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路沖的蛻變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路沖的蛻變

    “不錯,不錯!”

    看著眼前的巫魂,變成了普通人高低,那個孤僻男孩的模樣清晰可見,張懸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位,自然就是進入巫魂師祖地的路沖!

    剛收對方的時候,沉默寡言,一句話都不說,現在卻連名師堂代堂主都調侃,說明已然走出了家族被滅的陰影,再不像之前那么孤寂了。

    做為自己的學生,實力高低,他并不在意,反正有他在,再低的實力,也能最終傲立世間……說實話,他最看重的是,良好的性格。

    性格決定命運。

    只有不停的自我標榜,自我突破,努力向上的人,才能真正的沖擊巔峰,具備強者的潛質。

    不求上進,得過且過,天天想著裝逼,而不去修煉,哪怕最好的老師,最好的資源,也無法讓其成為真正的高手,就好像孫強!

    他跟在自己身后,時間最長,用的資源也是最多的,但是……卻是最弱的。

    “老師,徒兒幸不辱命,徹底蘇醒了魂體……”

    聽到老師贊揚,路沖滿是激動,抱拳看了過來。

    “我看到了……”

    張懸笑了笑。

    為了救自己,他被軒轅王國的那位太子,打成重傷,陷入沉睡,這才發現,魂體無比巨大,一旦蘇醒,必然會引起驚天動地的變化,現在連任清遠都能戲弄,看樣子,魂體必然已經和自身完美融合。

    也只有這樣,才能在短時間內,突破自我,進步比他都要快上不知多少倍。

    “嗯!”

    看老師微笑,路沖心中滿意,像是一個孩童終于吃到了想要得到的水果,點了點頭,急忙將掌心的物品舉起:“老師,這東西先放在你這里,不然,被這位代堂主一旦搶回去,我們都抗衡不過……”

    張懸伸手接過。

    路沖能夠搶到,并非實力比任清遠要強,而是巫魂隱匿起來很難發現,再加上后者將所有精神力都集中在魏如煙身上,才趁其不備,一舉得手。

    一旦有了準備,別說是他,就算修為再高一倍,恐怕都不能完成。

    不然,人人都去偷堂主令,名師堂也沒必要存在了。

    手掌和堂主令一接觸,張懸立刻感到一股特殊的感覺涌上心頭,好像這東西,貼身為他準備的一樣,隨時都可以煉化。

    “怎么回事?”

    張懸忍不住一愣。

    這個堂主令,絕對是第一次接觸,本以為,如此強大的法寶,難以掌控,做夢都沒想到,一拿到手心,就好像他煉制出來的物品一樣,充滿了眷戀。

    “我可以煉化?”

    手指輕輕在上面拂過,張懸正想試試,能不能融合自己的血液,就感到巨大的壓力襲來,抬頭看去,就見所有九星名師不知何時集合在一起,配合四周的陣法,在空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罩。

    “老師,是帝國聯盟的護城陣法,以帝國聯盟名師堂為中心構建,用來抵御外敵,現在配合諸多九星名師,徹底激活了!”

    魏如煙神色凝重。

    “護城陣法?”

    “嗯,這個陣法算不上厲害,但這么多九星名師為陣心,用盡力量催動,就不容小覷了,咱們別說對抗,恐怕想要逃走都難了……”

    見老師不明白,魏如煙解釋。

    名師堂統領大陸,讓異靈族人數萬年不敢侵犯,本身實力強,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在各地都建立了名師堂分部,這些分部,最大的作用就是布置了一個又一個的大陣,經年累月的滋養,一旦出現變故,運轉起來,能夠立刻發揮出讓人難以抗衡的威力。

    就像現在,帝國聯盟本身就是不弱的勢力,名師堂布置下的陣法,再結合這么多九星名師,徹底運轉,楊師都難以逃脫。

    “老師放心,我巫魂穿梭配合上師姐的毒功,他們就算很強,想留住我們,也沒那么容易!”

    笑了笑,路沖清秀的臉上露出了強烈的自信。

    接受了巫魂祖地的傳承,他再不是之前的那個吳下阿蒙,和魏如煙一樣,已然蛻變成了一方大佬,一舉一動,都自帶威嚴,讓人不敢侵犯。

    “是啊,他們的陣法是厲害,正面抵抗很難抗衡,但是逃走的話,恐怕還擋不住我!”

    魏如煙也應了一聲,身體四周,毒氣沸騰,好像隨時都會炸開,席卷八方。

    “離開我倒沒擔心過,你們老師的實力,盡管現在還不算太高,一心想逃的話,還是能夠做到的!”

    見兩位學生如此自信,張懸笑了笑。

    他的實力是不如學生,但……用陣法困人,等于將肉送到狼的嘴邊上……從天玄王國走出來,就還沒見過,能困住他的陣法!

    “那……”

    二人疑惑。

    能夠逃走,為何不逃,難道非要等著被這些人圍堵?

    “哎,現在還不能走,你們趙雅師姐,修煉到了緊要關頭,一旦走了,前功盡棄事小,弄不好還會因此死亡!”

    見他們不理解,張懸解釋。

    “趙雅師姐?修煉?她在哪?”

    聽到師姐也在這,二人同時一愣。

    張懸真氣將趙雅包裹成了粽子,無法分辨容貌,就算二人也想不到,眼前這個散發出異靈族人氣息的“東西”,是他們的師姐。

    “這就是……她經脈出現了問題,我打算給她重塑經脈,用了新的經絡圖,這才出現了這種氣息!”

    向前一指,張懸道。

    “重塑經脈?”

    “用了新的經絡圖?”

    魏如煙和路沖對望了一眼,各自抽了一口冷氣。

    這種事,聽都沒聽過,可能也只有老師,才敢這樣做。

    “既然師姐在這,那我們就誓死保護,哪怕在危險也不會退縮!”

    魏如煙脊背筆直。

    老師為了師姐,面對這么多名師,沒有絲毫畏懼,做為弟子,她們又有何懼?

    大不了一起死罷了!

    “我也誓死保護老師和師姐!”路沖也點了點頭。

    “嗯,你們的心意我知道……不過,就算有陣法,想要斬殺我們,也沒那么容易,這樣,你們先給我護法,我研究一下這個令牌再說,如果能以此解決麻煩,最好不過!”

    輕輕一笑,張懸眼睛再次落向掌心的堂主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