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求你收了我吧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求你收了我吧

    數量不多,只有二、三十本,張懸眼睛掃了過去,隨即皺了皺眉。

    和對方說的一樣,這些的確都是圣域七重入虛境的功法,但大部分都不是秘籍,而是用來修煉的參考書。

    是名師才能使用的教參,其中有不少給學生留下的習題、功課之類,密密麻麻,真正有用的,只有一種法訣。

    “這……”

    張懸看過來。

    “張家核心功法不允許外傳,能夠拿出來給你看的,也只有這一種,不過,這是一種通用功法,級別不低,任何屬性都可以修煉……”

    看出了他的疑惑,張無塵尷尬的笑道。

    “……”張懸滿是無語。

    家族和學院不同,屬性比較單一,能夠修煉的,基本上都是同血脈之人,因此,對于一般人能夠修煉的法訣,數量并不多,至于招聘過來的長老,基本都有屬于自己的功法,所以……如此大的家族,讓其拿出數量多的功法,還真做不到。

    “你這里有沒有煉體的功法,或者修煉元神的法訣?”

    停頓了一下,問道。

    這么大的雷劫,好像美味的大餐擺在眼前,不能修煉,實在太眼饞了。

    “煉體功法我這里有不少!”無真長老手腕一翻,地面出現一堆書籍,密密麻麻,足有上千本之多。

    “修煉元神的,我這也有……”

    張無塵取出一堆書籍。

    只要不是核心功法,其他法訣,給別人看也沒什么關系,這些都是他們張家數萬年的積累,數量極多。

    見二人靠譜了一次,張懸松了口氣,眼神一閃,將所有書籍收錄腦海。

    “我去對抗雷劫!”

    說完,身體一縱,筆直向眼前的雷霆飛了過去。

    “對抗雷劫?這……”

    張無塵、張無真同時嚇了一跳,張紫晴也面容發白。

    對方說能夠解決雷霆,還以為有什么好辦法,就這樣沖過去,豈不是找死?

    嘩啦!

    張懸進入雷霆。

    將煉體和元神修煉的功法融合后,成功匯聚成了領域境的天道巫魂,和更高級別的天道金身。

    “這么大的雷霆,我一個人吸收不完,一旦落下去,青龍獸肯定會被劈死,你們一起出來吧!”

    看了一眼漫無邊際的雷海,張懸知道,就算他“飯量”再大,短時間內也吃不完這么多,精神一動,分身、洞虛葫、藤蔓齊刷刷飛了出來。

    “好大的雷劫……”

    看到如此龐大的雷霆,分身、洞虛葫全都滿是興奮,一陣尖叫沖了過去。

    張懸也不停歇,巫魂離體運轉巫魂功法,肉身無念無想,不停吞噬雷電。

    不知過了多久,雷霆和以前一樣,大潰而逃,將分身等收回儲物戒指,張懸精神內視,忍不住松了口氣。

    巫魂成功達到了領域境巔峰,肉身也突破了上品圣器的桎梏,堪比半步絕品圣器!

    這種肉身,就算站在原地,讓圣域七重的人用盡全力進攻,也傷不到分毫。

    可以說,已然是人形兵器了。

    “好像胎毒被壓制的更厲害了……”

    實力增加,并不是最高興的,最讓他興奮的是,伴隨吸收的雷霆越來越多,先天胎毒被壓制的更加厲害,蜷縮在一個地方,似乎動都不敢動了。

    “看來雷霆對我的確幫助極大,以后還是要多找……”

    滿意的點了點頭,張懸低頭向下看去,眼皮突然猛地一抽。

    只見張家的客房,已經沒有幾處完好的建筑,眼前的雷霆,他雖然沖進去吸收阻止了,威力還是太大了,這些建筑,本就有些古舊,已然承受不住。

    看到四周張無塵等人的臉色不好看,張懸嘴角一抽。

    他面子薄,第一次過來,就將人家這里弄成這樣,說句實話,內心深處還是……挺爽的!

    弄出這么大動靜,就算小天才不出現,他老爹……那位興劍圣,應該出來了吧!

    “多謝張師消除雷劫,不然,張家付出的代價將會更大……”

    見他臉皮抽搐,也不知是想哭,還是想笑,張無塵臉色鐵青,強忍住怒意,最終還是抱了抱拳。

    這個雷劫盡管是眼前這位引來的,但也是為了馴服那頭麒麟獸,當時看到了,沒有阻止,他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幸好是解決了,不然,后果不堪設想,不光客房被毀,張家的基業肯定也會被毀掉一大部分。

    能做到這步,已經算是損失最小了。

    “這件事,都由你而起……張江,立刻回到族內接受懲罰,沒有命令,不允許出來!”

    說完,轉頭看向張江,張無塵一聲呵斥。

    “是……”

    拳頭捏緊,張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突然抬起頭來:“讓我接受懲罰,我沒有絲毫怨言,不過……我和張師的比試,還沒結束,還望三長老給與時間,等出結果后,無論輸贏,我都會自己去刑法殿……”

    雙方要比試馴獸,現在還沒出結果,直接被懲罰,實在心有不甘。

    “結果?”

    張無塵皺眉。

    “是,我和張師賭約,三天內,誰與麒麟獸的親和度高,誰就獲勝,不過,看它一副恨不得同歸于盡的模樣,結果應該不用三天就可以分曉了……”

    張江忙道。

    用計謀給圣獸下毒,單這一條,就犯了馴獸的大忌諱,如果圣獸這樣容易臣服,馴獸師這個職業也就不用存在,全都變成毒師了!

    圣獸和人一樣,有自己的驕傲,需要真心實意認可,才算是真正臣服,下毒,玩手段……這些都不行的!

    尤其是火焰麒麟獸這種性情暴戾的圣獸,故意設計害它,不光沒有親和度,還會越來越憎惡,再想馴服,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聽到二人的對話,張懸略帶尷尬。

    幫助青龍獸突破,本以為可以起到震懾作用,讓其臣服,看到最后這家伙故意吸引雷劫的模樣,應該和眼前這位猜的一樣,想要馴服,難了!

    “算了,我認……”

    搖了搖頭,張懸正想開口認輸,突然感到腿上一陣火熱,隨即看到火焰麒麟獸不知何時趴在跟前,舌頭伸出來,一臉的虔誠和恭敬:“主人,求你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