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張懸的乳名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張懸的乳名

    眼前一黑,張無痕身體一晃,只覺得腦中天雷陣陣,隨時都會炸開。№雜☆志☆蟲№

    他只知道,這位張九霄和這個張懸認識,關系還算可以,做夢都想不到,也是對方學生……

    戰師堂好不容易出現一個絕頂天才,可以成為堂主,是你學生;毒殿好不容易出現一位先天毒體,是你學生;啟靈師公會出現一位闖啟靈樓成功的超級天才,是你學生;冰原宮出現一位純陰體質,是你學生;袁家出現一位龍犀血脈也是你學生……

    這些都罷了!

    我張家,多少年才出現這樣一位血脈精純的人,竟然也是你的學生?

    你把整個大陸最有天資的人,都收為學生了吧?

    要不要這么夸張?

    “這……”

    不光他抓狂,興劍圣也嘴角抽搐,差點沒從座位上掉下來:“懸兒,他……也是你學生?”

    “哈哈!”

    張懸還沒回答,一側的夢劍圣已經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她可以看出,這位張無痕明顯是想報仇、打臉,做夢都想不到,費盡辛苦找了一位血脈精純的家伙,依舊是自己兒子的學生……

    “我本是一個普通血脈的旁支子弟,血脈稀薄,連修煉家族武技的資格都沒有,是老師,提純了我的血脈,讓我實力大增!”

    張九霄跪在地上,朗聲道。

    “提純血脈?”

    “你說之前,你的血脈很稀薄,是小天才幫你提純的血脈,才達到這種地步?”

    所有長老全都嘩然。

    張九霄的事情,他們也都知道一些,只是沒想到他的血脈,不是天生,而是被人提純。

    “是!”張九霄點頭。

    “血脈能夠提純?”

    “到底怎么做到的?”

    “我聽說這位小天才,不光實力強勁,學生也個個厲害,戰師堂堂主、冰原宮宮主……甚至楊師都是他的師弟,能夠提純血脈,應該也不難吧……”

    “這樣說倒有可能……”

    聽完張九霄的話,所有人眼睛同時亮了。

    家族內部,最重要的就是血脈,如果真有提純血脈的方法,整個家族的實力,絕對能夠突飛猛進,達到一種讓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他是我最后收的……”

    不理會眾人的議論,張懸回答興劍圣。

    本想著收張九霄,對抗小天才,沒想到,自己變成小天才……也就不用對抗了。

    “這……”

    見兒子確認,眼前這位張九霄又和鄭陽等人一樣,眼中露出了濃濃的崇拜,興劍圣明白的確是真的,也忍不住哈哈一笑,看向一側的大長老:“無痕長老,你說我兒子血脈稀薄,沒資格成為家主?”

    “我……”

    張無痕憋的臉色漲紅。

    “代家主,張無痕因私生怨,無視張家的未來,我提議,將他關押!”

    “不錯,這家伙為了一己私欲,懷疑族長的實力,簡直罪大惡極!”

    “我提議,讓他去地窟戰場,反思自己的過錯……”

    四周一陣嘩然,之前支持張無痕的,此刻也全都調轉矛頭。

    能夠提純血脈,就等于掌控了整個家族的人心,沒人會拒絕。

    哪怕這位張懸,血脈真的不夠精純,可能幫其他人提純,就足夠做家主,做族長,讓所有人都為之臣服。

    “來人,將大長老帶下去!”

    懶得在理會這位跳騰的張無痕,興劍圣擺了擺手,這才環顧四周:“我兒子張懸,成為張家家主,諸位應該沒意見了吧!”

    “小天才本就是家主,現在只是確立名字,對外宣布而已!”

    “我贊同!”

    諸多長老同時抱拳。

    “那好,都去準備吧!還有,今天的事情,誰都不能外傳一句,否則,格殺!”

    見眾人不再反對,興劍圣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交代一句。

    晉升血脈的能力,一旦泄露,必然會引起整個大陸的震驚,他可不想兒子遇到麻煩。

    “是!”

    諸多長老,向外走去。

    “九霄,你也退下吧,這些天好好利用血脈,晉升實力,等你的修為超過大長老,就可繼承家主之位了!”

    張懸道。

    雖然很想現在就讓其繼承家主之位,但是實力還沒有和鄭陽等人比肩,太過弱小,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是,老師!”張九霄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懸兒,你……”

    聽兒子要將家主之位讓出去,興劍圣滿是著急。

    “一個張家家主而已,不算什么,我要這個身份,只為了迎娶洛家小公主,將其娶過門,誰愛做誰做……”

    擺了擺手,張懸一臉的無所謂。

    這個家主,他還真沒放在眼力。

    與其接上,麻煩越來越多,還不如到時候扔給張九霄算了。

    “可……”

    興劍圣想要繼續說話,就被夢劍圣打斷:“我兒子,以后是成大事的人,張家家主而已,算得了什么!也就你這種沒出息的家伙,才一直守著……”

    “咳咳!”

    見母親又開始奚落父親,張懸滿臉無奈的打斷,略帶疑惑的問道:“既然我是你們的兒子,又是血脈最精純的小天才,為何會到天玄王國?又為何血脈一點都沒了?”

    這是他一直最奇怪的。

    張家的強大毋庸置疑。

    做為最厲害的天才,先天圣人,為何自己會流落到天玄王國這種連名師堂都沒有的地方?

    而且連血脈都整沒了?

    最重要的是,修為一步步晉級,和先天圣人沒有半點關系啊!

    “這件事說起話長……當年,你一出生,霞光漫天,氣息恢弘,諸多先輩的牌位臣服,就連孔師的雕像也懸浮飛起,因此被號稱數萬年來,最精純的血脈……”

    聽到詢問,興劍圣嘆息一聲,緩緩道。

    “孔師雕像懸浮飛起?所以……我的名字叫張懸?”

    眼睛一亮,張懸道。

    “你……之前的名字,自然不叫張懸……”

    興劍圣道:“如果叫這個,早就找到你了,也不至于推遲到現在……”

    “那叫什么?”

    “這個……”興劍圣臉色一紅:“還是不說了……”

    “難道這個名字,有什么不妥?”張懸奇怪。

    “你名字,是因為孔師雕像懸浮飛起,有感而發取的,只不過,遠沒張懸這么好聽……”

    一側的夢劍圣哼了一聲,滿是憤怒:“叫……張雕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