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孔師的尸體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孔師的尸體

    不理會快要虛脫的云翔,鄭陽眉頭越皺越緊,沿著石碑轉了一圈,看向不遠處的魏如煙。

    點了點頭,女孩眼中帶著肯定之色。

    再無猶豫,鄭陽深吸一口氣,后退了幾步,手掌長槍猛地一點。

    呼啦!

    空氣出現一道道波紋,一槍扎在石碑中間的一處紋路之中。

    咔嚓!

    陣法撕裂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石碑晃動起來,地面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一條細長向下蔓延的通道出現在面前。

    通道內,并沒有腐朽的氣息,反而給人一種古老陰森之感,像是通往地獄。

    “下去看看!”

    鄭陽藝高人膽大,抬腳向下走去。

    魏如煙緊跟其上。

    通道內,陰暗潮濕,之前感受過的古圣力量蔓延,墻壁上雕刻著特殊的符文,將這些氣息牢牢鎖在其中,修為達不到古圣,站在地面根本覺察不到。

    “這應該是孔師那個時代修筑的……”

    一邊觀察,魏如煙一邊道。

    雖然看起來完好無損和新的沒任何區別,但建筑手法和墻壁上的符文類型,明顯帶著上古時代的痕跡。

    應該是那個時代修筑而成。

    邊看邊向下行走,速度極快,走了接近半個時辰,下行了數十公里,一個巨大的石室出現在面前。

    鄭陽將長槍放在胸前,防備著隨時會出現的變故,同時屈指一彈,幾枚夜明珠立刻鑲嵌到了墻壁上,將四周照的燈火通明。

    是個直徑四十多米的地下宮殿,正中間處,一個青石雕刻的石棺,橫放其中,散發出悠遠的氣息。

    “就一個石棺?”

    魏如煙滿是疑惑。

    修建了一個向下蔓延數十公里的地道,封禁一切氣息的石碑,只是為了鎖住一個石棺?

    這有些奇怪了吧!

    也不多說,鄭陽緩緩靠近,剛想用手中的長槍,破開棺槨,突然手掌一震,一股巨大的吸力,從棺材中生了出來。

    長槍來到石棺跟前,輕輕一晃,拜了下去。

    “怎么了?”魏如煙急忙來到跟前,渾身毒氣蔓延,似乎一看到不對勁,就隨時都會出手。

    “我的長槍,受到了槍意的干擾,好像棺材里,有更高深的槍道真解!”鄭陽道。

    他的長槍雖然不是古圣至寶,但受到自身的槍意熏陶,面對真正的古圣至寶,也不會弱太多,即便如此,依舊被棺材吸過去,明顯其中擁有更為強大的真解,讓手中的長槍情不自禁的折服,甚至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比你槍法都要厲害?”魏如煙不敢相信。

    她這位師兄,傳承于老師,對槍法的理解,早就達到了真解的地步,堪稱當時第二人,即便如此,都抗衡不住,棺材里到底是什么,擁有如此強大的威力?

    “不管是什么,都要打開看看才能知曉……師妹,過一會你我一起出手,強行掀開!”

    鄭陽道。

    魏如煙點頭同意,二人一左一右,分別站在石棺的兩側。

    對望了一眼,各自給了對方一個眼神,鄭陽和魏如煙同時眉毛揚起,各自向前抓了過去。

    二人都是古圣級別的強者,又經過了張懸一個多月的單獨指點,力量早已達到了令人敬畏的地步,滴血重生級別的古圣遇上都難以抗衡,跟何況一個棺材。

    吱呀!

    一聲刺耳的鳴響,棺材出現一道裂痕,一道雄渾的氣息,筆直沖向天空,像是要將地窟都擊碎。

    鄭陽大手一抓,將這股氣息封印住,不讓泄露分毫,這才緩步向前。

    古圣的氣息,毀天滅地,哪怕泄露一絲,都會毀滅無數,這股氣息對他們來說,隨手可滅,可一旦泄露到天玄王城,整個城市,都有可能被直接毀滅。

    來到跟前,同時向石棺內部看去,只見平躺著一具尸體,一動不動,宛如睡著了一般。

    “是古圣的尸體……”

    二人的眉毛同時一跳。

    也只有古圣死后的尸體,才有如此威力,才可以做到萬年不腐,容貌不改。

    “這是……”

    鄭陽仔細看向尸體,過了片刻想起什么,面容一白,忍不住后退了幾步。

    “怎么了?”

    魏如煙疑惑。

    師兄妹相處的久了,對這家伙也知道的很清楚,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肆意妄為,怎么看到一個尸體,這副模樣?

    “他是……他是冉求古圣!”

    拳頭捏緊,鄭陽身體僵直。

    “冉求古圣?孔師門下戰力第一人,戰師堂的開派祖師?”魏如煙一愣。

    “是!”

    吐出一口氣,鄭陽平穩住混亂的心境。

    冉求古圣,是孔師門下,十賢之一,除了孔師最為強大的古圣,戰師堂的開派祖師……

    當初繼承堂主之位和戰子之位的時候,曾專門跪拜過雕像,和眼前這個尸體一模一樣,因此,只看了一下就認了出來。

    孔師最得意的門徒之一,天下第二古圣,竟然死在這里……

    這是任何書籍都沒記載的。

    難怪他的長槍遇到棺槨,直接拜倒在地,冉求古圣用的兵器就是長槍,龍骨神槍正是他所煉制而成。

    能煉制出如此強大的兵器,對槍法的理解可想而知,絕對比他都要高深不知多少。

    “師妹,我在這里守著,你快去通知老師!”

    拳頭捏緊,鄭陽恢復過來,轉身吩咐。

    這里出現如此強大的古圣尸體,以他們的見識和理解,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只有找老師,讓他做主。

    “嗯!”

    魏如煙也明白這個道理,嬌軀一晃,筆直向外飛了出去。

    見她離開,鄭陽沿著棺材緩緩繞行,想要仔細瞻仰一下這位開創戰師堂的前輩,突然一聲“咯吱!咯吱!”的機簧之聲傳來,緊接著又一個通道從棺槨下面緩緩浮現。

    遲疑了一下,鄭陽急忙向下走了進去,剛一進入,再次聽到“吱呀!”之聲,頭上失去了光明。

    通道竟然在一瞬間關閉了。

    皺了皺眉,鄭陽取出一枚夜明珠,照亮四周,向下走去,幾步過后,又一個寬闊的大廳出現在面前,眼前依舊平躺著一個棺材,和之前的格局一模一樣。

    一咬牙,再次打開棺蓋,一個身影出現在眼前。

    向前看清楚尸體的模樣,鄭陽頭皮陡然炸開,情不自禁的連續后退了十幾步,脊背撞在墻上都沒緩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喃喃的聲音才從咽喉緩慢吐出:“孔、孔師?”