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我沒聽清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我沒聽清

    “到家了……”

    看到眼前,已經修葺完畢的諸多宮殿和建筑,興劍圣微微一笑。

    再次向眼前的張家看去,張懸心中的感覺已經和之前完全不同。

    前幾天剛來的時候,一心想教訓那位小天才,給張家個顏色看看,現在知道這家伙是自己,一直厭惡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家族……心中說不出的感慨。

    “如果早將你找回來,也不至于鬧出這么大動靜……”

    想起之前來到時見到的慘狀,興劍圣忍不住搖頭。

    要是能提前認子,和張懸相認,也不至于鬧成這樣了。

    “鬧一下也好,不然你們張家的那些人,整天覺得老子天下第一,我就看不慣這些,懸兒折騰一下,也讓他們知道,和我兒子比,什么天才,什么精純血脈,用了再多的資源,也一樣是飯桶!”

    夢劍圣冷哼。

    聽到妻子的話,興劍圣不知道如何反駁,只好滿臉苦笑著搖了搖頭“你說的什么都對……”

    由興劍圣親自帶路,一路飛行沒有任何阻礙,時間不長,再次回到之前之前長老議事的大殿。

    幾天前,張懸曾在這里和大長老張無痕大戰,毀壞了無數建筑,此刻,也已修葺完畢,和之前一模一樣,看不出絲毫坍塌過的痕跡。

    “你母親在家族鬧騰過幾次,拆過幾次房屋,所以……張家專門留下了一群擅長建筑的園林師,一旦有事就能及時修補……”

    見他疑惑,興劍圣一臉警惕的傳音過來。

    聽到不遠處的這位“母親”也是破壞王,張懸嘴角抽了一下。

    說實話,他破壞,真不是故意的,只是機緣巧合無奈罷了,和母親的刻意為之,不可同日而語。

    “恭迎代家主,恭迎小天才回歸!”

    進入大殿,就聽到一陣齊刷刷的聲音響起,抬頭看去,就見房間內已經站滿了人,正是張家的諸多長老。

    興劍圣點了點頭,和楊師、張懸等人大步走了進去,坐在了主位上。

    按照正常情況,以楊師的身份,必然要坐到最好的位置上,但他是張懸的師弟,而張懸又是興、夢兩位劍圣的后輩,所以只能坐在了最后面。

    “張懸正是我們家族失蹤了二十年的小天才,他今天既然回來,還請勞煩諸位辛苦一下,準備好祭祖的物品和流程,明天一早,認祖歸宗,并且確立族長之位!”

    興劍圣環顧一周。

    “確立族長之位?”

    “代族長的意思是,明天就要將族長之位交接給小天才?”

    “這有些太快了吧?”

    諸多長老全都一愣。

    小天才回歸,族長之位,早晚都要歸還,可是……這也未免有些太倉促了吧!

    剛來張家,什么都不懂,讓其帶領,真的能讓張家越來越好,而不是越來越亂?

    “我反對!”

    人群中一個聲音喊了出來。

    抬頭看去,隨即就看到大長老張無痕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看到是他,興劍圣眉毛一皺。

    讓他回長老院接受懲罰,沒想到,居然還在這里。

    “說出理由!”

    哼了一聲,興劍圣眼睛瞇起。

    好不容易找到兒子,滿心喜悅,沒想到才回家,就被族人反對,讓他極為不悅。

    “張家家主,歷來都由族內血脈最精純者繼任,張懸雖然是你的兒子,家族的小天才,但他的血脈,已經檢測不出,沒了張家血脈,如何能繼承家主之位?”

    大長老道。

    “血脈檢測不住?”

    “沒有張家血脈?大長老,這是怎么回事?”

    其他長老全都一愣。

    檢測張懸血脈,是張無塵悄無聲息做得,族內只有兩個人知曉,其他人并不知情。

    “無塵長老,你來說一下吧!”

    張無痕道。

    “是!”

    張無塵向前一步“前幾天張師過來的時候,我就懷疑他是小天才,專門帶他去血池進行了檢測,結果……”

    很快,將張懸進入血池的事情,詳細說了一遍。

    “這……”

    “沒有張家血脈,連張家的人都不是,怎么能成為家主?

    聽完解釋,眾人全都交頭接耳,一個個充滿了震驚和疑惑。

    當年,小天才剛出生時,檢測過血脈,整個家族都為之震撼,這才確立了族長的身份……可二十年后歸來,體內血脈一點都沒了,還怎么當族長?

    “血脈之力,乃張家的標志,張懸是張家子弟,既然代家主確認,那就無可否認,但……失去了張家血脈,與祖訓不符,如何做得了家主?成為族長?”

    張無痕抱拳“我這都是為了家族,還望代家主三思!”

    “你……”

    一甩拳頭,興劍圣臉色鐵青。

    本以為,帶兒子回來,可以輕松繼承家主之位,怎么都沒想到,這位大長老,一個理由就將路堵得死死的。

    他說的不錯,家族的確有規定,血脈達到一定標準才有資格成為家主。

    兒子現在體內沒有一點血脈,就算當上家主,也名不正言不順。

    “那你說怎么辦?”

    氣的快要爆炸,還是強忍住怒火看了過來。

    “很簡單,找血脈最精純,達到標準的人來做!”

    大長老點頭。

    “我的血脈都達不到標準,何人能到?”興劍圣眼睛瞇起。

    對方這是故意為難。

    他是目前家族內血脈最精純的,但依舊沒達到成為家主的標準,他都不行,其他人誰能成功?

    對方明顯是不想立家主。

    “代家主的血脈達不到,不代表別人達不到,族內已經出現了一位可以能夠達到標準的……甚至還遠超過標準!”張無痕笑了一聲,一招手“進來吧!”

    緊接著一個人影從門外緩緩走了進來。

    “他的血脈,完全符合,比起當年的小天才,都只強不弱!完全有資格做族長……”

    張無痕大手一招,一股特殊力量將來者籠罩,下一刻,人影身上立刻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好強的血脈……”

    大廳內所有人瞳孔全都一縮。

    光芒照耀下,他們感應到對方體內的血脈之力,遠勝過自己,超越了不知多少,如同烈陽一般炙熱。

    就連興劍圣也情不自禁的眉頭皺起。

    他也可以感應出,對方的血脈比自己要雄渾得多,根本不在同一個檔次。

    “他的血脈超過所有人,符合標準,確立他為族長,不知誰反對?”

    見來者鎮住了眾人,張無痕笑了笑,環顧一周。

    話音才落,就聽到前方的張懸,突然開口。

    “你過來……”

    “張懸,你要干什么?雖然你是小天才,但血脈不在,已經輪不到你說話,我們現在在討論家主人選,還請閉嘴……”

    見他這時候居然插話,張無痕大怒。

    不過,話沒說完,就見他帶進來的那個人影,急匆匆來到跟前,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徒兒張九霄,見過老師!”

    人影滿臉誠懇,不是別人,正是張九霄。

    “嗯,起來吧!”

    感慨一句,張懸用手撫摸著徒兒的腦袋,這才抬起頭來,想起什么,看向不遠處的張無痕“大長老,你剛才說什么來著,我沒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