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帝國聯盟煉器師公會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帝國聯盟煉器師公會

    “小師叔?”

    這位八星名師愣了一下,隨即皺起眉頭,臉色鐵青:“這位朋友,你到底什么人?這樣開我玩笑,似乎不妥吧!”

    他的師叔,如何不認識?眼前這位,素未蒙面,直接說是他師叔,明顯帶著調侃的味道。×雜∮志∮蟲×

    “開玩笑?看來你是真不認識我!”

    搖了搖頭,張懸突然凌空一抓。

    轟隆!

    狂猛的力量,立刻將這位八星煉器師籠罩在內,似乎要將其碾壓成粉末。

    實力達到洞虛境初期,他對力量的掌控,游刃有余,一些圣域九重初期強者遇上,都可輕易戰勝,眼前這位盡管是八星煉器師,修為卻也不過入虛境巔峰,只覺得身體一僵,體內真氣立刻運轉,雙掌揚起迎了過來。

    不過,手掌還沒來到跟前,就感到剛才差點將其碾碎的力量,眨眼功夫消失不見,像是從未出現過一般。

    急忙向眼前的青年看去,緊接著就看到他雙手背在身后,一臉淡然的看過來:“既然你不認識我,那我問你,你是不是叫陳墨?”

    “在下的確是陳墨!”

    陳墨煉器師點頭。

    他的名字,整個公會無人不知,能叫出來,不算什么。

    “你師從九星煉器師廬陽大師,修習的是廬陽煉器術,最擅長的為宏點煉器法,左手無名指,曾因一次煉器,被地火灼傷,這些我都沒說錯吧!”

    張懸淡淡看過來。

    “這沒錯!”

    陳墨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這些事情,公會資料都可以探查,也沒什么”

    “我知道這些都可以探查的到,但宏點煉器法,需要十指配合才能發揮出最強威力,你當初學習的時候,無名指受傷,每次兵器淬煉,都會情不自禁的收縮,雖然對煉器影響不大,但說明對力量的控制,還沒達到巔峰,這點,應該沒太多人知道吧?”

    張懸輕輕一笑。

    “你、你”

    陳墨煉器師渾身僵直。

    他煉器中的這個習慣,雖然無傷大雅,但的確是當初學藝的時候形成的,知道的人不多,就算是公會,也沒有幾人,眼前這位一口說出,而且這么肯定,如同親見,難不成,真是師門的人?

    “我不僅知道這個,還知道,你修煉的宏點煉器法,存在很多缺陷,這次廬陽師兄讓我過來,就是指點你一下,希望你能早日突破,當然我沒帶什么信物,你不相信也就算了!”

    張懸擺手。

    “指點我?”

    皺了皺眉,陳墨煉器師眼中滿是疑惑。

    “不錯,你煉器手法上,有三處很明顯的錯誤,第一,手段太過復雜,每一道工序,都要錘煉到極致,這種做法,對一些礦石的確有好處,但對兵器的融合性來說,就沒那么順暢了”

    輕輕一笑,張懸開口。

    陳墨煉器師身體一晃。

    對方說的不錯,他的確有這個習慣,也曾想著改正,但每次改正,都會錯過各種材料的最佳融合時間,反倒煉制不出最強兵器。

    久而久之,也就放棄了。

    煉器,習慣、動作、手法每一樣都很重要,他盡管是八星煉器師,卻也做不到盡善盡美。

    “第二,宏點煉器法,是以宏觀的的方法尋找錘擊的中心點,起到以整體尋找局部的效果,你的眼力盡管不錯,每次也都能找到礦石的最佳錘擊位置,可惜,速度,就慢了一些”

    張懸繼續道。

    “我”

    陳墨煉器師再次一顫。

    對方就好像親眼見過他煉器一般,說的分毫不差。

    “第三”

    張懸繼續道。

    三條說完,陳墨已然冷汗涔涔。

    這三條,的確是他煉器手法中的錯誤,改正了無數次,都沒有成功,正因如此,他的煉器水平,雖有進步,卻不明顯。

    “我這可有補救方法?”

    再也忍不住,抱拳行禮。

    雖然不確定對方到底是不是他師叔,卻也知道,在煉器一途上,對方遠超于他,不可同日而語。

    “我說過,師兄讓我過來,指點與你,自然就有解決之法”

    張懸輕輕一笑。

    雖然他現在不方便拿出自己的八星煉器師徽章,但對煉器的理解和知識,依舊在,甚至一些九星初期與之相比,都差了很多。

    圖館看出對方缺陷后,稍微思索,就已經找到了解決方法,指點起來,十分簡單。

    “原來如此”

    聽完指點,陳墨恍然大悟,有種醍醐灌頂之感。

    “多謝小師叔!”

    拜倒在地,陳墨心悅誠服。

    “這次不懷疑了?”

    張懸輕輕一笑。

    “不懷疑了”

    陳墨尷尬一笑。

    對方就算不是他的小師叔,指點出他這多癥結,并給出了正確修煉方法,也足有半師之誼,算上老師了。

    “不懷疑就好,我這次過來,除了指點你,還有些事情,想要麻煩你們會長,還望代為引薦!”

    張懸道。

    “要見會長?這邊請”

    連忙點頭,陳墨前面帶路。

    “這”

    將這一幕看在眼里,趙雅對自己的老師更加佩服。

    早知道老師無所不能,但沒想到,三言兩語就忽悠的一位八星煉器師,成為師侄,最關鍵的是,還深信不疑,親眼所見,都難以置信。

    有了一位八星煉器師帶路,很快見到了會長。

    是個看起來六十來歲的老者,滿頭的白發,一身修為已然達到圣域八重巔峰。

    “會長,我小師叔,特意前來,想要見你”

    陳墨來到跟前。

    “小師叔?”會長神色一凝,連忙起身:“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他和陳墨平輩論交,對方既然是小師叔,自然也是他的前輩。

    “在下吳章軒,這位是我的學生,因為身體出現了些問題,想要過來請求會長幫忙!”

    張懸抱拳。

    “原來吳煉器師不知何事需要我幫忙?只要我們公會能夠做到,必定竭盡全力!”

    會長笑了笑。

    “是這樣的,我的學生,因為一次修煉出錯,經脈出現了損傷,我想詢問一下,咱們公會,可有什么物品,可以代替經脈,能夠運轉真氣?”

    張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