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他是天認名師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他是天認名師

    (全本\m.yznnw.co\)

    “張懸?”

    “他、他……”

    所有人說不出話來,一個個嘴唇哆嗦,難以置信。免費全本小說(www.yznnw.com)

    張懸在孔廟,與異靈族靈神的事情,被人刻意傳播,不到三天,整個名師大陸的所有人便都知曉了。

    人人都痛恨,他做為一個名師,沒有盡到責任和義務,這才讓異靈族人有機可趁。

    因此,名師堂審判時,不少人覺得處置公平,滿是開心的。

    只是……做夢都沒想到,現在的四處太平,人人安居樂業,甚至可以去地窟探險,都是這位,做出的貢獻。

    為了人族,貢獻了全部,結果卻被人族逼得自殺……

    當時他的心情,必定十分絕望吧!

    “張師自殺,他的學生,沖進名師堂總部,將所有九星名師,都毆打了一遍,卻沒一個人敢還手!你們知道為什么嗎?”

    吳兄看過來。

    眾人搖頭。

    “因為,他們都知道,沒有張師,就沒有現在的安穩局面,沒有名師大陸,現在的繁榮富強!”吳兄拳頭捏緊。

    “那……我有些不明白!”

    一位中年人再也忍不住:“既然名師堂,知道他的貢獻,只需要仔細解釋,便可消除誤會,為何非逼得他自殺?”

    其他人也齊刷刷看過來。

    貢獻這么大,解釋出去,通傳天下即可,何故非要將人逼死?

    “猜的不錯,應該是異靈族人,在推波助瀾!據說,當時辰星皇和辰靈皇,也都在孔廟,最后逃走了……應該是他們將消息泄露出來的。”

    吳兄搖了搖頭:“消息以訛傳訛,鼓動了不少名師,全部匯聚在總部,讓其把人交出來!雖然張師功勛極大,可……任由靈神離去,也是事實,不容推卻,為了讓諸多名師,不要對名師堂心存芥蒂,不喪失信心,這才主動自絕,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這……真名師也!”

    “遵守心中的信,不懼犧牲,這種精神……”

    “他自殺,天下有了交代,異靈族人就再沒有理由和借口,進行鼓動了,名師堂,也就有了喘息的時間,重新整合,找出隱藏在大陸的奸細……可以說,這樣做,能讓人族更好,發展更迅速,只是……犧牲實在太大了,對他太不公平了!”

    “是啊,人類欠他一個公道!”

    眾人這才恍然。

    這就是人性,張師是名師,所以,人人就以更高的標準要求對待,一旦出現一點錯誤,哪怕很細微的瑕疵,都會被無限放大。

    看,這還是名師,名師堂是不是腐敗了?

    這種人,怎么有資格做名師?

    殊不知……名師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不可能一直都對,一直都秉承著仁義道德……

    名師,變成了匡衡對方的標準,卻又給了他們帶來了什么?

    一個好人,做無數好事,看不見,可一件壞事,很多人就會說,看,本性出來了,他本性就很壞!一個壞人,壞事做盡,偶爾做了件好事,就會有人說,他本性并不壞……

    張師面臨的正是這個。

    和異靈族靈神談朋友,并且任由對方奪走春秋大典……單這一條,無論如何去說,都會成為自身最大的污點和詬病,再也洗脫不掉。

    還有,女朋友突然變成異靈族人,而且是高高在上的靈神,心理承受不住……

    這可能也是張師絕望自殺的最根本原因!

    可不管怎么說,這位耀眼的天才,是真正的隕落了。

    “是啊,張師,雖然年輕,卻做出了無數名師,都做不到的貢獻,我終生以他為偶像,愿意以生命言傳他的事跡,終生不該!”

    吳兄點了點頭,眼中滿是堅定。

    “我之前不知道,還以為他背叛了人族,此刻既然知曉,自然也會這樣做,絕不允許明明做了好事,名聲上還背負污點!”

    “加上我一個!”

    鐘樓里的眾人全都臉色堅定。

    既然是好人,那就絕不能,身死,都要受到侮辱!

    名師堂總部。

    “楊師,我不明白,張師……為什么要這么做?甚至連自我解釋都不去?”

    任清遠站在楊師面前,滿是不解。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

    明明解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最后,非要鬧到自殺的地步。

    “我和興、夢劍圣詢問過這件事,他們告訴我,師兄,曾輕松將弘天古圣的血液煉化!”楊師道。

    “煉化弘天古圣的血液?”

    對方沒回答他的話,反而這樣說,任清遠一臉的疑惑。

    “弘天古圣是滴血重生的強者!”楊師道。

    “滴血重生,煉化他的血液,難道、難道……”

    瞳孔一縮,任清遠像是明白了什么,身體一僵。

    “不錯!”楊師也不解釋,道:“師兄自絕于名師堂,對人類是一種交代,恐怕是另有目的,至于具體是什么,我才疏學淺,就實在想不出來了……”

    “這樣說起來……張師并沒有死?”

    滿臉激動,任清遠拳頭捏緊。

    還以為對方真的去世,難過了好久,既然煉化了滴血重生的古圣之血,想死,恐怕都沒那么容易了。

    “這件事,切勿外傳!”

    見他激動,楊師交代。

    “放心!”

    任清遠急忙點頭。

    “嗯!”

    楊師點了點頭,不在多說,待任清遠走后,身體一轉來到一個特殊的折疊空間。

    這個空間里的時間流速和外界明顯不同,更加緩慢,似乎外面過十天,這里才過一天。

    “你來了……”

    見他進來,一位名師堂古圣,從沉睡中清醒,緩緩站起身來。

    隨即又有幾位古圣飛了過來。

    正是孔廟戰斗中,還剩下的幾個,顏青古圣居然也在其中。

    “你上次說,有事情要告訴我們,到底何事?”

    顏青古圣看了過來。

    師曾說過,有些事情不方便細說,現在在這里,絕對機密,已經可以詳細討論了。

    “我是想告訴你們,張師的真正身份!”

    楊師躬身行了一禮,緩緩抬頭。

    “真正身份?”

    眾人同時皺了皺眉,有些疑惑。

    他不就是名師嗎?還有什么身份?

    “不錯……”楊師點了點頭:“其實,他不光是名師,還是一位……天認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