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不是我學生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不是我學生

    “我只有一個學生,馮子軼!不認識什么張懸!”楊師搖頭。

    “不認識?”

    眾人全都一愣,尤其是大長老和張無塵,對望一眼,同時瞪大眼睛。

    他們詳細調查過,這位張懸,從一開始,就聲稱是楊玄的學生,得到了親傳,沒想到,楊師根本不知道!

    “是啊,我這些年一直忙碌,沒時間收學生,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了?有人自稱我的學生?”

    楊師疑惑的看過來。

    “是,有個叫張懸的人,自稱是你的親傳弟子,剛才還在張家大鬧……”

    大長老忙道。

    “冒充我親傳?真是好大的膽子,這家伙在那?我真想看看,哪來的勇氣……”

    一甩衣袖,楊師臉色低沉。

    名師大陸師道傳承嚴苛,沒有拜師禮,冒充學生和老師,都是違背規則的。

    閉關半年,就有人冒充學生,聽對方的話語,還到處惹事,已然觸碰了底線。

    “他已經傳送離開了……”

    面容尷尬,大長老急忙道。

    “傳送離開,怎么回事?”楊師皺眉。

    無奈之下,大長老又將之前的事詳細說了一遍。

    “你說……一個領域境的小子,隨便抗衡宇空劫,還用劍法擊敗了你們張家的所有天才,書畫、馴獸、啟靈、鑒寶等職業也無人可敵?”

    楊師愣住。

    “是!”

    大長老點頭:“二十歲擁有一兩樣人所不及的能力,倒也罷了,這么多,而且天賦又這么高,我懷疑是異靈族人偽裝!”

    “異靈族皇者偽裝的確很難辨別……不過,真是異靈族人的話,絕不會這么高調!”

    楊師搖了搖頭,不同意對方的看法。

    異靈族人,偽裝成人類,讓九星名師都看不出來,必然花費了無數代價,隱藏都來不及,又怎么可能,到處搗亂,弄的整個張家都雞飛狗跳?

    這樣做豈不等于暴露了自己?

    偽裝又有什么意義?

    “那不是異靈族人,怎么會巫魂師手段,又能施展出異靈族人的法寶?”大長老道。

    “冒充我的學生,還會巫魂師手段,跑到這里搗亂……這家伙有意思,我很想見上一面,你們可知他利用傳送陣,傳送到了何處?”

    微微一笑,楊師充滿了好奇。

    “不知!”

    大長老搖頭。

    如果陣法還在或許能夠推測出一二,對方的陣法,十分高明,就算是他,都查探不出分毫,更別說傳送到何處了。

    “不知?”

    楊師皺了皺眉:“他在什么地方傳送的,帶我看看!”

    大長老等人不再說話,急忙帶路,時間不長來到剛才張懸傳送離開的地方。

    站在原地,楊師低頭看了一眼,眉頭越皺越緊,片刻后看了過來:“對方使用的可是一個這種模樣的令牌?”

    手指輕輕一點,眾人面前出現了一個令牌的虛影,淡淡的釋放出金色的光芒。

    “不錯,這件寶物,擋住的我的劍氣,應該最少是件絕品圣器!”大長老點頭。

    之前他用劍氣斬殺對方,被對方這個令牌阻擋,一眼就認了出來,絕不會出錯。

    “這……”聽他確認,楊師眉頭皺的更緊了。

    “楊師認得這個令牌?”見他這幅表情,大長老問道。

    “何止是認得!如果對方拿出的東西,真是你說的這副模樣,極有可能是……”

    說到這停頓了一下,楊師最終擺了擺手:“算了,還是先不說了,等我親眼見到,才能確認!”

    圣子殿殿主令,牽扯太大,就算他是名師堂總部的太上長老,也不敢妄言。

    令牌的發放,由悝圣親自去做,真是異靈族人偽裝,必然能夠看出,絕不可能出現如此大的紕漏。

    “老爺,你出關了……”

    正在沉思,就見胡一圍急匆匆的飛了過來。

    “嗯!”

    楊師點頭,皺了皺眉:“什么事?這么緊張?”

    他的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這位管家,滿腹心事。

    “回稟老爺,是這樣的,我在圣子殿,發現一位叫張懸的學員,體內擁有我當初留下的先天胎毒……”胡一圍急忙將之前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

    “先天胎毒?張家小天才?”

    楊師一愣,急忙看向興劍圣等人,也覺得有些糊涂了。

    張家小天才、圣子殿殿主、巫魂師、異靈族人、他的學生……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會有這么多的身份?

    “我學生的身份是假,那么其他身份可能也不是真的,你們二人稍安勿躁,小天才當年的情況,我們都清楚,活下來的機會十分渺茫,既然他已經出現,不如我先去看看,見上一面,是真是假,就全部明了了!”

    沉吟片刻,楊師道。

    “我也要去!”

    夢劍圣咬牙:“不見上一面,我不會甘心!”

    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確切消息,盡管大長老等人確認,和她兒子沒有任何關系,但不親眼確認,依舊不甘心。

    “也好!胡一圍的先天胎毒,不可能出錯,這家伙又姓張,從古地而來,一切的一切,都比較符合,不見上一面,的確難以接受!”

    知道對方的心情,楊師點了點頭。

    “楊師是否已經知道,他傳送到了哪里?”

    見他這副表情,興劍圣問道。

    “如果那個令牌的模樣,大長老沒看錯,去了什么地方,我應該知道!”楊師點了點頭:“不出意外,是回圣子殿了!”

    “回圣子殿?”

    興劍圣面皮一抽。

    聽到胡一圍的話語,他和妻子沖往圣子殿,走到半路,聽說這位張懸在張家,才回來……人家又回去了!

    運氣也太背了吧,每一次,都剛巧錯過!

    “是啊,圣子殿是名師堂的下屬,張家沒有直達的傳送陣,這樣吧,先將我傳送到名師堂總部,然后再從總部過去,雖然繞了一下,一天內應該能到,比起飛行,也要快上不少!”

    遲疑了一下,楊師道。

    名師堂總部,擁有去各地的傳送陣,張家沒有直達,只能繞路。

    不過,就算是繞路,一天也能到達,比半個多月的飛行,要快的多了。

    “好,楊師,我們夫妻倆和你一起!”興劍圣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