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晉升古圣的機緣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晉升古圣的機緣

    “春秋大典”張懸愣住。

    “春秋大典據傳說是孔師的最強法寶,有人說是書籍,有人說是兵器,也有人說,是一種空間物品具體是什么,沒人見過,不能做統一定論,會不會是一幅畫”

    興劍圣分析道“不然,諸子百家的強者,為何一來到就破解這里的封印而且,知道趙雅有這個特殊能力,提前就將其抓走”

    張懸沉思。

    他說的不無道理。

    外界傳出來的消息,并不一定正確,就好像,手持母符,就可以進入主殿,母符在他手里,但主殿在哪到現在都沒見到蹤跡。

    春秋大典,傳說中是書籍,未必不能是一幅畫。

    繼續向畫卷看去,封印遮掩下,內容雖然看不清楚,卻可以看出其中白雪覆蓋,略微有些荒涼,一副寒冬過境的模樣。

    “果然有時間法則”

    仔細感受了一下,這副畫卷之中,不光有空間力量,還有時間的蔓延,也就是說,畫中的時間,和外界的時間流速,并不相同。

    外界不過深秋,而畫卷里,已然寒冬了。

    畫卷中,有時間存在難不成,真是春秋大典

    真要是,無論如何也要搶奪到手了,不管對方是不是諸子百家,都不會留情。

    “對了,我不認識,小符符肯定能夠認出來”

    心中一動。

    他對上古的消息,了解的不多,但小符符不同,是孔師專門煉制出來,進入孔廟的鑰匙,肯定能夠認出春秋大典,到底何種模樣。

    想到這,精神一動傳音過去。

    “春秋大典多虧你想得出來,這是孔師親繪的四季圖”

    小符符在折疊空間伸了個懶腰,符紙在風的吹拂下,楓葉般嘩嘩作響。

    “四季圖”

    “來的時候,你沒發現外面的樓閣嗎春夏秋冬,代表了四季”小符符解釋。

    張懸一愣,點了點頭。

    當時,見到所謂的春暖樓、夏躁樓,并未在意,此刻一說,果然如此。

    而且,孔師突破大圣的秘術,是以自身為天地,演變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會不會有一定的關聯

    “這個四季圖,有什么作用,讓諸子百家的強者這么用心”明白不是春秋大典,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張懸同時好奇。

    就算不是大典,估計也是不弱的寶物,否則,不可能讓這么多強者,如此上心了。

    “四季圖,看起來是一幅圖,實際上蘊含了春夏秋冬四季,而且時間流速,比外面要快大概是兩倍左右,也就是說,在里面修煉兩年,外面才過去一年對于培養人才來說,絕對是極佳的寶物”

    小符符道。

    張懸點頭,深以為然。

    張家之所以成為第一家族,長久不衰,最主要就是擁有過血池,靈魂可以有更長的時間,感悟功法修煉武技。

    名師堂總部,天才無數,九星名師指點,少走彎路,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擁有春秋殿,與外界有時間差。

    鄭陽進步這么快,比他都要迅捷,戰師堂傳承,只是其一,另一個原因,就是進入了這里修煉。

    這個四季圖,一年當兩年用,的確算是不弱的寶物了。

    “不過據我所知,這幅圖,最重要的并不是時間差,而是孔師封禁了,一部分天地”

    停頓了一下,想起了什么,小符符繼續道。

    “封印天地”愣了一下,張懸隨即笑了笑“這幅畫中,蘊含空間之力,封禁一部分天地,是正常的”

    普通的折疊空間,是開辟一方天地,可以容納物品,卻無法適應生命存活,例如儲物戒指。

    高級一點的,和溫室一樣,可以生存生命,生長植物,但時間長了不與外界溝通,生態環境會遭到破壞,久而久之,靈氣衰弱,生命難以為繼。

    他現在的折疊空間就是這種級別的,需要靈氣供給,才能更好的良性發展,而不像名師大陸,自己可以產生靈氣,誕生新的生命,形成了一個動態的平衡。

    這幅畫,擁有時間法則,可以演變春夏秋冬,應該和之前的叢林世界一樣,可以孕育生命,自動誕生靈氣,自然要比他的折疊空間更加高級。

    孔師制造出來,封禁一方天地在里面,并不奇怪。

    “是很正常但你要想好,這可是上古時期的一方天地”小符符道。

    “上古時期的天地那又如何還能和現在的天地不同最多靈氣充足一些罷了”

    張懸不以為意。

    上古時期,能誕生孔師和七十二賢這么多大能,靈氣必然比現在更加充足,但那又如何封禁的一方天地,畢竟是小天地,不可能和名師大陸這種遼闊的地方比。

    “不對”

    話音未落,張懸瞳孔一縮“你說的是,封禁了當時的一方天地豈不表示在這里,有機會突破到古圣”

    楊師和興劍圣,曾和他細談過關于古圣方面的不少事情,近一萬年來,這一方天地,好像是失去了什么,不少修煉者,明明達到了不朽境大圓滿,就是無法突破最后桎梏,成就古圣。

    正因如此,古圣才自愿沉睡,戰斗時再醒來,只為延續生命。

    近一萬年前,才少了東西,如果這方天地,是在孔師時,被封禁,豈不代表,那種東西還存在,足可以讓人突破到這種境界

    “是啊,不然你以為,這些人為什么如此用力”

    小符符繼續道。

    “原來如此這幅畫,牽扯突破古圣的機緣難怪,如此拼命了”

    張懸恍然大悟。

    他現在雖是金身境巔峰,但距離古圣,也近了,找不到這種機緣,一直困在大圣境界,絕對是一種折磨。

    現在,機緣就在眼前,無論如何,都要得到

    “多謝提醒,小符符,突然發現,你還是有點用的”

    眼睛放光,張懸哈哈一笑。

    要不是這家伙,認識這東西,知道這些秘辛,弄不好會錯過這件寶物。

    “”小符符。

    看到兒子一臉傻笑,興劍圣愣了一下,一頭霧水。

    這是高興的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