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夢劍圣的脾氣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夢劍圣的脾氣

    “不錯,如假包換!”

    興劍圣哈哈一笑,臉上的興奮溢于言表。&雜志蟲&

    兒子失蹤后,四處尋找,花費了不知多少精力,也提心吊膽了整整二十年,現在如愿以償的出現在面前,實力更是比他都要強大,教出的學生,也都身居高位,個個曠絕古今……有子如此,夫復何求!

    一瞬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既然你們張家,已經和解,他又是張家的天才,的確不好繼續追究……如果其他兩個大勢力,也能和解,取消追捕令,也不算什么!”

    停頓了一下,任清遠道。

    換做其他人,哪怕是和解了,名師堂也必然會讓對方付出一定代價,而現在……來了五個學生,毒殿殿主、巫魂師大能、戰師堂未來堂主、袁家少主、啟靈師公會會長……自己更是張家家主……

    還怎么處罰?

    沒處罰就讓他名師堂,十數位九星名師,差點隕落于此,真要繼續下去,整個名師堂還不被拆的粉碎?

    此刻,既然張家要求,有了下坡路可走,他也就懶得繼續推諉。

    “這個簡單!”

    呵呵一笑,興劍圣抬頭看向不遠處的幽若心:“幽長老,我們也算老相識了,曾一起切磋過武功,不知可否賣張某一個薄面,以后張某必然登門拜謝,補償冰原宮的損失……”

    “這不是損失不損失的問題,而是顏面!他是你們張家的天才又如何?讓我冰原宮數萬年的基業,毀于一旦,并搶走我少宮主,毀我根基,早已不共戴天……”

    幽若心咬牙。

    冰原宮沒了純陰體質的少宮主,再加上這次元氣大損,以后淪為三流勢力,只是時間問題。

    輝煌了數萬年的勢力,在她手中隕落,絕不是賠禮道歉,就能解決的。

    見她滿是憤怒,興劍圣還沒來的及回答,就聽到一個滿是怒意的聲音響起。

    “不共戴天,怎么,你還想對我兒子動手不成,動一下試試,信不信,我現在就殺到冰原宮!我兒子只是毀了你們一點建筑,我要過去,保證讓你們所有長老一個都剩不下!”

    正是夢劍圣。

    剛見到兒子,滿心興奮,見丈夫道歉,對方還不領情,再也忍不住一聲大喝。

    之前看她們挺慘,就沒追究追殺兒子的事情,沒想到還不依不饒,怎么,嫌我們好欺負還是怎么了?

    “夢劍圣的實力,我不是對手,想屠殺我冰原宮的人,也沒能力阻攔,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張家雖強,也不能一手遮天!”幽若心咬牙。

    “我就一手遮天了,你能把我怎么著!”

    見這家伙,居然還想裝英雄,夢劍圣勃然大怒,再顧不上和張懸說話,嬌軀一晃來到空中,手中長劍揚起,就要對眼前這位大長老出手。

    “阿夢,消消氣,消消氣……”

    見妻子如此暴脾氣,興劍圣嚇了一跳,急忙攔住。

    幽若心的實力雖然不算什么,但她代表的是冰原宮,真要當著任清遠等人的面殺了,就算是張家,也不太好交代。

    “還是不是男人?有人欺負你兒子,不出頭倒也罷了,還要攔我?”

    夢劍圣眉毛一揚。

    “我……”興劍圣滿臉苦瓜:“我不正調解嘛……”

    “調解有用,修煉干什么?”

    夢劍圣一甩衣袖:“不同意,那就打的她同意,我王夢婭縱橫大陸這么久,從來不講究以德服人,而是靠的拳頭和劍法,不服,打到服為止!”

    “這……”

    眉毛亂跳,興劍圣不知該怎么回答。

    他妻子的性格,知道的很清楚,就因為這樣,在張家都鬧騰好幾次了,這個幽若心,真要繼續追究,她還真敢鬧的天翻地覆。

    “老師的這位母親,還真夠……猛的!”

    鄭陽等人一個個咽了口唾沫,瞪大眼睛。

    老師剛冒出來的這位母親,果然夠霸道。

    冰原宮都要直接跑過去滅掉……難怪老師從來不吃虧,有這樣的基因,敢害他的人,不被弄死才叫怪了。

    張懸也眉毛亂跳。

    之前對突然冒出的父母還有些抵觸,看到母親這副模樣,頓時覺得大合胃口,滿是高興。

    “夢劍圣消消氣,打架解決不了問題……”

    見這位鬧騰,任清遠有些忍不住,開口道。

    “解決不了?既然你知道解決不了,為什么帶這么多九星名師來圍剿我兒子?是不是覺得他好欺負?這樣,我不揍幽長老也行,你讓我揍一頓……反正你也對我兒子出手了!”

    猛地轉過身來,夢劍圣看向任清遠。

    “咳咳,你可以……當我剛才沒說過話……”

    任清遠頭皮炸開。

    單獨一個夢劍圣,還真不怕,關鍵是興劍圣聯合……就難以對付!

    興劍圣身為張家家主,盡管很靠譜,識大體,有分寸,可……卻是個實打實的寵妻狂魔,妻子真要被欺負,也和發瘋一樣,將天都能戳個大窟窿!

    當年,他們闖蕩江湖的時候,就有些小勢力不長眼睛,惹到了夢劍圣,興劍圣沖過去,差點沒將其滅門……

    反正這夫妻倆,沒一個省油的燈。

    尤其是眼前這個女人,簡直就是汽油桶,一點就爆,年輕時就天不怕地不怕,當初鬧得圣子殿,直接退學……本以為嫁了人、生了孩子,脾氣會好一些,沒想到,依舊如此。

    “夢劍圣,我知道你實力強,但我冰原宮,絕不會退縮,除非你真將我們殺得一個都不剩,否則,以武力逼迫,想讓我們忍下這口氣,做夢……”

    幽若心咬牙,頭顱揚起,目光中帶著堅定。

    為了冰原宮能越來越強,她不在乎萬世的罵名,更不在乎,以后的宮主會不會記恨!

    眼前這位,就算實力強,能將她殺了又如何?

    那位張懸,害得她們冰原宮變成廢墟,更將少宮主帶走,早已無可化解!

    “那好,我就看看你到底忍不忍……”

    見她脾氣比自己還犟,夢劍圣長劍舉起正想動手,就聽到一個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還請師祖母消消氣,這件事,還是讓我自己來處理吧……”

    轟隆!

    話音結束,張懸眼前那個宛如蠶繭狀的東西,陡然釋放出驚人的氣息,直沖云霄,宛如要將天空撕裂。

    趙雅經脈,重鑄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