陪我去張家

    功法林的功法,盡管都很強,但細數根源,全都是基于悝圣等人的傳承。

    正因如此,一旦出現古圣級別的功法,石碑上的意念會自動被壓制,心生敬畏……

    這位張師轉了一圈,文字就變成這樣,難不成修煉了這種級別的法訣?

    正因如此,才看不上其他的功法,所謂的學習,只是借鑒?

    “楊師已然達到這種地步了嗎?”

    心中推測,充滿了敬畏。

    這位張懸是楊師的學生,能學到這種級別的功法,也就表明,楊師有可能達到了這種境界,或者……得到了真正古圣的傳承。

    無論哪一樣,都絕不是他可以妄加揣測的。

    “這件事千萬不能泄露出去……”

    眉毛揚起,詹師暗自警惕。

    如果猜測是真的,等張懸出來,一定要好好交代,千萬不要隨意顯露功法,不然,被異靈族人或者一些心生歹意的職業者發現,生命都會出現危險。

    他現在盡管達到了真正的圣域九重,但實際上卻只是半步九星級別的名師,真正九星,是超越了圣域九重的存在。

    達到這種實力,據說能夠得到天地之火的淬煉,無論肉身還是靈魂,都會得到洗禮,甚至連壽命,都會再次增加。

    這種修為,已然是百毒不侵,就算以前真的中毒,也能被火焰灼燒干凈,再不留下任何痕跡。

    正因如此,這些年,他一直都想沖擊,可惜……這么久了,連圣域九重中期都沒達到。

    這種境界,隨便提升一點,都是巨大的飛躍,再不像以前那樣容易了。

    吱呀!

    心中正在感慨,就見靜室的房間打開,一個人影走了出來。

    “張師你……的實力!”

    轉頭看去,眼睛立刻瞪圓,詹師身體一晃,差點沒直接摔倒。

    對方就進去兩個時辰左右,怎么修為……一下從半步領域境,直接達到領域境巔峰了?

    這相當于晉級了一個大級別,未免太快了吧!

    “有所感悟,所以突破快了些,以后,可能會越來越慢……”

    見他這副表情,張懸解釋。

    天道功法,配合足夠的靈石,進步的確可怕,但修為越來越高,進步速度,明顯比以前要慢了,這樣說,也不算欺騙。

    “修煉突破快是好事,但也要注意分寸,太快了,很容易讓真氣變得虛浮……”

    滿是震驚,過了一會,詹師還是勸慰道。

    一些灌頂、激活血脈和特殊體質的,進步都很快,短時間內就能讓修為達到巔峰,但真要這樣做,修為會變得有些虛浮,再想進步,將會變得極難。

    就好像一些人賭博中了大獎,以后很難繼續去干按部就班的工作了一樣。

    差距太大,心態就承受不住。

    正因如此,哪怕是激活血脈和體質,正常情況下,也都是晉升一個或者幾個級別后,要停頓一段時間,鞏固修為,能完美發揮實力了,再繼續突破。

    “我知道,我已經在半步領域境,鞏固一天多,時間不短,也該突破了……”

    張懸深以為然的點頭。

    “一天?”面皮一抽,詹師差點沒摔倒,忍不住看過來:“你圣域五重鞏固了多久?”

    半步領域境,正常的頂尖天才,都需要花費幾年時間穩固,你一天時間就差不多……關鍵臉上還是理所當然的表情,要不要這么打擊人?

    “圣域五重……耽誤的時間有些多,大概二十多天,我進入圣子殿的當天突破的出竅境……”

    想了一下,張懸道。

    “二十多天……”

    再次晃動了,詹師看過來:“那……你從開始修煉到現在,大概花費了多長時間?”

    “從修煉開始?”

    沒想到對方會這樣問,張懸計算了一下:“大概十三個月左右,一年多了!”

    要不是穿越過來,在天玄王國這種小地方,而是在圣子殿,恐怕一個月時間,就能達到現在的實力。

    整整多了十三倍……

    一想,就覺得滿是心塞。

    “……”詹師突然很不想和眼前這位說話。

    十三個月,從武者修煉到圣域六重巔峰……這速度,比洛家小公主都快了不知多少,看這家伙的表情,似乎覺得太慢了……

    還要不要臉?

    “對了,詹師,你可有圣域七重的功法秘籍?能否借一些給我看看?”

    不理會對方心中所想,張懸道。

    既然修為達到領域境巔峰,看看還有書籍沒,搜集出入虛境的,還剩下兩枚絕品靈石,趁機突破算了。

    閑著也是閑著。

    “圣域七重的功法?這種級別的,我身上沒有,不過,想看的話,依舊是去傀儡巷,闖過關卡,會給與一次選擇秘籍的機會……”

    詹師搖了搖頭,道。

    他這種實力,圣域七重的功法已經沒什么用了,自然不會隨身攜帶。

    “哦!”張懸點了點頭。

    傀儡巷他去過一次,現在整個巷子都是廢墟,實在不好意思再去一趟。

    不過,對方沒有,也不好繼續追問,正想繼續說話,突然看到眼前的詹師眉毛一揚,手腕翻動中,一個傳訊玉符出現在掌心。

    “他找我做什么?”

    看了一眼玉符,詹師皺了皺眉,手指在上面一點,面容變得更加奇怪:“不是找我,是……要見你!”

    “見我?”

    張懸一愣:“誰?”

    “劍秦生!”詹師道。

    “他?”張懸皺眉。

    劍秦生正是第四任殿主劍流水的后輩子孫,流水劍訣,正是從對方那里學會的。

    上次將其暴揍一頓后,再無消息,怎么今天突然要找自己,而且傳訊都傳到詹師這里了?

    “出去吧,他就在外面等著……”

    詹師道。

    “好!”

    不知對方的目的,不過,給與他無償觀看書籍,才有了現在的劍道修為,心中一直帶著感激,既然要見,自然不會推辭。

    二人很快離開了內院,果然看到劍秦生正站在水池邊的一個涼亭中,見他們來到,眼睛一亮,急忙飛了過來。

    “代殿主、張師!”

    一抱拳,劍秦生看了過來。

    “不知前輩找我做什么?”

    行禮完畢,寒暄了兩句,張懸開口問道。

    “這……是有件事想要麻煩你!”

    停頓了一會,略帶尷尬,劍秦生開口。

    “張師……可否陪我去一趟張家?”

    (張懸要去張家了,大即將開啟。大家可以關注老涯公眾號,微信搜索“橫掃天涯”,添加關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