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最后的考核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最后的考核

    超級好看的仦説閲讀網щщщ.⑨⑨⑨χs.cом②②

    “準備迎接戰斗吧!”

    見眾人消失,顏青古圣轉頭看了一眼身后的諸多名師,悄悄點了點頭。

    “嗯!”

    眾人神色凝重。

    后輩們進入主殿,剩下的,就靠他們了。

    見他們聚集在一起,隨時都會戰斗,其他三大勢力的諸多古圣,也個個大氣不敢出。

    “楊師,你先安排沒達到古圣的,離開這里……”張弘天交代。

    “是!”楊玄知道危險,不再多說,飛到任清遠跟前,詳細交代了一句。

    剩下的事情,已經不是大圣級別可以插手的了。

    與其在這里受到牽連,還不如直接離開。

    名師堂和諸多家族開始撤退,諸子百家、異靈族、圣獸一族,沒達到古圣級別的,也緩緩退出,時間不長,整個廣場,就只剩下二十多位古圣,一個個對望,相互忌憚。

    名師和異靈族人,能夠待在一起,并非化解了干戈,而是沒人敢當先動手,但這種僵局,必然會隨著春秋大典的出世,而徹底打破。

    二十多位古圣,看起來很多,實際上,卻已是大陸最后的力量,這次過后,能剩下幾個,誰也不太清楚。

    “張師,這是剛才師兄悄悄給我,讓我轉送給你的!”

    眾人各自忌憚,楊師則來到張弘天跟前,手腕一翻,遞來一個玉牌。

    “給我?”

    知道對方所說的師兄,是他那個叫張懸的晚輩,張弘天愣了一下,隨手接過,手指一點。

    緊接著就感到一道意念立刻傳入腦海。

    “這是……這是欲老鬼修煉上的缺陷?”

    瞳孔一縮,張弘天嚇了一跳。

    傳入腦海的,正是老對頭欲老鬼修煉中的缺陷,以及武技中的漏洞,密密麻麻足有三十多條,每一條,利用好了,都足以置人于死地。

    “他、他是怎么知道這些的?”

    本以為是胡寫,看了幾條,就明白,千真萬確了。

    他和欲老鬼一生戰斗了不下百場,這家伙的絕招是什么,施展過程中,會有什么樣的威力,知道的一清二楚,這上面寫的,分毫不差!

    可以說,有了這東西,一旦利用好,再和欲老鬼戰斗,極有可能成功斬殺!

    達到滴血重生境界,已經可以說是不死不滅了,同級別除非布下天羅地網,否則,很難斬殺,而這些缺陷利用好了,卻能徹底殺死……單這一條,就價值無限!

    “這家伙真是太讓人驚訝了……”

    感慨一聲,張弘天對于這位后輩,愈發好奇了。

    單槍匹馬,得到五大陣心,更是將傳世母符拿在手里……其他三大勢力,渴望而不可及的名額,這家伙居然拿出來拍賣……關鍵,面對欲老鬼這樣的強者,絲毫不畏懼,還將其缺陷全部搜集出來……

    “其實……張師,二十年前,你身受重傷,需要精純血脈,才能恢復……是這位張懸,舍棄了自己的血脈,給與你補給,才讓你活了下來!”

    楊師遲疑了一下,道。

    當時,這位弘天先祖重傷欲死,陷入了沉睡,更換血脈的事情,沒人提起,知道的并不多。

    因為是楊師,親手操作,所以知道的很清楚。

    “你的意思是……我身上流淌著……他的血脈?”張弘天一愣。

    “是啊!”楊師點頭。

    “難怪,我一看到他就感到與之親近……”張弘天恍然。

    之前就奇怪,為何第一眼見到這位,就感到親近,原來是這樣。

    “血脈精純的能夠救下我,被剝離血脈后,不但活下來,還擁有常人難以想象的天資……看來我們張家,再不用擔心了……”

    將知道的訊息在腦海中流淌一遍,張弘天忍不住感慨,對這位張懸,愈發好奇了。

    外面局勢發生變化,張懸管不了,也不知道給與張弘天的東西,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只覺得身體一晃,出現在一個寬敞的大殿。

    這個殿堂,明顯比分殿恢弘的多,靈氣也更加濃郁,四周墻壁上,雕刻著一幅幅書畫,意境很高,畫中的人物,宛如隨時都會復活一般。

    “這些畫,比不上春秋圖……也沒有古圣之力!”

    看了一眼,張懸搖了搖頭。

    這些只是普通書畫,并沒有封印一方世界,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的古圣之力,盡管珍貴,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已經沒了太大的吸引力。

    三位異靈族人,對望了一眼,伸手就要收取畫冊,還沒來到跟前,就看到一根長槍,擋在面前。

    “三位,既然到了這里,正好和你們談談……”

    淡淡一笑,張懸看了過來。

    之所以敢賣名額給他們,就計算好了,進入主殿,先解決掉再說。

    不然留著也礙眼。

    這三個人就算實力強,憑借他、趙雅、洛若曦等人,斬殺應該不難。

    “你……”

    沒想到這家伙,一來到就翻臉,三位異靈族人全都臉色一變,對望了一眼:“走!”

    說完取出一個玉牌,猛地捏碎。

    呼啦!

    一道遁光出現,將三人籠罩,眨眼功夫就像遠處竄去。

    “定!”

    張懸手指一點,四周的空間立刻封禁下來。

    咔嚓!

    遁光掃過,空間撕碎,三個人影消失在視野。

    “是古圣留下的寶物!”

    張懸搖了搖頭。

    不是他太弱,而是這道遁光太強,看來欲老鬼也知道自己可能會下狠手,直接賜予了強大的保命法寶。

    如果將妖異玄刀釋放出來,或許能夠將其斬殺,但這里是主殿,誰也不知道有沒有限制,不到危急關頭,不敢貿然行事。

    “算了,不急于一時!”

    大家都有防備,再不像之前那樣好殺了,不過,也無所謂,有小符符在手,春秋大典,自己得不到,別人也別想!

    想到這,轉頭看向顏薛等人。

    “他們逃了,要不……我們聊聊?”

    “呼!”

    話音未落,顏薛等人,同樣一道遁光出現,消失在原地。

    轉頭看向剩下的兩個圣獸,目光還沒集中過來,就聽到它們的喊聲響起:“別看我們,我們自己走,還不行嗎……”

    呼啦!

    同樣消失。

    “……”張懸。

    “……”眾人。

    的22м.999xs.co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