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泡我妹?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泡我妹?

    “張懸?”

    瞳孔一縮,洛玄青急忙看過來:“哪個張,哪個懸?”

    “弓長張,吊脖子的懸!”

    老者解釋道。

    “他們是……同名?這不可能……”腦中轟鳴一聲,如遭雷擊,洛玄青忍不住后退了兩步,臉色泛白。

    這個名字,和他那位好兄弟,一模一樣,一個字不差,該不會是同一個吧?

    他與張懸相處,覺得秉性相仿,性情相投,并未追問過來歷,只知道不是張家的人,并不清楚,到底從何而來。

    難不成,真是從青源帝國過來的?

    真要如此……

    辛辛苦苦尋找的那位妹妹喜歡的人,豈不就在眼前,還與他稱兄道弟?

    身體顫抖,與這位張懸相處的一幕幕浮現在腦海。

    第一次見面,直接詢問“你妹”然后被暴揍了一頓,緊接著對他出奇的好,本以為,是因為自己的人格魅力……

    難不成,是因為認識了他妹妹?

    “洛少……”

    見他臉色變化的有些夸張,對面的老者忍不住看了過來。

    “我沒事,對了,我想問一下,我們圣子殿精英班一位學員的情況……”

    吐出一口氣,洛玄青再次看過來。

    “圣子殿的訊息,查起來會簡單不少,洛少想問誰的,直接開口就是!”

    老者道。

    “今年剛考進來的學員,張懸!”

    洛玄青道。

    “呵呵,這個其實不用問,這位張師,正是從青源帝國來的,鴻遠名師學院的院長!”

    還以為問誰,聽到是這個名字,老者笑了起來,語氣中忍不住感慨:“從一個小小王國一路走來,才剛二十歲就已經成了八星名師,這位張師,已經成為圣子殿所有人崇拜的新偶像了,剛才接待你的那位小姑娘,就是他的忠實擁躉,崇拜的無以復加……”

    “偶像,小姑娘……崇拜?”

    轉頭看去,果然看到剛才接待他的女孩,聽到張懸的名字,眼中冒出星星,口水似乎都快流出來。

    “可惡……”

    拳頭捏緊,指甲插入肉中,洛玄青只覺得頭發豎起,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

    才來圣子殿不到一個月,就勾引了無數小姑娘這么癡迷,她妹妹從未接觸過男女之情,淪陷其中,也就很正常了。

    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想泡我妹……

    關鍵是,還裝的這么無辜……張懸,你他媽還要不要臉?

    嘴唇不停哆嗦,洛玄青覺得從一開始,就掉入對方的陷阱里。

    “故意接近我,就是為了從我口中套妹妹的消息,如此陰險,必須殺了……”

    氣的有些抓狂,洛玄青殺機沸騰。

    之前還覺得,殺了妹妹的心上人,會讓其惱怒,知道此人是誰,想起他卑劣的手段,再也忍不住了。

    明明是我妹妹喜歡的人,卻還裝的很無辜,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害得他一直當成兄弟……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關鍵,他還傻乎乎的將所有事情都告訴對方了……

    “難怪一直拒絕……自己殺自己,誰能接受?”

    越想越氣,頭皮都快要炸開。

    “糟了,快去請葛長老,就說……破壞王要破壞信殿!”

    看到眼前的青年,體內力量一層接著一層,隨時都會爆炸,老者嚇得臉色都白了,急忙轉頭吩咐。

    做為執事長老,他只有圣域七重的實力,和眼前這位還有些差距,真要硬來,根本抵擋不住。

    綜合眼前這位的光輝事跡,再加上此刻這種表情,要說他不想搞破壞,都沒人相信。

    “是……”

    點了點頭,女孩正想離開,就看到洛玄青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跟前,眼睛發紅:“我問你,你為什么崇拜那位張懸?他比我強?”

    要說實力,他現在是圣域八重,要說帥……更是甩了對方一條街,實在想不通,女孩為何會喜歡這家伙!

    “我……哇!”

    感受到他身上氣息的壓迫感,女孩嚇得臉色發白,忍不住一下哭出聲來。

    “放開那個女孩……”

    老者大喝。

    “我……”

    洛玄青這才恢復過來,滿臉的不甘心。

    說起張懸,一臉崇拜,看到自己居然嚇哭了……為什么?憑什么!

    看到他的表情,如何不知道想些什么,老者滿臉的無語。

    這么兇神惡煞,有女人喜歡,才叫見鬼了!

    你看人家張懸,對暴躁的雷霆,都是微笑面對,才能進入其中后,讓其不停顫抖和抽搐,最終大潰而逃……

    差距這么大,怎么比?

    “算了,我現在就將這家伙殺了……”

    知道詢問對方,也說不出所以然來,洛玄青氣的咬牙,身體一縱,筆直向劍秦生的住處飛去。

    既然知道是這家伙勾引他妹妹,那就別怪他不客氣,先弄死再說!

    很快來到劍秦生的住處,人在空中,就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喝:“洛玄青前來拜訪!”

    聲音如同悶雷,響徹整個院落。

    “洛玄青,你要干什么?”

    聲音才結束不久,一個憤怒的呵斥,響了起來,緊接著一個俏麗的身影飛了過來。

    水千柔!

    “千柔……你怎么在這?”

    看到女孩,洛玄青一愣,隨即沒了剛才的氣勢。

    “劍秦生是我的老師,我與之學藝,住在他府邸,沒什么問題吧?”

    水千柔冷哼一聲:“我說過,對你沒感覺,如果再陰魂不散,找到老師這里來,就別怪我通知家族,對你不客氣!”

    “我……”

    洛玄青說不出話來。

    當初他和張懸炫耀,有女朋友,而且很漂亮,并非吹牛,而是實話實說,只不過,這位漂亮的“女友”,還沒答應他罷了!

    不是別人,正是眼前這位。

    雖然圣人水家,和洛家比,差了很大一截,但同為圣子殿學院,尤其是感情,不可能強行買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就算是他,也沒辦法。

    “你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做的不好,我可以改……”

    本想說,這次過來不是找你,話到嘴邊,忍不住改口。

    他這么優秀,又這么帥,為何不喜歡?

    “喜歡什么樣的?”水千柔哼了一聲,眼中光芒一閃,露出了崇拜:“我喜歡的人,要劍法高深,天賦絕就通,一通就明,有一天,會指點出我的缺陷,并傳授我高深的劍法……”

    “指點你劍法?難道……”

    洛玄青頭皮炸開。

    “不錯,我喜歡張懸張師這樣的,你……”

    水千柔擺了擺手,一臉的不屑:“還是算了吧!”u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