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誰敢傷他?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誰敢傷他?

    眼前這個女子,盡管比以前見過的洛七七,漂亮了十倍不止,但氣質、眼神,一舉一動,依舊可以看出,正是那個對他傾慕有嘉,充滿了眷戀的煉丹學生,洛七七!

    幻羽帝國相識,認真學習,努力修煉,從未為背過命令,也沒展示過身份,讓人生憐。

    青源城一別,真情表白,一句“我對你不僅僅是喜歡”,惹人心碎。

    本以為,上次一別,再難相見,做夢都沒料到……

    再次見面,竟是如此場景。

    “小公主怎么會是七七?”

    張懸只覺得整個人都快要崩潰。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洛若曦就是洛家小公主,為了和她在一起,拼命努力,甚至故意去找張家麻煩,故意接近洛玄青……

    甚至還專門用圖書館探測過。

    現在突然說七七是小公主,洛若曦并不是……腦子快要炸開,難以接受。

    “洛老師……”

    看向不遠處的洛若曦,洛七七也是嬌軀一顫。

    她知道張師,對自己只是普通的喜歡,并不是所謂的愛戀,正因如此,聽到對方滿是興奮的前來迎親,有些恍惚,一直想讓哥哥確認。

    現在洛若曦出現,這才明白過來。

    該不會……是將她當成對方了吧!

    他真正喜歡的,難道是這位,鴻遠帝國的名師,洛師?

    不然,她說的“火源城,敞開心扉;丘吾宮,約定三生”什么意思?

    心中如同刀攪,剛才的幸福,眨眼間化作流水,嬌軀停在原地,不停顫抖,整個人都有些恍惚,說不出話來。

    雖然用靜空珠封印修為,弊端很多,修為達不到一定境界,一些記憶,無法恢復,但……眼前這位,的的確確打動了她的心,走進了心扉,哪怕當初、還是現在記憶完全覺醒。

    她的想法很簡單,只希望有一天,自己喜歡的男人,能在一個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將之迎娶過門……這么多高手,親自過來恭賀,的確是萬眾矚目了。

    但……猜中了開頭,卻沒猜到結果。

    難怪當初,張師一直拒絕,無論如何都不接受,甚至各種轉移話題……原來,那時候已經有了喜歡的人,正是眼前這位。

    不然,對方也不可能這時候沖進來,說出那樣的話語……

    身軀忍不住輕輕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洛七七如同傻了。

    “你說過要等我,無論再困難,也要在一起……”不理會四周的目光,洛若曦看過來。

    她因為身世,一向不敢動感情,任何人見到,都是冷漠如冰,但是,冷漠的心,被眼前這位逐漸融化……丘吾宮海誓山盟,付出任何代價都愿意,這才短短幾個月,就和別人成親,這就是所謂的真心?

    “你誤會了,我……”

    見她這副模樣,張懸滿是著急:“我一直以為,洛家小公主是你……”

    “我?”

    洛若曦疑惑。

    “是,你沒說過你的身份,實力又這么強,再加上姓洛,我才以為……是煉化了靜空珠的洛家公主……”

    只覺得頭皮都要炸開,張懸都不知道如何解釋。

    別人認錯倒也罷了,女朋友認錯,這是壽星上吊,嫌命長啊!

    可……若曦走后,一句話都沒說,也不解釋,到底是誰,如此年輕就有這種實力,換做誰,都會聯想到洛家公主。

    最關鍵的是……機緣巧合,直到今天為止,從來都沒和洛家公主見過面,甚至連影像都沒看到過。

    “我的身份,暫時不能和你說……這樣吧,現在跟我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見他滿是著急,洛若曦停頓了一下,也不知是相信還是不相信,開口道。

    “一個地方?哪里?”

    聽她沒繼續追究,知道有解釋的機會,張懸這才松了口氣。

    “去了你就會知道!”洛若曦點了點頭,不在多說,嬌軀一轉,就要離開。

    “好……”

    遲疑了一下,一咬牙,張懸就要跟上。

    弄出這么大烏龍,已經很讓對方生氣了,如果再任由其遠去,恐怕今生再無機會相見。

    “慢著!”

    才走了兩步,一個人影就擋在面前,正是洛玄青,只見這位昔日的好友,此時渾身哆嗦,氣的隨時都會炸開:“張懸,你要干什么,這人是誰?”

    “洛兄,我有事……”停頓了一下,張懸道,話音未落,就見一個拳頭,猛地砸落下來。

    呼啦!

    空氣炸開,這一拳,積蓄了洛玄青所有力量,空氣都被扭曲,還沒來到臉上,就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似乎要將人撕裂。

    “洛兄……”

    沒想到他會突然出手,張懸向后退了一步。

    “不要叫我洛兄,我承受不起!”一聲怒吼,洛玄青拳頭密密麻麻的落了下來,仿佛要將眼前這人,打成肉餅,才會甘心。

    “你……”

    張懸連續躲閃,想要解釋,卻不知如何說起。

    自己以為洛若曦,就是洛家小公主,才答應的婚約,這么多人,前來參加迎親,眼見大婚將至,突然離開……說認錯人了……

    等于撕了洛家的臉皮,狠狠在地上踹,換做誰,都會承受不住。

    “是男人,就不要躲閃,和我打,要么把我殺了,踩著我的尸體離開,要么就給我解釋清楚,這人是誰,和你什么關系!”

    一邊怒吼,洛玄青一邊進攻,如同長出了八條手臂,憤怒的之中,力量狂暴,盡管只是圣域八重初期,卻發揮出了堪比洞虛境巔峰的力量。

    “洛兄,我……”張懸再次后退。

    “夠了,我說不要稱呼我為洛兄,我承受不起!”

    連續攻擊不到對方,洛玄青一咬牙,體內的力量急速暴增,眨眼功夫,就達到了一種驚人的地步。

    血脈力量!

    他居然沒有絲毫顧忌,直接動用了血脈之力。

    嘶啦!

    施展了血脈之力的洛玄青,實力迅速暴增,一眨眼已經有了圣域九重初期的實力,手腕一翻,一柄長劍出現在掌心,猛地疾刺而來。

    這一劍比剛才的拳頭強大了不知多少倍,直指眉心,呼吸間,將空間撕破,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洛家本身就擅長掌控空間,再加上動用了血脈之力,這一下的攻擊力量,竟然比宇空境巔峰強者的進攻都要可怕,就算是這種強者,都抗衡不住。

    不過,張懸盡管是宇空境初期,但戰斗力已然堪比大圣,再次一晃,躲了過去。

    “洛兄,這次是我的不對,回頭會向你詳細解釋……”

    “不用回頭,也不用解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轟隆!

    長劍帶著撕裂空間的威勢,繼續劈來,一招接著一招,連續幾招疊加在一起,四周宛如形成了空間風暴。

    “如果刺中我,你能舒服些,就動手吧!”

    見對方無法勸阻,也知道錯誤在自己,張懸再不躲閃,停了下來。

    撲哧!

    長劍透肩而入,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傷口,鮮血滾滾流淌下來。

    “死!”

    刺穿他的肩膀,洛玄青一咬牙,長劍猛地一抖,打算繼續劈下。

    不過,才動了一下,就覺得全身一僵,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禁錮住,想要動彈,都做不到。

    “我洛若曦喜歡的人,我看你們,誰敢傷他!”

    轟隆!

    一股氣浪襲來,洛玄青“噔噔噔噔!”連續后退,手中的長劍再也把持不住,筆直飛了出去,眨眼間消失在遠處,不見了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