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劍道五種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劍道五種

    “劍秦生?他太過固執……算了,一旦見面,耽誤不少時間,我現在只想去看看那位張懸……還是繞道而行吧!”

    夢劍圣點頭。

    “好!”

    也知道和這位劍秦生遇上,必然糾結陳谷子爛賬,中年人當即點了點頭,腳掌輕輕一踏。

    圣獸立刻鉆入云霄,不見了蹤跡。

    “嗯?”

    圣獸消失,屋子內的劍秦生皺了皺眉。

    “怎么了?”

    張懸看過來。

    正常情況,沒人會不停釋放神識,因此,并未看到前方鉆入云層的圣獸。

    “一頭高級別的圣獸飛走了……沒事,應該是沒發現我們,不然,就麻煩了!”

    劍秦生搖了搖頭。

    興夢劍圣做為張家家主,圣獸并不唯一,隨便可以選出一個腳力好的乘坐,雙方距離遠,再加上躲閃的快,他并未看清獸背上的人是誰,但卻十分確認,這頭圣獸,遠超過坐下的云光圣獸。

    級別超過,卻轉身就走,應該是沒發現,不然……他們必然要面對一番苦戰。

    盡管修為達到圣域,已經可以飛行,不用畏懼墜落摔傷,但在空中與超級圣獸對抗,還是不占任何優勢,能小心,就盡量小心。

    “那就好……”

    張懸也明白這點,松了口氣。

    “張家距離這里已經不遠了,加快速度,應該半天左右就能到達!”

    不去糾結那位沒發現他們的圣獸,劍秦生再次確認了一下所在的位置,笑道。

    “要我和張家的人比劍,不知……張家可有哪些讓人敬畏的天才,又領悟了哪種真解?”

    張懸看了過來。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盡管擁有絕對自信,對方同級別和他比劍,是自取屈辱,還是要小心為好,不然,非但沒幫人家報仇雪恨,還被人打成豬頭……還有什么資格,去暴揍那位小天才,去娶洛若曦?

    所以,這次去張家,目的只有一個,立威!

    決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

    就算那位一直不出現的小天才出現,也要讓其知道自己的厲害!

    “張家目前對劍術領悟最多的叫……張煦,興夢劍圣曾給與指點過,上次過來找我,被我一眼發現,直接趕了出去……”

    劍秦生道。

    “張煦?”張懸點頭。

    這件事他聽水千柔說過一次,也得出了眼前這位,脾氣有些古怪的結論。

    原來和張家這位家主,素有恩怨,才不待見,找了個借口攆走罷了,并非秉性讓人捉摸不定。

    “劍道真解一共五種,你領悟了劍老人的進攻,也就是所謂的力量法則,又領悟了流水先祖的防御法則,剩下的還有三種,分別是,靈敏、速度以及……空!”

    說到劍法,劍秦生神色凝重。

    “空?”

    張懸不解。

    靈敏、速度,他可以理解,“空”是什么?

    “空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聽到過傳說,據說當年的孔師,就曾達到過這種境界,隨手一招,速度不快,力量不強,防御也全是漏洞,可……卻無視對手的招數,輕松將其擊潰!”

    劍秦生解釋:“空就是不存在,就是虛空,真正融合大道,猜的不錯,這種境界,應該融合了剩下的四種真解,才做到的……只是,領悟一種真解,就需要花費一個人無窮的精力,四個……除了孔師,目前還沒人能夠做到。”

    “哦!”張懸點頭。

    他領悟了兩種真解,在劍道上,不比眼前這位低,對方盡管說的含糊,卻也很快明白過來。

    劍道真解,是契合大道的劍法,但距離真正的劍道巔峰,還有很大距離,“空”應該是距離更近的一種境界。

    “張家領悟的真解是‘速度’,讓其施展劍法,速度會變得極快,宛如沒有時間,所以,極為可怕……”

    劍秦生接著道。

    “速度?”

    張懸神色凝重。

    張家血脈力量可以操控時間,他可是親身遇到過,的確很厲害。

    他們領悟的這個“速度”,應該正和這種血脈天賦有關。

    俗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快,永遠是戰斗中的大殺器。

    他的一劍破海,盡管力量極強,威力大的離譜,但是施展的時候,需要花費時間蓄力,真要速度極快,不給自己蓄力的時間,想要勝出,也幾乎不可能。

    “是啊,他們的劍法,速度快的超越了時間,流水劍意,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刺穿,再加上攻擊,比不上對方的速度,所以……多次比試,我的學生都輸了!”

    劍秦生搖頭。

    盡管知道對方劍法的根基所在,明知道該怎么去做,對他來說,卻找不到更好解決辦法。

    “這樣說起來,豈不無法獲勝?”

    張懸皺眉。

    你都沒辦法,我就算劍法比你強一些,恐怕也很難勝過吧!

    “獲勝的確很難,卻也不是沒有辦法,劍法的五大真解,除了‘空’,無人了解之外,其他的四個,幾乎都是相生相克的!速度快,力量難免不足,劍老人的真解配合流水真解,正是破解的最佳方法!”

    劍秦生道。

    張懸疑惑。

    剛才還覺得,蓄力需要時間,對方肯定不會給,怎么在對方口中很容易了?

    “你這是當局者迷!”

    見他平時對戰斗理解這么深,此刻卻有些犯糊涂,劍秦生笑了起來:“流水劍意,施展出來,盡管擋不了多久,但對你來說,只需要幾個呼吸就足夠了,只要用這段時間,來積蓄力量,就可以用出劍老人的絕招,以絕對的進攻對其碾壓!”

    “一切手段,一切招數,在絕對力量面前,都是無用的!”

    “這……”

    張大嘴巴,張懸啞然失笑。

    的確,剛才一直想兩種真解分開使用,沒想到這點。

    聯合在一起,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流水真解防御,攻擊真解碾壓。

    一力降十會……就算對方速度快,就算掌握了特殊的真解,在絕對力量面前,一樣沒辦法反抗,徹底失去作用!

    力量,才是最厲害的資本。

    有技巧,沒有力量,同樣枉然。

    就好像在帝國面前,王國再蹦跶,也沒用一樣,差距太大,不是出現一、兩個強者,就能彌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