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符種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符種

    “庸皇果然沒死?”

    “他回來了?”

    所有人同時嘩然。

    之前他們聽楊劉說了一遍,有的還心存疑慮,此刻,全都煙消云散。

    庸皇果然沒死,這樣說來,辰靈皇說的就是假的……事實是他勾結人類,謀殺皇族,罪不容恕!

    “快過去!”

    眾人震驚,劉揚也滿心喜悅。

    別人不知道,他提前就接觸了庸皇和老師,知道二人準備了什么。

    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勢力,此刻過來,說明已經組織了,可以抗衡靈皇的隊伍,要重新奪權了。

    再也按耐不住,筆直向城中飛了過去。

    其他人見盟主前行,不敢遲疑緊跟其上。

    時間不長,來到王城最中間,負責祭祀的地方,一座高臺,高聳入云,四周的樓梯上,鮮血流淌,將其渲染成鮮紅之色,給人一種妖異之感。

    環形的樓梯,一桿桿旗子插在上方,隨風獵獵作響,天空中陰云密布,巨大的漩渦籠罩,似乎有無窮的力量匯聚在漩渦中心處,隨時都會狂涌而下。

    辰靈皇,正懸浮在高臺之上,任由狂暴的氣流,沿著身體旋轉。

    高臺的下方,跪著黑壓壓一片異靈族人,全都像是失去了意識,一動不動,加起來足有數萬,看樣子,正是以他們的生命進行獻祭。

    再上方,則是無數寶物,藥材、礦石……數不勝數,正是之前,張懸偽裝成鄔滔,前去鑒別的那些。

    “辰靈,你和人族聯合,對我進行偷襲,置信義于不顧;屠殺族人,進行獻祭,置先輩基業于不存!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辰靈皇的對面,辰庸皇安靜懸浮,看著滿地的尸體和鮮血,睚眥欲裂。

    早知道這家伙瘋狂,沒想到如此瘋狂。

    聯合人族,殺他也就罷了,直接抓了十萬族人,進行獻祭……罪惡之大,罄竹難書!

    “殺我?就憑你?”

    冷冷一笑,辰靈皇眼中帶著輕蔑。

    換做之前的庸皇,他可能會忌憚,而現在,重傷欲死,自己朝不保夕,還想著殺人……做夢!

    “還有我們呢?”

    呼呼!

    風聲呼嘯,幾個人影,突兀出現,正是墨靈古圣、火胥古圣等人。

    “墨靈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

    靈皇眼睛瞇起,再次看向辰庸皇:“庸皇,你和他聯合,想必不知道,之所以能落到今天這副局面,他功不可沒吧?”

    要不是墨靈古圣聯系諸子百家的強者,就憑他,絕不可能傷害庸皇分毫。

    “現在挑撥我們之間的關系,覺得有用嗎?”

    庸皇哼道。

    墨靈古圣之前的確在幫對方,但現在跟隨在少爺身后,大家統一戰線,再計較已經沒任何意義了。

    而且,他現在最大的仇人,就是靈皇,將其殺了,死也瞑目。

    “挑撥?”

    靈皇正想繼續說話,隨即看到了不遠處的一頭巨大圣獸,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火胥古圣,當年,庸皇將你一族,趕出故土,仇恨不共戴天,你難道也要和他聯合?只要你幫我,我不光和你和平共處,你們圣獸一族之前居住的地方,也會徹底歸還,甚至還補償你這些年的虧欠……”

    一位墨靈古圣不覺得什么,也不害怕,但再加上火胥,就有些棘手了。

    火胥古圣,真正戰斗力,比他全盛期,都只強不弱,僅次于辰庸皇,此時沖上來,他傷勢這么重,絕對不是對手。

    “我說過,圣獸一族有圣獸一族的驕傲,如果能和你聯手,早就答應了!”

    火胥古圣蹄爪一擺。

    其實在辰庸皇找它之前,靈皇就專門來過好幾趟了,只不過,都被當場趕出門外。

    臉色一沉,靈皇眼睛瞇起。

    本想著,辰庸皇重傷之軀,就算能拉攏,也最多蝦兵蟹將,不足為慮,沒想到墨靈古圣公然背叛,火胥古圣也直接歸附……

    換做之前,想都不敢想。

    到底怎么做到的?

    “庸皇,你的確有些手段,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一些,不過……就憑你們,想要殺我,還做不到!”

    知道多說無益,辰靈皇吐出一口氣,再次恢復了自信:“你們也都出來吧!”

    嘩啦!

    話音結束,之前在靈皇宮,張懸遇到的諸多異靈族古圣,同時飛了過來,齊刷刷站成一排,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正是之前的諸多王者。

    “不對勁……”

    看了一眼這些人,辰庸皇和墨靈古圣對望了一眼,同時臉色一凝。

    這些人之前,之所以幫助辰靈皇,是利益交換,所謂的聯盟,并不牢固,而現在,卻堅定的守在四周,似乎只要他們前進,就會直接沖過來,不管不顧。

    啥時候這些人,如此忠心了?

    “是將他們控制住了……”

    眉毛皺起,張懸神色也嚴肅起來。

    以他對靈魂的研究,自然可以看出,這些人,雖然還有自己的意識,卻已經被人掌控,成了類似于傀儡一樣的東西。

    如果只是聯盟,威逼利誘,以及各種道理,可以讓其土崩瓦解,而傀儡,只聽從命令……就沒那么容易了!

    弄不好將是一場惡戰!

    “用靈魂控制傀儡?這……這怎么可能?”

    墨靈古圣不敢相信。

    他一輩子都在研究魂魄,對靈魂早已領悟到了骨髓,可讓其控制古圣……依舊不可能完成。

    眼前這位,一下控制這么多實力不弱于自己的古圣,親眼見了,都不敢相信。

    “是符種!”

    想起什么,辰庸皇身體僵硬,咬牙道。

    “符種?”

    張懸等人眼中全都露出奇怪之色。

    這東西,不光是他,就連火胥古圣、墨靈古圣等人,都不知情。

    “是仙使強者,留下的東西,可以種植在體內,一旦激活,就哪怕是古圣,都要無條件聽從指揮,否則,符種爆炸,必死無疑!”

    辰庸皇道。

    “仙使?”

    “當年祖父和孔師決戰被殺,族人朝不保夕,隨時都會被滅,于是祭祀上天,花費無數代價,請來了上蒼世界的仙使強者,對方,為了掌控局面,就給每一位古圣,都種下了這種東西,我父親,也種了這個!”

    辰庸皇解釋:“后來仙使被孔師抓走,符種作用消失,大家才幸免于難!不然,異靈一族的皇族,當年就恐怕全軍覆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